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利与“营”利,宝家乡墅科技花三年下的棋,将走向何方?
“盈”利与“营”利,宝家乡墅科技花三年下的棋,将走向何方?
高瓴为何“不可复制”
高瓴为何“不可复制”
美国45天后封杀TikTok和微信,腾讯市值蒸发5000亿港元
美国45天后封杀TikTok和微信,腾讯市值蒸发5000亿港元
放弃纽交所投奔纳斯达克,优客工场会是联办第一股吗?
放弃纽交所投奔纳斯达克,优客工场会是联办第一股吗?
立即打开APP
汤圆圆
私信
0

一场金钱、权力和自由意志的较量,这些硅谷大佬们撑起了美国中期选举

2018-08-23
特朗普还能继续当选么?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8月23日报道(编译:清酒)

出于某些原因,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技术抵制已经达到了顶峰。但是,愿意为自由主义事业削减七位数开支的民主党人仍然很少。

按照硅谷的标准,在政治筹款中成为高层所需的资金数额令人咋舌。一百万美元的政治捐赠,只是一些科技亿万富翁净资产的一小部分,可能会让他们受到尊敬,而其他的竞选捐赠者则会开始担忧。不过,我们很难看到捐赠者名单出现什么变动。

现在,硅谷有一些新兴的民主党金融家,例如风险投资家Rob Stavis等人在经历了多年的被动局面之后,已经有所动作。甚至像Chris Sacca这样的传统大金主也在重新思考他们该如何花钱——投资创企和非营利组织,而不是那些对民主党捐赠者有所束缚的典型的党派组织。

与此同时,在幕后,硅谷的民主党捐赠者们表示,他们正在调查竞选财务报告中不易引起注意的潜在问题。在之前的经济周期中,公开出资很少的投资者现在投入了数万美元——这还不足以在一场竞选中发挥作用,但是相较于过去确实有所改变。

不出所料,硅谷风格的虚荣心项目:例如,多位科技捐赠者亲自聘请私人调查人员,以发现特朗普和俄罗斯之间缺失的联系,起因是一位熟悉多位捐赠者活动的人士描述了这一点。

在选举日之前,总是有大量现金涌入电视广播,而民主党高层捐赠者、筹款人和操作人员的对话,以及竞选资金记录,对于电视广播背后的自由主义科技巨头来说,就是一份欺诈表。

Ron Conway

WechatIMG38.jpeg

本职工作:SV Angel的创始人,这是硅谷最著名的种子轮风险投资公司之一。

政治身份:他被认为是旧金山的民主党掌舵人之一,Conway是地方政治中的分裂人物,他总是专注于自己的力量,甚至涉足国家政治,特别是枪支管制问题。

Conway称,他已经在2018年的周期中花了超过100万美元用于处理联邦问题。根据竞选财务记录,他直接向联邦候选人提供的实际捐款已经非常微薄了,但这只是法律要求披露的捐赠,鉴于他老政治家的身份,Conway在硅谷仍然十分抢手。

Conway表示其一直专注支持真正的基层组织,而不是传统的政党或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组织。

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

WechatIMG39.jpeg

本职工作:领英的联合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以及Greylock Partners的高级投资人。

政治身份:霍夫曼是硅谷最著名的捐赠者。这位亿万富翁已经披露了超过400万美元的政治捐款,其中包括200万美元用于参议院民主党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参议院多数派PAC等企业组织。在硅谷大部分捐赠者对民主党的建立感到不安时,霍夫曼以非常传统的实际行动来支持它——数百万美元。

霍夫曼透露了他的两个方法:“首先,支持传统团体,同时使他们实现现代化。其次,扩大新的和创新的势力,以建立工具和组织。”

第二个方法则解释了为什么他给了Win the Future一张25万美元的支票,这个组织是霍夫曼与Mark Pincus成立的。记录显示,霍夫曼还支持了一些共和党候选人。

不过,霍夫曼可不是单纯的ATM机。他正在招聘一批顾问,以壮大其政治力量,并将自己定位为其他有钱任性的亿万富翁的指明灯——这些人想要参与政治,但不知道去哪汇款。对于一些较小的捐助者,霍夫曼也在努力鼓励以现代化的方式建设党派组织,并且更加经济有效地思考如何像他一样花钱。

“特朗普是对美国民主的严重威胁,”他说。“今年11月,只有打破国会现在的平衡才能缓解这种威胁。”

Deven Parekh

WechatIMG40.jpeg

本职工作:纽约Insight Venture Partners的负责人,这是一家后期轮风险投资公司。

政治身份:在巴拉克·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Parekh是一位与他关系密切、引人注目的华尔街特使,并在抵抗运动的头几年保持低调。Parekh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但在幕后,Parekh是在众议院胜利计划(House Victory Project)中发挥主导作用的六家金融机构之一。《纽约时报》发现,众议院胜利计划是一个由民主党人发起的组织,该集团正在全国各地的二十多场激烈的众议院竞选中为民主党筹集1000万美元。

Parekh本人并没有写出巨额支票,现在也没有过多地关注总统政治。但是,随着一个横跨硅谷和华尔街的名片簿的披露,在11月和2020年总统候选人开始要求独家承诺后,Parekh很可能成为最受追捧的民主党筹款人之一。

Dustin Moskovitz

WechatIMG41.jpeg

本职工作:创企Asana的首席执行官和Facebook联合创始人。

政治身份:Moskovitz在2016年末突然加入了全国政治对话,他宣布在选举日之前,他将在民主党候选人和自由派团体上投入2000万美元(后来又增加了1500万美元)。虽然Moskovitz是硅谷的知名人物,但这位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此前几乎没有向政治团体提供资金。而一夜之间,他成了美国“赌王”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G.Adelson)身边最大的捐赠者。这让当时的记者甚至一些民主党筹款人都在绞尽脑汁地想:“这家伙是谁?”

现在他没有了匿名的外衣。Moskovitz拒绝就此事置评。据估计,他的净资产约为140亿美元,如果他愿意深入挖掘自己的银行账户,他很可能成为下一个阿德尔森。

据竞选财务记录显示,Moskovitz和他的妻子Cari Tuna共同向民主党团体汇款近500万美元,其中一半资金流向MoveOn.org。这使他们成为美国最大的民主党捐助者。

Sam Altman

WechatIMG42.jpeg

本职工作:Y Combinator掌门人,这是硅谷最牛的孵化器之一。

政治身份:以纯美元计算,Altman在硅谷政界并不是一流的赚钱好手。Altman在4月份向霍夫曼支持的参议院多数党委员会支付了25万美元的支票,虽然并不是巨额捐赠,但据知情人士透露,Altman还通过某些手段帮助自己和其他科技领导者构建了与参议院直接沟通的渠道。

观察人士说,这让他在竞选金融界有了更大的影响力,因为他试图让民主党的大金主对技术和数字平台更加友好。Altman的资金没有像这个名单上的一些亿万富翁那么雄厚,但Altman已经成为未来的政治候选人,他正在将自己定位为科技界和老派华盛顿金钱追逐者之间的桥梁。

记录显示,目前,Altman的大部分资金将用于参议院。

Altman表示:“我认为参议院是我们制衡系统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Karla Jurvetson

WechatIMG43.jpeg

本职工作:硅谷的精神病学家。也是风险投资家Steve Jurvetson的前妻。

政治身份:今年五月,Jurvetson捐赠了不寻常的捐款。

这位来自洛斯阿尔托斯,名不见经传的医生以股权投资的形式,向一个与女性组织Emily’s List相关的超级PAC捐赠了540万美元。股权投资在创业领域可能是十分常见的,但在竞选融资领域却非常不寻常。Jurvetson的捐赠是以中国巨头百度股票的形式进行的,这使捐款更具争议性,因为只有美国公民才能为美国大选捐款。非美国公司又会怎样?“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表示:“我们通过律师为这笔捐款进行了清算。”

但更大的问题是Jurvetson是否计划成为硅谷政治苍穹的一部分。她没有做出任何回复。但可以肯定的是,向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500万美元很少是一次性事件(如果是针对某个候选人,可能是捐赠者的私人朋友,那么可以把这次捐款当做一个孤立的事件)。知情人士称,她对政治捐赠“非常认真”。

Jurvetson此前也有进行过捐款,在2016年的周期里大约捐赠了10万美元,但远不及现在这个规模。如果她的账户里有更多的股票,那么有抱负的候选人就会为她加油打气。

Mike Bezos 和Jackie Bezos

WechatIMG44.jpeg

本职工作:世界首富杰夫·贝佐斯的父母。(好吧,这不算一份真正的工作)

政治身份:他们到底多有钱呢?彭博社估计他们的资产可能高达300亿美元,这要归功于1995年他们向儿子的公司投资了245573美元。他们监督着家庭基金会,削减了真正的支票,不像他们着名的慈善挑战儿子。贝佐斯的父母很少公开谈论他们如何对待政治,他们的基金会没有回应评论请求,但他们确实开始将这个周期的财富分配给一个名为With Honor的团体。

这对夫妇向超级PAC提供了200万美元,招募了曾参加过武装部队服役的任何一方的候选人。(这对夫妇还削减了民主党候选人的一些小支票,这可以让他们了解他们的归属关系。)他们很可能纯粹是通过招募退伍军人来激励他们,这对那些想在美国政治中寻求大笔资金的游击队员来说可能是令人失望的。

Rob Stavis

WechatIMG45.jpeg

本职工作:风投公司美国柏尚风险投资公司(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的投资者,柏尚投资是钢铁大王卡内基的子公司。

政治身份:斯塔维斯就是这个周期中的黑马。以下是他对其政治觉醒的描述。

Stavis称:“我认为特朗普获得提名后,真正激发了焦点问题。按我的话说‘如果他真的赢了,而我如果没有试图阻止的话,我都不知道如何面对孩子’。我有一群朋友对此感到有点恼火,但他们认为这不会那么糟糕。我并不认同他们的想法,这可能成为你和民主的告别式。”

Stavis自称是温和派,他说,他甚至不清楚是否应该自称民主党人。但他在这一周期向民主党候选人和团体捐赠了约100万美元,例如试图赢得当地州议会控制权的组织Forward Majority Action,以及领先的民主党反对派研究公司American Bridge的青睐。

Stavis承认他还是个新手,他说在走出政坛后,他很惊讶——被2020年总统候选人和政治顾问的电话淹没,他们试图说服Stavis保留他们的服务。这位风险投资家称自己对所资助的机构总是亲力亲为,比如,他会请操作人员解释他的投资回报。

他可能会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发挥作用。但他说,他开始担心党内倾向过于左倾。

Stavis说:“看来,党内左翼和左翼之间存在一些紧张关系。我认为协调这一点,找到能够协调和的领导人很重要。”

克里斯·塞卡(Chris Sacca)

WechatIMG46.jpeg

本职工作:硅谷最原始的“超级天使”之一,投资过Twitter, Uber和Instagram等创业公司,此外他还是Lowercase Capital的创始人。在43岁时,他从全职投资中退休。

政治身份:自从这位耀眼的风险投资家从他的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后,他就开始利用他的时间来培养一批创企和政治团体,并向他在硅谷和好莱坞的关系网推荐最好的东西。塞卡聘请了精通政治的员工,并开始寻找那些不只是把大量资金用于制造电视广告炸弹的组织。

如今,塞卡的团队正在培养一系列试图以更低成本获得选票的初创企业,其中包括许多来自政治科技集团孵化器Higher Ground Labs的初创企业。一些由塞卡支持的组织包括MobilizeAmerica和Team,前者是一个组织平台,将志愿者与倡导活动联系起来,后者是一个应用程序,活动人士可以使用它来组织活动。塞卡和他的妻子Crystal说,他这个周期给了左翼组织数百万美元。

“从2016年大选后的第二天开始,朋友来找我问‘我们现在要做什么?!’Crystal和我没有一个好的答案,所以我们开始寻找最好的地方来投入我们的时间和金钱,“塞卡说:“我们正在与朋友们分享所学到的知识,因此他们的才能和贡献可以阻止这个危险的暴君并拯救我们所爱的国家。”

这是塞卡公司努力将他的政治工作重新定位于具有数字意识的创企并远离大额存款的努力的一部分。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