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云网 | 用心服务创业者
小LV
私信
1
够硬核!特斯拉Model 3车主将钥匙卡芯片植入体内变身“电子人”
车与出行 人工智能
实现“零距离”的个人数据终端已不再遥远。

猎云网注:将芯片植入人体内不是新鲜事,近日,就有Model 3车主将特斯拉的钥匙卡进行溶解,取出其中的RFID芯片后植入前臂。将芯片植入体内会对人体本身造成伤害吗?以及是否会存在隐私泄漏等问题?文章来源:AI星球(ID:ai_xingqiu)。

除了用钥匙卡和手机应用程序启动特斯拉Model 3,最近,一位名叫Amie DD的软件工程师想出一个不用担心忘拿钥匙和手机,也能打开车门的绝妙方法——将钥匙卡里的RFID芯片植入进了自己的前臂。

为了做到这一点,她用丙酮溶解了含有RFID芯片的钥匙卡,再将芯片包裹在生物聚合物中。

88.jpg

之后,Amie DD去了一个专业工作室,在专业人士的帮助下将这个芯片(大约乐高迷你模型大小)通过空心针植入她的前臂。

Amie DD还推特上提到,她的手臂在芯片植入后已经有些肿胀,但这个方法确实有效,手臂的肿胀是暂时的,至少,她永远不会意外地把自己锁在车外了。

RFID芯片植入人体并不新鲜

RFID也叫射频识别,是一种无线通信技术,可以通过无线电讯号识别特定目标并读写相关数据。由于生产RFID标签的较低成本以及小型化,采用率一直在加速。

早在2009年,科学家们就使用RFID标签来观察蚂蚁。科学家将长达3毫米的射频识别标签贴在岩石蚂蚁背上,然后由科学家进行监测。科学家们发现,当一群岩石蚂蚁需要迁移到一个新的巢穴时,侦察蚂蚁会提前寻找新巢穴,并在将伙伴带到新巢穴之前对其进行评估。

根据CNN的一篇报道,1998年8月24日,英国雷丁大学控制论主任Kevin Warwick教授成为第一个植入微芯片的人。十年后,第一批商业应用开始浮出水面。

RFID这类电子芯片多半是被植入在动物体内或者附加在货物上追踪行动,在人体内植入虽然此前有过相关案例,但一直饱受争议。

2006年,美国一家名为city watcher的私人录像监控公司给两名自愿的员工植入了RFID芯片。公司方面表示,这样做是为了限制员工进入一个存有政府和警方录像资料的房间,以保障系统安全。

Three Square Market也是美国一家向员工提供芯片植入服务的公司。公司提供的RFID芯片将植入拇指与食指之间,可用来开门、解锁计算机或者购物等等。这家公司的芯片来自瑞典一家创业公司Biohax International。

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乔万·奥斯特伦德(Jowan Osterlund)称,他的这个想法是受到了1995年的电影《捍卫机密》(Johnny Mnemonic)的启发。电影中,美国男影星基努·里维斯(Keanu Reeves)饰演的角色将机密数据存储在植入物当中。

此外,瑞典最大的铁路运营公司SJ Railways也在2017年推行了一种微型芯片火车票。SJ Railways会员可以在手部的皮肤下面植入一个微型电子芯片,可以被验票机识别,方便乘客乘车。

瑞典已有超过4000人在身体中植入了芯片

现在,瑞典全国大约有4000人植入了类似芯片。他们仅需使用自己的食指,就能解锁办公楼大门、登上火车、进入音乐会大厅,或者触摸对方的手机就能交换个人社交信息,这一切的实现,归功于植入他们手指中的一枚米粒大小的微型芯片。

这项技术之所以在瑞典广受欢迎,主要还是得益于这里特殊的互联网环境。

早在上世纪90年代,瑞典政府便大力投资于互联网基础建设并在推动计算机广泛使用方面下足了功夫。作为全世界最早接触并广泛使用互联网的国家之一,瑞典近年来很快便进入了“无现金时代”。

根据调查的数据显示,如今瑞典零售业现金交易占全部交易方式的比例仅剩15%。除此之外,瑞典人对于个人信息也一直持开放态度,他们的手机号以及收入情况都能通过网上或电话查询的方式轻松获取。

所以,对于早已习惯于个人信息数字化及“无纸币”交易的瑞典人来说,将芯片植入身体,只是将芯片换了个位置罢了。

不过在反对者看来,除了异物入侵身体后可能存在的健康风险,这一做法严重侵犯了公民隐私,芯片可能在被植入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跟踪他们的活动。

安全上来说,考虑到目前植入芯片多采用NFC或RFID技术实施无线通讯,读取数据范围仅限20cm以内,他们本身也没有配备电池和GPS传感器,所以跟踪问题暂时无需担忧。

至于说读取芯片的设备可能会泄露个人信息,这一风险也不会比日常使用的手机、门禁卡或交通卡更高。

从健康的角度,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2004年就批准了在人体中植入这种芯片——既不会触发金属探测器,也不会干扰核磁共振,芯片的玻璃外壳已经通过压力测试,无论从屋顶上掉下来还是被卡车碾过,都毫无损伤。

在可预见的未来,微型芯片一定会有更强的功能和更广泛的应用,将芯片植入手臂技术上并没有太大突破。

人类对芯片植入的追求远不止此,意念控制是下一步,也就是前不久马斯克的Neuralink公司要做的脑机接口技术。

出于对AI的恐惧,马斯克认为人类想要不被淘汰,唯一选择就是人与人工智能的融合,他想要做的,比起上面那些芯片植入要激进的多。

马斯克希望人类脑部植入的芯片不再只是读取大脑信息,而是能够大幅提升记忆力,让人变得更聪明,就像是给电脑加块硬盘和升级处理器一样。

有类似想法的扎克伯格也表示,未来人们的交流不再是语言、文字、照片、视频,我们可以通过脑对脑直接交流,每个人的各种感官体验都可以百分百地通过脑部芯片还原并分享。

数据终端离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手机是人体器官的延伸”这一说法也被广为接受,而芯片植入这一“零距离”的个人数据终端,或许将成为这一趋势发展的最终形态。

AD:还在为资金紧张烦恼吗?猎云银企贷,全面覆盖京津冀地区主流银行及信托、担保公司,帮您细致梳理企业融资问题,统筹规划融资思路,合理撬动更大杠杆。填写只需两分钟,剩下交给我们!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