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内部信:正尝试与一家科技公司就合作方案做初步讨论
张一鸣内部信:正尝试与一家科技公司就合作方案做初步讨论
58岁史玉柱投了一家医美公司
58岁史玉柱投了一家医美公司
年轻人一真香,拼多多就笑了
年轻人一真香,拼多多就笑了
海底捞张勇“捞”金离场?
海底捞张勇“捞”金离场?
立即打开APP
grace33
私信
22

假粉、假流量...揭秘Spotify歌单中的“黑市”:一切都需要花钱,这只是游戏的一部分

2018-03-27
“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大秘密,一切都需要花钱”。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3月27日报道 (编译:Halcyon

编者注:SpotLister与今年3月16日停止服务,并在网站上改名为JamLister,试图与Spotify保持距离,本文所有SpotLister均已更新为JamLister

Tommie King或将成为下一个从亚特兰大突围的说唱歌手。他人脉深远,个人风格鲜明,并且一直悄悄地在Spotify上建立了一个成功的“单身男女”系列专辑。他的最新作品“Eastside(feat. Cyhi the Prynce),”在流媒体的收听量已经超过11万次。

在停车场忙碌的奔走,用汽车后备箱贩卖混音磁带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当下音乐经济中,流媒体服务占唱片音乐总收入的近三分之二,新兴艺术家们逐渐能通过大数据进行追踪。Spotify流媒体、YouTube视频播放量、Twitter互动情况,甚至Wikipedia搜索量等数据都被大众用来制造下一个爆点。这也正是King的经纪人一直努力让其音乐登上惊人的594 Spotify播放列表的原因。

King在与记者的采访中表示:“事实上,若是没有Spotify播放列表,我不认为我们能获得今天的成就。要想真正接触到你无法联系的人,流媒体是目前唯一的方法。它让你在世界范围内演奏,将自己非常成熟的表演展现给公众。”

只有一个问题:King的歌基本上都需要付费才可被添加到Spotify播放列表中。在这平台上的艺术家们,曾帮助策展人检查他的曲目——或者是为了一些同时代人,将其添加到特定的播放列表中——以获得有价值的流媒体和注意力。

Spotify播放列表的黑市正在蓬勃发展。比起破解系统,这种方式会更加便宜——而且如果运用得当,得到的回报会比预计多得多。

Spotify播放列表的兴起

再怎么夸大Spotify播放列表的价值都不为过。“华尔街日报”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该公司主导了流媒体音乐市场,现拥有1.59亿活跃用户和7100万付费用户,几乎是Apple Music订阅量的两倍。

更重要的是,Spotify的播放列表是根据其定义性特征分类的。首席执行官Daniel Ek在2016年2月表示,他希望“让音乐伴随生活的每分每秒,他的态度很认真。公司还为每一个可能的场景设立了一个官方播放列表(“丧的时候该听的歌”, “洗澡时该唱什么”),其中一部分由150个编辑人员结合大众在特定流派下的情绪算法生成。而现在,正如Spotify在本月早些时候提高给SEC的文件中指出的那样,这些官方播放列表占据了平台收听量的近三分之一,这个数据在2016年还不到20%。

这些播放列表的最大特点是可以点播。Spotify最具影响力的歌单RapCaviar拥有800多万粉丝,在这个歌单中单独添加一首歌,都会产生成千上万的流媒收听量,具体的数量取决于歌曲放置的位置及添加时间。例如,公众认为RapCaviar可以让Smokepurpp(说唱歌手)的歌曲《Audi》成为金榜唱片,因为其拥有6800万流媒体和收听数量。

图片2

这还只是一个内部的播放列表。Spotify拥有2500个此类列表,它们已经成为行业中最具价值的板块。唱片公司和公关代表现在可以与流媒体服务中的创歌单者进行合作,就跟他们与广播电台和新闻媒体持续数十年的合作一样。

Phil Waldorf是独立音乐厂牌Dead Oceans的联合创始人,兼任其大型分销网络Secretly Group全球营销主管,他说:“我们的收入很大部分来自于流媒体服务,该服务很自然地成为一个巨大的焦点。添加播放列表的附加值是多方面的。基本层面上,额外点击量带的确是一笔不错的收益。但是,还是希望歌曲本身质量优良,然后再将其添加到其他播放列表中。强大的播放列表添加是更多编辑团队的基石。我们希望这一路上都能有新的发现。”

Spotify播放列表的价值不断上升也促成了一种新的贿赂方式——也就是数十年来通过付费广播电台点播指定歌曲的非法行为——其中涉及大量资金在幕后转手。Billboard公司在2015年8月的一次曝光中引用了一家不愿透露名字的大牌唱片公司,该公司声称其播放列表中的新增歌曲正在以“2000美元添至拥有几千人粉丝的播放列表,1万美元添至粉丝数更大的播放列表”的条件进行出售。

Spotify通过更新服务条款作出回应,明确禁止“出售用户账户或播放列表,或以其他方式接受任何财务或其他方面的补偿,来影响账户或播放列表的名称,或其中的内容。”

但与之前的其他形式的贿赂一样,付费的做法并没有消失。它只是被掩盖了。

新的贿赂方式

短短几分钟内,只需花费2美元,您就可以付费让你的歌曲获得在SpotLister上工作的1500名管理者的关注,JamLister(原SpotLister)是当下一种出售有名的Spotify账户访问途径的新兴服务。

该网站由两名21岁的大学生——Danny Garcia(纽约大学的一名吉他手),及一位密友(因不相关隐私问题要求匿名)共同创建。两人于2016年开办了一家“私人出租”公关公司,主要提供“推销服务”以在SoundCloud(一家德国网站,提供音乐分享社区服务)以及Spotify上产生巨大反响。这两家公司每个月都会有获得15到20位世界各地的用户,每位客户支付金额从1000美元到5000美元不等,用以确保歌曲在播放列表上的显著位置。

Garcia回忆道,“我们最早是支付5美元(用于列表添加),并且在一开始就成功了。当更多人开始加入时,你就会发现价格开始上涨,然后这些播放列表创建者逐渐发现自己被卷入其中,并且价值更高。有一些播放列表拥有9万个粉丝,广告费用基本在100美元到200美元每篇,一路往上,对于那些拥有50万个粉丝的播放列表,广告费可达2000美元每篇。

Spotify在Daily Dot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没有任何‘付费播放列表’或是出售播放列表的情况。这对艺术家、粉丝而言都是不利的。我们坚持严格的政策,并对不遵守这些准则的人员采取适当的行动。”

然而,付费体系绝对有在Spotify上进行。Organic Music Marketing的所有人Cody Patrick,负责管理亚特兰大地区的Tommie King和其他嘻哈艺人,他证实到:“我有收到价格区间为25美元到100美元的要求。”他在当地声望很高,其制作公司Resolve Media Group近期负责在亚特兰大拍摄几乎所有重要的说唱视频,其中包括D.R.A.M.的《Broccoli》和Migos的《Bad and Boujee》。所有内容Pattrick都在Spotify上看过。

然而,靠个人扩大范围不仅耗时长,且往往成本过高。你不仅要确定目标播放列表,还要追踪联系信息并进行介绍。即便如此,目前还未有简单的方法可以判断播放列表对是否对商业开放。Ignatious Pop是Spotify的一位用户,因其长期为流行剧目Big Little Lies、Insecure等录制电视原声带,目前粉丝数已超过100万,他告知记者,“为了我的播放列表、配置文件,许多人选择投入大量的资金,或者只是为了在播放列表中添加曲目,这些要求我每次都会拒绝。”

JamLister旨在利用其联合创始人在过去两年创建的联系网络,简化整个过程。以下是它的工作原理:当你将一首曲目上传至JamLister时,它会根据其相符的播放列表索引算法进行分析。该算法使用Spotify的API和Echo Nest来提取歌曲的特征,并使用该元数据来确定曲目要提交的最合适的播放列表。这样以来,独立摇滚乐队就无需浪费时间筛选EDM播放列表(反之亦然)。

图片3

播放列表的粉丝越多,需要考虑的成本就越高。Garcia说,拥有10万粉丝的播放列表需要9个信用分,或18美元,而只有500个粉丝的播放列表(JamLister中粉丝的最低限度)仅需花费1个信用分或2美元。每次提交后,播放列表创建者都有72个小时来审核曲目——不仅仅要听取曲目,还要提供一定程度的反馈,然后反馈给艺术家——以获得补偿。无论是否决定将曲目添至其播放列表,列表在每次审核提交时,创建者都会收取0.24美元。

短短五个月后,JamLister宣称可以访问1万3千个播放列表,累计播放量达到1170万。

Garcia澄清道:“我们无法保证在播放列表上播放歌曲,我们通过付费使播放列表创建者查看曲目,而不是实际上添加它。

开发系统

JamLister的模型存在一个基本问题,乍一看可能并不明显,与Spotify的服务条款无关。对播放列表而言,重要的不在于它拥有多少粉丝,而是听众的可靠性和活跃度。

这是因为在Spotify上夸大数字是非常容易的。

Streamify是一种提供虚假流媒体量的服务,可以允许用户一次获得多达200万次的播放。它先为你注册1000个免费流媒,而且很好用。去年年底,丹麦的两位记者创立了一个名为Cl1ckba1t的假乐队,制作了一首无法聆听的歌曲,并给此项服务支付了40美元,以产生1万的点击量。他们的订单在10天内就完成了。

图片4

同样,播放列表创建者时常会通过所谓的订阅门槛来扩大其粉丝数量,这是一种在社交媒体中比较成熟的技术,需要用户订阅一个账号(或提交电子邮件地址)以换取类似免费下载的内容。因此,你最终可能会付出更多的努力来提交一个似乎拥有大量粉丝但却是僵尸粉为主的播放列表。

Patrick说:“我必须咬紧牙关,看看他们是如何工作的。为播放列表购买假粉并不难。”他使用了不下9种不同的Spotify服务来吸引他的客户。

SubmitHub正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作为南非开普敦前谷歌团队成员的Jason Grishkoff最初在2015年末创建了该服务,方便用户将歌曲发送的他的博客Indie Shuffle。现在,任何与大量听众分享音乐的人——博主、播放列表创建者、SoundCloud频道、YouTube用户都可以使用该服务来征集稿件。

与JamLister不同,用户可以在SubmitHub上免费投递曲目——Grishkoff声称该网站每天可以促成1万的投递量——但可以购买额外的点数以确保反馈,并保证影响者在每首歌上至少收听20秒。

Grishkoff表示,“我们很快就开始意识到许多[Spotify]粉丝账户不合法。这可能会比较麻烦。有些人拥有10万粉丝,其中2万是真实的订阅用户,但为保持高粉丝量的假象,他们一直在购买粉丝。”

Grishkoff开发了一个巧妙的解决办法:他要求SubmitHub里使用Spotify的艺术家们上传自己账户信息中的数据——这些数据显示了一首歌已被添加的所有播放列表以及其在这种播放列表中生成的流媒量——并将这些数据整合在一起。由此产生的数据库可估计特定列表可能产生的点播数。这些信息包含特定播放列表响应率的细目,以及艺术家们提供的关于他们感兴趣的详细内容。

图片5

很显然,Grishkoff对SubmitHub提供的服务感到自豪。他声称有影响力的用户平均会听一首歌2分钟的内容,总体拒绝率超过90%。他确信该网站的影响者不仅仅是为了钱。

Grishkoff还认为,SubmitHub等服务可以提供便利的反馈,即使它是粗糙的或没有意义的,这种反馈均具有固有的价值,

涟漪效应

这些Spotify衍生服务的真正优点在于,当系统正常运作时,你实际上可以赚回你的钱,而且远远不止于此。

Grishkoff 说:“你可以假设现在做一个简单的计算。使用[SubmitHub],你可以说,‘好的,将此曲传到一个播放列表上需要1美元。他们可以得到15% 的支持率,但如果我是这15%的其中一员,看起来他们平均可以获得4000次点播量,所以我可以拿回15美元。”

换句话说,Spotify无意中掏钱给艺术家们来欺骗自己的系统。

当然,这不是JamLister和SubmitHub的创造者希望看到的方式。他们相信他们的服务正在平衡Spotify的点播环境,打击主流唱片公司的主导地位。Spotify已取得了UMG、华纳音乐、索尼音乐等全球几大唱片公司的支持,巧合的是,他们的艺术家很可能控制着Spotify最具影响力的播放列表中的大部分内容。例如,上述RapCaviar歌单中的艺术家平均有四分之三属于主流唱片公司。更重要的是,其他非官方的替代品与相比这些唱片公司的播放列表,尤其是索尼的各种Filtr播放列表,就相形见绌了。

JamLister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说:“我们认为自己的服务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主流唱片公司的影响力远超过主流播放列表中的歌曲。我们只是想为大有前途的艺术家们提供机会。”

但毫无疑问,使用JamLister等服务的最终目标很大程度上是以进入Spotify官方播放列表告终。

“我把Spotify当作是一种算法,”King强调到,“对我来说,播放列表添加曲目的重要性在于获得官方Spotify编辑的关注。只要你的歌被添至一定数量的列表中,你就有机会被添加到Release Radar and Discover Weekly中(每周为订阅者创建的两个由算法生成的播放列表中),并且你还能从那里建立有机流。”

Dead Oceans的Waldorf分享到,这是行业的共同信念,事实上,他没有为旗下的艺术家们使用JamLister或其他类似的服务。他表示“如果一首歌或一位艺术家被反复保存或收听,在算法播放列表中可能更具吸引力,该列表对数据发现有着自己的积极影响。”

图片6

MaWayy亲身体验了Spotify的涟漪效应。MaWayy通过电子邮件表示,电子双人组合Brian Way和Masoud Fuladi在网上合作却从未在现实生活中碰面,他们“几乎使用了网上能找到的所有平台。”这其中也包括JamLister和SubmitHub。前者在几天内将他们的曲目《Wrong》添加到19个播放列表中,在该过程中产生了80万次播放。这一势头引起了Spotify的关注,该单曲随后被添加至Spotify最大的三个电子音乐播放列表中:mint、Fresh Electronic以及 Furutos Hits。《Wrong》发布之初就快速获得了近100万次流媒收听量。

MaWayy写道:“这个过程的速度和可靠性是惊人的。” Brian Way和Masoud Fuladi指出,他们加入的一些较大的播放列表似乎被假粉在支持的,但他们仍然对结果感到满意。“我们希望所有这些列表的策展人都能够很容易地听到我们的音乐。”

如果有的话,这几乎就太简单了。这些第三方服务为Spotify播放列表的充满价值的世界找到了后门,任何有一定预算的人都可被授予访问权限。这可能大大改变了独立音乐在网上推广的方式,并使Spotify处于弱势地位。毕竟,目前还没有简单的方法可以确定哪些曲目受益于付费体系以及哪些是策展人真正喜欢的。

亚特兰大说唱歌手Tommie King说:“当你开始注意到很可能失去真正对文化具有重要意义的事物时,就很危险了。而如今,如果你有足够的钱,你就可以做到。”

这并不意味着他对使用该服务感到后悔。

“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大秘密,” King说,“一切都需要花钱”。

“这只是游戏的一部分”。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