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81家投资机构的投资数量同比下降,最大跌幅达91.67%
上半年,81家投资机构的投资数量同比下降,最大跌幅达91.67%
贾跃亭发公开信:个人破产重组程序完成,不再拥有FF股权
贾跃亭发公开信:个人破产重组程序完成,不再拥有FF股权
林丹退役,揭秘其背后的商业版图
林丹退役,揭秘其背后的商业版图
专注蓝海市场的职前教育,入行2020年预计收入增长20倍
专注蓝海市场的职前教育,入行2020年预计收入增长20倍
立即打开APP
汤圆圆
私信
0

愿景二号募资不及预期:千亿规模减半,软银自掏腰包

上市公司
投资资金减少可能意味着软银500名投资人员将会受到裁员。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2月8日报道(编译:罗彬杰)

知情人士说,科技巨头软银集团为其下一只基金募集的资金将远低于预期,此前投资者对软银在WeWork等公司糟糕的押注以及该基金混乱而非正统的运作方式感到失望,拒绝为其提供新资金。

知情人士说,去年夏天,软银将这个新资金池誉为其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的1080亿美元续作,但最终这个新资金池的规模可能还不到预计的一半,因为它的几乎所有资金都来自软银本身。

软银未能筹集到一只大型新基金,将在整个科技初创企业界引起巨大反响。从叫车服务巨头Uber到食品快递公司DoorDash,数十家公司从该基金近两年近900亿美元的投资热潮中获得了巨大收益。

投资资金减少可能意味着软银500名投资人员将会受到裁员。已经有几名高管离职,还有一些人正从该基金在伦敦的总部迁往阿布扎比。据了解该基金的人士透露,由于成立大型新基金的可能性较低,该公司已与投资者讨论进行一次性交易,这将使他们对如何使用资金拥有发言权,并已启动了一只对冲基金。

知情人士表示,软银可能会偏离以大型投资基金为基础的长期投资重点,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和愿景基金主管Rajeev Misra之间的分歧。孙正义自认为是一位有远见的科技人士。据知情人士透露,孙正义目前正专注于募集第二只基金,而Misra则更愿意进行一次性交易。孙正义还支持这只由一位关系密切的合伙人运营的对冲基金,买卖公开发行的股票。

愿景基金的一位发言人在这篇文章发表后发表评论,否认孙正义和Misra在一次性投资和该对冲基金的问题上存在分歧。

现在,孙正义有了另一种消遣。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维权投资者Elliott管理公司已持有软银逾25亿美元的股份,并正在推动该公司做出改变,包括更多的股票回购,以提振股价。目前软银股价远低于其资产价值。任何额外的股票回购都可能限制孙正义未来的投资计划。

由阿布扎比和沙特阿拉伯的巨额承诺提供资金,软银的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是迄今为止为投资年轻科技公司而创建的最大基金。甚至在完成投资之前,软银就在7月份表示,预计将为第二只愿景基金筹集逾1080亿美元的资金。

从那以后,第一只愿景基金旗下的许多公司都陷入了困境,孙正义的大举投资以提振增长的策略也未能造就大赢家。该基金最大的败笔便是WeWork,由于其商业模式和管理受到审查,该公司未能完成首次公开发行。愿景基金将其在WeWork的44亿美元股份减记了35亿美元。

这只基金的运作方式几乎不同于其他任何规模的基金。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决策是在几分钟内做出的,而不是经过数月研究后由委员会做出的。该基金受到地盘之争的困扰,一位外部顾问形容其为“混乱”和“个性驱动”。

软银开始敦促其投资组合中的公司削减成本,并迅速扭亏为盈。许多愿景基金投资组合公司最近都进行了裁员,以限制损失,其中包括WeWork、Oyo Hotels & Homes、Uber、食品快递公司Rappi和汽车租赁公司Fair。

知情人士说,受到WeWork亏损的刺激,又担心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中充斥着更多陷入困境的公司,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和阿布扎比的国有基金Mubadala投资公司已告知愿景基金的高管,他们投入新基金的任何资金,都必须来自赢得第一只基金投资所产生的利润。该基金公布的利润约为100亿美元。

软银长期以来的战略是向有前途的年轻公司投入巨额资金,以创造大赢家,但这一战略在WeWork遭遇了戏剧性的失败,并正引发外界对该基金其它投资的关注。让我们来看看愿景基金的结构,以及它的快节奏投资策略是如何让它变得有风险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Mubadala的员工最近几周得出的结论是,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很快出现。Mubadala最近对愿景基金的投资进行了更全面的分析,其中包括快速增长的印度连锁酒店Oyo。这位人士说,分析显示,不太可能看到孙正义承诺的高回报。

知情人士说,软银最初指定的较小投资者,包括台湾和日本的保险公司以及高盛和渣打银行这两家银行,不太可能进行投资。软银表示,它仍有可能吸引外部资金,并希望从一些公司获得资金。软银发言人表示:“其他投资者仍在评估潜在的未来承诺。”

知情人士表示,Mubadala不想抛弃软银和孙正义,但也不想参与另一只像第一只基金一样迅速投入数百亿美元的庞大基金,

Mubadala领导人Khaldoon Al Mubarak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告诉孙正义,愿景基金的第一批投资需要更多时间来开发,Mubadala希望在承诺投资下一只基金之前,继续评估科技行业的前景。而这实际上阻碍了孙正义的筹款努力。

一位熟悉PIF想法的人士说,PIF的官员也持类似的怀疑态度,不过尚未做出决定。这位人士说,担任PIF主席并与孙正义建立了牢固关系的沙特王储Mohammed bin Salman此前曾考虑增加对第一只愿景基金的450亿美元投资,并对第二只愿景基金做出重大承诺。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自那以来,沙特王子更加专注于推动国内议程,并计划利用去年12月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上市筹集的294亿美元,为旨在实现沙特经济多元化的PIF项目提供资金。知情人士说,沙特官员曾私下抱怨说,与软银投资所承诺的经济利益没有兑现,特别是愿景基金投资组合的公司没有在沙特开设办事处,也没有在当地雇佣工人。

PIF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不对“具体讨论或投资活动”发表评论。

获得外部资金至关重要,这不仅是为了满足孙正义的投资欲望:如果该基金没有独立的资本,未来的任何收益都将被课以重税。

在外界的拖累下,该公司正在寻找更有创意的融资方式。知情人士说,该公司最近以其持有的部分阿里巴巴股份为抵押进行了借贷,目前正寻求从贷款机构筹集至多50亿美元的资金,资金来源是其持有的芯片设计公司Arm Holdings PLC的股份。

在混乱中,愿景基金的一些高管已经离职。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去年12月离职的管理合伙人Praveen Akkiraju和另一位管理合伙人Michael Ronen正在协商离职事宜。

从该基金伦敦总部迁至阿布扎比的高管中,包括管理合伙人Akshay Naheta和欧洲投资者关系主管Penny Bodle。Akshay在2017年加入软银之前曾管理过一只伦敦对冲基金,现在他负责的投资重点是上市公司。知情人士说,他们之所以采取这些举措,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讨好迪拜,其他投资者正在密切关注迪拜参与第二只基金的情况。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