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眼探客:匿名流量转化“神器”
火眼探客:匿名流量转化“神器”
打着“招聘”名义的黑产:拉皮条、传销、被培训、诱导整容
打着“招聘”名义的黑产:拉皮条、传销、被培训、诱导整容
字节跳动关联公司申请“DOUPAY”商标,支付蓝图再进一步?
字节跳动关联公司申请“DOUPAY”商标,支付蓝图再进一步?
定义智慧空间产业赛道,盈嘉互联完成B轮超亿元融资
定义智慧空间产业赛道,盈嘉互联完成B轮超亿元融资
立即打开APP
grace33
私信
8

机器人要抢走我们饭碗?没门!

2017-08-21
课堂-----
过去这些年,大家普遍都认为机器人和人工智能领域取得的巨大进步将会使得人类走向失业的未来。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8月21日报道 (编译:堆堆)

编者注:本文作者James Surowiecki是Wisdom of Crowds的作者,也担任VICE News Tonight的资深制作人。

去年,日本公司SoftBank在东京开了一家手机商店,并且为其配备了叫作Pepper的营业员。所有的Pepper营业员其实都是机器人,而这一切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更准确来说,Pepper是类人型机器人,SoftBank表示它们是“友善的、讨喜的以及令人惊讶的”。每一个Pepper都配备了三个多向轮子、防撞系统、多个传感器、双臂还有胸式平板电脑(可供顾客输入信息)。Pepper能够“表达自己的情绪”,使用3D摄像头和两个HD摄像头“来识别在它面前说话者的动作以及表情”。这种会说话的机器人可以识别开心、悲伤、愤怒以及惊讶,确认人们的情绪是好是坏——Pepper的工程师发现这些能力可以让“他”变成一个更出色的私人助理或营业员。现在,在SoftBank商店、必胜客、大型油轮、家中等其他地方已经有1万多个Pepper在工作。

在一个没那么焦虑的世界,Pepper的出现就像是一个很可爱的科技新事物。但是对于许多权威人士以及预言家来说,他的出现意味着一些更严肃的问题:人类工作者将被淘汰。(张着一双迷离小眼睛的Pepper照片出现在了无数篇文章当中,标题大都类似于“机器人将取代你的工作”。)

过去这些年,大家普遍都认为机器人和人工智能领域取得的巨大进步将会使得人类走向失业的未来。我们都生活在“第二次机器革命”,这是引用了麻省理工研究者Erik Brynjolfsson和Andrew McAfee所写的那本书中的标题——制造业、销售业、簿记、准备食材——这些工作都将逐渐走向自动化,甚至在短时间内,一些更为复杂的分析工作也会被取代。2013年牛津大学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研究被大家经常拿来例举,研究表明美国近乎一半的工作都有可能在未来20年时间内实现全自动化。那么最终的结局是不可避免的。机器人正在前进,而人类劳动力则节节败退。

鉴于科技公司近来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领域取得的飞速进展(战胜围棋大师、在德州扑克中拿到冠军以及安全驾驶汽车等),人们关于自动化的焦虑是可以理解的。我们即将大步跃入自动化时代的想法无疑也与硅谷普遍的感觉相吻合,即我们所处的时代正在加速迎来前所未有的创新。一些科技公司领导人(如Y Combinator的Sam Altman以及特斯拉的Elon Musk)都确信失业的未来即将来临——也许唯恐得罪大家,他们正忙于打造一个安全网,减少世界的工作量。因此,硅谷突然兴起一阵风,即所谓的宇宙基本工资——向每一位公民自动发放薪金,这样在失去工作之后他们也可以拥有基本保障,得以生活。

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故事——关于自动化和永久性失业的跨时代传说。但这种理论也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至今为止都没有足够有力的证据表明这种巨变正在发生。

想象一下你是老式赛斯纳飞机的飞行员。此刻的飞行环境非常糟糕,你看不清地平线,一个疯狂、失去方向感的乘客正在朝你怒吼——你正笔直往地面坠落。你会怎么做呢?无疑:你会选择相信你的仪器——测高仪、指南针还有你的陀螺地平仪——提供给你的实际方向感,然后选择继续飞行。

现在想象一下你是地面上的一位经济学家。一个惊慌失措的软件工程师警告你他开发的产品会让大家进入一个没有工作的世界。无疑,你也有很多数据仪器供你参考,从而判断这样的预测正确与否。如果自动化确实改变了美国的经济,那么两件事就会成真:1.总体生产力会急剧增加;2.相比过去,工作要更加难找了。

来说说生产力吧,这指的是每个劳动力每小时工作可以创造的价值。自动化使得许多公司可以用更少的劳动力生产出更多的产品,因而自动化的潮流可以促进生产力的增加。然而事实上,依据历史数据,过去十年来生产力的增加其实是极少的。回首美国经济发展迅猛的时间段,即1947年到1973年,劳动生产力每年大约是以3%的比例在增加。从2007年开始,增长速率为1.2%,这是二战以来最低的速率。过去两年来,生产力仅增加了0.6%——而此阶段正是大家担忧自动化取代人类工作的时间点。这显然不会是高效机器人取代低效人类能带来的结果。正如McAfee在书中写得一样:“生产力的低速增加确实打脸了我们宣扬的惊人科技进步。”

现在,生产力的减速有可能是由于人类从工厂转变为进入服务行业的结果(一直以来,服务行业的生产力都要比工厂里的生产力要低)。即便数十年来,制造业广泛采用自动化和机器人,可近来该领域内生产力的增加也是微乎其微的。“我坚信自动化在工厂里一定起到了重大影响。”英国经济政策研究中心的经济学家Dean Baker说道,“只不过在整体数据上,你是无法发现这一点的。”

就业市场也同样显示不出机器人末日的来临。失业率低于5%,许多州的雇主仍然在抱怨劳动力短缺问题,而非劳动力过剩。尽管在大萧条之后,美国有数百万人失去了工作,但他们如今已经“卷土重来”,找到了工作。更惊人的是,随着就业市场的改善,普通工人的薪水也在增加。众所周知,一直以来的薪水上调比例都少得可怜,但薪资的上调速度确实要比通货膨胀以及生产力的增加要快得多。如果人类工人逐渐过时的话,那么这一情况显然是不可能发生的。

如果自动化确实在真正意义上重塑就业市场的话,那随着人们的工作逐渐被剥夺,他们就会从一家公司换到另一家公司、从一个行业换到另外一个行业,这样就会出现经济学家称之为是“工作流失”的现象。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却恰恰相反。根据美国智囊机构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Robert Atkinson与John Wu发表的论文表明,“现在,美国的工作流失率是史上最低”。2000年开始的——互联网成为主流,人工智能开始问世——职业流失率是1950年到2000年之间的38%。

这恰好与美国工作任期的中位数相符合。从2000年开始,工作任期的中位数就在增加,而非减少。换句话说,对于美国大多数劳动力而言,当下的这个阶段并不是工作的中断,而是一个惊人的稳定期。工作任期的中位数实际上和20世纪50年代时的中位数差不多——那是一个我们认为工作稳定性达到顶峰的时代。

图片1

但上述诸多言论并非是在表明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对经济毫无重大影响。其实,这种影响是非常细微且有限的,远非预测世界末日那些言论说得那样。举个例子,有一个研究对17个国家内机器人在制造业、农业以及公共事业领域产生的影响进行了严谨的调查。研究发现机器人确实减少了低技能工人的工作时间——但它们并未减少人类工作的总时间,这实际上是提高了人类工作者的薪资。

换句话来说,自动化也许会影响人类从事的工作种类,但在当下,我们很难去展望一个不用工作的未来。事实上,McAfee早期也曾发表过一些言论:“如果我能重新来过一遍的话,我的重心会放在科技是如何引领经济发生结构改变的,而不是更多去关注工作。中心问题并不是净工作流失,而是现有工作种类发生的变化。”

McAfee还指出自动化会在零售业和交通两个领域产生重要影响。即便在这些行业里,工作流失的比例也没有一些新闻报道中说得那样可怕。Goldman Sachs刚公开了一份报告,预测自动汽车一年能够夺走30万份司机的工作。但公司表示在25年时间内,这件事不会发生。而这25年时间,也足够经济去应对这一变化了。与此同时,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也预测在21个国家内,9%的工作将会因为自动化而面临严重威胁。这是一个惊人的比例,但这并没有预示着世界末日的到来。

大家都看到过很多更为耸人听闻的预测,比方说牛津大学的研究。可是但凡你再仔细深入研究一下,你就会发现这些预测都倾向于假设——如果一个工作可以实现自动化,那么很快它就会变成全自动化——这一假设不但高估了自动化的发展速度,也同样高估了自动化能被随便采用的程度。历史表明,实际过程远不会那么顺利。比方说,ATM就是被设计用来取代人类劳动力的一个典例。最初ATM是在1970年问世的,到20世纪90年代末才被广泛采用。

如今,美国境内有40多万台ATM机器。但是按照经济学家James Bessen说得那样,银行出纳员的人数在2000年到2010年是急剧增加了的。这是因为尽管每个分行出纳员的平均数量减少了,但是ATM的存在使得银行开分行的成本降低了,因而银行就开了更多的分行。诚然,劳动局确实预测未来十年,出纳员的数量会减少8%。但是这个比例是8%,而不是50%。这是在本应当替代出纳员工作的机器人首次问世的45年以后,这一比例才仅仅是减少了8%。(换个更广的角度来说,Bessen发现在1950年的统计调查中列出的271个职业中,只有——电梯操作员——这个职业到2010年为止被认为是彻底废除了。)

当然,如果当下自动化的发展速度能够远超以前,那么依据ATM这类简单机器的历史数据来预测未来,其用处也就非常有限了。12年前,Ray Kurzweil在写的《奇点迫近》一书中就描述了当科技社会能够以指数式曲线速率发展时的情形,这就会引发爆炸式的新发展。科技行业内,持有传统观念的人士认为我们当下所处的社会就如同未来主义者Peter Nowak描述得那样,其创新速度已经是以几何级在加速了。然而,这里要再次重申这样一个观点——经济现状却呈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结果。事实上,正如经济政策研究所Lawrence Mishel以及Josh Bivens在文章中说得那样,“广义程度上定义的自动化在过去十几年时间内的发展速度已经减缓了”。除此之外,近来微芯片的发展速度也已经落后于摩尔定律预期的时间进程了。

美国企业本身似乎也并不相信这种“失业时代”。如果实施自动化带来的好处能够和预测般的一样可观,那么公司将会迫不及待得投资大笔资金去研发新技术。但它们没有这样做。过去十年来,投资软件和计算机的资金增长速率已经比以前慢很多了。事实上,据Mishel和Bivens表示,相比二战后,从2002年开始的资金投资增长速度就已经在减慢了。这一结果与你展望的那个快速实现自动化的世界恰恰相反。至于像Pepper这样的设备,在美国,去年一年投资在所有机器人上的资金仅仅为113亿美元。这大约是每年美国人花在宠物身上费用的1/6。

图片2

(如果自动化让大量百姓失去了工作,那么你会发现工作流失率会大幅增加,或者换工作的趋势愈加明显。但是现在的工作流失率却是史上最低。)

那么既然数据给不出任何证据表明机器人正在占上风,为何就连硅谷以外的诸多人士都在坚信“机器人会让我们饭碗不保”呢?至少在美国,这可能是由于两种被大家普遍注意到的趋势。在2000年到2009年之间,美国600万制造行业的工作都消失了,全国的薪资上调也停滞不前了。与此同时,工业机器人变得愈来愈普及,互联网似乎改变了所有的事情,人工智能也首次发挥了用武之地。将这些现象联系在一起,人们就会理所当然得得出这样的结论:机器人抢走了薪资较高的制造行业工作,接下来,它们就会威胁到剩余的工作了。

但2000年左右,全球经济又发生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中国进入世贸组织并且大幅度提高了生产力。是这件事影响了美国的制造业,而不是自动化。经济学家Daron Acemoglu以及Pascual Restrepo发表的一篇名为“机器人与工作”的文章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文章表示工业自动化是导致1990年之后67万份工作流失的罪魁祸首。但是就在1999年到2011年期间,与中国的贸易往来导致美国失去了240万份工作:几乎是自动化的4倍。“如果你想要知道2000年之后制造行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答案很显然是因为中国,而不是自动化。”Dean Baker这样说道,“我国的贸易逆差很大,主要是因为制造行业。我们发现制造行业工作数量的急剧减少。要说这两件事是毫无关联的,那根本不可能。”(换句话说,在美国工厂未来的就业问题上,川普的看法并非是完全错误的。)

尽管如此,自动化也确实会在未来几十年破坏许多现有的工作。正如McAfee说得一样,“关于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自动驾驶汽车和卡车等问题,现在就发表这样的观点还有些为时尚早。几年内,这些事物并不会产生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冲击。”但有一点尚不明确的便是这些创新对就业市场产生的影响是否会超过过往科技进步带来的影响。毕竟,将工作外包给机器完成,这个想法并不新颖——在经济发展的200多年来,这实际上是亘古不变的主题,从轧花机到洗衣机到汽车。虽然有大量工作正逐渐消失,但同时也创造出了一些新的工作。在假想人们未来会从事什么样的工作上面,我们的想象力还远远不够。

就连我们对自动化和计算机化的焦虑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在20世纪50年代末和20世纪60年代初我们就有过类似的焦虑。当时的评论家们坚信自动化会导致人们永久性失业。一批科学家和思想家自称是 “三重革命特设委员会”(The ad-hoc committee on the Triple Revolution),他们对当时还被称作是自动控制的技术表示了担忧,认为“机器能力的增长速度会比人类能力快得多”。1965年民主研究所调查中心的W. H. Ferry曾写道,自动控制“破坏了工作和收入之间的联系,将大量男性女性从经济体中驱除出来”。现在,不过是将“自动控制”替换成了“自动化”或“人工智能”等措辞罢了。

关于历史,最奇怪的一点就在于我们同时恐惧这两种相互矛盾的未来。一边,我们知道机器人将抢走我们的工作,它们更高效的生产力将会改革一个又一个行业。如果此事发生了,经济增长就会取得飞跃式的发展。整个社会也会比现在富裕很多。但与此同时,我们也清楚知道我们处于一种长期性经济停滞之中,经济增长缓慢,工资上调速度停滞。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我们需要担心的是如何照顾以后的老龄化人口,如何支付得起高昂的医疗费用,因为我们在未来并不会比现在富裕多少。这两种未来都是有可能实现的,但它们不会同时存在。对机器人的兴起以及长期性经济停滞的担忧没有任何意义,但许多知识分子依旧乐此不疲。

我们对自动化的担忧,其讽刺之处在于——如果机器人主导未来的这种预测成真了,其他大量经济方面的担忧都将不复存在。举个例子,Accenture近期进行的研究表明广义上人工智能的应用可以将美国的年度GDP提升两个点(到达4.6%)。像这样的增长率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很轻松得应对社会福利、医疗保险以及高昂的医疗费用等问题。这也会带来更高的薪资上调幅度。虽然这会使得经济蛋糕的分配变得复杂起来,但相比分一个小蛋糕,分一个大蛋糕还是会容易很多的。

不过,这里假设的未来似乎还很遥远。有一点要明确,虽然过去关于自动化的忧虑都是错误的,但这并非就意味着未来的情况依旧会如此。预测中,指数级增长带来的积极影响也许在未来某一天就会实现。但鉴于目前只有极少数公司在投资这项新技术以及经济的缓慢增长,距离看到那一天,我想这期间要等待的时间并不会很短。从这方面来说,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并不是“狼来了”故事的机器人版本——因为,它们根本就没来呢。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