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云网 | 用心服务创业者
张鹏会
私信
0
华平投资:每错过1个项目,就躲过20次被“淹死”的风险
金融 人物
“什么时候去踩这个浪很关键,太晚肯定没戏,太早也有问题,浪来了打了就淹了,这个度我们也在把握。”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7月15日报道(文/张鹏会)

2019年,是华平投资意义非凡的一年。6月27,华平投资宣布成功完成华平中国二号基金的募集, 总额45亿美元,意味着其中国和东南亚资金池达90亿美元。这一年,也是这家老牌美国PE机构进入中国的第25周年。

华平投资中国区联席总裁魏臻犹记,1994年华平投资刚进入中国时,团队见创业者,还要花20分钟解释“华平不是投行”,不是来“要钱”的,而是来“送钱”的。彼时,国内还没有PE,创投概念不过刚刚起步。

之后25年,中国本土创投从无到有,从荒原到狂热,从全民PE又到重新洗牌。华平投资则在中国创投的快车道上高歌猛进,从最开始的5名成员,到现在的100多人团队;从首个项目375万美元投资额,再到现在动辄单笔投资1-2亿美元。如今,华平投资在中国和东南亚共计围猎120多家企业,总投资累计超过110亿美元,成为中国投资规模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之一。

华平投资中国区联席总裁程章伦引述国家领导人所说,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不是一个小池塘,大海有风平浪静之时,也有风狂雨骤的时候,没有风狂雨骤那就不是大海了。虽然现在经济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但恰好也是寻找最好投资机会的时间。

面对AI、5G等技术投资热潮,魏臻表示,华平不会为技术而技术,不会觉得一个技术太酷就去投,如果纯技术而没有一个可预测的商业模式,对华平来说可能就真的偏早了。“什么时候去踩这个浪很关键,太晚肯定没戏,太早也有问题,浪来了打了就淹了,这个度我们也在把握。”

程章伦和魏臻是两个配合默契、却又风格迥异的“老搭档”。程章伦曾任职于所罗门美邦银行和美国信孚银行,为人低调内敛,耐得住性子,外表温文尔雅,投资风格却刚劲强硬,一旦认准一个企业,“绝不手软”。2010年,程章伦两周两倍弹药拿下58同城的案例成业内奇谈。

魏臻幽默风趣,洞察人性与行业,曾投资国美电器、银泰、孩子王等企业,是消费和医疗领域的敏锐捕手。但他也在焦虑,自己的年龄和生活圈子让他对现有的投资机会比较难做判断,这就需要华平整个组织结构和文化给年轻人足够的赋能,让他们来做一些真正贴近增长最前沿的项目。魏臻自嘲,自己上周才知道什么是“种草”和“拔草”,虽不比年轻人,但跟同龄人相比,自己还是最“IN”的那一个。

二人的性格色彩也融入了华平的投资风格:回归商业本质,投资高成长性企业,在企业成长过程中获得红利。然而“谨慎”的投资步调也让其错失了很多优质企业,包括BAT,以及瑞幸咖啡、拼多多等新消费项目。

对此魏臻称,“常在河边走肯定会有错过、有时候也会被淹死,华平每错过一个就躲过了十几个、二十几个被淹死的风险。”魏臻认为,前几年移动互联网红利爆发,花钱买流量、砸钱是有效果的,但这个阶段已经过去了,移动互联网用户数触顶、大平台也越来越集中,烧钱效果越来越差。

华平投资开始调整投资策略:押注东南亚、注重投后管理、不局限于PE,优质项目早期介入。在程章伦看来,市场是永远有泡沫、永远有低谷的,对华平来说,下一步最大的考验是,在中国怎么穿越不同的周期,在不同周期里寻找不同的机会。

7月12日,华平投资中国区联席总裁程章伦和魏臻接受了包括猎云网在内的数家媒体群访,以下是对话内容:

问:今年是华平进入中国25周年,经历了中国市场大大小小的周期,有好的时候也有不好的时候。在这个过程当中,作为一个外资入华的PE,在中国市场中总结出什么经验,又错过了哪些项目?

魏臻:华平是外资基金在中国最本土化的一个,我们走过了大约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从1994年刚进入中国到2003、2004年。那时候PE作为一个资产类别,在中国几乎不存在,我们出去见很多企业家,开会一个半小时前20分钟要解释我们不是投行。那时候很难招到做过这个行业的人,只能从投行、咨询公司招小孩子开始慢慢练,程总和我都属于那一代,当时我们都是学徒。

第二个阶段,2004——2014、2015年。这段时间PE规模开始做大,很多被投企业成功上市了。具体怎么投资、怎么管,我们开始有一些感觉了。

第三个阶段,过去三四年。华平从每年投4、5亿美元到现在平均每年投20亿美元;投资团队从最初3、4个人到现在有50多人;投后管理团队从无到有;从完全没有中后台到成为纽约以外唯一一个有完整中后台的团队。

问:在募资过程,LP与华平如何进行相互选择?

魏臻:我们想做成三件事,这次募资也的确做到了。第一,希望上一个基金里投过我们的投资人能够大比例、再次认可我们,同时也希望他们在此基础上还可以投更多的钱;第二,希望原来没有机会跟我们合作的投资人这次也可以加入我们;第三,希望华平全球基金里相当一部分投资人可以投到中国基金里面来。

问:华平面向中国的投资规模有多大,会核心关注哪些方向?

魏臻:华平中国二号基金有45亿美元(2019年),华平全球成长基金(2018年)有148亿美元、其中45亿美元会拿出来和中国二号基金共同投资,2017年华平投资全球金融基金融资23亿美元。三只基金加起来超过210亿美元,其中90亿都投中国加东南亚,占比40%以上。

程章伦:华平投资一直深耕五大行业,包括消费、科技、医疗、房地产和金融服务,会基于市场规模变化和长期成长趋势,持续发现新的、不同的机会。

比如,房地产行业已经进入存量房市场,那么从“无居”到“优居”会生出什么样的商业模型?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投了自如。仅凭一期基金不会解决中国人住房市场这样一个大问题,我们可以跨资金、跨模型,顺应市场发展趋势、寻找不同的投资机会。

比如教育,中国教育资源本身非常不均衡,一二线和三四线城市之间不均衡,一个城市里重点学校跟别的学校也有城内不均衡。现在移动互联网这么发达,线上教育增长很快,会不断有新的机会出来。

这次中国二号基金投资重点是东南亚,这是因为华平可以借鉴在中国的投资经验。十几二十年前东南亚借鉴的都是欧美的商业模型,现在他们转而借鉴中国的模型,因为这更符合发展中国家的具体经济情况。

问:华平怎么理解本土化,怎么实现本土化?

魏臻:我们这个生意就四个要点——团队、项目、LP和企业家的关系。如果这是正方形的四个角,当中就是文化,这些方面都本土化、公司也就本土化了。

我们不会为本土化而本土化,华平有很好的全球平台,在世界各地都有办公室,更重要的是在中国这样一个市场环境下,怎么把中国特有的市场因素、人情脉络、投资方法和全球最先进的做法以中国为主体有机结合起来。

程章伦:投后服务是我们下一步发展很重要的部分。目前,中国私募行业里所谓的投后基本还停留在财务管理,然而投后管理和投资完全是两码事,不是以钱为单位,而是以人为单位。他们是什么业务、怎么运营、如何搭建组织架构、有什么激励机制,关心点完全不一样。

问:今年是5G元年,怎么看科技初创企业的机会,怎么看中国的AI、新科技领域的独角兽?

程章伦:5G是下一个非常大的发展空间,这种变革性的技术不是天天都有,可能需要五年、十年来实现。

我们看中国过去25年的投资机会,有两个比较重要的要素:一个是中国从旧的动能转向新的动能,有很多技术成份带动;另外,过去是高速增长模型。但在今天的资本环境中,大家越来越重视商业的本质,或追求商业性质比较共同的模型,过去很多烧钱的行为也逐渐被调整。

魏臻:对我们来说不存在所谓的“独角兽”。我们看过很多跟AI有关的项目,人脸识别、自动驾驶等等,我们不会为技术而技术,不会觉得一个技术太酷就去投,如果纯技术而没有一个可预测的商业模式,对我们来说可能就真的偏早了。

5G可能是五年十年的大潮,什么时候去踩这个浪很关键,什么时候进入才能有很好的投资回报,太晚肯定没戏,太早也有问题,浪来了打了就淹了,这个度我们也在把握。

问:华平在大消费领域的投资策略是什么?

魏臻:在中国同时有几个趋势同时发生。一个是消费升级,原来发生在大城市,现在在一线城市和农村城市都体现得非常快。同时,现在正好是中国拥抱技术、拥抱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移动互联网和消费升级相互促进,也是非常关键的投资主题。

对华平来说,看清这些大趋势并不难,更多的是我们有哪些“抓手”,不能只是说大消费、还要找到其中我们真正关心的重点行业。过去几年,华平投了很多跟出行有关的企业,这是一个万亿级市场,受技术促进、消费升级影响非常大。

问:怎么看待消费领域的起伏,其中有些项目比如拼多多、瑞幸,华平投资并没有参与。

魏臻:常在河边走肯定会有错过、有时候也会被淹死,我希望我们每错过一个就躲过了十几个、二十几个被淹死的风险。前几年移动互联网红利爆发,花钱买流量、砸钱是有效果的,但这个阶段已经过去了,移动互联网用户数已经到顶了、大平台也越来越集中,现在烧钱效果越来越低。总体来说我们还是比较理性、比较保守的。

问:现在很多优质企业会问投资人除了钱还能提供什么,产业资本可以提供场景或订单,其他投资机构怎么跟他们竞争?两位如何看待美元基金和产业资本的竞争?

程章伦:从PE整体竞争环境看,也有八二法则,20%的项目创造80%的利润。随着PE行业的成长,资金规模变得越来越大,头部效应比较明显。谁的平台比较大、团队比较齐全、经验比较多、对不同行业理解更深入、投研工作做得更扎实,赢项目、尤其是赢好项目的能力肯定更高,这也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

魏臻:我们跟产业基金各自扮演各自的角色,又相辅相成。现在有一些大规模公司,企业家非常成熟、有很好的财务顾问,他很明白从现在到上市,自己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股东组合。因为资金量比较大、股东通常也不会只有一家。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像我们这样资金雄厚、对中国非常了解、又专注长线的投资人,再加上其他能够带来价值的战略投资人,是非常好的一个组合。

问:华平怎么看待一些潜在的风险因素,比如说中美贸易摩擦、英国脱欧等。

魏臻:我们现在所有的投资里没有一个跟出口有关系、也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制造型企业,所以中美贸易战对我们投资的企业是没有直接影响的。

当然从更深层次分析,如果贸易战让整个宏观经济出现比较明显的下滑,对我们肯定是有影响的,但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此外,可能有些行业会受到一些影响,但在这些行业里我们通常只投一家,不是第一名就是第二名。宏观市场有挑战的时候可能是他们增加市场占有率最好的时机,这时候如果第一名、第二名做得好,去并购去整合都是很好的机会。

问:今年宏观经济有很大变化,在这种环境下怎么看待今年中国市场投资机会,华平的投资策略是什么?

程章伦:习主席说过,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不是一个小池塘,大海有风平浪静之时,也有风狂雨骤的时候,没有风狂雨骤那就不是大海了。虽然现在经济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但恰好也是寻找最好投资机会的时间,长线投资者一方面认可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同时也会看到一些短期投资机会。

魏臻:从全球投资管理行业的角度考虑,PE(私募股权投资)是投资组合的一部分。作为投资者,可以选择投二级市场、投对冲基金、投大宗产品,也可以选择投PE。但总体来说,PE资产类别比较长线,这也是我们很大的竞争优势。

在目前这样有一定波动性的宏观环境里面,大家很看重谁有长线的理念、谁能够挺过难关、最终带来比较好的回报,这也是为什么LP虽然都知道有宏观波动、但还是对我们有长期的信心。

AD:还在为资金紧张烦恼吗?猎云银企贷,全面覆盖京津冀地区主流银行及信托、担保公司,帮您细致梳理企业融资问题,统筹规划融资思路,合理撬动更大杠杆。填写只需两分钟,剩下交给我们!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