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中国败退
WeWork中国败退
名创优品正式提交招股书,计划募资1亿美元
名创优品正式提交招股书,计划募资1亿美元
李彦宏AI布局又下一城,生命科学公司 “百图生科”宣布成立
李彦宏AI布局又下一城,生命科学公司 “百图生科”宣布成立
WeWork 2亿美元出让中国业务:原美团点评高管任代理CEO
WeWork 2亿美元出让中国业务:原美团点评高管任代理CEO
立即打开APP
荼米
私信
0

Linkflow CEO盛马丁:SaaS创业门槛降低,企业抱团或可寻求更好发展

2019-08-09
8月8日,“FUS猎云网2019年度企业服务产业峰会”在上海凯宾斯基大酒店隆重举行。

【猎云网(微信:ilieyun)上海】8月9日报道

8月8日,“FUS猎云网2019年度企业服务产业峰会”在上海凯宾斯基大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及近千位投资人与创业者共聚一堂。本次峰会由猎云网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企业管家协办。

在本次峰会圆桌论坛上,投资人、前盛大影视CEO赵雨润作为圆桌主持人,与Linkflow CEO盛马丁以及涂鸦智能开发者生态事业部负责人无妄、沃丰科技华东区总负责人兼全国总政委陈继猛、聚水潭副总裁柳焕斌、靖亚资本管理合伙人郑靖伟,一同探讨了“企业服务的创新与前景”。

盛马丁是INSEAD欧洲商学院MBA,在企业软件这个领域有近16年的数字营销经验,前SAP战略总监,前微软全球商业布道师。

盛马丁在2017年创办Linkflow,定位客户数据中台(CDP),无需编程即可让数据流动起来,专注把各种各样的客户数据源汇集到一起为企业创造有价值的场景;搭建全域流量池,提供从信息采集、分析到运营的一体化客户运营体验,通过数据驱动业务增长。

中国的企业服务企业开发在整个市场相比美国还有一段距离,但这几年中国企业服务得到更好的发展。其中盛马丁从自身角度谈到这个领域的三个创新点。

第一个是数据和企业软件的结合,做CRM(客户关系管理)带有线索获取模块已变得很正常;第二个是在趋势上,中国越来越多产品开始切入到交易环节,把很多2C的做法和玩法搬到了2B的领域;第三个是行业已有一个比较突出的现象——私有化的需求,做私有化部署时仍可按传统的按年收费,同时,因为各种新技术的出现,私有化部署的成本还不高,还可复制。

中国企业如何才能做成像美国企业服务公司Salesforce这样出色,盛马丁认为,SaaS行业在零几年的时候,Salesforce本身设的门槛就很高,一个小企业想做一整套SaaS服务是很难做到,因为光是在底层技术上就有很多很难的地方。但现在因为有了阿里云、AWS等很多其他的成熟产品在底层架构上的支持,做SaaS做CRM等产品就容易多了。现在如果一个公司做好了,很快就会有人把这个东西拷贝出来。本身一块相对较大的市场就会被切成很多的小块,所以很难做成Salesforce,但在一些更垂直领域可能会出现独角兽。

海报.jpg

另外,盛马丁还觉得,To B是需要时间的行业,可能以后To B企业会越发联合起来,一心抱团把这个市场做大。大家一起能够有更好的发展。

2019年,猎云网以发现产业独角兽为初衷,全面开启“FUS(Future unicorn Summit)未来独角兽峰会”品牌。本次大会以寻找产业独角兽为初衷,围绕“企业服务+产业”的主题,对新时代下的企业服务产业进行解析,分享投资人视角下的产业新机会,共同探秘企业服务领域未来独角兽的机遇与挑战。

1.jpg

以下为盛马丁圆桌实录,猎云网经删减整理:

赵雨润(主持人):我是自然投资人赵雨润。今天这个主题叫做《企业服务的创新与前景》,我们请每一位嘉宾先来自我介绍一下,也给大家介绍一下您的企业的主要业务以及成绩。

盛马丁:我之前2003年在SAP工作,我一直在企业软件这个领域做到现在,应该有十六年了。我们现在在做的创业公司(Linkflow)是从2017年开始的,主要关注客户数据,专注把各种各样的客户数据源汇集到一起为企业创造有价值的场景。

赵雨润(主持人):前面有一位嘉宾说中国的企业服务企业开发在整个市场相比美国还是有一段距离,未来的十年肯定是我们最好的一年。这几年中国企业服务发展当中大家首先看到了一些什么样的创新点。

盛马丁:有三个点。第一个看到数据和企业软件的结合。五六年前做CRM的时候有一个模块叫线索,你给客户看,客户第一反应是说这里面是不是有直接线索,能够直接找到线索这是客户他的认知。当时从我做企业软件人这个角度看,觉得有点违背我的常识的。但可以看到像现在有很多AI产品本身就带了一定的线索数据,这个时候能够给客户提供一个更好的端到端的服务。

第二个看到趋势,中国现在越来越多产品是开始切入到交易环节。这个把很多2C的做法和玩法搬到了To B的领域,在国外比较少见。

第三个我感觉有一个比较突出的现象——私有化的需求。SaaS我们讲是软件即服务,其实SaaS本身是经济学上按年付费的状态。以前我们在做SaaS是比较正常的思维方式,中国很多企业也在做很多创新。比如说我在给你做私有化部署的时候还是按年收费,同时私有化部署的成本因为各种新技术的出现还不高,而且还是可复制的。这个我都觉得是中国很有特色的特点。收费和部署模型,部署成本降低到一定程度以后,可以说能够以一个较低的成本来支撑他的收费模型。因为以前我们说,做SaaS为什么会达到可能按一个键就帮客户新开了一个模块?给公司安装软件,以我以前传统企业软件人感觉,当时第一感觉是亏钱的,当看到人家做的还可以,再去研究发现可能里面有很多的具体的运营上的细节确实是做的很好。

赵雨润(主持人):现在我们一说起美国的比较出色的企业服务的公司就是Salesforce,中国一直没走出来原因是什么样的原因,我们给中国的企业把把脉,如何能够变成另外一个中国的Slosfous。盛总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盛马丁:首先,Salesforce出现的时候是有一个很大的历史背景。Salesforce在1999年开始,基本上是在2003年起来,SAP是在2004年,2003年开始做SaaS服务。当时比如说Salesforce一个最基础的技术,我们投了几百个人去,其实做的还不如人家好。当时不要看它整个的一套东西怎么样,但是里面还是在底层技术上有很多很难的地方,这个不是一个小企业能够做的东西。

可是现在我们再来做同样的一个东西,可能一个小企业底层技术已经能做到了,因为有了阿里云、AWS,有了很多其他的很多框架上的支持。整个SaaS行业在零几年做的时候,Salesforce本身设的门槛就很高,作为其他人要进入这个市场是很难的,他在相对有护城河的背景下可以慢慢发展起来。现在同样去做SaaS去做CRM,如果一个公司某一领域做得挺好,马上会有人做个医药行业的CRM,本身一块相对较大的市场就会被切成很多的小块,所以很难做成Salesforce,但在一些更垂直领域可能会出现独角兽。

赵雨润(主持人):这个也是一个方向,我们这里出了一个东西立刻被拷贝出来。

盛马丁:在美国我相信那时候也有很多人想拷贝但是没那么好拷贝。

整个逻辑不仅仅是在整个软件上有突破,还有整个思维方式上。比如说最早做出了世界上PaaS平台,包括销售方式是打电话销售的,还有企业销售,那时候没有办法理解这件事情,免费的自由模块形成了可以转起来的商业模式。

赵雨润(主持人):可以请盛总给现场不管创业者还是我们的企业在企业服务的创新与前景方面说一些寄语的话。

盛马丁:我自己觉得,首先刚刚讲的整个中国的To B市场还是在一个发展早期,有无限广阔的前景,确实还是在早期。每一个To B的企业现在都会面临一个问题,或都会有一个挑战就是如何能够在早期的阶段活下去,活的更好。确实To B像刚刚郑总说的一样是需要时间的行业,需要留住最后一口气,可能以后To B的企业会更加联合起来,一心抱团把这个市场做大把蛋糕做大,大家一起能够有更好的发展。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