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云网 | 用心服务创业者
盛佳莹
私信
0

正在消失的中央空调跑单帮

房产家居
2018年,我国中央空调市场达到近千亿规模。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6月12日报道

一年一度的炎炎夏日又将来临,空调也再一次成为了大伙在酷暑之下的救命稻草。在消费升级的趋势下,中央空调也成为消费者新的选择,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的中央空调市场就已经达到了近千亿的规模,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份额来源于国内民众的家用需求。

不过话说回来,家用中央空调市场在某种程度上与写字楼、商场等领域存在着一些不同之处。比如家用机的消费者往往对于价格更为敏感,也更容易被一些不正规的小暖通公司、甚至是个体户打出的“低价”噱头所吸引。殊不知,这其中往往存在着巨大的猫腻。

中央空调跑单帮

“金叔,我回去之后认真想了想,觉得这行现在真的没啥奔头了。大半个月开不了两单都算了,每单的价格还被那帮人越压越低……我想要不还是先回去了吧”

“也行吧,最近生意确实不好做,小柏你先回家休息会,刚好趁着这个时间,好好想想以后的路子要咋走。至于工资奖金啥的,我这几天就让王会记给你打过去,不用担心啊。”

老金放下电话,有些无奈地对我笑了笑:“时代变咯,这些后生还都挺会见风使舵,看到情形不对,一个个跑得比兔崽子还快”。面前这位年近五十的大叔身材高大,脸上戴着的那副金丝眼镜更是透露出了几分书卷气,让人很难将他和空调安装师傅这个角色联系起来。

可手头掌握的资料却时刻都在提醒着我,正端坐在对面喝茶的这位老金,可是当地一位赫赫有名的“跑单帮帮主”。其声势最浩大时,手底下足有着近百来号人马,大量中央空调的销售、安装、售后等环节,都要过一次老金的手。

老金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独身来到南京开始打拼的。他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有着大专的学历,这在那个年代是一个很不错的出身了,但似乎从来没有人听他提起过自己具体毕业于哪所院校,而且一名那个年代的高材生为何会独自跑到外乡干起了空调安装的活计,这就更是有些让人感到不解了。

不过这些都并非重点,重要的是从学徒干起的老金,最终在本地的中央空调销售领域站稳了脚跟,不单在市区买下了数套房产,甚至还从农村老家拉来了不少年轻小伙,跟着他一起做事。

图片2.png

空调行业的油水其实远比普通人想象的要更为丰厚。众所周知像是格力、美的等空调大厂,往往下属都会有一个规模庞大的经销商团队。同一台空调,从厂家到一级经销商手里时是一个价,等从一级经销商手里到二级经销商这时,自然又是另外一个价了。

这种制度就带来了一个隐患,如果有人能够从更接近厂家源头的层级拿到货,再直接去向消费者销售,那么他们相比正牌的终端经销商而言,必定会在价格上拥有巨大的优势。

“‘窜货’,这是我们用来形容这种现象的行话。不过这条路子只能让我们这些‘跑单帮’来做,那些正儿八经的经销商受到厂家约束和监管,反倒吃不着这块肉。”老金笑眯眯地向我解释道。据他介绍,这种现象一直都被各大厂商禁止,但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要有利可图,那么这种事总归是不可能断绝的。

光凭窜货带来的那一点价格优势,也许能喂饱老金一个,却绝对难以养活他手底下那么多的小弟们。毕竟这种灰色交易,一个人小打小闹也就算了;一旦形成了规模,必然会树大招风,惹来厂家的介入。

“暖通行业里有这么一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叫‘三分产品,七分安装’。其实啊,这个行业的利润分配,也差不多是一个三七开哦……安装环节是那个七”。老金一边品茶,一边半眯着眼开始和我分享那段,他们“跑单帮”最为辉煌的岁月。

空调,尤其是中央空调,其实买来的产品只是一个半成品。后续的安装环节可是大有门道:处理风口、焊接铜管,安置水管,乃至是外机摆放的朝向、高度都有着极高的专业性。甚至连看起来最简单的打孔,其位置的选择也很有讲究。随意选择位置打孔,轻则导致管道绕路,原本3米长的铜管不够用了,要换成5米,材料费蹭蹭地往上涨;更严重的还可能打断房梁上的箍筋,甚至是承重柱上的主筋,让房屋变成存在楼板坍塌的“危房”。

这些因素综合起来,也就导致在中央空调的安装环节里,用户几乎完全插不上手,只能完全按安装师傅的要求来行事。于是经常会发生这么一种现象:用户与某些销售签了合同付了款,中央空调也已经搬到了家里,可到了真正安装的时候,干活的师傅们开始要求加钱了。

安装费这自然不必多提,合同里也就说明了;但除此之外,安装师傅大老远跑到你家来,这来回的车费、路费,需要意思一下吧?当然,行业里对此有个特定的称呼,叫做“上门费”。

拿了“上门费”还没完,安装中央空调外机的时候,需要师傅跑到阳台外面高空作业,这多危险啊,再上个“高空费”慰问一下,不过分吧?

“高空费”之后还有“材料费”,虽然厂家给每台中央空调配置了一套铜管等材料,但万一碰上这个铜管短了,那个水管细了等问题,必须要额外购买材料对不对?那这个钱肯定还是用户来付,也就是所谓的“材料费”。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打孔费”、“防盗网拆装费”等等,各种巧立名目的收费项目把我听得是目瞪口呆。按老金的说法,一台售价两万的中央空调,最终在安装环节的支出达到一万出头,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了。不过在他嘴里,这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

“干我们这行的,大夏天顶着高温,有时高空作业,有时命悬一线。就是挣点汗水钱,辛苦钱,一家老小要养活。难不成还真就只收个成本费多一点?那不成了给人打白工的”。

在空调安装好之后,这笔生意还没完。毕竟电器这种东西使用时间一长,出点小毛病在所难免。那么等到用户们找到这些“跑单帮”来上门维修时,自然又要面临到一笔开支。

提起售后维修,老金还挺得意。“售后维修这一块,起码我和我手底下的小伙子们都是做得很不错的。你可能不知道,像很多我的同行,那是压根不管售后的。空调卖出去给人家胡七胡八地随便装一下,之后出了问题就再也不找不着人的,那真是多了去了……不过我们从来不这样搞,不然我也不可能攒出这点名声,养活手底下这帮子人嘛。”

“就好像说你腿断了,让医生给你做手术接好。打个钢板,上点麻药,成本价能有几块钱?可医生全部弄好下来,起码也要一两万对不对,这里面值钱的是那个技术。我们把你的空调故障找出来,修好,那也是技术,收费高一点也很正常啊。”

虽然老金说的振振有词,但在2018年,央视的《新闻1+1》节目中曾做过这么一个小实验。先让调查专家故意在遥控器上设置了一些乱码,再先后请了11家商家上门来进行维修。

结果让人大跌眼镜,有5家谎称是因为机器缺少制冷剂、5家谎报是空调电脑板故障、2家谎报是其他电子元器件损坏。最终真正解决问题的,只有苏宁和上海百联电器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他们没有夸大故障,准确解决了遥控器乱码。

节目评论员白岩松对此,还一针见血地指出:家电维修业几乎是可以公开营业的带有准黑社会性质的行业。因为这里欺骗、敲诈,甚至是恐吓,几乎无处不在。

老金和他手底下的小伙子在提供售后维修时,究竟是像前者那样谎报故障,借机收取高额的维修费;还是像苏宁一般踏踏实实地解决问题,我对此是不得而知。不过这一点如今也并不重要了,因为老金近日已经打算金盆洗手,彻底退出这个行业了。

苏宁中央空调一口价带来的行业变革

最开始那通电话中的小柏,其实已经是这个月来,老金手底下第八位想自己辞行的小伙子了。在那之前,他们都曾经是老金亲自从云南老家的农村里,亲自接来的同乡。

在过去,“和老金去城里安空调,能赚大钱”一直是他老家那边街坊邻居们口口相传的一个共识。

但现在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改变。据老金所说,如苏宁等大企业如今已经盯上了中央空调这一领域,而这些大品牌的入场也必然为行业带来了一场彻底的洗牌。

“像苏宁那样的‘正规军’们,一个个都家大业大……还玩价格战?人家甚至敢赔钱补贴用户来占领市场,我们这些草莽英雄,哪里有一分招架之力啊?”老金说起这番话的时候,脸上的神色颇有几分自嘲。

图片3.png

(图:苏宁中央集成公司“中央空调一口价”策略)

“拿苏宁搞得那个什么一口价来说,他们搞什么包括产品、材料、安装,甚至还有售后的全包一口价。这么搞肯定是要亏的,摆明了就是要拿钱砸我们呗。”

“不过说实话,我倒不像那些年轻人一样,对苏宁这些企业恨之入骨。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我早几年也赚了不少,如今差不多够退休了;另外一方面……其实我一直都明白,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

说到这块,老金掏出了包利群,似乎想要抽上一根。火机都拿到手里了,似乎突然又意识到我正坐在对面,他看着我尴尬的笑了笑,又把烟收回了兜里。

看来,老金其实对于这件事并没有他嘴上说的那么轻松。对于近期网络上出现的疑似“跑单帮”围攻苏宁的事件老金也是缄口不言。

图片4.png

“说实话,我觉得我这十几年来赚的钱,都是对得起良心的。从安装到售后,绝对没有掺半点水分,也没有收过一分不该收的钱……但其实我也有想过一个问题,为什么自己之前能赚到那么多的钱……只是安个空调而已,真的值这个价格吗?”

“后面我就得出了一个答案,这个行业的利润太高了,高到有些不正常……换句话说,我们赚到了比自己应得的那份更多的钱,偏偏这一行门槛又不算高。”

“从那之后,我就一直有一种干一单少一单的焦虑感。觉得这个行业早晚会走向正规化的,出面的要么是政府,要么是大企业。而现在,自己一直以来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其实感觉也还好,毕竟做了这么久的心理准备了嘛。”

不过当谈到自己手底下那般人时,老金却明显有些犯愁。这些小伙子很多人都是中学都没读完,就跑出来投奔他这个同乡,干了几年十几年的都有,但是几乎都只会折腾中央空调这么一门手艺,别的啥也不会。结果如今随着苏宁等企业的步步紧逼,老金这边已经快开不出单来了,下面的人生存起来也愈发艰难。

“这样下去,以后我恐怕都不敢回乡了,要被人戳脊梁骨哦。”

最后,老金和我透露了他的一个想法,说自己有听说苏宁等企业,由于近期才开始正式入局中央空调安装领域,正在四处招兵买马。老金也正在尝试和苏宁方面进行一下接触,如果可能的话,让那些小伙子们能投身苏宁那边,倒也不失为一个良策。

AD:还在为资金紧张烦恼吗?猎云银企贷,全面覆盖京津冀地区主流银行及信托、担保公司,帮您细致梳理企业融资问题,统筹规划融资思路,合理撬动更大杠杆。填写只需两分钟,剩下交给我们!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