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摆半年的国内游,现在还好吗?
停摆半年的国内游,现在还好吗?
“亦真亦幻”,你的生活丨联想创投未来午餐会,硬科技“真香”
“亦真亦幻”,你的生活丨联想创投未来午餐会,硬科技“真香”
【猎云早报】外卖员禁止入内?北京SKP做出回应;阿里巴巴新股权结构曝光:马云降至4.8%,合伙人减少;央视曝光刷单兼职骗局
【猎云早报】外卖员禁止入内?北京SKP做出回应;阿里巴巴新股权结构曝光:马云降至4.8%,合伙人减少;央视曝光刷单兼职骗局
联想创投贺志强:人工智能行业应用高增长,带来行业“芯”机遇
联想创投贺志强:人工智能行业应用高增长,带来行业“芯”机遇
立即打开APP
张鹏会
私信
3

拿到体育经纪人证书,我却失业了

2019-12-19
人物---- 创业故事
很多体育明星经纪人感到迷茫,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该在制度的夹缝中勇敢前行,还是放弃梦想,向现实低头。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2月19日报道(文/张鹏会)

体育明星经纪人赵婷可能不会想到,自己参加了体育经纪人国家职业资格培训,也拿到了证书,但还没做几天,体育明星就不需要自己了。“他已经退役了,过气了,没有比赛参加,只能参加一些少量的活动,我在他身边毫无价值。”

赵婷感到彷徨,她对自己在课堂上学的知识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在赵婷的认知里,运动员走到台前不容易,他们需要专业的经纪人帮他们解决比赛之外的所有事情,更需要经纪人帮助他们发掘自己的商业价值。

然而现实中,体育经纪人能够有所作为的空间很小。“运动员的一言一行关系到国家形象,很多商业活动,要先‘上面’同意,我们才能做。”赵婷告诉猎云网。

上海体育学院陈锡尧教授近几年在从事体育经纪人培训工作,对此颇有感触。陈锡尧告诉猎云网,体育经纪在我国是处于体育产业边缘的“灰暗行业”,目前国内除了足球和篮球等具有开展职业体育赛事的运动项目之外,其它项目的市场资源十分有限。尤其是体育经纪人地位正当性和市场合理性,尚未被人们完全认可,所以施展的空间十分有限。

随着冬奥会、东京奥运会的举办,未来两年将迎来“体育大年”,在资本纷纷重仓体育产业时,却对体育经纪公司热情乏乏。一位投资人告诉猎云网,他们两年前就关注到了这个赛道,但调研了一些公司后,便放弃了。“盘子太小,而且经纪公司能自给自足,不符合VC(风险投资)用资本迅速帮助企业扩张业务的逻辑。”

经济寒冬侵袭着各个行业,包括赵婷在内的很多体育经纪人感到彷徨,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该在制度的夹缝中勇敢前行,还是放弃梦想,向现实低头。

泡沫碎了

2019年8月31日,张伟丽夺得中国首条UFC金腰带。本是值得庆贺的日子,MMA(综合格斗)赛事推广人“大彪”却感到一丝难过。

“张伟丽背后站着的不是中国的经纪公司,而是美国经纪公司Sucker Punch Ent。”大彪告诉猎云网,一个优秀的经纪公司,能给运动员带来在UFC的话语权、顶级的教练资源、好的训练环境、好的比赛,甚至可以凭借俱乐部的影响力接商业、拍电影、做综艺。但这些,国内的经纪公司无法做到。

其实早在2016年里约奥运前后,国内曾出现过一波经纪热。宁泽涛、傅园慧,都是在那个时候走红的体育明星,中体经纪、阿里体育、腾讯体育等互联网巨头和也都在那个阶段布局了体育经纪业务。

当时,“洪荒少女”傅园慧登上了可口可乐包装,宁泽涛成了安慕希代言人,田亮带着女儿森碟参加了《爸爸去哪儿》,微博上甚至传出有体育明星一条广告6位数的报价。

一位体育明星经纪人告诉猎云网,工作忙起来,加班是家常便饭,他们不仅要帮运动员做联赛选择、洽谈商务、品牌宣传,甚至要陪着吃一日三餐。

然而,体育运动员商业化热潮没持续多久,宁泽涛就因代言问题与游泳管理中心发生矛盾,首秀遭遇滑铁卢;邹市明等一众体育明星因频繁参加娱乐活动,被质疑“不务正业”;台球运动员丁俊晖也因成绩下降,与经纪人解约。

大彪告诉猎云网,3年前他刚做经纪业务时,国内的搏击赛事非常火热。“我每天即使什么都不做,只是打打电话,为赛事方介绍几位选手,一天也能赚几千块钱,拿钱拿到手软。”

据不完全统计,搏击运动员的出场费一般在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一些知名选手甚至能拿到上百万甚至千万元的天价出场费。一般来说,经纪人拿走出场费的25%左右,俱乐部扣除30%,剩下的才归选手所有。这意味着,平均来看,经纪人能在一场比赛中拿到上万元抽成。

因此,中国的搏击运动一度受到资本市场的追捧,2016年前后,包括格斗迷、昆仑决等公司相继获得VC/PE的巨额融资。然而,实际业务发展中,很多公司的财务数据难以符合资本方的期待。

“赛事太烧钱了,几千万的投入,两三场就烧完了,资本刚开始还投,后来就不再关注了。”大彪告诉猎云网,那个时候,只要说你是做搏击的,投资人就给钱,很少做背调。

大彪说,这是因为搏击赛事的故事可以讲得很完整。“我们利用赛事这个平台可以获得很多收入,例如经纪公司的出场费分成、门票收入、广告赞助商的赞助、周边产品的授权销售、格斗游戏开发。”梅威瑟一场比赛赚几亿美金,是他们经常讲的故事。

“这些收入让投资人听起来都很合理很科学,但操盘者没有讲的一点是,实际为这些事情买单的人数体量,完全达不到我们讲的这个故事。”大彪说。

“我们看到了很美好的前景,抱着弹药包进去,现在被炸得满脸烟灰地出来了。”一位投资人向猎云网形容,赛事太烧钱了,真的玩不起。

随着比赛的减少,很多搏击选手和经纪人慢慢消失隐退了。“前两年很多做这行的人,并不是热爱这项运动,他们爱的是资本潮的钱,爱的是出场费抽成给他们的快乐。”大彪说,搏击市场遇冷后,经纪业务就发展不起来了,现在国内不仅没有专业的格斗经纪公司,专业的格斗经纪人也很少,“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制度围墙

泡沫的吹起应当从一份政府文件说起。2014年10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简称“46号”文件),把体育产业作为绿色产业、朝阳产业进行了扶持和培育,要求到2025年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5万亿元。在这其中,体育经纪人及其公司显然应该当仁不让地担当着重要的角色。

一时间,许多投资人预见到体育产业将要启动了,体育经纪业务也会步入到从未有过的“黄金时代”。

“的确,我国近年来积极推动体育产业的发展,但现在看来进展缓慢,原因是各地政府在贯彻执行46号文件方面,缺乏有效的政策突破和创新。”陈锡尧告诉猎云网。

体育经纪活动并未随46号文件繁荣太久,市场很快归于冷静。5年后,2019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43号文件”(《关于促进全民健身和体育消费推动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中,两次提到“体育经纪”,再次将市场目光拉回体育经纪。

根据《意见》,要提升体育服务业比重,大力培育体育经纪、体育培训等服务业态;推动体育赛事职业化,发展体育经纪人队伍,挖掘体育明星市场价值。

在行业人士感慨这一政策利好时,陈锡尧对此仍持保守态度。陈锡尧告诉猎云网,目前政府虽然提出了体育产业要“高质量发展”,也必然会在原来的基础上朝前推进,但若要见效,至少需要若干时间。“因为相关政策出台后,由相关部委之间的协调,乃至贯彻执行估计至少需要一年时间。”

“预计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后,将是触发我国体育进行重大改革的一个关键节点。这时,政府必然会对现行体育制度所存在的各种问题,展开破釜沉舟的改革举措。”陈锡尧说。

反映在体育经纪业务上,陈锡尧告诉猎云网,开展体育经纪业务一个重要条件,就是需要拥有广泛的人脉和信息资源。“就运动员经纪而言,国内在体育明星的经纪业务上几乎没有资源可言,且也没有可以利用的机会。究其原因,还是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现行的体育管理体制的严格限制。”

陈锡尧指出,在我国,经纪人虽然可以考职业能力的等级证书,却几乎没有什么体育资源来开展业务。“对于体育中介这一行业来说,未来的体育产业确实需要体育经纪人,但是,由于目前的体育资源缺乏流动,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很难开展体育经纪活动。”

“通常,体育明星所具有的经纪价值,仅能维持在1—2个奥运周期里。然而,我国体育竞赛表演的市场运营空间本身就十分狭小,加上我国许多体育明星的资源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挖掘,也不能够实现价值最大化。甚至有的体育经纪资源在运动项目管理中心、企业和个人的争夺中造成了白白流失。”陈锡尧告诉猎云网,正是由于体育经纪业务缺乏必要的发展空间,造成我国体育经纪人很少能够达到更高水平的发展,所以,体育改革势在必行。

陈锡尧指出,如何把举国体制与市场机制创造性地结合起来,让运动员和体育赛事的资源能够有效地流动起来,形成一个较为完备的体育经纪管理制度,是当前我国体育管理部门亟需考虑解决的一大问题。

未来何处

陈锡尧在为体育经纪人培训的授课中也经常提道,“我国每年产生很多世界冠军,都具有一定的商业价值,但一个优秀的运动员的职业寿命很短,退役三到五年后,商业价值基本就消失了,如何利用好这些明星运动员的商业价值,是我国体育产业发展亟需解决的重要命题。”

跳水奥运冠军吴敏霞对此深有感悟,退役后,她曾有过一段的迷茫期。“退役就是踏上了另一块跳板,一开始我就像婴儿学走路一样,要重头开始,去学习、尝试和适应新的生活。”

后来在家人朋友的鼓励,和专为运动员提供后职业生涯规划的体育经纪公司的帮助下,吴敏霞开始从事一些社会服务工作,也接触了一些广告、综艺等商业活动,慢慢地适应了新的生活节奏。

吴敏霞的经纪人、矩阵体育副总裁严申告诉猎云网,如果能让更多的运动员在退役之后,更好地发挥出自己的影响力,会为社会创造出更多的价值。

“运动员的职业方向可以分为四条路线,企业家、体育系统从业者、演员艺人以及社会活动家。”严申说,对大部分运动员来讲,转型成为演员艺人的难度比较大,这个职业就向运动员一样,需要长时间的专业技能的积累,反复训练。

然而实际上,我国大部分顶级运动员退役后的选择非常有限。他们要么签约娱乐经纪公司,进行娱乐化开发,要么由自己的亲朋好友作为经纪人帮助进行商业工作的处理,很少能意识到体育经纪公司对运动员在公关宣传、体育营销、行业资源整合方面发挥的作用。

这让严申感受到不小的压力,不过近两年,随着部分运动员成功案例的出现,严申相信,越来越多的运动员会看到“后职业生涯经纪”的重要性,他们也会更看重运动员进行泛文化类产业/IP的尝试和探索。

“在行业繁荣前,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踏踏实实培养格斗粉丝、培养搏击少年,等他们长大成人故事才能变成现实。”大彪说,这或许需要8到10年的成长周期,这也是资本方可能会顾虑的。

“行业需要真正的投资人,而不是投机人。”昆仑决创始人姜华告诉猎云网,投资人追求的是企业的未来价值和社会价值,会愿意投入10年之久;投机人却只是为了挣一波快钱,3-5年便希望看到回报。”

姜华认为,目前国内的体育经纪事业是“零起步”,未来一定是在发展趋势中,现在投资人进来,或许不会快速见到回报,但不至于亏钱。

资本可以去熬一个长周期的回报,但万千的经纪人个体呢?他们憧憬着这份“会发光”的职业,成为运动员经纪人,与体育明星保持最近的距离,每天的工作围绕赛事、综艺节目、广告旋转,耳边永远是粉丝的尖叫,甚至连呼吸都是金钱的味道。

然而梦醒时分,他们却发现,连呼吸都是痛的。

(猎云网注:赵婷为化名)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