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宣传、诱导付费,陌生人社交App困于“荷尔蒙”
虚假宣传、诱导付费,陌生人社交App困于“荷尔蒙”
罗永浩称:年后将回归科技界,不做手机和元宇宙
罗永浩称:年后将回归科技界,不做手机和元宇宙
小马智行瞄准车规级量产,推出第六代自动驾驶软硬件系统
小马智行瞄准车规级量产,推出第六代自动驾驶软硬件系统
月销百万只做高端原叶茶,Chabiubiu如何让“小白”也能爱上喝茶
月销百万只做高端原叶茶,Chabiubiu如何让“小白”也能爱上喝茶
立即打开APP
吴 韩
私信
34

运动俠以短视频切入刺激、新鲜、富有挑战性的极限运动市场

2016-11-26
早期项目
聚合城市KOL打造运动俠IP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1月26日报道(文/吴韩)

跑酷、轮滑、冲浪,这些看起来很酷的极限运动,早先可能只能在美国或者欧洲街头看到。以其刺激、新鲜、富有挑战的特质,吸引着许多年轻人。但目前在中国,这个群体也渐渐成长起来,但是玩得人少。

基于此,周向东想从自己擅长的点入手,在成立运动俠之前周向东是云南工商学院艺术设计学院副院长,拥有12年影视行业工作和教学经验。希望以短视频的形式,输出精品的年轻化运动视频内容,让人们了解这个崇尚自由、彰显个性的群体,吸引更多人参与这项运动。

具体的操作方式,运动侠选择从城市和KOL两个维度着手,首推的“城市英雄”系列以昆明为始发站,找出这座城市里最受欢迎的20项运动,并筛选出该运动领域里的城市NO.1,以采访人物故事的形式将KOL的经历录制成3-5分钟短视频内容,共20期。昆明之后,运动侠计划会去到重庆、海南等地。未命名_meitu_0

据周向东介绍,“运动俠不只是报道KOL还打造KOL,比如,一个水平很高的滑板选手在中国极限运动的小众市场里是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导致他需要放下爱好去找工作,通过运动俠的视频播出后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他的故事并使他们获得一些赞助。运动俠就是想通过拍摄更多的运动项目以及孵化更多的KOL的形式,打造运动俠品牌IP—即年轻运动领域里“Discovery”。”

谈及拍影视视频和拍运动类短视频的不同体验,周向东认为,“与影视视频拍摄相比,极限运动拍摄的壁垒是比较高的。影视视频拍摄是有滑道的可以固定拍摄,而运动拍摄是移动拍摄,这种拍摄就特别考验拍摄者的稳定性和运动性。比如拍摄滑板的视频,那么拍摄者至少要跟得上对方的脚步。运动员在梯子上跳下来,拍摄者也要跳并且保证相机的稳定性。再比如说拍摄酷跑,摄影者要跟运动员要一起跑、跳,甚至比运动员要跑的更快才能更好的捕捉运动员的全部过程。这也就是为什么运动俠一半以上的人员都曾是极限运动员出身。”

在内容呈现上,“短视频创作是一个非标品,我们需要去充分了解KOL的性格特征,抓取到人物特点再去和运动做融合”抱着拍电影的标准,来拍摄短视频。尽力做到为大家输送优质内容的同时提供好的观看体验。”周向东道。

目前,运动俠20期的城市英雄系列短片总阅读量达5000万,并且拍摄的《滇猴》短片,入选了北京国际电影周新媒体单元,代表中国角逐米兰国际电影周“金花环”奖;在新榜联合今日头条发布的头条视频影响力排行榜上,运动侠在同类视频领域里排名第一。6.pic_hd_meitu_6

在商业模式方面,“目前运动俠通过广告植入的方式进行营利,比如,一个职业滑板选手可能一个月就废掉一块板子,但是非职业选手可能一年也用不坏一块。那他们的钱都花在哪儿了?都花在了文化周边产品上,运动俠已和众多周边品牌方建立了合作,为对方做内容广告定制。接下来运动俠还会在城市落地线下俱乐部为极限运动爱好者提供交流平台,增强用户粘度。”周向东道。

周向东表示:“当各城市的KOL聚合到一定基数后,运动侠会承办一些赛事,依据不同的地理因素帮助运动员匹配不同的赛事承办地点,做品牌赛事。期望未来运动侠可以做一个中国版的班夫山地电影节。”

目前,运动侠共有9人,联合创始人卢清清同样科班出身,曾任职北京火星时代影视图书编辑,云南工商学院影视专业教师,拥有10年影视行业经验。此外,内容制作部成员均有运动员专业背景。

据了解,运动俠正在寻求天使轮融资。

 

产品:运动俠
公司:昆明运动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微信:yd-xia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