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全自动AI中台SaaS服务,深度赋智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
提供全自动AI中台SaaS服务,深度赋智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
心血管类医疗器械研发生产商归创通桥完成超5000万美元C轮融资
心血管类医疗器械研发生产商归创通桥完成超5000万美元C轮融资
连续5年销售收入翻倍,彩瞳TOP1品牌可啦啦累计完成完成两轮近亿元融资
连续5年销售收入翻倍,彩瞳TOP1品牌可啦啦累计完成完成两轮近亿元融资
血液净化设备研发商山外山完成数亿元战略融资,高瓴创投领投
血液净化设备研发商山外山完成数亿元战略融资,高瓴创投领投
立即打开APP
猫奴薛定谔
私信
10

扎克伯格每周向Facebook 16000名员工公开秘密,他都说了什么?

2017-01-11
扎克伯格是Facebook闪闪发光的标志。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1月11日报道 (编译:Shane)

Facebook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及其管理团队每周都会面向16000名员工召开全体员工大会,但是关于这些会议内容,外界却一点风声也听不见。

在2015年7月的一个星期五下午,在加利福尼亚州门洛帕克市Facebook总部,马克·扎克伯格面对着几百名员工进行讲话,全球其余数千名员工则通过直播获知现场第一手信息。

当时,平素冷静内敛的扎克伯格却异常愤怒。因为Facebook要推出语音助手M的秘密被泄露给了媒体。扎克伯格对他的员工发誓说: “我们一定会找出泄密者,然后炒他鱿鱼!”一个星期后,扎克伯格在另一次公司会议上宣布了事件的后续,他表示已经抓住罪魁祸首并解雇这个家伙。会上的许多人听后都拍手称快。

泄密以及“捉内鬼”这样的事情在Facebook其实很少发生。苹果、Snapchat等技术公司总是让员工蒙在鼓里,不会轻易向其展示自己的项目和野心,Facebook和这些公司不同,Facebook会定期在每周五下午的问答会上同员工分享各种秘密,扎克伯格主持的问答会已经坚持了10年。

消息人士称扎克伯格会在这类周例会告诉他近16000名员工尚待发布的产品细节,比如新闻阅读应用Paper、与Snapchat竞争的Slingshot、以及AI助手M等产品。最令人惊讶的是,扎克伯格分享的所有秘密一个都没有泄露出去。

扎克伯格会开诚布公地介绍公司将要推出的新产品,比如给员工播放产品的概念视频。他还会在问答会上和大家分享自己对Snapchat 和Twitter等竞争对手的看法,甚至还会聊起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他们无所不谈,谈论的秘密却也无一泄露——即使Facebook全体员工甚至实习生都能够听到问答会上的所有内容。“对于第一次参加这种会议的人来说,会议的透明度会吓你一跳。”一名Facebook前雇员透露,“但是当你知道自己提的问题会得到绝无约束的答复时,会油然而生一种特别的感觉。”

Facebook的员工不仅能够获得信息,还拥有一位开诚布公、绝不照本宣科、讨论话题百无禁忌的CEO,这种互相信任的情感会让员工自觉对每周例会上的秘密守口如瓶,世事通常如此。“如果公司想要打造这种开放的企业文化,就得有一点约定俗成的协定,比如不可以泄露公司机密。”另一位前Facebook职员如是说。

当然Facebook也有正式的员工协议。新员工会接受媒体培训,期间公司会告诫他们如果泄露信息的话有可能被解雇。扎克伯格则会不时提醒Facebook员工说,他例行的每周答问会是要保密的。

但是Facebook还有另一个杀手锏,那就是员工的羞耻心。我们访谈过5、6位Facebook前任和现任雇员,他们几乎都提到了同事之间的压力是他们保守秘密的最大推动力。

“如果有人泄露秘密,其他所有人都会义愤填膺。”一位前雇员解释道,“这就像背叛了整个家庭一般。”

公司内问答会并非Facebook独有,这已经成为了技术公司的“标配”之一。这项传统可以追溯到Google全员参加的周例会TGIF。Twitter、Uber以及Nextdoor也有类似的例会。

但是在扎克伯格的名气与Facebook的规模和影响力如此之大的情况下,还能够将这种每周例会坚持下来还是挺让人吃惊的。扎克伯格甚至开始在全球的一些城市办起了和Facebook用户之间的公开问答会。

有人认为扎克伯格举办这些问答会,自己也从中受益不少。他因此有机会倾听一线员工的心声,同时这也是他磨炼公开演讲技能的机会。在公司早期时期,众所周知,扎克伯格是个言辞匮乏、肢体僵硬的演说者,但这些年来他已经改善了很多。

每个星期五下午4点,扎克伯格从Facebook在门洛帕克新大楼的餐厅讲发表大约1小时的讲话。扎克伯格同级别的公司副手,如首席运营官谢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产品负责人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和首席技术官麦克·施罗弗费尔(Mike Schroepfer)则坐在椅子第一排,以便随时被扎克伯格叫起来解答问题。

图片2

会议通常仅限于Facebook员工,但也有其他人出席会议。董事会成员彼得·蒂尔(Peter Thiel)、苏珊·德斯蒙德·赫尔曼(Susan Desmond-Hellmann)和唐·格雷厄姆(Don Graham)也都参加过问答会。歌手Jay Z在2013年夏天也参加过Facebook的问答会,但是似乎没有人记得他在那里的原因。如果你所在的Facebook办公地点离总部较远,也可以观看问答会的实时直播,之后会议全程视频还会上传到Facebook的内部门户网站保留一段时间,以便员工挑方便的时候观看。

扎克伯格通常会先来一段开场白,然后往往会祝贺工作满一年的员工工作一周年快乐。如果你在Facebook待的时间足够长,一般是十年,可能会被要求起身分享一个你和Facebook之间你最爱的故事

然后扎克伯格的话题就会聚焦在“本周修复(fix of the week)”上,他通常会表扬一些修复了系统错误或是完成某项工作的幕后人士,别人也许永远不会意识到他们所做的这些事情。即便现在公司规模已经非常庞大,这是保持Facebook“黑客精神”的一次小小呼吁。

这些会议常规都完成之后,扎克伯格就会开始回答员工提交的问题。每周例会之前员工都会在Facebook内部群内实名提交自己的问题,并投票选出本周最热门的,扎克伯格会从这个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开始。今年早些时候Gizmodo发布了一张该投票系统的截图,上面的问题从Snapchat的商业战略到员工是否应该阻止特朗普的总统竞选活动,几乎无所不包。

解答完投票选出的问题后,扎克伯格用把剩下的时间解答观众递上的问题纸条。问题涉及的话题很宽泛,扎克伯格通常不会公开评论竞争对手,但在Facebook问答会时间,他会坦率地谈论起Twitter和Snapchat。他多次谈到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和他膨胀的野心。

问题和之后的回应有时也是很严肃的。董事会成员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曾口无遮拦地将该公司在印度推行的免费移动互联网计划Internet.org比作殖民主义,扎克伯格严厉反驳了这一说法。此外还有一次在他发给公司的内部备忘录被公布到网上之后,就“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讲。

然而,扎克伯格通常是个很随和的人。这样一个轻松和真实的扎克伯格是员工仍然期待着每周例会的缘由之一,这也是他们选择守口如瓶的原因。“这是扎克伯格的另一面,只有公司的人才能看到。”一位前雇员解释道。

但员工对扎克伯格的忠诚似乎也面临着一些压力。自2016年美国大选以来,我们目睹了Facebook员工中出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意见分歧,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小群员工开始成立特别小组,调查Facebook是否插手传播假新闻以引导选举结果。这一举动破坏了公司的形象,也是对扎克伯格的公然挑战。

无论这是偶然事件还是是公司成长必经阶段,最终主动权最终还是回到扎克伯格手里。

“人们去Facebook都是看中了扎克伯格这个人,他就像一个闪闪发光的标志。”其中一位前雇员说,“别的公司都没有这个标志。”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