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云网 | 用心服务创业者
李玉龙
私信
0

假设赵忠祥们有更多选择

文娱 人物 转载
人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也有衡量实现自我价值的方式,只是,别带坏了年轻人才好。

猎云网注:无论明星还是商人,退休都并非是衡量自我价值的绝对临界点。有的人身在战场时,就奔着吃尽以往的名气红利去,状态已如退休;有的人,退休后战斗力依旧,不断开辟新的赛道与可能。文章来源:首席人物观 ID:sxrenwuguan 作者:黄莹莹

十分想见的赵忠祥

“我十分想见赵忠祥。”1999年的春晚舞台上,白云大妈高呼心底的愿望,如今,这一愿望不再遥远。

3000元就能见一次赵忠祥。镜头前,赵忠祥或是双手紧握,任其垂落在身前,或是轻捏字幅,双眼微睁,笔直站立,身侧不停更换着前来求字的“粉丝”,一波接着一波。

除此之外,开放会客厅、录制广告和祝福语等等也是赵忠祥副业的组成部分,明码标价,童叟无欺:3000元录基础祝福视频、带上产品报价两三万;进入会客厅写大型书法,则按照面积计算价格。

77岁的赵忠祥由此再度走红,但这次更多的是争议——他为之站台的客户,多数是不知名的小企业。

很多人因此叹息,痛惜赵忠祥吃相太难看、晚节不保、自甘下沉,为了钱,把脸上最后那点光也要吃干抹净。

赵忠祥的回应显得理直气壮。他否认了收钱合影,将卖字行为称为兴趣,“我写固我在,我写自得趣,嘻,写下去。”

确实,除去情感上的难以接受,这门生意似乎也没有太多值得指摘之处。

一方愿买一方愿卖,这纯属市场行为,本无可厚非。何况,赵忠祥并非这门退休生意的首创者——李琦、朱军、张铁林、徐少华、蒋大为等一众在传统媒体时代霸屏的老年艺人,据传都在以类似的方式换算过往名气积攒下的金币。

徐少华,披上一袭袈裟,抄起话筒,亮相于酒店、景区和舞台之间;侯耀华到处为假药、问题保健品代言。

整体来看,为地产项目站台助兴,参加地方商演,甚至给商人祝寿,这是退休艺人走穴赚钱的主要类型,虽然与体面无缘,但胜在简单粗暴,来钱快。毛阿敏就曾经感慨:宁可去三四线城市,也不愿意去电视台。

对于这些退休或过气的老艺人,互联网为他们寻找事业第二春也提供了便利。

通过“艺直约“等平台,客户可以直接联系上国内数千位艺人。相比上电视卖假药,录制祝福视频、参加地方商演虽然单价低,但需求量大,批发生意做起来,利润也不可小觑。

如果说赵忠祥们是主动入局,在下沉市场尽其所能地榨干明星光环的剩余价值,那么,奥巴马在2017的微商合影门则是被动而为。

当时,这位前美国总统来中国出席第三届全球中小峰会,期间与不少中国商人合影——他们大多是微商,花20万元左右得到这次合影机会,就是为了在朋友圈里晒出,包装自己作为人生赢家的形象。

照片流出之后,坊间一片哗然。

不过,这样的机会此后可能就很难得了。凤凰科技采访一位从事微商合影业务的资深人士得知,知道真相的奥巴马,很生气。

毕竟,这位哈佛法学院毕业的美国前总统,还有写回忆录、演讲、参加美国真人秀节目等正经养老方式。他后来还转战影视圈,成立高地制片公司,第一部纪录片《美国工厂》就在全球引发了关注。

毫无疑问,体面实现名利双收,才是名人最理想的退休生活。

为名利所累之人,往往难得自由。

在退休这件事上,前有陈天桥,后有马云,都属于通透之人。

马云曾经谈到偶像比尔·盖茨,“我的财富永远不可能超过比尔·盖茨,但有一件事我可以比他做的好,我会比他退休早。”

他没能实现这个愿望,直到55岁才退休,比53岁退休的盖茨晚了两年。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互联网公司创始人退休的典范:提前一年预告,今年9月10日正式退休,转身投向教育。

他特意挑选了教师节的日子退休。

“我想念当年当教师时候的感觉,我相信我做这些事情会比做阿里巴巴CEO做得更好。”马云不止一次在公共场合提到,教师是他最喜欢的职业。

此前,他发起“马云乡村教师计划”,每年寻找100位优秀乡村教师,给予每人10万元支持,以及持续三年的现金资助与专业发展机会。今年,是计划进行的第五年。

马云迈过了分水岭。过去,他是创业者,身体力行讲述一个梦想成真的奋斗故事;现在,他褪却光环,清晰勾勒一名教育改革素人的美好愿景。

陈天桥的赛道切换也很彻底。

2014年,这位前首富正式退出盛大游戏董事会席位,并辞去盛大游戏董事长及薪酬委员会、企业发展和财务委员会主席职务。他搬到美国硅谷,一边休养生息,一边致力于资助脑科学研究。

这个项目涉及大脑基础研究、大脑治疗和大脑开发,举例来说,如今尚无根治可能的神经退化疾病,像阿尔茨海默氏症、帕金森氏症,甚至抑郁症都囊括在大脑治疗的研究中。

陈天桥出手阔绰,除了留下百分之二左右的财产给孩子,剩下的资产,他都打算投入研究上。目前他已经陆续投入10亿美元,这是有史以来基础科学研究得到的最大的一份捐赠。

四年间,陈天桥他用地毯式方法搜索美国的大学和研究所,白天约见脑科学家,对话、提问、记笔记,循环往复,专心筛选人才,壮大科研队伍。晚上,他就拿出斯坦福校长赠送的脑科学专业本科生教材,自学研究。

曾经,陈天桥因网游称霸天下,但他并不享受其中,“陈天桥=游戏”、“国内电子鸦片生产者”的标签一度压得他喘不过气。后来,他又身患惊恐发作症,经常在太阳落山时陷入忧愁:人生可能要走到末路了,今晚我可能就要死掉。

最后,他不得不在42岁时离开盛大,选择退休。

病人身份与心怀天下的家国情怀,是陈天桥选择捐助脑科学领域的原因。

他曾经不止一次对朋友说,“网游与他成为社会主流人物的初衷相背”。他曾经多次尝试,依靠互联网转型等策略,去甩掉网游与财富施加在身的负累,毕竟,在他心里,比财富更重要的,是自己能够造就更宏大的社会价值。

一个是从“大”走向“小”,一个是从“大”转向“更大”,他们最终殊途同归,找到了同一样宝贵之物:自由。

侯为贵在自由与责任

当76岁的侯为贵在自由与责任之间毅然选择后者时,你很难不为之打动。

2018年4月,一张照片在科技圈引发了情感共鸣。中兴遭遇美国制裁后,创始人侯为贵挺身而出,有人拍下了他推着行李箱在机场行色匆匆的照片,清瘦身影里传递出来的艰难,叫人生叹。

侯为贵执掌中兴三十年,精准抓住了通信市场上CDMA、小灵通和手机三大机遇,2016年他以74岁高龄退休时,中兴全年营收首次突破千亿规模,达到1008亿元,增长23.76%。

可惜,退休刚满两年,他又临危受命,去打一场更加艰难的生死战役。

卸任了,并不意味着年迈的企业家会过上普通的天伦日子。如同习惯付出的家长,在孩子遇到危难之时,总是要倾尽全力的。

柳传志的退休里,就写满了家长式的操心。

2004年,柳传志辞去联想集团董事长职务,宣布退休,杨元庆接管。然而五年后,当联想集团迎来史上第一次9000多万美金的巨额亏损,他果断选择了重出江湖,上阵补救。成效在2年后彰显:股价上涨两倍,2011年联想开始扭转局面,变亏为盈。

图:联想集团前董事长柳传志

柳传志后来给自己重出江湖的这两年评分:98.95,给杨元庆评分:99.99分——这显然是在为他不久之后的再次退休让位于杨元庆做铺垫。

此后,他没有再复出。

直到今年5月,联想陷入5G标准投票风波,“联想不是中国公司”、“米帝良心”等言论甚嚣尘上。纷扰之中,柳传志写下一纸檄文《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很大程度为联想振奋了军心,也让联想在舆论场上的被动之势有所扭转。

没有远去的柳传志,是联想在陷入危机时的一剂解药。但对于接班人而言,完成对前者的超越,却变得无比艰难。联想后来的颓势,说到底,还是人的问题。

当然,多数名人的退休生活还是脱离了沉重。

“局座”张召忠退休后拒绝了军休所老年人兴趣班的召唤,建立起个人公众号,每天撰写文章,录制音频和视频节目,忙不过来时还招兵买马,找人包装文章、编辑视频音频节目。

这场意外尝试收获颇丰:公众号仅五个月粉丝涨到了47万。

张召忠显然掌握了拥抱互联网的方法论,他开直播,玩抖音,把海带缠军舰做成自嘲周边。他甚至征服了B站——90后的最后城堡。

在B站上,张召忠的鬼畜视频五花八门,网友还创作了《进击的局座舰娘之玉碎》漫画。漫画里,张召忠身着舰装,化身“航公”与代表日本二战法西斯头目的“舰娘”战斗,并将其一举歼灭。

“我现在跟90后站在一个平台上,跟他们一块闹。人活得年轻一点,跟时代要合拍。”

在这位退休海军少将眼里,幽默比严肃崇高,宽容比计较可贵。这些认知让他始终保持与时代合拍,不会轻易沦为边缘人。

人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

史玉柱从2010年起就在微博上标榜自己“很闲”。

他解释过:

1.保健品业务:抽身已8年,一年参加一次年度会。

2.网游业务:我唯一的工作是测试游戏,人事、财务、管理等早已交给刘伟总裁负责。他们做得比我好。

3.投资业务:主投银行,投完后更没事做。

三年后,51岁的史玉柱终于实现退休心愿。

他开始颐养天年,跑去波尔多摘葡萄酿酒,打卡南极洲看企鹅,误入巴塞罗那偶遇暴力冲突,坐在纽约街头看美女,前往死海玩水赏景……与丰富生活形成对比的是,他的着装几乎一成不变,永远是红色polo衬衫搭配白色休闲裤。

从汉卡从脑白金到巨人网络,史玉柱的口碑飘忽不定。人生起起落落,他自诩为“著名的失败者”。当一切已成过往,他得以放飞自我,以退休后的恣意生活稀释浓烈过往。

段永平在更年轻的年纪选择了这种归隐生活。退居幕后的2001年,他刚40岁,步步高发展正值鼎盛之时。

他是为爱出走,为了兑现对妻子刘昕的诺言——后者是生活在美国的摄影记者,两人相识两个月后闪婚,段永平许诺:“将步步高推上一个新台阶后,一定到美国和你会合。”

此后,投资成为他继续积累财富的重要方式。

受巴菲特投资理念影响,他在网易股价低于1美元时买入1亿余股,网易股价飙升到70美元,段永平的净资产达到10亿元,自此在投资界一战成名。

2012年,他重仓苹果,2014年,买入茅台——这些收益足以让他余生无忧,也让他在退休后的新赛道里继续成为胜利者。

用经验与智慧去获取名利,而非一味消耗过往名气,这显然是名人退休的高阶模式,但同时这也意味着长期的、大量的投入和消磨,面临的风险也大得多。受限于能力、机遇和捞快钱的愿景,赵忠祥们未必愿意选择。

总的来说,无论明星还是商人,退休都并非是衡量自我价值的绝对临界点。有的人身在战场时,就奔着吃尽以往的名气红利去,状态已如退休;有的人,退休后战斗力依旧,不断开辟新的赛道与可能。

增值还是贬值,充实还是孤寂,被人遗忘还是获得尊重,决定这些的不是年龄与成就,而是行为。

一百种身份,意味着一百种退休生活。

人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也有衡量实现自我价值的方式,只是,别带坏了年轻人才好。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