腾讯为50位青年发放1.5亿奖金,每人300万元
腾讯为50位青年发放1.5亿奖金,每人300万元
WeWork中国败退
WeWork中国败退
历时17个月,A股首个VIE上市公司来了,又是雷军系
历时17个月,A股首个VIE上市公司来了,又是雷军系
李彦宏AI布局又下一城,生命科学公司 “百图生科”宣布成立
李彦宏AI布局又下一城,生命科学公司 “百图生科”宣布成立
立即打开APP
苏舒
私信
0

在鄂返京人员自述:这一路,有笑有泪

2020-04-05
据报道统计,有20万在北京工作生活的人滞留在了湖北。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3月31日报道(作者/苏舒)

3月25日,第一批滞留在湖北的800多人乘坐复工专列回到了北京。这是在湖北封城60多天后,第一次大规模的人员返京。

此前,湖北除武汉外各市州可以开启了点对点向外运输务工人员的工作,但这些复工地点都是除北京外。据报道统计,有20万在北京工作生活的人滞留在了湖北。

随着第一批在鄂返京人员成功抵京,接送滞留在湖北的返京人员的列车班次几乎每天都在增加,北京市委社会工委、市民政局表示,从3月25日起,预计利用20天时间完成在鄂人员返京分流工作。

返京从政策出台和实施,对于北京和在鄂返京人员,都需要一段时间去调整和适应。

很多人为在鄂返京人员提供帮助,其中,湖北老乡群组织发挥了很大作用,王博是这个组织的发起人,他说,“湖北人在北京”除了QQ群共有3000人外,现在微信已经有9个群,大家在群里讨论怎么回北京,现在的问题比较集中在“京心相助”上面,比如说“京心相助”怎么填写等。

从在“京心相助”上提出申请,到通过审核,再到隔离的分配问题上,这一路有太多的故事,或是温暖,或是艰难。猎云网采访了3个人在鄂返京人员,以下是他们的自述,猎云网稍加整理。

上车前两个小时,被通知要集中隔离,所幸是虚惊一场

讲诉人林有君,从荆州返京

年前离开北京回家过年,刚回家没两天,武汉封城,没过多久,湖北其他城市也陆陆续续关闭了离鄂通道。

这一关就是两个月。3月初,湖北除武汉地区外开始逐步开通离鄂通道。尽管没有火车,但是大家都着急复工,或是自驾或是拼车选择到外省复工。在北京工作的我,却只能干着急。不能回京复工,对于大多数北漂来说,仅房租一项费用就压的喘不过气来。

回京希望是从3月24号开始有的,北京表示开始启动滞留在鄂人员返京工作。在此之前,要在“京心相助”小程序上面登记个人返京信息,已经有人收到了相关信息。

3月25日,第一批在鄂返京人员成功到京。我开始加紧联系北京租住的社区,询问了相关回京操作流程,但是当时打电话过去,社区表示还没有任何政策下来,在接通12345市长热线后,收到了相同的回答。

第二天,我开始从租住公寓的负责人入手,请求他们到社区报备我的个人信息,并且开始打听回京是否可以居家隔离的信息。“京心相助”小程序更新之后,我也在上面填报了乘车信息,为了避免与线上工作时间的冲突,我把回京日期定为28号,那是周六。

下午,我收到公寓负责人发来的消息,说要集中在酒店隔离,价格一天从239到500不等,大部分都不含餐食,这对于刚工作还未过试用期的我来说,是很难承受的,更何况我合租的地方具备居家隔离的条件,室友也同意和我一起居家隔离。

我从房东这边获取到强制隔离是村委会下发的通知,无论是否具备居家隔离条件,村委会都要求公寓与回京人员协商,不允许居家隔离,并且酒店隔离也只能选择这个区域外的酒店,并能开具隔离14天证明的酒店,可以自己选择,也可以到村委会推荐的酒店去集中隔离。

我打电话给村委会,询问强制隔离是否有具体的文件下发。对方告知,具备居家隔离条件即有独立卫浴的房间,可以不去酒店。我转述给公寓方,并请求公寓方负责人帮忙去村委会签我的接收单。

27号上午,“京心相助”显示审核通过,晚上9点,我收到回京专列的短信通知,这一刻我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卸下来,很期待第二天的返京。

当我收拾好行李,出发去火车站的路上,突然收到村委会的电话,表示公寓方不接受我们居家隔离,因为没有厨房。当时我整个人都蒙了,11点的火车,9点多通知我必须集中隔离,还是临时变卦,明明前一天已经谈妥可以居家隔离的。我立刻联系了公寓负责人,但对方一直不接电话。我找到了公寓总部的电话,拨过去的时候,情绪近乎崩溃,几乎是直接吼出来,质问他们是否歧视湖北人,为什么前一天答应了,后一天却反悔,还是在我即将返京的途中。

公寓方表示会立刻解决这个问题,半个小时后,我心情平复下来,公寓方也反馈我先上高铁,他们会处理后续的问题。好在,在各方协商下,最终村委会还是答应了我居家隔离的申请。

下火车后,我来到了集中分配点,由社区安排车直接送回去,并由公寓负责人带我回家。直到当天晚上,回到北京的租住地,我才放下心了。

半个月4500块的隔离费用,对于两个月没有收入的我来说着实困难

讲诉人李华,从襄阳返京

我是做销售的,没有线上复工的条件,只有返京正常上班才能拿到工资,两个月没有工资的我,很早就开始准备返京事宜。

在24号返京政策出来前,我就提前在“京心相助”上填好了返京信息,本来计划是28号回北京的。晚上12点左右,我突然接到铁路工作人员的电话,核实我的个人信息,他们就告诉我,要等待返京的车票短信,具体时间不定。车票短信会注明车次车厢号以及座位号,如果接到这样的短信就说明可以返京了。

第二天,我起了一个大早,收拾东西并且等待信息。等到八点半左右,我就收到了返京的信息,一点半的火车。我还是相对比较幸运的,我住的离襄阳东还算是比较近,但如果是其他地方的话,很难在规定时间到达火车站的。

上火车后,我几乎全程没有摘过口罩,滴水未进。下火车后,先被拉到集中分配点统一测量体温,然后再被拉到集中隔离的酒店,整个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到晚上8点左右,我就进入了隔离酒店。酒店的环境还可以,我们每个房间前配备一张小桌子,用于接收外卖、快递和置放垃圾,每天都会有相关人员帮我们处理。

我在北京是和别人合租,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比较明确的表示要集中隔离。因为如果我居家隔离的话,合租人员就必须和我一起隔离14天,大家都要上班,这个不太现实。尽管要自己负担隔离费用,但相比于不上班的损失而言,我更愿意承担14天隔离费用后尽快回去正常上班。酒店房费加上外卖费用差不多一天下来300块钱,14天下来差不多要4500块钱。返京群里面的老乡们表示,酒店房费从200到1000价格不等,我这个价位算是最便宜的。

进入酒店前,我偷偷听到酒店工作人员聊天,他们表示,如果不是政府号召,他们也不会主动接待从湖北过来的人。听到这些话,心里面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14天隔离期满后,我打算去公司询问一下疫情期间工资发放的具体事宜。因为截至目前,我的工资卡一直没有工资到账,连最低的保障都没有,我也希望就工资的问题,公司能够给个具体的说法。完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我每个月还有高额的房租,以及信用卡的分期账单,尽管有一些积蓄,但负担还是很重。

我也有在考虑要不要结束北漂生活,因为疫情,我们的工作也或多或少受到影响,我不知道未来业务量变少之后,我还能不能在北京继续闯下去?

社区、邻居和房东主动关心从湖北回来的我

讲诉人李安然,从随州返京

3月23号晚上,我接到两个官方平台的信息,都提示让我在“京心相助”的小程序上申请返京,我马上把信息分享到了和我一样滞留在老家的微信老乡群里, 然后自己也提交了申请。第二天上午,我就收到了北京居住地所在社区的电话,社区的工作人员询问了我的一些情况后,表示他们还在进一步确认我的信息,让我继续等待通知,不要擅自回京。

到25号的时候,“京心相助”小程序又一次更新了,更新后可以填写乘车信息,但是当时一直都提交不上去,直到晚上我再次提交信息的时候,才提交成功。我当时选择了最早的返京时间27号,到26号晚上快十点的时候,我收到了12306给我发来的车票预订成功的信息。简单的收拾行李后,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从我家随州出发去襄阳坐火车,一路上都很顺畅。

在等待的同时,社区每天都有电话和我联系,在返京当天,社区再次联系我并进一步确认我的信息。因为我是自己一个人住,同时符合居家隔离的基本条件,然后社区工作人员也对我的个人背景做了调查,还访问了我的邻居,并电话咨询了我的房东。因为邻居们和房东的认可,社区也考虑从人性化的角度出发,同意我居家隔离。

到站之后的流程非常清晰和便捷,我直接在出站口找到东城区集合点,然后在工作人员带领下去停车场坐大巴,前往东城区指定的人员分流点,到了之后,我所在的北新桥街道和草原社区的工作人员已经在等候我了,然后我发现我是我们街道在这趟专列上接的唯一的一个人。

在做了简单的登记后,由我所居住的草原社区工作人员安排专车把我送回家,还主动留下了联系方式,说有困难随时联系他们,而且也主动提出要帮我采购物资。

在和社区工作人员的沟通过程中,我又得知我是我们社区乃至整个街道第一个同意可以居家隔离的返京湖北人,对此我感到十分幸运,遇到了非常友善和爱心十足的社区领导、邻居们和房东。在隔离期间,邻居也不断给我提供帮助,还给我送饭吃,让我感到特别温暖。

(应采访对象要求,林有君、李华、李安然、王博均为化名)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