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利与“营”利,宝家乡墅科技花三年下的棋,将走向何方?
“盈”利与“营”利,宝家乡墅科技花三年下的棋,将走向何方?
高瓴为何“不可复制”
高瓴为何“不可复制”
美国45天后封杀TikTok和微信,腾讯市值蒸发5000亿港元
美国45天后封杀TikTok和微信,腾讯市值蒸发5000亿港元
放弃纽交所投奔纳斯达克,优客工场会是联办第一股吗?
放弃纽交所投奔纳斯达克,优客工场会是联办第一股吗?
立即打开APP
盛佳莹
私信
0

还原贾跃亭与债权人会面的6小时:债务重组核心方案未取得一致

2019-11-27
其它 转载
贾跃亭的“造车梦”仍在继续,只是这一次的主要目的是还债。

猎云网注:贾跃亭方面提出的债务重组方案的核心为:将其持有的FF股份装入还债信托,将债权人手中持有的债权置换为相应的信托份额,这意味着债权人放弃对贾跃亭的债权,转而将收回欠款的希望押注在FF这家公司未来的成功上。文章来源:腾讯新闻《潜望》,作者:纪振宇。

贾跃亭的“造车梦”仍在继续,只是这一次的主要目的是还债。

11月25日,贾跃亭在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位于美国洛杉矶的总部与来自国内的30多位债权人代表见面,双方就贾跃亭几个月前提出的债务重组方案进行第一次面对面的沟通交流。

为32亿美元,并非之前法院文件所公布的36亿美元,因为之前的债务金额涉及到重复计算。

她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此次活动的主要目的是与债权人充分沟通重组方案细节,听取债权人意见,争取让重组方案能够最大化满足债权人利益。

据腾讯新闻《潜望》在现场了解,参加试乘体验的债权人代表,大多数对FF91车辆本身赞不绝口,但同时也表达了对这款车市场前景的担忧,根据FF之前所公布的信息,首款预量产车FF91的定位为超豪华车,定价在20万美元以上。

下午的闭门会议是当天活动的重头戏,这是债权人第一次有机会与债务人贾跃亭本人进行进行面对面的交流,腾讯新闻《潜望》了解到,下午的活动原先计划贾跃亭在3点进入会场,与债权人代表合影后开始进行会议,但最终会议推迟了大概1个多小时,贾跃亭进入会场后没有合影直接开始会议,原先计划6点结束的会议,也因为债权人问题太多,一直推迟到晚间8点半才结束。

腾讯新闻《潜望》此前了解到,贾跃亭所提出的债务重组方案的核心是将其持有的40.8%的FF股权装入还债信托,以信托中的FF股权权益来置换其所欠的债务,组织此次活动的目的也是希望能够让债权人有机会评估FF股权的价值以及未来增长潜力。

FF方面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目前贾跃亭持有的FF股权价值约为12亿美元。但这一价值是否被债权人认可依然是未知数。

根据腾讯新闻《潜望》了解,这次会议上债权债务人双方并没有最终达成一致, 张淼对《潜望》称,此次活动结束后,美国法院将组织在12月6日举办债权人委员会会议,作为债务人的贾跃亭需要出席并解答相关疑问。接下来在12月中旬由法院确定投票的具体时间,预计具体时间在明年1月份前后。

张淼表示,投票的有效性由美国法院裁定,即美国法院认定投票参加人数足够便认定为有效,如果最终赞成票超过半数,且投赞成票的债权人持有债务金额超过三分之二,则裁定为重组方案通过。

腾讯新闻《潜望》在当天独家采访的债权人代表律师、国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文杰表示,接下来各种结果都有可能发生,债权人可能在参观体验完FF的公司和产品后,认为FF未来股权价值依然有增长的空间,因此决定再给贾跃亭一次机会,将手中的债权置换为FF的股份,但也有可能债权人认为FF股权已经毫无价值,最终将不得不通过法院走破产清算程序。但无论哪一种结果,都需要债权债务双方进行充分的沟通协商。

另一番光景:造车梦仍在继续

就在贾跃亭债权人会议正在紧张进行的同时,FF洛杉矶总部的另一栋办公楼中,FF的员工仍在继续着日常的工作,对于他们来说,当天与往常的工作日并没有什么两样。

腾讯新闻《潜望》在FF总部内看到,FF工作人员在当天依然正常工作,似乎对于正在另一栋办公楼中进行的贾跃亭债权人会议毫不知情。在过道走廊的一块白板上,有员工手绘的FF的Logo,以及旁边“Awesome”(棒极了)的字样,到了午间时分,三五个FF员工在午餐过后,聚到乒乓球桌前打起了乒乓球。

今年9月,贾跃亭正是宣布辞任FF首席执行官一职,转而出任这家他所一手创办公司的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CEO一职则由曾在宝马、拜腾担任高管的毕福康接任,腾讯新闻《潜望》此前独家对话毕福康了解到,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卸任CEO一职后,已经不再参与公司融资事务,集中精力处理他的个人债务。

在德国人毕福康接受FF后,这家公司似乎走上了正轨,至少通过媒体活动展现在公众面前的,是FF仍在加紧车辆的研发并为最终上市交付做最后的冲刺。

腾讯新闻《潜望》两个月前在FF总部参观时获得的正是这样的印象。在这场媒体活动上,FF首次对外展示了从首款计划量产车FF91的外观、内饰设计、试生产实验工作室等,从公司首席执行官、到设计、量产、电机、产品等负责人全数亮相,这几乎是一次FF自成立以来最公开、透明的活动,受邀媒体不仅试乘了已经配备全部内饰的试量产车FF91,还深入参访了被FF称为“未来实验室”Futuristic Testing Lab (FTL)的试产车间,全面了解这家公司正式量产前的各方面经营状况,FF试图用这样的一次前所未有的活动,向外界宣告:“后贾跃亭”时代,FF的造车故事,还远未划上句号。

接任贾跃亭的毕福康,对外讲述的依然是外界几乎耳熟能详的“新造车故事”,强调FF想要达成的,是成为一家“共享出行”(Shared Mobility)服务公司,注重产品和用户体验,不靠卖车赚钱,而是靠服务和生态。

但在达成这一目标之前,资金依然是最大的障碍。腾讯新闻《潜望》此前查阅的一份法庭文件中披露的公司财务报表显示,由于新车还未上市,目前FF没有任何收入,2018年全年亏损4.82亿美元,今年前7个月亏损1亿美元。

截至今年7月31日,FF账上现金为683.8万美元,由于新车还未上市,公司目前没有收入,去年全年用于生产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出为5.12亿美元,今年前7个月,生产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出为2860万美元,按照之前的烧钱速度,FF目前账上的现金甚至难以维持到年底。

FF方面称,在毕福康担任CEO后,将执行全新的融资策略,FF将大幅缩短IPO所需时间,预计在融资成功后12-15个月实现上市的目标,IPO之前的资金需求也从此前预估的20亿美金大幅降至8.5亿美金。

毕福康说,目前已经和一些在美国的大型科技公司进行融资方面的谈判,此外,来自欧洲以及中国的相关投资者也表达了兴趣,他依然对融资成功表示乐观。

腾讯新闻《潜望》25日在FF总部了解到的最新情况是,FF已经和一家大型机构就融资事宜进行了2个多月的谈判,但最终结果如何依然悬而未决。

目前FF融资的最大挚肘,依然来自于贾跃亭的债务本身,这很大程度上也是贾跃亭辞任CEO,将公司经营决策权拱手让出的重要原因之一。债务问题不解决,本身就让许多潜在投资人望而却步。

在今年9月3日FF对外发布的一份声明称,贾跃亭在过去两年来通过多种方式已陆续偿还超过30亿美金的国内债务,此外,他设立还债信托基金的目的就是为了尽快彻底解决债务问题。

除了持有的FF 超过40%的股权以外,此前法院文件显示,贾跃亭在国内被冻结的资产包括还中信银行和招商银行的8.8万美元存款,价值约474万美元的房产以及价值约2.17亿美元的股权。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