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VC/PE开始“炒股票”
2020年,VC/PE开始“炒股票”
旷视找来三位行业老兵,智慧物流成旷视增速最快业务
旷视找来三位行业老兵,智慧物流成旷视增速最快业务
猿辅导完成22亿美元融资,估值155亿美元
猿辅导完成22亿美元融资,估值155亿美元
光棍节变成双节棍,今年天猫双11亮点玩法都在这了
光棍节变成双节棍,今年天猫双11亮点玩法都在这了
立即打开APP
Apollo
私信
0

为将反垄断进行到底,巨头就该分崩离析吗?

2019-03-10
外媒表示支持更大的竞争,也大力支持颠覆现有的企业。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3月10日报道(编译:逐夏)

在过去几年里,沃伦曾多次提出该建议,所以这并不令人感到很惊讶。但作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候选人,沃伦公布了她关于拆分亚马逊、谷歌及Facebook等科技巨头的计划。她的想法从何而来值得我们一读,其中一些论点也值得我们思考。但其中很多观点确实让人感觉只是在“反巨头科技”上大肆宣扬民粹主义,背后并没有太多实质内容。

“25年前还没有Facebook、谷歌及亚马逊的存在,但如今他们名列全世界价值最高、最负盛名的公司之中。这是一个伟大的故事,但也是为什么政府必须打破垄断以促进市场竞争力的原因。”

外媒认为以此段话开始提议非常地奇怪,并不能看出第一句话如何支撑第二句话。反而,一二俩句话似乎相互矛盾。25年前这些公司并不存在,如果那时采访人们哪些科技公司将成为世界巨头,答案将截然不同。科技世界是一个充满活力并变化神速的世界,大型企业也会时常陷入混乱之中并最终消失。2007年有篇文章提到了警惕垄断型社交网络巨头的力量,因为这些巨头永不会被竞争摧毁。当时的社交网络巨头是MySpace。该文章还简要提到了Facebook,但只提了Facebook将永远走在MySpace之后。

外媒表示支持更大的竞争,也大力支持颠覆现有的企业,因为这将促进科技创新。但其表示这很少是由政府进行干预来完成的,而通常是由市场的新技术及改革促进的。多年来外媒一直在谈论为什么拆分大型科技公司的真正方法是奋力争取一个有规则的世界,从而把权力放给终端用户,而非集中在科技巨头手中。

但外媒担心拆分科技巨头的计划都会让拆分更困难。这些计划并没有为建立基于规则的世界创造更多的机会,仅仅简单假设了世界将始终由大型平台企业(规模稍小,管理高度的公司)管理。这很可能会导致一个更糟糕的未来:一个仍由更集中的系统控制的未来,而不是由用户拥有权力的更分散的分布式协议控制的未来。

互联网世界中挑战不断,很多初创企业都希望颠覆巨头企业。有时候颠覆成功了,有时候失败了。我们应该警惕那些滥用权力阻止竞争的大公司。人们当然乐于见到这些公司被指控阻碍竞争对手,但一般来看,相比现实,拆分互联网巨头似乎更有可能,更能抢占头条。

“20世纪90年代,当时的科技巨头微软试图将其在电脑操作系统上的主导地位转化在新领域网页浏览中。联邦政府就违反反垄断法起诉了微软,最终达成了和解。政府对微软做的反垄断讼诉为互联网公司如谷歌和Facebook的崛起扫清了通路。”

就这段话,外媒表示了俩点。其一,显然微软参与了旨在限制竞争并损害消费者权益的反竞争活动,因为有明显证据显示微软积极打压竞争对手。但至今并没有这样的证据表示大型互联网公司存在相同的情况。最终证据完全有可能会被发现,如果发现了证据,就阻碍竞争惩罚这些公司合情合理。但是,迄今为止,所有人们引以为大型互联网企业反竞争行为的“证据”看起来却更像是企业利用产品改善消费者权益的合理措施,这与90年代微软的做法正好相反。

其二,有些人可能不赞同,但外媒很难相信政府对微软的反垄断诉讼确实促进了谷歌及Facebook的崛起。尽管美国司法部“赢了”案件,但微软并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让步,该反垄断案件最终还是以司法部失败告终。有些人认为反垄断案件会分散微软的注意力并迫使其花费大量的资源来与司法部打官司,以及使得微软更加犹豫继续其反竞争活动,这些都帮助其他公司扫清了道路。但外媒并不认为有大量证据可以证明这些说法。微软之所以落后于谷歌及Facebook是因其忽视了互联网的力量。当微软最终意识到互联网的重要性时,它已无法做出成为一个原生互联网公司应要做的必要转变。微软暂时占领了浏览器市场,但当更好的浏览器进入市场时,微软很容易被打败。

“这个故事说明了为什么促进竞争如此重要。竞争让全新的、开创性的企业成长并发展壮大,从而推动市场中的每一个人都提供更好的产品与服务。我们不是都很高兴我们除了必应浏览器还有谷歌浏览器可供选择吗?”

这段话似乎再一次自我矛盾了。如果微软当时是一个更强大的公司,那难道不意味着谷歌的主导权更少?

“无论是在经济、社会还是民主方面,今天的科技巨头掌握了太多的权力。他们强力打压竞争、利用用户的私人信息牟利、并使竞争方向向己方倾斜。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伤害了小型企业并且扼杀了创新。”

科技巨头坐拥太多权力不假,但解决方案应该是鼓励更多的创新。市场受到了太严格的监管的话,就无法鼓励更多创新了。

沃伦的实际计划分两步:

第一步:通过立法要将某些大型技术平台指定为“平台公用工具”,并与其平台上的用户分割开来。全球年收入是或超过250亿美元的公司,并能为公众提供线上市场、交易平台或可连接第三方的企业可以被指定为“平台公用工具”。这些企业将被禁止同时拥有该平台与该平台的用户。平台公用工具企业对待用户将会采用公平、合理、及非歧视性的标准,并且不允许与第三方平台传输或分享数据。

对此,外媒认为第一,立法是国会的职责,而非总统的工作。沃伦已是国会一员,所以如果这是她竞选总统的一部分,似乎她应该在她在国会中就开始引入这样的法律。

第二,虽然公平、合理、非歧视性地对待用户听起来不错,但这真正意味着什么并不明确。每个人都喜欢“公平、合理、不歧视”这样的字眼,但就社交平台用户而言,这是否意味着互联网平台不再禁止骚扰和喷子?当下很多网络喷子认为被禁止登录Facebook、Twitter、及YouTube是不公平、不合理和有歧视性的。的确,对于这些假装保守并在被禁止登录社交平台后发出各种牢骚的喷子而言,这似乎是一个大礼。确定的是,因为沃伦的计划基本允许了任何人就此提出公诉,

这至少都将导致大量的诉讼爆发。

“为执行这些新规定,联邦监管机构、州检察长或受害的私人方将有权起诉平台公用事业公司,要求其停止违反规定的任何行为,上交任何非法所得钱财,并获得赔偿金。被发现违反这些规定的公司还将被处以年收入5%的罚款。”

无疑这将会导致大量疯狂的起诉案件,通常还是仅因为因为一家公司在选择上不公平而无理取闹般的诉讼。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还包括搜索结果。沃伦特别指出谷歌搜索是一种平台公用工具。在其计划中,谷歌不可以通过在谷歌搜索中将竞争对手的产品降级来打压对手。

谷歌若能通过在谷歌搜索中将对手产品降序来合理地打压竞争对手,这听起来不错,但没有证据显示谷歌这样做了。谷歌搜索的本意是将搜索结果按照它所认为最适合用户的顺序来排序的。如果搜索引擎认为你的特定网址与搜索主题不相关,它就会对此降级排序。但是,在沃伦的计划中,如果特定网址并未出现在谷歌搜索结果的顶端,你就可以起诉巨额损失。换句话说,就搜索引擎优化和任何人对搜索结果出现的地方不满意都可以提出诉讼。

事实上,沃伦的计划中提到了一篇纽约时报发布的关于Foundem网站的文章。Foundem网站在过去十年里一直强烈反对谷歌的各种垄断。正如外媒在2010年发布的一篇文章表示的,Foundem网站的论点毫无意义。Foundem公司开发了一个购物搜索引擎,但其在谷歌搜索结果中的排名不断地降低,故而该公司认为谷歌在限制竞争。但其背后的真正原因是当人们在谷歌上搜索产品时,希望获得的是该产品的链接而并不是另一个搜索引擎的链接。Foundem的搜索结果排名不断下降不是因为谷歌害怕Foundem的竞争,而是因为将用户指向另一个搜索引擎会给用户带来糟糕的使用体验。早在2009年就有一篇文章很好地分析了为何谷歌会将Foundem的排名下调,其原因与竞争并无关系,而是因为Foundem是一个糟糕的、带附属链接的垃圾网站,基本上只能靠谷歌流量来生存。

现在想象一下如果每个垃圾网站都能就排名不够高来起诉谷歌的话,这是我们想要的世界吗?

沃伦计划的第二步是拆分已完成的科技并购公司。一,监管机构将致力于扭转违法的、反竞争的科技并购形势。二,目前的反垄断法授权联邦监管部门拆分那些反竞争的合并。三,沃伦将提名可运用现有工具来拆分反竞争的并购监管者,负责撤销亚马逊对连锁超市Whole Foods和购鞋网站Zappos、Facebook对通讯应用WhatsApp及社交平台Instagram、谷歌对导航软件Waze、智能家居公司Nest及网络广告服务商DoubleClick的一系列收购。撤销这些合并企业将会促进市场的良性竞争,并会给科技巨头施压,让其在用户的担忧及隐私方面做出更积极回应。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最近很多人对特朗普试图干涉司法部对AT&T(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和时代华纳公司的合并分析感到十分地愤怒。这些人是否对新总统候选人沃伦在未经过司法部进行任何实际调查就提前宣布合并企业应该被拆分有一样的感觉呢?即使出自不同的原因,这似乎也像是一种虚假干预。美国司法部成为一个独立的部门是有理由的。当特朗普忽视这一点时我们不该感到高兴,其他总统或是总统候选人也忽视这一事实时我们更不该感到高兴。

其次,尽管外媒更支持司法部采取更激进的措施来阻止这些公司未来的收购,但其并不确定具体列出的拆分计划会有什么效果。确定的是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会对拆分有所抱怨。所有被列出来的拆分公司涉及的主要是大多数独立公司或独立运营的子公司,这些公司与亚马逊等公司的核心业务并无多大关系。当然拆分这些公司会带来一些收入方面的冲击,但这并不会改变其经营业务的基本方式。亚马逊失去Zappos会怎样?它仍将销售大量鞋子,或许还会加大在这方面的运营,最终让Zappos难以维持下去。谷歌失去Waze又怎样?它早已有了很大可能拥有更多用户的谷歌地图。Facebook则可能有些不同,因为Instagram和Whatsapp显然是Facebook未来战略的关键部分,但至少现在它们还是相对独立的。

由于网络广告服务商Doubleclick是谷歌业务的一个核心部分,Doubleclick处理起来可能更困难。沃伦的计划提到谷歌收购Doubleclick似乎是出于反竞争的原因,并假装司法部忽视垄断问题从而忽略了这一收购,但该说法忽略了2007年市场非常不一样及谷歌当时的地位也远未确定的事实。虽然Doubleclick作为谷歌的一部分,经营着大量的广告服务业务,但也有大量的替代品。在线广告企业数不胜数,找到其替代品并不困难,而且很多企业都期待取代被看作是最后手段的Doubleclick,虽然它确实有效,但质量差且回报低。

换言之,因为很多人对科技巨头的权力感到愤怒(也许是合理的),这整个计划将会成为头条新闻。但在实际计划中很少有什么意义。“平台公用工具”的想法将会导致大量的、无用的、愚蠢的控诉。旧合并企业的拆分将涉及到对独立机构的干预,似乎不大可能改变沃伦最初提出的主要“担忧”。

这并不是说我们不该担忧拥有太多权力的互联网巨头公司,这完全是一个合理的担忧。但仅仅因为想做“某事”而这就是“某事”,并不意味着这就是我们应该要做的事。打击这些巨头企业的有效方法事促使更多的竞争,而增加竞争的方法是鼓励市场上的替代品。这也是为什么外媒希望这些公司中有一些能真正开始探索转向规则世界的想法,而不是自己拥有整个平台,或许那样我们会看到新的规则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与此同时,如果沃伦真的担心“垄断”和缺乏竞争,那么她的计划为何不着眼于缺乏竞争的宽带和移动市场呢?这些市场在几十年前由于糟糕的监管政策都面临着合法竞争的问题。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