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个月营收84亿元,途虎养车冲刺港交所
9个月营收84亿元,途虎养车冲刺港交所
以杂志先锋精神做香氛,Atypic Edition返常用“季抛”小众香对话年轻消费者
以杂志先锋精神做香氛,Atypic Edition返常用“季抛”小众香对话年轻消费者
造车阵营再添一员,石头科技创始人下场获腾讯投资
造车阵营再添一员,石头科技创始人下场获腾讯投资
清华理工男王植:做护肤主播圈粉两百万,在阵痛中如何高速成长
清华理工男王植:做护肤主播圈粉两百万,在阵痛中如何高速成长
立即打开APP
grace33
私信
18

堵车堵到心慌,埃隆·马斯克竟要挖隧道通路,并命名项目“Boring(闲得慌)”

2017-02-24
洛杉矶的交通堵塞就是促成事件的爆发点。“去他妈的,”他心里暗想,“大不了我自己挖”。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2月24日报道 (编译:小白)

注:这位亿万富翁打算挖个隧道解决交通拥挤问题。但是他在特朗普时代的基础设计规划似乎有点问题……

图1

眼前的坑至少15英尺深,50英尺宽。坑的位置在克伦肖大街盒西120街路口,离洛杉矶国际机场不远。如果不是因为边上的土堆,你都不会在意到那个地方。从SpaceX的车库顶端往下看,这个坑简直有碍观瞻——一个被看上去生锈老旧的铁栅栏围起来的大坑。

但是这位身兼SpaceX和电动汽车创企Tesla两家公司首席执行官的埃隆·马斯克却是对此感到十分自豪。上个月的某个周末,他突发奇想地就开始打算挖坑。整件事源自12月份某个周六早上,马斯克在路上堵车了。“堵车快把我逼疯了,”他发推特说。“我要造一台隧道挖掘机,开始挖隧道。”接着,不到一小时,项目不但确定了名字还有了推广平台。“项目就叫‘Boring Company’好了,”他继续写道,“挖洞,这就是我们要干的。”两个小时后,马斯克又发推说:“我真的要开始挖隧道了!”

听上去好像有点迷幻。马斯克是个严肃的人,不过有时候他也会满嘴跑火车,说点胡话吸引媒体关注或者纯粹地自娱自乐。在2015年的采访中,他半开玩笑地说赞成在火星上放弃核武器;去年他又发推特暗示自己正在为五角大楼开发类似于钢铁侠的飞行装备。这次也不例外,大多数媒体都觉得挖隧道大概有是马斯克的一个玩笑罢了。

然而这回他竟然是认真的。至少,在华盛顿的SpaceX办公室里,他说的都是真的。多年来,他一直在思考隧道问题——个人迷恋是因素之一,另外,隧道对Hyperloop也十分关键,Hyperloop是他在2013年提出的一个神奇的高速铁路系统。一直以来,只要有人问他有什么好的创业机会,他就不遗余力地说服对方去挖隧道。“我猜,他们大概是希望我说点iPhone应用之类的玩意,”马斯克笑嘻嘻地说,“不过我说,‘挖隧道吧!’显然隧道可以解决城市拥堵的问题——然后我们就不会老是被堵车折磨了。”

马斯克说,洛杉矶的交通堵塞就是那个促成事件的爆发点。去他妈的,他心里暗想,大不了我自己挖。就在他狂发推特的那几天里,他买下了BoringCompany.com网站域名——然后又任命Steve Davis为新项目负责人。Davis本是SpaceX的高级工程师,曾为SpaceX的第一枚火箭设计了导航系统。草草拟定的计划是为汽车和高速列车挖很多很多的隧道。不过,马斯克仍会以他独特的方式来前进:走一步算一步。

同时管理两家大型产业公司的一个好处就是你可以在短时间内就搞到土方设备。然后,在1月份某个周五的中午,一个挖掘小组开工了。“我当时就想,‘嗯,到周日晚上我们可以挖多大个坑?’”马斯克说。

2016年大选结束后不久,川普的首席战略官Steve Bannon暗示,新政府将加大力度推进基础设施建设。“保守派别慌,”他对记者说道,“我要推动一个万亿美元的基础设计案。随着全球利率下降,现在正是重建一切的大好时机。造船厂,钢铁厂,都振兴起来。”在总统就职日上,川普承诺“新的马路、高速公路、桥梁、机场和隧道,还有铁路将遍布我们伟大的国家。”

和Boring Company半斤八两,川普的大联盟建设提议看上去也像个半成品,但很有可能已经促使私募股权公司如Blackstone和Carlyle开始筹划大型基础设施投资。

马斯克其实并非处于从川普基础设施计划中受益的最理想位置。他是个气候变化主战分子,与奥巴马政府关系密切。在这一届的大选中,马斯克曾支持希拉里·克林顿,并在采访中说川普“不具备良好体现美利坚合众国精神的那种气质。”

但是大选之后,马斯克多次拜访特朗普大厦会见总统,特别是总统的首席战略官Bannon。Bannon是前高盛银行家,他是川普“美国优先”的经济国家主义的主要支持者。1月6日私下见过马斯克之后,Bannon跟同事说,他觉得马斯克和他的公司正是川普有意扶植的那种能促进美国就业增长的企业。对于曾经多次被硅谷公开批评的川普,和马斯克的联系给予了他的政府一股创新和活力。12月份,马斯克被邀请参与川普的战略政策小组,这个顾问小组成员还包括IBM的Ginni Rometty,百事可乐的Indra Nooyi和摩根大通的Jamie Dimon。

马斯克也对川普表示友好。1月份,他支持川普提名前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Rex Tillerson为国务卿,尽管这家石油公司在过去多被诟病。“听上去有点不可思议,”他在推特上写道,但是“Rex Tillerson有成为出色国务卿的潜力。”他还指出,Tillerson曾对碳税持开放态度,而碳税也正是马斯克一直以来大力支持的。在川普发布临时禁令,禁止7个主要穆斯林国家移民进入美国后,马斯克一边不痛不痒地指责该项禁令,一边又提醒左派粉丝在抨击前先好好阅读文章内容。

作为对抗议者的回应,Uber首席执行官Travis Kalanick选择离开川普的战略政策小组,然而马斯克并没有。“参与该小组并不意味着我同意川普政府的行为,”他在声明中写道,“我认为此事参与重大问题讨论将大有好处。”

我们在SpaceX办公室的对话就安排在马斯克于2月3日见完川普的几小时之后。马斯克仍然穿着出席会议的西服,而且看上去有点睡眠不足,对于川普相关问题的回答也浑浑噩噩,随后我们就把话题转移到了Boring Company上。

“我另一个想法是把公司命名为Tunnels R Us,”他说道,“不过我们现在打算改名叫AT&T——American Tubes and Tunnels。”

当我问他们这家隧道创企是SpaceX的子公司还是独立公司时,他含糊地反问:“你没有看我的推特吗?The Boring Company,或者TBC。”这时候助理插话了:没错,Boring company,又名To Be Continued,又名Tunnels R Us,又名American Tubes and Tunnels,不管公司叫什么,将是一家独立公司。

眼下,Boring Company还没有一名全职员工,也没有清晰的商业模式,尽管政府合同会起到重要作用。马斯克说,隧道业务和航天行业有点类似。自阿波罗计划之后,火箭产业并没有发生太多变化,研究项目依然进程缓慢成本高昂。SpaceX以其低成本、固定发射的优势最终拿下了NASA的16亿美元合同,来为国际空间站执行补给任务。

隧道技术比火箭更老,但是挖掘速度基本上还停留在50年前的水平。正如火箭发射一样,隧道项目通常有政府合同赞助,在此情况下承包商无须承担成本超支的风险,结果往往就是成本飙升。著名的例子有波士顿的Big Dig,项目是将一段93号州际公路移到地下,结果项目大约延期8年之久,比最初计划的多花了120亿美元,不过所有隧道差不多都这么昂贵。洛杉矶计划延长地铁Purple Line2.6英里,成本大概在24亿美元以上,施工时间需10多年。“差不多10亿美元1英里,”马斯克说道,“简直疯了。”

马斯克拒绝评论川普,不过马斯克身边的一个人表示虽然Boring Company将作为川普基础设施建设案的部分工程开工,但是不管华盛顿的政策如何变化,项目都会进行下去。马斯克说,他希望设计一个更加快速的隧道挖掘机,并用它来挖上千英里的隧道,最终打造一个巨大的地下网络,包括30层的汽车隧道和高速列车道如Hyperloop。

质疑闪过我们的脑海,比如:数百英尺的中空隧道不会使得地面不稳定吗?“不会,”马斯克表示,采矿业一直都在挖隧道啊。“地球这么大,我们人类那么渺小,”他说,“我们渺小得你难以想象。”他强调,不仅这些交通隧道可以实现,并且它们也是我们摆脱恶劣交通的唯一办法。

“我们有几十层高的摩天大楼,我们有平坦的二维道路系统,”他说,“当所有人都在这些建筑里面然后同时出来的时候,拥堵在所难免。”而隧道,即代表了三维交通网络。

马斯克选择SpaceX的停车场这个位置作为第一挖是有他的原因的。首先,最重要的是这里方便,可以不需要市政府批准就开挖。马斯克的计划是把现在的这个坑挖成斜坡方便日后大型的隧道挖掘机进入,然后在挖掘机深入到50英尺地下之后开始水平挖隧道,在50英尺这个深度可以避免撞到天然气管道和下水道,也不会对地面造成影响。公司目前正在争取施工许可,希望在真正开挖隧道前能够摆平一切官方要求。目前马斯克并没有透露这条“测试隧道”会通向哪里,只说这条隧道可以容纳车辆,并且将会是大型地下交通网络的起点。

尽管隧道交通听上去有点荒唐,马斯克认为再怎么样,隧道也比硅谷提出来的交通解决方案:飞行汽车要靠谱一点。Google的拉里·佩奇投资过两家私人飞行创企——Zee.Aero和Kitty Hawk,其他公司如Uber和Airbus也在做类似研究。但是马斯克坚持认为飞行汽车愚蠢极了,至少对城市交通来说没什么好处。“你们都知道的,我是很喜欢和飞行有关的东西的,”他说,“但是你说飞行汽车可以成为广泛应用的解决方案,我有点不大敢相信。”他解释说,只要物理定律还在,任何飞行汽车都将必须制造大量的向下动力来保持自身在空中的稳定,这就意味着地面上必须承受大量的风和噪音,更不用说空中交通事故带来的残骸垃圾。“如果有人没控制好他们的飞行汽车,汽车砸下来的话就有可能送你归天。”他说,“如果一大堆东西在你脑袋边整天嗡嗡嗡吵,你的焦虑只会增不会减。”

最后助理提醒我说,还可以再问最后一个问题。但马斯克显然意犹未尽。他解开领带扔在桌子上,认真地看着我说:“想不想看看我挖的隧道?”

此时此刻,夕阳西下。马斯克,SpaceX的Davis还有我,正站在金属围栏拦着的大型钢板上,悬挂在20层楼高的半空中。然后这个在建筑上被称为“载人吊篮”的家伙在大型起重臂的作用下缓缓下降。我吓得浑身发抖,边上的马斯克倒是咧着嘴笑眯眯地看着黑咕隆咚的坑。在他穿着去见总统的西装外边,他穿着安全背带,戴着安全帽,和一双过膝皮靴。

“真他妈棒极了啊!”当我们踏在泥浆上时马斯克又一次忍不住发自肺腑地感概。这也是他自己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隧道挖掘机。

图3

马斯克把我带到这个市政项目施工处,在一台用过的挖掘机边上他若有所思。机器直径约26英尺,长约400英尺,大概能有1200吨重,她还有个名字叫Nannie。这台机器曾被用于华盛顿的水利工程,主要是挖隧道来防止污水溢出到安那考斯蒂亚河。新机器一般售价至少为1500万美元,不过在中国,十年的疯狂地铁建设使得很多机器剩了下来,一台稍微用过的机器可以便宜很多。

Nannie由一家德国公司生产制造,虽然近在2015年才开始投入使用,看上去已经有些老旧了。她的表面锈迹斑斑,到处粘着泥巴。马斯克打算利用这样的机器来测试隧道技术的改进。他认为可以借助更大马力更优质的材料和设计,机器应该可以在不断挖掘的同时安装隧道墙——尽管这一设想如今仍显天方夜谭,然而如果有朝一日或可实现的话,Boring Company就可以大幅度地减少挖掘成本。“稍稍改进应该很容易,”马斯克说,“改进五倍也不是大问题,改进十倍的话大概会更难,但是我们又不需要去赢什么诺贝尔奖,我们也没必要改变物理定律。”

当我们走过机器时,马斯克和Davis找了隧道项目经理Shane Yanagisawa,问了几个问题。他们问了灌浆材料和人员配置,不过更多的是关于速度的问题。Yanagisawa说,淤泥是最大的限制因素。Nannie的输送带一次只能输送一点点的淤泥。不过他认为,这台机器最大的行进速度可以达到75毫米每分钟。一周内,她可以挖掉300英尺泥土。

马斯克点点头。“我们打算大幅度提高挖掘速度,”他说,“我们想知道一周挖掘1英里有没有可能?”

“啊?”Yanagisawa仿佛吓到了。

当马斯克戴上安全帽回到载人吊篮准备回去时,他看上去有那么点泄气。“或许我们应该从小一点的目标着手。”他说,“但我们还是可以让事情简单很多。”

波士顿的任何一个长住市民都可以告诉你,隧道往往会打击积极性。据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专门研究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Bent Flyvbjerg的说法,桥梁和隧道项目平均成本和耗时分别超出预期的32%和22%。进度如此缓慢的原因部分在于机器总会难以避免地遇到意料之外的障碍,比如大石头。“不管你做多少测试,取多少样,你都没法预测会钻到什么奇怪的东西。”Flyvbjerg说道。

不过,Flyvbjerg依然看好马斯克的计划。“我不会对他的计划一笑置之,”他说。他也认为,通过一些简单的改进,比如在现场准备足够的零件来避免长时间的维修等待,马斯克是可以加快挖掘速度的。“建筑行业真的需要好好革命一下,”他说,“过去50年来,建筑领域是唯一一个没有改进生产效率的领域。”而说到马斯克,他的评价是“这个人很擅长革命突破。”

这些信心并非来自马斯克对隧道的任何描述,也并非来自他具备的特殊隧道专业技能。事实上,信心来自马斯克他本人的特点:马斯克身上有着一种神奇的力量,总能找到聪明的人来跟他一起冒险——比如殖民火星,制造比法拉利还快的电动汽车——都是疯狂至极。SpaceX的廉价火箭又完美地贴合了NASA在2004年开始允许私有发射任务向国际空间站提供补给;特斯拉的发展也受到了电动汽车购买者税收抵免政策的鼓励。这两项政策都源自乔治·布什政府,又得到了奥巴马政府的拥护。

在这些年里,马斯克很少谈到创造就业机会,而是一心放在电动汽车相比于传统燃油汽车的优势和太空旅行上。“最近人们越来越关注就业机会了,”他说,“不过我觉得你要是能把问题解决了,你就是为别人带去了解决问题的机会。”

最近,马斯克时常直接讨论经济对他工作的影响。“我的目标是,”他在推特上为自己和川普的关系辩护说,“加速全球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变,让人类在多个星球上发展文明,这一目标将会为我们创造成千上万的就业机会并且可以为全人类带来更美好的未来。”

马斯克或许是个环境保护主义者,川普或许可以坚持认为气候变化是中国的骗局,但是马斯克的公司有3.5万名员工,其中大部分是工程类职位,也就是川普口中对美国未来至关重要的职位。去年,Tesla开始在内华达州的里诺运营Gigafactory,这个超级工厂最终目标是成为全球最大的电池制造工厂。另一家马斯克曾协助创办最近并入Tesla的太阳能板制造创企SolarCity在纽约北部造了一个120万平方英尺的工厂。

马斯克表示,Boring Company是这些举措的一个自然延伸:“它当然会创造很多就业机会,”说罢他咧嘴一笑,“嗯,是万亿级别的就业机会。”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