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向东的“内生安全框架”
齐向东的“内生安全框架”
历史转折中的任正非和张一鸣
历史转折中的任正非和张一鸣
贝壳找房成功上市:发行价为20美元,总市值达233亿美元
贝壳找房成功上市:发行价为20美元,总市值达233亿美元
张一鸣的投资版图:TikTok外,7年已布局17个赛道
张一鸣的投资版图:TikTok外,7年已布局17个赛道
立即打开APP
李未
私信
0

这一年,那些CEO和投资人,坐不了飞机高铁

2019-12-22
转载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数据,截止到12月21日累计失信被执行人人数量已经超过570万人。

猎云网注:回顾2019年,马云直言不容易。“我们做企业的都知道,每一年都不容易。2019年最不容易的是,以往可能是部分人不容易,2019年可能是大部分企业不容易。”马云鼓励企业家们,世界正在进入巨大的变化之中,中国经济也面临巨大的调整,我们只有改变自己,才能适应这种调整,我相信这是机会的开始。文章来源: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杨青。

这一年快过去了,投资圈流传着这样一个令人心酸的段子:

某位大佬结婚,各地老友纷纷道贺捧场。

女方家都惊了:“你这些哥们太铁了,这么老远开车过来,怕咱家准备车少?”

新郎微微一笑:“他们都是失信被执行人,买不了飞机票高铁票。”

这并非夸张。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数据,截止到12月21日累计失信被执行人人数量已经超过570万人。不论是贾跃亭、罗永浩、戴威、王思聪这样的创业明星,还是辉山乳业、汇源、金嗓子、贵人鸟这样的创业传奇,都没能幸免。

“年底了,昨天收到很多朋友借钱的电话,一天内五个电话。过去一个礼拜要卖楼的朋友大概也有十个,确实不容易。”在12月21日一场商会年会上,马云感慨。这一年,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不容易。

从CEO到投资人,这一年,他们都意外成了“老赖”

若说今年最著名的“老赖”CEO,那非罗永浩莫属。

2019年9月24日,丹阳市人民法院判决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10日内向原告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支付货款370万元。由于判决没有被执行,10月30日罗永浩被限制高消费。

老罗随即表态,发表了一篇《一个“老赖”CEO的自白》表示:“创业维艰,过程难免窘迫狼狈,但不管身上是汗是屎是尿,只要战士不下战场,一切都有可能,何况最后实在不行,该战士还可以‘卖艺’还债。”

这是一个创业欠债的唏嘘故事。罗永浩透露,公司在过去十个月已经还掉三亿元债务,自己也以各种方式筹款帮公司还了其中的数千万。他表示,自己还会继续努力,在未来一段时期把全部债务还完。

没想到这一篇自白竟引得无数锤粉热泪盈眶,“愿壮士东山再起”、“理想主义加油”、“你欠我们一个成功”......各种力挺罗永浩的呼声不断。

其实,严格来说罗永浩个人只是被限制高消费,称之为“老赖”并不准确。“老赖”,即通常所称失信被执行人,因其有能力履行却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甚至采取一定措施逃避履行和抗拒执行的,法院为惩戒其失信行为,这些人才会被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经历相似的遭遇还有王思聪。11月9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资料显示,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对王思聪担任董事长的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发出限制消费令,距离“失信执行人”名单,还有一步之遥。此外,王思聪于2019年11月4日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11月11日,普思投资发布声明称,近期网络关于普思投资董事长王思聪先生被列为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报道,是因为熊猫TV直播平台(“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倒闭而引发的投资纠纷。

声明中,普思投资称:“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个人创业项目,他还有许多其他投资项目,不能因为一个项目的得失而全盘否定,谁都不能保证所有投资百分之百成功。目前普思投资代表王思聪先生正在全力应对,已有解决方案,我们完全有能力尽快自己解决问题。”

事实上,王思聪的遭遇在VC/PE圈并非个例。纵观今年,因为被投企业出现问题,背后投资方收到牵连的例子并不罕见,以致投资圈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

某位大佬结婚,各地老友纷纷道贺捧场。

女方家都惊了:“你这些哥们太铁了,这么老远开车过来,怕咱家准备车少?”

新郎微微一笑:“他们都是失信被执行人,买不了飞机票高铁票。”

近30位创始人,昔日各省“首富”,跌落神坛

在今年的“老赖”群体中,不乏许多曾经辉煌的“首富”。

在停牌两年之后,曾经的乳业巨头辉山乳业不得不走上了退市,而老板杨凯也从昔日的辽宁首富摇身一变成为了“老赖”。

成立于1951年的辉山乳业,前身是沈阳农垦总公司下属的国有企业。经过改制以及多次股权转让和经营实体变更后,最终在2012年8月,杨凯成为辉山乳业的大股东和董事长。

辉山乳业曾是东北地区最大的奶牛养殖企业,拥有近50万亩苜蓿草及辅助饲料种植基地、年产50万吨奶牛专用精饲料加工厂、超过20万头纯种进口奶牛、82座规模化自营牧场以及六座现代化乳品加工生产基地。

2013年,辉山乳业在香港上市,在2017年3月债务危机爆发之前,市值约400亿港元。2016年杨凯以260亿身家登上辽宁省首富,并在胡润百富榜排在第66位。

然而,由于大股东挪用30亿现金投资地产导致资金无法收回的事情败露,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半个小时内市值蒸发320亿港元,盘中跌幅一度超过90%。股价崩盘后,辉山乳业债务危机接连爆发,涉及金融债权上百亿元,杨凯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成为了一名老赖。

像辉山乳业这样的上市公司老板变身老赖并不是孤例。就在2019年的尾声,去年还以35亿元身家位列胡润富豪榜的果汁大王朱新礼,今年以来已经被法院强制执行5次,被2次列入限高消费人员,1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最近,因无法偿付招商银行的债务,朱新礼名下一家公司41亿元的资产遭到冻结。朱新礼一手创办起来的国民果汁“汇源”,也面临着时刻退市的命运。

此外,曾经家喻户晓的金嗓子喉宝,在2019年也被悄悄地扣上了“老赖”的帽子。回想起2015年,金嗓子在港交所上市时江佩珍霸气敲锣,不过三四年光景公司股价缩水已超过80%。

上海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的一纸诉状,让被称为广西“铁娘子”的江佩珍在2019年7月10日就已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限制消费人员”,由她一手创立的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金嗓子食品),也在2019年9月19日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据不完全统计,仅A股市场2019年就有近30家公司创始人或合伙人被列为老赖,令人唏嘘。

“一天内5个电话”,年底了,马云收到很多朋友借钱的电话

“到了年底了,昨天一天,我收到很多朋友借钱的电话,一天内5个电话。过去一个礼拜,要卖楼的朋友大概有10个,确实不容易。”

12月21日,在上海市浙江商会主办的“2019世界浙商上海论坛暨上海市浙江商会年会”上,浙商总会会长马云出席并发表演讲。

回顾2019年,马云直言不容易。“我们做企业的都知道,每一年都不容易。2019年最不容易的是,以往可能是部分人不容易,2019年可能是大部分企业不容易。”

马云鼓励企业家们,世界正在进入巨大的变化之中,中国经济也面临巨大的调整,我们只有改变自己,才能适应这种调整,我相信这是机会的开始。

希望这些糟糕的日子快点过去。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