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亿元收购“翻咔”,蓝城兄弟LGBTQ帝国版图再下一城
2.4亿元收购“翻咔”,蓝城兄弟LGBTQ帝国版图再下一城
聚焦边缘智能,江行智能获联想创投等约亿元A+轮融资
聚焦边缘智能,江行智能获联想创投等约亿元A+轮融资
直播电商进入强监管期,如涵私有化后能回A股吗?
直播电商进入强监管期,如涵私有化后能回A股吗?
徐雷:京东零售不只是“卖货”,已是一家数智化公司
徐雷:京东零售不只是“卖货”,已是一家数智化公司
立即打开APP
福尔摩
私信
0

以隐私之名打压创新?社交霸主对个人开发者说不!

2020-02-05
不幸的是,社交网络近年来只会进一步限制开发者访问它们的平台。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2月5日报道(编译:何弃疗)

这是一个名为Filtergram的小可爱网络应用的故事。去年,它试图让Instagram变得更容易被人接受,但最后却遭遇了失败。

与Instagram自己的网站不同,Filtergram允许用户按时间顺序查看公共帖文,同时拥有禁用特定关键字的权力。它还省略了所有帖文中的点赞和评论,并且没有任何广告。Filtergram甚至为用户提供了独立于Instagram的私人账户系统,这样用户就可以设置自己的推送新闻源,而无需通过登录Facebook的系统,避免无处不在的网络跟踪。

来自英国的软件工程师Ben Howdle说:“Filtergram应该是一个非常小众的Instagram阅读器。”Howdle在2018年创立了Filtergram。“在这个应用中,你不会看到任何评论,标题只是为了赋予一些内容背景。当内容被上传的时候,你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喜欢或者不喜欢。就是这样而已。”

但是Facebook却对Filtergram没有好脸色。尽管Howdle不太清楚这些不友好的行为是怎么发生的,但有一天Filtergram停止了工作。用户无法再刷新网站上的订阅源,Howdle恢复内容流的所有尝试都失败了。Instagram发言人Raki Wane说,该公司调查了它可能与Filtergram发生联系的所有方式,而且“看来我们这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去年9月,Howdle在Twitter上写道:“不幸的是,由于Instagram的敌对生态系统(阻止请求)和缺乏将内容释放给第三方应用的意愿,Filtergram濒临关闭。”

就其本身而言,Filtergram的灭亡是可悲的。但它也代表了第三方社交媒体阅读器这一更广泛概念的最后一搏,第三方社交媒体阅读器通常会利用官方应用所缺乏的功能来改善或扩展用户体验。多年来,Facebook、Instagram和Twitter都对访问它们平台的开发人员进行了更多的限制,使得像Filtergram这样的服务变得更加困难。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看到了一个更加开放的平台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限制和解决办法

在过去的四年里,Instagram不允许开发者重新创建用户在官方应用中看到的推送消息。尽管Instagram曾经为此提供了一个叫做Feed API的工具,但它在2015年底关闭了这个工具选项,理由是需要“一个建立在真实平台上的更可持续的环境”。换句话说,Instagram希望将用户集中在自己的应用上,而不必担心第三方客户端在做什么。Feed API的终结扼杀了Instagram上很多新奇的用途,例如使用iPad原生应用浏览、在Flipboard中查看内容以及查看其他用户的Feed等等。

所以Howdle设计了一个解决方案:他没有尝试使用Instagram的开发工具,而是创建了一个抓取器,可以查看Instagram公共页面上的HTML代码,并为每个帖子提取图像链接和周围的元数据。这些信息将进入一个数据库,然后Filtergram使用这个数据库在自己的站点上填充提要。也正因为此,该网站无法处理私人Instagram页面。

“我没有下载图片。我只是在保存图像链接。然后我会把它们显示在Filtergram的图像标签中,”Howdle说。

Howdle说,他最初是为妻子建立Filtergram的,当时她正在从事私教事业。她想在Instagram上关注一些有影响力的健身人士,了解他们的锻炼和营养建议,但想过滤掉他们的魅力照片、粉丝的评论和其他垃圾信息。

但在开发其他功能的过程中,比如按时间顺序发送的推送,以及在不向Facebook发送任何个人数据的情况下查看Instagram内容的能力,Howdle吸引了更广泛的受众。他说:“人们痴迷于那些我没有预料到他们会如此着迷的东西。”

Filtergram并不是一个大的热门网站——Howdle估计它只有“小几千”的用户——但是随着人们对于该网站的传播,这个网站也在成长。但反过来,这种增长可能加速了该网站的衰落。

Filtergram是慢慢死去的。起初,用户开始抱怨他们的新闻推送没有内容,然后Howdle注意到他的网页抓取器正在重定向到一个登录页面,而不是抓取配置文件。尽管他尝试使用代理服务,帮助Filtergram从Instagram上抓取数据,但很快就变得成本高昂,Instagram也开始屏蔽这些请求。Howdle并没有从这项服务中赚到任何钱,但他最终意识到是时候放弃了,并在Github上发布了自己的代码。

Howdle说:“我感觉,如果Instagram在这个时候屏蔽它,我可以在上面花更多的时间和金钱,但Filtergram会走上一条继续被屏蔽的道路。”

Howdle就Filtergram为什么停止工作展开了分析:随着站点的增长,它可能触发了一些自动屏蔽,因为从一个位置加载大量配置文件的行为不符合普通用户的模式。Facebook和Instagram也可能通过媒体报道或该网站的产品搜索页面得到了Filtergram的风声,并采取了手动操作。毕竟,Facebook在其服务条款中禁止网站抓取。

在任何情况下,Howdle从来没有收到过来自Instagram的解释,他也没有尝试去寻找,他承认Filtergram的存在可能对社交网络没有任何好处。

后Filtergram生活

考虑到Filtergram对从Instagram网页上抓取数据的依赖,它的长期生存能力一直都很渺茫。然而,Filtergram带来的想法——一个更被动、更私密的Instagram版本——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观点。

不幸的是,社交网络近年来只会进一步限制开发者访问它们的平台。2015年,Facebook也不再允许开发者在其应用中显示新闻源,一年后Instagram也采取了类似措施。与此同时,Twitter在2018年关闭了Tweetbot和Twitterific等应用所依赖的通知和自动刷新时间表的API,有效地迫使用户使用Twitter的主要应用来完成基本功能。因此,如果你想访问Twitter、Facebook或Instagram,你必须接受所有来自他们自己的应用的跟踪和广告。在相同的基础数据上,没有替代体验的空间。

这并不是说,像Instagram这样的网站应该允许开发者自由地收集他们的数据,因为这可能导致侵犯隐私。但是应该有一些中间地带,允许开发人员像Filtergram那样进行创新。

奇怪的是,Instagram最终可能会提供这样的服务。去年10月,Instagram发布了一款名为Basic Display API的新开发工具,允许第三方应用显示Instagram账户上的个人信息、照片和视频。后来,Instagram营销平台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Matt Smith表示,从技术上讲,这个API可以提供类似于Filtergram的体验,而不需要抓取,他也很喜欢这个想法。

“原则上,你应该能够控制你正在消费的内容,这是有意义的,”他说。

我向Howdle展示了这些信息,他也同意,但有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对于像Filtergram这样的应用来说,要使用这个API,它首先必须通过Instagram账号进行认证。Howdle说,这与他当初建造Filtergram的初衷背道而驰。“真遗憾,”他通过电子邮件说。“因为这可以解决我的很多问题!”

虽然我们可能会为Filtergram的逝去而感到惋惜,但是要把Howdle的原始用例保存到这个站点上已经有点晚了。他的妻子现在是一名健身教练,最近在Instagram上的粉丝评论和所有内容都变得更加活跃。看来,Filtergram的初衷已经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Howdle 说:“她有Instagram,她属于Instagram生态系统,她屈服了。”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