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81家投资机构的投资数量同比下降,最大跌幅达91.67%
上半年,81家投资机构的投资数量同比下降,最大跌幅达91.67%
贾跃亭发公开信:个人破产重组程序完成,不再拥有FF股权
贾跃亭发公开信:个人破产重组程序完成,不再拥有FF股权
林丹退役,揭秘其背后的商业版图
林丹退役,揭秘其背后的商业版图
专注蓝海市场的职前教育,入行2020年预计收入增长20倍
专注蓝海市场的职前教育,入行2020年预计收入增长20倍
立即打开APP
汤圆圆
私信
1

烧钱续命遭反噬,“二房东们”死于孙正义太有钱

转载 上市公司
为什么过去屡试不爽的造梦模式不行了?

猎云网注:WeWork惨遭估值“膝斩”,OYO经历数次裁员,长租公寓纷纷暴雷……这两年,“二房东”的生意不好做。文章来源:半佛仙人(ID:banfoSB),作者:半佛仙人。

过去的2年间,二房东生意被这个世界各种毒打。

高端的如共享办公We Work,共享酒店OYO,中端的如各种民宿,个体户酒店,乃至各种长租公寓,低端的如各种共享自习室等等,大家在倒霉这件事情上可以说是你争我赶,赛出了风格,赛出了体育精神。

We Work尿崩的估值,OYO把员工优化了一批又一批,民宿行业密集升天,长租公寓更是年轻人的第一场社会毒打,至于其他小玩家,还没活到投资人吹来吹牛就没声音了。

问题来了,二房东是我们传统观念中非常赚钱的生意,并涉及房产又涉及空手套白狼,甚至还有资产证券化,听起来就稳得不行。

那为什么看起来非常好的二房东生意逐渐裸泳呢?

刚好,我业余做过很长一段时间二房东,就是从房东手里租下一些房子自己装装转租的那种,我觉得我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二房东生意模式中,规模,资金流,利润,三者不可兼得,最多选两样。

规模+现金流=没有利润,大部分二房东业务走的是这种模式,业务本身不赚钱,靠规模在跑现金流,然后持续扩大规模,等待资本买单。

利润+现金流=规模无法扩大,大部分获得滋润的小二房东是这种模式,能赚到一些钱,但是没有办法扩大规模,管理十几套房子已经到极限了。

至于规模+利润=靠爹,只有大型的房产公司拿出自己的自营物业来做自己的二房东,才有可能做出规模+利润,这个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之中,这个核心竞争力无可复制。

那么问题来了,二房东的死线在哪里?

在规模,二房东规模化之后,风险会很高,经不起市场波动。

传统行业讲究的都是规模越大,越能摊平成本对吧?

但二房东不是。

二房东不是说规模越大,成本就越低的,实际上你房源越多,市场上剩余的房源越少,再加上同行竞争,你获取新房源的成本是越来越高的。

更别说随着房源增加后,租客们层出不穷的问题,这还要增加大量的运营成本。

换句话说,这个模式是,规模越大,成本越高,越容易出问题,越容易加速翻车。

那些活得好的二房东都是小规模赚点差价讨生活的。

过去做二房东生意的玩家如意算盘打的很好,只要盘子足够大,可以在资本市场上赚钱,要么在一级市场赚投资人的钱,要么二级市场赚股民的钱,羊毛出在猪身上嘛,大家就是玩儿跑得快。

但二房东行业其实撑不起这样的故事。

二房东本质上是赚差价,是一个非常扣扣索索赚辛苦钱的事情,根本没有外面想的那么性感,也支撑不起资本这么造梦。

那为什么大家都去这么做了?

因为孙正义蹦出来了,因为孙正义投了We Work,投了OYO,投了自如,而且都是大手笔。

这让大家以为规模模式可行,因为孙正义看起来不傻吧?

于是一堆跟风的项目和投资人都跳出来了。

但这次,We Work和OYO证明,孙老师有点傻。

他们倒是靠着规模,从孙正义身上大赚了一笔,自如最新一笔融资也和孙老师有关,但是孙正义在二级市场惨的不行甚至公开道歉。

超级投资人转眼就成了超级接盘侠,孙正义发现自己活在梦里,然后所有二房东一起跳水。

为什么过去屡试不爽的造梦模式不行了?

为什么在美上市的长租公寓股价都不好看?

因为造梦模式本质上靠的是信息不对称来吹牛,很多互联网项目支撑高估值的其实就是想象力,靠的就是业务让人看不懂,成本让人算不透,信息不透明,然后贩卖改变世界的希望。

他们是如此卖力,以至于很多科技公司的报告我读起来都感叹这些人不去写科幻小说是人类文明的损失。

大部分Old Money也没大家想的那么聪明,他们看这些高科技公司都是不明觉厉的状态,正因为看不懂,所以很容易被各种概念忽悠,上当接盘。

毕竟他们也担心自己被世界抛弃。

但是二房东这个行业不一样,这个行业太古老了,太透明了,以至于没法吹牛。

规模,利润率,空置率,现金流,业务质量,都是一眼可以看透的,这是传统资本擅长的领域,要按照他们的规矩来,New Money的玩法这里行不通。

骗资本的钱,一定要搞出新花样来让他们吃不准。

一旦给他们吃准了,你就没得吃了。

想骗接盘侠,一定要用想象力唬住他们,不然自己就成了接盘侠。

孙正义在二房东领域砸钱跑规模,一开始就犯了战略性错误,不该在Old Money的优势领域去骗他们。

但是孙正义没得选,因为他手里的钱太多了。

当一个人手里的钱太多的时候,花钱本身就成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王多鱼的故事虽然是虚构的,但是拼命花钱这件事情本身,是存在的。

这就和很多公司的部门一到年底就拼命花钱一样,上一年预算花不完,下一年预算就会缩减是一个道理。

第一期远景基金募资960亿美金,要在几年内花出去,这部分钱要是花不出去,那么本身就证明了孙老师的能力不行,而且也没有下一期了。

所以钱必须要花,但是由于钱过多,导致市场上没有足够的标的物来吃掉这些钱。

没有怎么办?

孙老师的想法是自己造标的物,但是自己造标的物也要看领域,你说投个汉堡店砸个几十亿美金也不像话啊。

只有地产行业才能吃得下这样的投资,但如果是造房子,那么首先是钱需要的过多,其次又是太不性感了,没有想象力。

所以综合考量下,二房东模式成了孙老师的心头好。

又能合理吸纳资金,又能讲互联网赋能传统行业的故事。

但是孙老师没有想到的是,二房东模式实在是过于不给力,成本实在太高了,整体亏损是越来越大,而且恰恰好,地产市场又足够透明。

最终的结果就是,整个行业静静地看着二房东们装神弄鬼瞎吆喝,然后笑着吐了口痰。

当然,孙老师还是不服气的,又补充资金买了We Work的大部分股权,同时又参与了自如新一轮融资,对于OYO,他也制定了全新的计划。

但问题是,当他投入的资金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整个市场能接他盘的人就不多了,而那些人现在往往都自顾不暇,还有不懂经济的病毒出来搞事儿。

最终故事成了事故,行业一起上天。

大家一起成仙。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