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云网 | 用心服务创业者
郭亚鑫
私信
0

1024特别版:向“程序媛们”致敬!

人物 硬科技 转载
程序员独白,艰辛成长记。

猎云网注:对女性程序员而言,似乎怎么选择都是错:闯入男性领地,输了,会强化社会对女性的固有刻板印象;赢了,打破了职业性别固化,会导致整个职业收入的下降。文章来源:AI星球(ai_xingqiu),作者:奇点、轻音

“到家得十二点半了,我现在真的是努力让自己清醒着......”。

凌晨,来自小壳的未读提醒,“晚上八点半的时候,工位上齐刷刷都是人,大家根本没有想动弹的意思,公司晚上有免费的晚餐,加班超过十点可以报销车费。”小壳补充道。

这一周来,小壳整个人都处于这种高度紧绷的状态,疲惫感无限制的侵蚀着她——作为一名大厂里的程序媛,她俨然早已把“996式的生活”带出了“007的节奏”。

1.jpeg

IT业已成为最疯狂的加班行业之一。

当夜幕降临时,IT大楼里灯火通明,那一刻,不管是“程序猿”还是“程序媛”都仿佛是王进喜、石传翔等劳模灵魂附体,像统统猛灌了几瓶“红牛”一样打着鸡血。

根据《2018年中国程序员生存现状报告》显示,近超过50%以上的程序员都介于25~29岁年龄之间,且由于近年来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IT人群已在日常的需求分析、项目上线、解决Bug中陷入死循环。

其中,身体和精神方面都正处于加班黄金期的程序员们自愿加班的占到20%,被迫加班的占80%。显然,中国的程序员已成为“风里雨里都无法阻挡其加班脚步”的激情奋斗一族,其中也包含了扎入“代码群”里的女程序员,往往这个群体一般是小的、少的、甚至是劣势的。

2016年,根据互联网求职平台100offer公布的中国互联网女性工程师工作报告中显示:男程序员与女程序员的注册人数呈现4:1的比例,通常在每五个找工作的程序员中仅有一名女程序员,且同一职位下的男程序员薪资普遍高于女程序员。

一位就职于某独角兽互联网企业的女开发工程师对「AI星球」表示,公司中开发程序员的男女比例大概在16:3左右。女程序员在人数上的稀少,通常在大学选择专业时就开始了。

此外,十年前还没有“前端”这个职位,且现在流行的架构技术都是近四五年发展而来。

不断更新学习技术是程序员的本能,在工作的前三年可能在性别上没有太大差距,但直到工作五六年后,随着多数女性奔三、结婚生子都会大大分散她们的精力,伴随而来的是工作上的重压、薪资上的差异。

值此1024到来之际,「AI星球」采访了多位不同城市和公司的程序媛,她们通过独白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独角兽企业的“程序媛”:加班熬夜VS放空自我

【某独角兽创业公司工作近6年算法工程师】:

最近需要好好调整一下自己,现在的身体真的不如前几年了,该锻炼一下了。

从毕业便开始做开发工程师,到现在也快六年了,来这家独角兽企业担任算法工程师一职也已一年之久,每天的工作就是不断接需求、整架构、撸代码。

还记得前几年身体、精力都格外充沛,讲真的我室友从来没有在半夜12点以前见我回过家,有激情也有要面对的KPI,自己不得不这样。

但是现在不行了,感觉身体开始拧巴,需要强身健体。

今天是本周最后给自己放空的日子了,之前等着上线、补代码一直到凌晨才能到家,现在强制性的为规定自己“从周日到周二”这三天必须要九点下班,溜达散步也比生硬的坐着强。

以前朋友总夸我是一个肤白貌美的姑娘,但这样高频度的加班也导致自己的皮肤越来越差,时常会有红血丝浮现出;通宵熬夜后面部光泽也比往日逊色不少。
相比之下,我身边同龄的男同事很少有这样的情况,他们看起来精力比我充沛很多,通宵加班后脸上除了往日几颗无关紧要的痘痘之外,那种“疯狂熬夜式”的反应也不是很明显。

而且工作年龄越长,发量也开始吝啬,没有男朋友,不知道是工作占据了我生活的全部还是自己安静的性格所致,那句“程序员熬的住是剩者为王,熬不住也不会云髻高耸”究竟是真理还是谬误。

其实我是话比较少的人,但作为一名毕业六年“程序媛”,这个职位唯一带给我的乐趣就是不用理会任何凡尘俗事,只需要和机器交涉——“让它往东绝不会向西”,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是非猜测,某些时刻计算机才是一位知心的朋友,也不用再去关心那些需要左右逢源的事情。

即使偶尔会有一个人散步、一个人吃饭的孤独感,但任凭自己能在编程的世界里放得自我,这也是做程序媛的一件趣事。

现在是晚上九点半,自己一个人的这种“漫步式的放空”调整让我觉得很舒服,其实不是没有时间锻炼身体,而是如果感觉一直被代码缠身、每天都无比忙碌时,实际是我们还不能高效的管理、分配自己的时间。

我也正在研究如何高效管理自己的时间,同时也在坚持着每周三天的漫步式的放空自己。

“想在上海打拼几年,赚了钱回山西也是想要的人生”

【总部位于美国的某外包公司上海程序媛】:

我叫范小悦,2018年毕业于山西大学软件工程专业,校招进了现在的公司,是一家蛮大的外包公司,总部在美国,我们公司地址在上海的程序员聚集地——张江(类似北京的西二旗吧)。

其实现在网络上经常看到对女程序员存在误解,认为技术比不过男生,也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

我并不认同这个说法,首先以我个人来讲,在工作中我和其他男开发一样,面对工作的强度,并没有因为我是女生就有区别对待,每天和男开发一样,忙着敲代码,改bug,对抗甲方一切变了又变的需求。

我觉得做这行,抗压能力真的需要特别好。

我们当初班级里的女孩子,有的进了国企或是被家里安排,另外一部分有考公务员的,有些去了当地的传统行业,其实真正留下来继续从事开发的确还很少。
我来上海做开发,一是想出来见见世面,另外也是真的热爱。

比如在工作中最有成就感的就是看到自己写的功能上线被用户使用了,或者灵机一动解了一个陈年bug,其实做程序员并不枯燥,根据不同的需求,使用不同的语言写出一段段程序,再看着他们被大家使用是很幸福的事情。

雷军不是说过他写的代码,如诗一般优雅。(笑)

其实我真正与计算机结缘,是小学时我们家买了一台计算机,我记得大概是2000年左右。

那会计算机还没有普及,上网还要靠拨号,系统还是经典的Win98,4399占据了小游戏的半壁江山。

我的家乡在山西太原,不是发达的一线城市,当时家里有计算机的也不在多数,总归是个稀奇玩意儿。小孩子都喜欢玩儿,周末或者爸妈不在家时就偷偷的娱乐一下,渐渐的父母就开始采取上密码抑或拔掉网线的措施。

不过俗话说得好,“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慢慢地,我就学会怎么破解开机密码,怎么组装机箱,父母发现拦也拦不住,不如当个兴趣培养起来。
所以,我高考报志愿选择的专业大多数是计算机相关,之后被山西大学软件工程系录取了,学以致用嘛,毕业了自然而然就做了软件开发。

说实话,我对自己的工作认可度还蛮强的,毕竟在大部分专业中,本科生毕业做程序员工资还是比较可观的。

做开发,更新迭代非常快,所以这个行业要有高度的自学能力。

我日常周末其实除了放松娱乐,相当一部分时间也用来学习、推进手上的项目、和同事交换资源……怎么说呢,首先自己资历尚浅,项目经验还不充沛,同组的同事有技术大牛,就有强烈的追赶心。

2.jpeg

范小恬现在上海这家公司的工位

我很喜欢步履不停这个词,互联网本来就是一个瞬息万变的行业,你慢了一步可能就会失去一个机会,被拍在沙滩上了。

我有时候会在网络上看到大家讨论:在开发者男性居多的行业中,女程序员在工作中有什么特别的优势?其实女程序员好像真没啥特殊优势,如果非要找可能在沟通的时候会更加有效,程序开发毕竟是团队合作,女孩子在团队中往往能起到调(jiao)和(shi)剂(gun)的作用。

我现在还挺想做好当下的,但我也有自己的规划,以后还是想要回自己家乡太原,找一份IT的工作。

上海对我来讲房价太高了,我只想在这里学到更多东西赚几年钱,还是回到自己的家乡,说不定都可以买两套大房子了呢。

“敲代码是因为天生对文科不来电,曾经背政治历史背到哭”

【国内某985高校毕业现在国外做服务器软件】:

我毕业于国内某名校,现在在一家mortgage公司做服务器软件,工作一年半。

从事这一行业的契机其实从小就立竿见影了,我天生对文科不来电,曾经边哭边背政治历史,于是就毫不犹豫踏上了理工科之路,研究生正式转的码。

开始喜欢这个行业是觉得有趣,因为tech不仅因为人们的需求而生,还在改变或者创造需求。

我目前没有回国的打算,部分是因为国内互联网公司给我的印象是没有life-work balance(生活工作平衡),也许这个观点很片面。

虽然产出和投入成正比,但是我并不想牺牲自己的生活。我现在的工作节奏是早九晚五,每天都在学习新东西,现在打算往architect上发展,因为对着需求写程序的确很乏味。现在有一种说法是,程序员35岁是一个分水岭,不具备什么优势。

我觉得这个说法太极端了,事实上互联网行业是个更新换代很快的行业,需要不停学习新的tech stack,而人对学习新东西的新鲜感和接受度会随着年龄增加而有所降低,更愿意呆在自己的舒适区,所以有些人会产生这样子的认知。

不具备优势这个肯定是不对的,经验和知识的广度对于程序员的发展而言很关键。但很多事情大家极易形成固有偏见,比如说程序员都很宅啦兴趣爱好少等等。
其实我身边的程序员大多都有自己的爱好或是个人魅力加成的特长,比如摄影或者徒步旅行。

“做了5年技术的我,在2018年裁员中毅然转入媒体行业”

【某一线互联网公司4年测试工程师转行记者】:

我是软件专业出来的,先是做了一年的Java开发,然后到一线互联网公司做了四年测试工程师,现转行做记者。

我做了五年技术,为什么做了五年技术会转行做记者?其实在这一年来几乎每周都接到猎头电话,可能在网上的资料没更新,他们咨询的都是是否需要互联网技术岗位的工作,当听到我转行时都颇为惊讶。

其实我是没熬过去2018年寒冬的IT人,被淘汰了,那时候压力和焦灼感真的非常大。正好我在业余时间写稿投稿一年的企业缺人,我想去试试,于是转行了。

没想到码字不比码代码轻松,一开始我连公众号排版也不会,写文章更是野路子出身,我从零开始,学习技术者较欠缺的沟通交流、运营等能力。

感觉最大的区别是以前做技术时仅需要按照排期走,按部就班地完成工作就好了,现在不是的,很灵活地安排工作:采访、出差、写文章、运营,都是并行工作的。

我除了职场女性的身份还是位妈妈,当妈的头一年是比较辛苦的,白天工作晚上带娃,还想留出时间写稿,后来报了时间管理课才好了些。

在投稿的一年利用通勤时间在手机敲了十万字,看了十几本书,才有转行的积累。

我们两口子比较爱玩,说实话工作日没多少时间陪孩子,所以周末通常会带孩子出门玩。

3.jpeg

                                                                                           “逛商场只想给娃买玩具”

孩子还不到一岁时办了护照,现在不到三岁,也出了几次国。心里会因为上班没法陪孩子感到愧疚,算是弥补吧,会给孩子买好多玩具和书。现在工作挺累的,周末也经常往外跑,所以还是要加油吖~

“在上海创业公司做前端,老板半年没给我缴社保”

【曾在上海工作3年换了3份工作的程序媛已回兰州老家】:

今年是我工作的第五个年头,还是做技术,毕业后先是去上海工作了3年,换了3份工作。

其中一份经历现在想起来还是扎心,在没有缴纳五险一金的创业公司里硬是挺了半年,如果是现在发现不给缴纳保险,立刻转头就走,但当初作为女孩子初入职场对换工作的胆怯,硬是挺了良久。

我在那家10来个人的创业公司做前端,公司是外包性质,主要做App开发。

创业公司嘛,一个人当几个人使,App的每周一迭代,每月一更新,上线前公司里负责ios/android以及测试的同事,经常熬到后半夜,有些女孩因为下班太晚干脆直接睡在公司,非常令人心疼。

我离开后,和我相处不错的一位同事也相继离开,后来收到她发来的短信,“终于彻底解脱了”。

这是她刚毕业的第一份工作,在这家公司做了一年,公司都没有给缴纳保险,挺心寒的。

我作为90年出生的又是女生,讲真现在这个年纪只想要稳定,我向往婚姻渴望家庭,目前已经回到家乡兰州,在一家互联网教育公司做开发,比起上海,小城市安逸多了,朝九晚五的生活让我不再有恐慌感。

后面还是想尝试换行,30岁的女生,真的想在工作和生活上都能够稳妥。

程序媛?简直就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即使目前还有人对女性程序员抱有偏见:“代码水平不高?抗压能力差?独当一面还远远不够?”。

事实上并不是这样,需求在不停变化,技术也在不断更新,女性天生就比男性的思维要敏感、细腻的多,在代码这件事上也有着男程序员不可比拟的优势。

同时,“程序媛们”才是世界互联网真正的开端。

历史上第一位程序员便是位伟大的女性——Ada Lovelace(阿达·洛芙莱斯),她曾为计算程序拟定“算法”,创作了第一份“程序设计流程图”,1843年就为分析机写出了程序,被公认为是“计算机写程序的开端者”。

可惜的是,19世纪的技术没能造出分析机,而这一理念却领先时代200年!

照片中的这6位女性是将ENIAC(世界第一台通用计算机)安装并编好程序的第一代程序员。然而,二战刚结束媒体探秘ENIAC时,许多记者以为现场的她们是被邀请来的模特。

在当时,这些女程序员没有被认为是核心人员,她们所付出的也就这么被忽略了。

直到1997年女性科学名人堂收录了这6位女性,这段历史才进入到公众的视野。

虽然当下,互联网的程序媛们占据了少部分,但她们也顶着一梳式脱发、玩命式熬夜、周末式加班等“生命危险”撑起了我国互联网的半边天。

不论开端还是发展,女性从业者为互联网所做的贡献丝毫都不容忽视。今天,1024我们向“程序媛们”致敬!

最后预祝全体程序员们节日快乐,快来对号入座,今日的输出的究竟是哪个你。

4.jpeg

(注:应受访者要求,以上均为化名)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