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单品爆品布局到全屋智能,创米科技从家居安全发力领跑智能家居赛道
从单品爆品布局到全屋智能,创米科技从家居安全发力领跑智能家居赛道
比拼多多还便宜!“琼版”iPhone是真的香!
比拼多多还便宜!“琼版”iPhone是真的香!
那些看不见的“抗疫战士们”| 联想创投未来午餐会,硬科技“真香”
那些看不见的“抗疫战士们”| 联想创投未来午餐会,硬科技“真香”
【猎云早报】李国庆被警车带离香河园派出所,俞渝呼吁员工保卫当当;蓬佩奥称美国要禁止TikTok等中国应用
【猎云早报】李国庆被警车带离香河园派出所,俞渝呼吁员工保卫当当;蓬佩奥称美国要禁止TikTok等中国应用
立即打开APP
汤圆圆
私信
0

逃离互联网,2019他们涌向保险业

课堂-----
保险,成为了互联网人下一个战场,下一个可投靠、可突破的领域。

【猎云网(微信:ilieyun)】12月31日报道(文/孙媛、八千)

2019年,互联网人开始分为两派,一派为转行做保险的人,一派为朋友圈开始出现保险信息的人。

朋友圈铺天盖地的996以及为创业加班加点牺牲健康的内容中,渐渐涌入了一批为你健康保驾护航的内容。掐着手指,你开始算起了自己的年龄,猛然发现,原来90后已经快进入30大军。20后看你,就跟你看60后一样。对保险的态度,也从讥讽变成了关注。

手拿保温瓶的你开始会去注意朋友圈的保险信息,甚至愿意花时间去了解、去投保。

保险,成为了互联网人下一个战场,下一个可投靠、可突破的领域。他们,正在涌入保险行业。

“卖保险挺low的,去了后发现我自己挺low的”

珍妮(化名)是地道的杭州人,单身独居,更是个爱猫狂人,家中主子4只,吸猫无数。本科毕业的她在从业11年后遇到自己的年龄瓶颈。

我这个年龄段的女性找工作很尴尬,做基层拼不过小年轻,薪资要求还高。做高管我自己又hold不住,就业的机会成本非常高。”珍妮一边开车一边吐槽。

的确,现在的社会对女性实在太严苛了,对于30+未婚未育的女性,用人单位的HR第一眼基本就排除了。

要说珍妮的资质,其实不差。珍妮此前曾在报社做过7年记者,后来迎着创业风口加入了内容网红孵化的创业公司,但由于营收不好,最后公司解散。上一份工作是在母婴服务行业,负责线上推广,但老板较为传统,互联网那一套根本玩不好。珍妮对此也很无奈。

加入保险公司对珍妮来说并不是一时冲动所为。“我考虑了很久,当时家里人刚好有买这个公司的保险,然后很神奇的是,竟然真的可以理赔。哇哦,这就有意思了。”自己家人投保成功理赔的经历让珍妮一下子对保险有了兴趣,要换在以前,珍妮还是会觉得这是大妈做的事情,但现在,珍妮觉得保险和大众偏见是有出入的。

“我去之前真的觉得门槛低,感觉卖保险很low...但是去了以后特么的觉得我自己很low。”珍妮忍不住笑出声,“这个行业社会风评不好,很大原因是因为从业人员本身素质不高,我去之前有心理准备。所以我不是很失望。在保险行业我可以遇见很多新的朋友,而且相对自由,我很享受现在的工作状态。”

珍妮所在的保险公司招人标准是必须大学本科学历,年龄需要在23-43之间,如果有过同行从业经验,则不要。这么一来,作为保险小白的珍妮很容易就被录取了。

珍妮虽然从事保险业不久,但也会遇到一些对保险特别排斥的人。珍妮不懂,这些人是受过保险的伤害吗?为何如此偏见至深?

当然,在介绍保险的过程中,也让珍妮和之前的朋友有了更深的了解,体会到了在面对爱和责任时的人性和心理。

自由支配的时间、工资的翻番让珍妮尝到了做保险的甜头,这份工作无论在薪资上、还是在环境上都非常符合珍妮的性格,珍妮不是一个一味求稳的人,不然也不会从报社离职。用珍妮的话来说,那就是“工作环境不好,我会死的”。

“保险的天花板高,创投人脉为我打好了销售的基础”

与珍妮不同,生活在上海的安娜(化名)是沪漂大军的一员。与很多来沪打工的年轻人一样,安娜毕业于985大学,有着不错的学历和外资工作经验

“我在苹果做过1年销售,后来在一家知名的孵化器做过2年半活动策划,但是在第4年开始,我觉得成长遇到了瓶颈。我感觉自己做着重复的工作,进步很少。”毕业4年的安娜第一次感到职业生涯的迷茫。

2019年的创业大环境不好,安娜也深有体会。“从孵化的企业中发现,很多A轮的企业开始裁员,也很难融资到B轮,包括自己做FA的时候,机构表示今年需要收紧投资。”安娜也考虑过从活动策划转向FA,虽然也做成了单,但安娜也感受了到了其间的不易。对于想要谋求更好发展的安娜,略显寒意的创投圈显然不是自己接下来想要走的路。

一天,学长在中国商学院做企业团险的演示吸引了安娜的注意。是呀,既可以有效衔接自己之前的人脉和资源,又能提升自己金融能力的,不正是保险吗?“作为外地人在上海做保险很难,”安娜自我评价道,“但我也有优势,保险业的天花板高,可以通过积累的人脉关系去做一些拓展

安娜在寻求转型,2019年初她加入了保险。跟珍妮一样,这并不是一时冲动的决定,安娜对比了6家知名的保险公司,最终现在了入职这家。

“分析了很多保险公司发现,有些保险公司的员工是兼职的、甚至是不专业的,而我们公司相对员工素质更高,毕业于名校的同事也很多。”

安娜的年龄在这家知名保险公司并不占优势,年轻是属于创业圈的,所以在面试的时候,安娜的人脉资源成为了录用的亮点。

“保险是非常受挫的工作,每天都要接受非常多的拒绝,以前没有从事过销售的人相比会更有挫折感。之前做活动策划,相对来说不会接触到如此多的拒绝。目前中国大环境下的保险行业仍然不发达,很多人有固有偏见,觉得这是大妈做的事情,甚至会看不起你。”安娜一脸认真,眼神里透露出的是对未来的确信和勇敢。

在从事保险的1年中,让安娜感触最深的,是客户出事(小事故),通过保险公司妥善解决后的感谢。但是如果沟通过程中对方一直不给回复,安娜免不了会开始怀疑两人的关系,质疑自己工作的价值。“就是沟通到一半,他没人了,就会很失望。”说到这,安娜睫毛低垂。

让安娜最失望的是,当她和朋友推荐保险时,她们会说“你买什么保险我就买什么保险”,然而当安娜买了自己那一份后,朋友们却失联了。“她们买保险都是不急的状态,但是你是有考核的,所以你会急。”安娜便开始转向陌生人推荐保险。

对于安娜来说,她的人脉资源基本分为两类,投资人和创业者,这和她之前的活动策划工作经历有关。这个经历给她带来了相较于传统保险人的人脉资源优势。

创业者可以从企业角度出发,给他们介绍团险。“创业公司成立1-2年一般都不会有保险的,所以当你和他们去沟通的时候,他们会愿意见你,也更愿意接受你的方案。”

投资人相对创业者更难转化一些,投资人的风险偏好比较强,他们更看重赚钱的事情,而非规避风险。

在安娜看来,保险销售不存在谁说服谁。而是你刚好有这个需求,而我有这个产品,我可以引导你去了解。

“中国人口红利是关键,大家的理念和意识也树立了,以前很多人不买并不是因为保险不好,是因为行业从业人员不规范,加上投保人也没判断能力。但是现在大家的文化水准越来越高,和从业人员达成共识相比较容易。”对未来国内保险市场,安娜持乐观态度。

现在的安娜加入保险近一年,工资是原来活动策划的两倍。

珍妮和安娜成了众多拥抱保险行业的“前互联网人”的缩影。

保险low不low?

在与珍妮和安娜的沟通中,不难发现,大众对保险行业以及保险从业人员依然存在偏见——low、大妈、不专业、打鸡血、传销……

事实上,保险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充当了相当重要的角色,抛开商业保险不说,大家关心的“五险一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为什么大众对保险的评价普遍不高呢?

1. 保险行业自身存在的问题:部分企业夸大产品收益,营销噱头过高;个别保险代理人服务不规范、不专业;我国保险行业不够发达,整体服务水平有待提高。

2. 客户存在的问题:主观忽视风险而拒绝购买保险;保险意识淡泊,认知不全。

2015年,保险从业人员资格考试被取消,从业资格审核的权利下放到各家保险机构,三年里保险业务员从三百多万,一下猛增到近八百万人,其中既有高学历、高素质的优秀人才,也有浑水摸鱼、能捞一笔是一笔的“混子”。

但可以肯定的是,保险本身并不low,像珍妮和安娜这样的高素质人员,也在进入保险行业后发现行业本身的存在很高的天花板。打破这种僵局,需要对保险行业进行三个方面的升级:场景、产品和用户体验。

逃离互联网,他们为何不约而同加入保险行业?

既然目前大众对保险行业存在如此多的偏见,为何那么多互联网人毅然选择加入呢?

猎云网从二人的采访中也总结出了几个要素:创投遇冷、老板不行、公司不行;遭遇瓶颈,周而复始毫无突破,高不成低不就;保险行业时间自由、收入翻倍,可利用以往的人脉发挥能力。

随着我国经济环境的发展,保险行业的前景愈发明朗:产品结构丰富化、合理化,费率空间进一步释放;保险公司专业度提升,像珍妮、安娜这样的复合型人才正在涌入;国家政策的引导支持,监管力度的提高。

12291.png

图源:艾瑞咨询

作为一个国家和地区的三大金融支柱产业,保险行业在我国然经历了20多年的发展,但仍处于发展初期,处于上升阶段。从中国目前居民家庭的金融资产配置比例来看,保险资产的配置仅占2%左右,而美国的这一比例达到32.6%,日本达到26.8%。按人均保费计算,中国人均保费仅为100元,排在世界排名第80位左右,西方发达国家人均保费则为2000多美元。

差距则意味着市场机会,中国保险行业的未来有着巨大的增长潜力。

保险专家、中央财经大学郝演苏教授预测:“人寿保险业将会超越信息服务业,成为未来十年热门行业之一。”此外,中国保监会相关数据统计,保险业是国民经济中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

互联网巨头布局保险业,三大梯队格局分明

不仅仅是互联网人开始拥抱保险行业,以BATJ为首的互联网巨头们早已加码保险行业。

早在2013年,阿里、腾讯和平安联手创立了国内首家互联网财险公司:众安保险。这一年被称为“互联网金融元年”。自此,互联网巨头们便开始各自为战跑马圈地。

报告显示,2016年以来,“保险科技”的概念异军突起,至2017年,中国保险科技已进入高速发展阶段,从2013年的11.7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18年的1888亿元人民币。据咨询公司OliverWyman统计,到2021年,中国保险科技市场规模将达到1.41万亿元。

在我国相关政策的支持下,互联网保险在近几年蓬勃生长,大小平台涌现。据悉,截至2017年年底,阿里、腾讯、百度、新浪、苏宁共入股了12家拥有保险相关牌照的公司,其中蚂蚁金服就独占了6家。

目前,以蚂蚁金服、水滴保险商城以及微保为代表的头部公司稳居第一梯队。第二梯队以滴滴、小米为代表。第三梯队则是以悟空保、轻松保为代表的规模较小的互联网平台。

这批前赴后继进入保险行业的互联网人以及互联网巨头们,正是希望把握住当下的人口红利,大干一场。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