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云网 | 用心服务创业者
小LV
私信
0

独立思考者,联想创投如何捕获智能互联网时代“新物种”?

投资机构 人物
对行业钻得越深,扣动扳机的速度就会越快。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1月14日报道(文/吕梦、王晓坤)

2018年来,互联网整体增长势头放缓,精简裁员、爆雷倒闭、拖欠账款……一股低沉的气压笼罩着创投圈。在人口红利日现瓶颈、流量市场后劲乏力下,以技术驱动和科技赋能的智能互联网在下一波商业化变现到来前蓄势萌芽。

新旧交替的时间档口,轰然成势的套利投机越来越难,泡沫相继破灭,不确定性持续增加。

与此同时,科技和真实应用场景的碰撞,为那些真正具备陪跑耐心、且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VC们凿开了捕获下一个科技独角兽的机遇窗口。

早在变革到来前,2016年联想创投就率先将目光投向了那些具有高成长、高潜力的前沿科技

成立三年来,联想创投已经围绕智能互联网领域投资了包括旷视科技、寒武纪、宁德时代、蔚来汽车、途虎养车、中科慧眼等近110家初创公司,其中1/10成为“独角兽”,4个项目在2018年完成IPO上市。仅18/19财年,联想创投就为联想集团贡献了超过一亿美元利润。

即使在今年经济下行、资本降温的多事之秋里,联想创投的投资项目数量依然可观。

在13日联想创投2019 CEO年会上,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回顾了团队过去12个月里的成绩,“过去一年,我们新投资了20多家企业,其中9家是核心部件企业,3家在一年内获得了两轮融资。原有被投企业50%以上都获得新一轮融资。此外,孵化的10家子公司也全部获得了新一轮融资,业务保持50~100%的增长”。

WechatIMG141.jpeg

展开联想创投的投资版图可以看到,自成立以来,其重金大都押注在计算力、数据和算法三大技术领域,以及这三类核心技术所带来的行业变革当中。

“投资各有各的风格”,在贺志强看来,联想创投的风格就是偏爱核心技术,“技术类的项目,我们看得懂,而且背后有联想全产业链的支持”。

作为一家诞生于老牌IT企业的企业创投(CVC,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企业风险投资),联想创投的成立担负着联想集团战略转型的重任——一方面,以投资的方式参与到前沿科技的创新和布局中,依托母公司的业务优势,为被投企业提供独特的增值服务,带动被投企业的成长;此外,通过对被投企业或子公司的孵化,促进其与联想未来的主营业务的协同发展。

因此,在健康的财务回报的基础上,联想创投更是联想“三级研发创新体系”中辐射未来5~10年发展方向的一支“高能雷达”。

依托产业布局,不断拓展投资边界

狼奔豕突的创投圈,如何让这支“雷达”敏锐察觉到技术的变化,是对团队经验与投资效率的多重考验。

风险投资往往在于以少量的资金撬动很大的杠杆,而2016年,当宁德时代出现在项目会上时,上亿人民币的投资金额还是让联想创投内部陷入最激烈的一次争议。

彼时,新能源汽车市场处于爆发前夜,以新能源电池起家的宁德时代成为仅次于松下与特斯拉合作投资的Gigafactory的锂离子电池企业——想要在这家潜在独角兽的股东席位里占得一席之地的投资机构已经排到了百米开外。

WechatIMG76.jpeg

“它的地位能持续多久?”、“如果大势没有问题,护城河能建多宽?”……就在联想内部对于项目可能存在的众多问题争执不下时,更多VC开出了丰厚的筹码说服宁德时代将天秤的一端向自己倾斜。

多方权衡下,贺志强亲自出马,与曾经担任过CTO职位的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见面,第一次会面没有谈及项目本身,只是互换彼此担任CTO的心得,相谈甚欢。据联想创投集团合伙人宋春雨后来回忆,这次会面给彼此留下的良好印象,也为联想创投争取了宝贵的尽调机会。

在投资圈,有人胆识过人一掷千金,有人认真研究、默默计算,求稳求准。联想创投是后者,在投资风格上,这支具有工程师基因的投资队伍就像一丝不苟的绅士,信奉数据、尊重专业,遵循严谨的办事风格,对细节尽善尽美。

尽调期间,贺志强曾和团队一周两次飞往福建考察宁德时代的电池厂。

在联想集团,贺志强曾负责联想主板香港生产线的管理,因此对于产线的运营有自己独到的经验。通常,投资核心零部件的企业,联想创投一定会把产线的全流程走一遍,包括产线的空闲率、产线的订单量、员工的精神状态,甚至生产细节和产业工艺环节。

之后两个月,贺志强和团队还把宁德时代的主要供应商,甚至竞争对手跑了个遍。

对行业趋势的判断和严谨细致的尽调,最终促成了联想创投对宁德时代的投资。2018年6月11日,宁德时代在A股创业板成功上市,此次IPO共发行2.17亿股,募资额度打破了创业板最高纪录,成为创业板第二大市值个股。

在联想创投的产业投资布局里,宁德时代是其“智慧交通”版图中的“一员大将”,并成为其智能互联网生态布局里的重要一环,不仅与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有联动合作,还与AI芯片独角兽寒武纪、双目视觉领域创新企业中科慧眼、联想懂的通信、联想大数据等上、下游企业和子公司等形成生态联动。

除此之外,杉数科技、视见医疗、水滴科技、中科慧远、第四范式……这些被联想创投相中的前沿科技项目,无一不是在人工智能、大数据、边缘计算、新能源等技术的驱动下成长起来的科技创新企业——它们的成长周期相对漫长,而一旦跨过拐点,将迎来稳健增长,建立坚实的护城河。

做一家研究型投资机构

辨别和判断这种“隐藏”于表象之下的核心技术也是对投资人专业能力的检验。除了要了解技术的原理、评估技术可靠性,还要洞悉科技和产业相结合的趋势,以及项目在投入市场后每一个环节的反馈与风向。

过去十年,少数先行者曾尝试投资高科技,但回报并不乐观。对VC们来说,这种投入和回报不成比例的生意,也让更多投资者将真金白银投向了那些能够在短时间内带来指数级增长的项目。

而在新一轮变革周期里,知识技术密集型产业正接过传统产业手中的接力棒,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新动能。随着技术赋能产业变革的重要性被无限放大,具有高技术壁垒的创新型项目将迎来爆发性增长的机会。

正如贺志强在联想创投2019 CEO年会上提到的,联想创投“从2016年成立第一天起,就坚定不移地投资智能互联网,并关注它们赋能行业的机会”。

在为联想集团扫描未来IT领域高成长、高潜力的方向的同时,联想创投围绕核心技术与垂直行业,通过投资物联网、边缘计算、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这五大关键技术,并以此深挖这些技术在如智慧城市、智慧工业、智慧医疗、智慧教育、智慧家庭和智慧交通等领域可能带来的巨变。

WechatIMG140.jpeg

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5G,多重技术红利叠加之下,智能互联网的浪潮汹涌而来。

科技巨头深谙于此,2018年9月,腾讯扛起“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的大旗,迎来史上第三次重大架构调整;11月,阿里巴巴将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百度也随着技术向B端产业的深入,将智能云事业部(ACU)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ACG),同时承载AIto B和云业务的发展。

联想则在2019年新财年里公布了全新的“3S战略”,即智能物联网(Smart IoT)、智能基础架构(Smart Infrastructure)和行业智能(Smart Verticals),最大化释放“智能+”的效应来赋能行业变革。

事实上,除了大众所熟知的个人电脑业务,联想的终端产品线一直门类丰富,它拥有全球最广泛的终端组合和海量数据——过往的业务模式使这家老牌IT企业具备了这场“智能化变革”所需要的最完整的价值链。

因此,面对这块急于被瓜分的“大蛋糕”,定位于CVC的联想创投在联想原有业务领域广泛布局、精耕细作外,还成为其与外部生态创新之间的一座“桥梁”。

对行业钻得越深,扣动扳机的速度就会越快

作为研究型投资机构,联想创投对行业趋势的判断更体现在那些需要撸起袖子深入一线、吃透技术规律、抛开现象和人群,回归专业的独立思考当中。

就像贺志强说,“我跟我的团队讲,有些企业不能只看早期,很可能在上市之后才有非常大的成长空间,就像美国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公司上市后市值涨了100多倍”,对于联想创投来说,重大的行业趋势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十年、二十年乃至更长时间。

“做时间的朋友”,这句常常被贺志强挂在嘴边的slogan,也成为他的团队和被投企业之间相互成就的默契。

通过内部创新打造智能变革“新势力”

在运作模式上,联想创投不只有外部投资,还包括内部孵化新业务。

跨平台近场传输软件茄子快传是2011年从联想内部孵化的项目。2015年,联想将其单独拆分,并转型出海。仅花了两年时间,茄子快传就创造了10亿的用户数量,目前已经拥有全球18亿用户。

“在把茄子推动做成的过程中,老贺是关键人。”据联想创投董事总经理王光熙对猎云网回忆,2015年,当茄子快传的国内用户突破两亿,就有声音传出,希望“茄子”能够在不同类型的手机终端上使用。后来,这些讨论传到贺志强的耳边,在他看来,“只有把茄子从联想独立出去,价值才会更大。”

“独立”就意味着全新的玩法,而对当时的管理层来说,拆分后的团队如何管理也是问题。

“这件事情的操作上,我们都是头一回”,王光熙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称,“有很多需要详细考虑的问题,比如未来它和联想的关系应该是什么样的?股权如何设定?在资源的补给方面,创新业务或许会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这也可能导致新业务端的人内心会有‘想法’”。

如今来看,贺志强的做法显然颇具勇气,“企业要创新,仅仅依靠内部是不够的。纵观IT行业的发展史,所有伟大的创新或者说突破性创新都是从分离的公司开始的,肯定不是从大企业。联想如果要成为一个百年老店,这一点我们必须要做到”。

WechatIMG79.jpeg

2014年,他将茄子快传分拆独立的建议,推向了董事会。

在大企业的组织变革中,内部创新往往也意味着冒险,也意味着对资源的争夺。而对当时的联想来说,最艰难的就在于说如何说服一个有着30多年成熟管理体系的企业去接受一套全新的“互联网思维”的玩法

“怎么让所有人都接受这件事呢”,王光熙告诉猎云网,整体来看,对于任何一家具有一定体量的公司,内部创新动辄几百数千万的项目,都蕴藏着巨大的试错风险,“联想的PC是赚钱的,但你说我这个App反正一年烧几千万,收入一分还没有,有的就是一堆用户。他们会问你——‘这有价值吗?’”。

2014年,王光熙与贺志强共同参与茄子快传到分拆业务。在拆分的具体操作中,为了能够兼顾到各方利益,大家参考了许多成功的经验,还拉着联想各部门包括HR、财务共同制定了目标和规范。

团队上,如何说服高管走出“舒适区”投入到具有一定失败率的创新项目中来,也是一件冒险。

通常,人们把创业风险的解决方案,归结为财务激励,但在王光熙看来,这并非全部,“联想很多拆分孵化的项目管理者此前都是联想的VP,对这些人来说,他们的需求已经是马斯洛的需求理论的上面几层了。而他们就是要在50岁之前完成一件非常酷的事情”。

为了能让拆分顺利完成,除了权益、人的因素,还有母公司对子公司的支持。茄子快传成立前半年,它的三名核心创始成员毫无运营公司的经验。为此,联想在人力、市场、供应链、管理经验、法务等各个环节都输出了其丰富的资源。

事实上,每个内部孵化的项目都要花费联想数年时间,而这种付出远非钱能估算,这背后,还有联想自身的品牌价值。

2015年,茄子快传脱离联想国内市场的荫庇,all in印度市场。2016年,一举成为印度市场用户规模最大的中国App,以及全球市场Top10的应用。

“不能够作为我们主战场上重点的业务和重点的产品,那就可以带着技术、带着项目出去创业。茄子快传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把它分拆出去,让它单独去发展”,就像杨元庆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的。

有了这次的先例,联想内部创新一发不可收拾。其内部孵化的项目如联想云、联想懂的通信、联想新视界、安想智慧医疗、国民认证、联和利泰、联想金融、联想教育、联想产业智联云等10多家子公司和创新业务都在各自的领域彰显出自身的价值,并与联想集团的业务产生紧密联系,成为“智能变革”中的重要力量。

联想创投2019 CEO年会上,贺志强再次重申了联想创投CVC的使命,“通过外部投资和内部孵化的双轮驱动为联想投未来。同时,积极推动利用联想资源支持被投企业发展,也同步推动我们的投资未来方向成为联想未来发展战略的一部分”。

除了与内部孵化项目的联动,在联想创投的被投企业中,30多家已经和联想集团产生了业务上的合作与连接,联想智能生态圈的边界被不断扩大。

以做实业的心态来做投资

移动互联的“十年大戏”在2018年错综复杂的经济形势下落下帷幕,新技术背后的价值相继入场。

世界上,顶级的风投机构往往能在每一个技术改变人类社会进程的节点上押中那些关键性的公司,而对于联想创投这类肩负联想“瞭望塔”使命,并关注早期科技项目的机构来说,他们尤其不想错过每一次技术变革中那些能够推动时代的颠覆者

“我们不仅要投核心技术,更要寻找未来掌握数据智能、互联网理念的新一代的创业者。他们掌握了数据智能最核心的技术,同时深刻理解产业规律,利用数字化和智能化重新优化产业价值链,大幅提升行业效率”,贺志强称其为——新物种。

贺志强一直对团队说,没有一个公司,是靠模仿别人成功的,一定是一群人,基于其独特优势和资源,摸索出一套属于自己的打法。

同样,他和他的团队也从投资、赋能角度不断探索符合自身定位的打法——以做实业的心态来做投资

“联想是一家从零创业的公司,35年的历史让我们对企业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风风雨雨‘感同身受’”,作为老联想人,贺志强经历了从联想从中关村的一家小公司到为世界知名500强企业的成长,也由此带来了联想创投独特的管理文化,“刚做CVC时,我们团队经常思考联想资源怎么支持被投企业的发展,但其实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个互相赋能、互相支持、相互成就的状态”。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