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物联完成近亿元B+轮融资,襄禾资本领投
蘑菇物联完成近亿元B+轮融资,襄禾资本领投
华裔传奇企业家谢家华因火灾意外死亡
华裔传奇企业家谢家华因火灾意外死亡
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确认出席NFS2020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
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确认出席NFS2020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
当新势力造车站在泡沫之巅
当新势力造车站在泡沫之巅
立即打开APP
福尔摩
私信
0

春节零收入,清明五一未可知,全年50%收入不保的民宿行业还撑得下去吗?

2020-03-13
转载
疫情的打击突如其来,或将会催化民宿行业迎来新一轮的洗牌。

猎云网注:据悉,民宿的旺季与假期紧密相关,一年往往可以分为四个旺季——春季旺季包括清明、五一小长假,夏季主要以暑假为主,秋季主要集中在国庆长假,冬季包括元旦及春节假期。当前受到疫情影响,旅游业春节假期的收入基本归零,后续如果春季旺季再受到影响,对旅游行业来说,相当于损失了全年1/2的收入,影响深远。文章来源:IT桔子,作者:武玥。

疫情突发,旺季民宿遭遇「黑天鹅」

2020年1月突然爆发的新冠病毒给正处于春节寒假旺季的民宿行业按下了暂停键。1月20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新型冠状病毒1号公告后,全国开启了防疫工作。首先收到冲击的就是旅游行业——当日,OTA 及民宿预订平台相继开始接到退订需求。1月23日12306开始免责退票,促使整个旅游行业加速出现退票潮。民宿预订平台木鸟民宿 CEO 告诉记者,「我们这基本是从1月20日开始出现退订,几乎三天的时间就把2月份全国的订单都退掉了。」

民宿预订平台出现退订高峰,对应的是线下民宿陷入停业。「1月22号开始,此后的订单全都退了。」大连民宿房东王典告诉记者,「现在基本没有订单。」记者查询了包括飞猪、爱彼迎、木鸟民宿等民宿预订平台,了解到大部分民宿至今仍处于空置状态。

民宿空置对全职房东来说,意味着收入归「0」,但其成本支出并未减少。记者了解到,目前全职经营民宿的房东中,房源大部分来源于市面上的出租房源,即大部分全职民宿房东是「二房东」——与房屋持有者签订3-5年的长租协议,后将房源改造成特色民宿出租。这意味着,房源的租金是民宿房东主要的支出之一。

当前,当整个民宿行业陷入「冰冻」期,没有收入时房屋租金支出,成本问题凸显。「现在没有任何收入」,在北京全职经营民宿的阿土告诉记者,「(疫情期间)损失大概有12万左右。」

「其实压力还是很大的。」阿土表示,「每天都看着很多订单不断的在取消,不断的有客服电话(打进来退订),很焦虑。」

同阿土一样,没有民宿的收入后,大连兼职房东王典近期的生活完全是在消耗以往的积蓄,「我们的工作收入基本用来还房贷了,原本经营民宿的收入用来日常生活,现在没有了民宿的收入,只能靠存款了。」

记者了解到,当前民宿领域普遍处于0收入的状态,疫情给这个领域带来了沉重的打击,而这种打击,短期内或许难以消除。木鸟民宿 CEO 黄越认为「当前才是冰冻期的开端。」据悉,以往清明五一小长假出游的民宿订单基本在三月开始出现,而今年截至3月3日,各平台清明、五一的民宿订单大多处于空置状态。「如果连五一的订单都不保,对旅游业会是不小的打击。」

据悉,民宿的旺季与假期紧密相关,一年往往可以分为四个旺季——春季旺季包括清明、五一小长假,夏季主要以暑假为主,秋季主要集中在国庆长假,冬季包括元旦及春节假期。当前受到疫情影响,旅游业春节假期的收入基本归零,后续如果春季旺季再受到影响,对旅游行业来说,相当于损失了全年 1/2 的收入,影响深远。

疫情带来的或将是一次民宿行业的洗牌

疫情的打击突如其来,或将会催化民宿行业迎来新一轮的洗牌。

当前民宿市场中可根据趋于分为城市民宿和乡村民宿,其中城市民宿主要针对城市差旅用户,大多集中在一线城市和旅游资源发达的城市,多由个人或者小型公司运营。该类民宿具有前期投入相对较少,回本较快,但租金成本和人力成本占据较大比重的特点,他们的现金流相对紧张,抗风险能力较小。

乡村民宿主要指代品质较高的乡村民宿,典型代表包括莫干山民宿等,主要满足中产阶级度假需求。综合来说,该类民宿具有前期投入成本较大,与当地旅游产业联系较为紧密,部分民宿实现集团化运营的特点,房租与人力成本占比较低,抗风险能力较大。

本次疫情带来的冲击,主要作用在抗风险能力较小的城市民宿中。该类民宿当前往往处于收入归零、成本压力不减的状态。如疫情不能尽快结束,该类民宿或将迎来大面积的洗牌。尤其是小规模化经营的城市民宿「二房东」,他们手中往往有多套房源,同时雇佣专业保洁、管家经营管理,租金成本、人力成本也相对高昂。一旦长期处于无收入状态,资金链很快会断裂,甚至处于负债状态。

同时,这种洗牌不仅对民宿主来说,承担上游预订业务的民宿平台也会受到相应的冲击。据悉,民宿预订平台的收入来源主要为预订分成,相关资料显示,不同平台的分成大致为房间预订价格的10-15%左右。若以民宿旺季单套价格500元计算,民宿预订平台的单笔订单收入仅为50-65元左右,可谓十分微薄。因此,民宿预订平台在经营中对订单数量的依赖程度较高,往往需要靠「走量」实现盈利。

当前疫情期间,民宿预订所有订单均如数取消,线下房源没有产生任何交易,线上平台自然也无任何收入。这对于收入渠道较为单一的民宿预订平台来说是「灭顶之灾」。

同时,大部分民宿预订平台均推出了资金保障的功能,即订单成功交易结束后,平台会将收入减去分成后再支付给房东。期间若出现退订,则会根据不同的退订规则退还费用给房客,平台不收取费用。因此,部分平台为保证服务顺利进行,提升平台房源服务质量,也会酌情推出自营房源。典型包括途家网与途家斯维登酒店集团,木鸟民宿旗下推出的部分自营「四木」房源等。此时,自营房源的成本支出无法减少,并且一段时间内也少有订单,也会加重平台的压力。

因此,不少民宿主和平台认为此次疫情可以看做是行业经受的一次「考试」,能力不足,准备不足,资金不足的房东与平台或将会黯然退场。

疫情是短暂的,行业却是长久的

而「大考」进行时,选择接受考验并做好积极应对,可以说是当下最积极的心态了。大连兼职民宿房东王典告诉记者,疫情虽然让她没有了民宿的收入,「但我依然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是有双面性的。」王典表示,这一次疫情给长期忙碌的她放了一假,让自己有时间去重新思考如何经营民宿。「如果疫情没有发生,我可能会继续扩张,增加房源,把自己的想法全部付诸实践。但现在看来,这种盲目的扩张就像‘狗熊掰棒子’,劈一根弄一根,自己不会重新思考自己经营中还有什么缺点,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现在,我有时间重新思考未来的经营策略了。」

目前,大多数民宿房东都如同王典一样积极,期待着疫情尽快结束。北京的全职民宿房东阿土告诉记者:「疫情刚来的时候,大家(房东们)都(因为订单全部取消)很惊慌失措,也有抱怨的,也有发泄情绪的。现在,愿意坚持把这个事情做下去的人都在互相鼓励,交流怎么节省成本,怎么和房东商量减免租金的方法」,「疫情是暂时的,以后留下来的会是更多、更好、更专业的房东,以及信心更坚定的房东。」

对行业发展的信心是支持民宿房东保持乐观的重要原因之一。自2015年左右发展至今,民宿领域已经有了5年左右的历史。这期间无论是消费者接受程度还是大众的认知都在不断的进步,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对民宿的称呼上。

阿土告诉记者:「2016年左右,在小区里经营的民宿被叫做日租房,听起来就不太安全,也经常会被物业、民警找去沟通。现在,大家的称呼都变了,改叫做民宿。没有原先那种防备的意思了。」

接受程度的改变也意味着民宿行业的市场教育正在普及,行业正在不断的发展,典型表现包括从业人员的增加、民宿房源的增长以及民宿消费市场的扩张。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至2018年中国在线民宿房源数量约为107.2万,较2017年增加近20万间,从业房东约合32.5万,比2017年增加2万余人。

同一时间,易观智库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民宿市场规模为116.7亿元,2019年民宿市场规模为大约为156.8亿元。综合来看,民宿市场当前正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可见,民宿行业的快速发展是市场中各个环节共同进步的结果,而归根溯源,民宿行业的发展的根源是建立在分享概念上的「分享经济」带动的资源再利用。

木鸟民宿黄越认为,这种分享经济本质上是一种资源的再利用,对多方来说均是有益的。「当前,景区周边的房子往往长期处于空置状态,缺乏维护,房子的状态则会越来越差,对房东来说一种损失。民宿出现以后,将这些房源再次利用,是真正意义上盘活了闲置资源。同时,民宿的经营中也出促成了保洁、管家等职业的出现,无形中增加了就业。最重要的是民宿房源补充了酒店行业的房源,对刺激旅游经济发展来说也有积极作用。」

当前,全面复工在除了湖北以外的全国各地陆续展开,虽然旅游行业暂未出现明显的「解冻」迹象,但包括木鸟民宿 CEO 黄越、北京职业民宿房东阿土以及大连兼职民宿房东王典都表露出对疫情过后行业复苏的积极心态。他们一致认为,「疫情是短暂的,行业发展却是长期的」。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