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健康的上市棋局,刘强东的野心
京东健康的上市棋局,刘强东的野心
张一鸣:原生成长能力最重要,“豪门”和“干爹”未必是好事
张一鸣:原生成长能力最重要,“豪门”和“干爹”未必是好事
沈南鹏与郎平深度对话:如何度过至暗时刻、打造冠军之心
沈南鹏与郎平深度对话:如何度过至暗时刻、打造冠军之心
北京科创基金拟终止与君联资本、百度风投等四家基金的合作
北京科创基金拟终止与君联资本、百度风投等四家基金的合作
立即打开APP
朱珠
私信
14

硅谷的政治泡沫:反对特朗普,与美国大部分地区观念出现割裂

2016-11-14
转载
硅谷许多领袖试图阻止特朗普担任总统,现实情况是美国其他地区并没有接受它的理念。

猎云网注:美国当地时间本周二晚,特朗普当选为美国下任总统,而科技行业领袖纷纷表达了绝望的情绪。硅谷许多领袖试图阻止特朗普担任总统,而大部分人都认为,他们的做法是有效果的。硅谷发现,现实情况是美国其他地区并没有接受它的理念。本文转自腾讯科技,编译陈桦。

过去一年,美国科技行业正在谈论泡沫的出现。各个领域的投资人都在探讨,科技创业公司的估值是否过高,或者科技行业整体是否仍被低估。

尽管可能正在出现创业泡沫,但硅谷整体并未意识到另一类完全不同的泡沫:政治泡沫。美国当地时间本周二晚,特朗普当选为美国下任总统,而科技行业领袖纷纷表达了绝望的情绪。

知名孵化器Y Combinator总裁萨姆·阿尔特曼(Sam Alterman)曾将特朗普比作希特勒,但仍让特朗普的支持者彼得·蒂尔(Peter Thiel)出任Y Combinator的合伙人。对于特朗普的当选,他在Twitter上表示:“这是我一生中发生的最糟糕的事。”

Hyperloop One联合创始人、Uber的早期投资人谢尔文·皮谢瓦(Shervin Pishevar)甚至提出,加州可以退出美国。

是的,硅谷出现了泡沫。这让硅谷与美国大部分地区的观念之间出现了割裂。

统一战线?

在大选投票之前,在硅谷找到特朗普的支持者非常困难。情况本不应该如此。在周二的投票中,美国约一半的选民支持特朗普。然而在旧金山,特朗普的支持者只占1/10。在圣克拉拉郡,即许多科技巨头的总部所在地,特朗普的支持者只有1/5。

作为硅谷记者,我花了一个多月时间,试图找到有人能发表支持特朗普的言论。我找到了一家大型科技公司的一名高级软件工程师,但他拒绝公开自身信息。他在公司里对同事说到了自己的立场,但却遭到了他人的鄙视和孤立。

我向许多风险投资人和科技行业CEO问到,他们是否知道有人支持特朗普。在大部分情况下,他们都会大笑着说:“没有,我不知道有任何人支持特朗普。”

硅谷许多领袖试图阻止特朗普担任总统,而大部分人都认为,他们的做法是有效果的。

这方面的工作从今年秋季初开始。当时,一个科技精英组织的140多名成员在一份备忘录上签字,称特朗普的当选对创新将是灾难。其他多名人士,包括LinkedIn创始人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和Facebook联合创始人达斯汀·莫斯科维茨(Dustin Moskovitz),都参加了助选活动,或捐出了数百万美元。看起来,希拉里获胜已成定局。然而,结果并非如此。

硅谷发现,现实情况是美国其他地区并没有接受它的理念。

Kik CEO泰德·利文斯顿(Ted Livingston)在大选结果公布后对Recode表示:“科技、媒体和金融行业的所有知名人物都试图阻止特朗普,但他却赢了。他们试图对公众说:‘你们没搞清楚状况。’然而公众最终却对他们说:‘不,没搞清楚状况的是你们。’他们低估了美国全国有多少地方受到了伤害。”

“舒适区”泡沫

然而,如果过去几年深入关注过硅谷,那么你就不会惊讶于,硅谷的领袖们正在与美国其他地区割裂。

创业公司Juicero获得了1.3亿美元投资,而该公司的目标是解决导致人们水果蔬菜摄入量不足的“产能差距”。该公司的第一款产品是什么?价格700美元、可以连接WiFi的果汁机。看起来这是一款很棒的产品,但实际上无助于解决普通人摄入水果和蔬菜不足的问题,尤其是在食品短缺的地区。

此外,硅谷也在解决其他“问题”:厨师上门服务、帮你倒垃圾的服务,以及帮助人们在午饭过程中社交的应用。

很容易看到,这些愚蠢的概念源于贫富差距,即加州帕洛阿尔托和美国广大乡村之间的差距。

不过,这还不仅仅是文化的失调。

硅谷没有看到,来自乡村地区的人们正在被剥夺某些权利,而这部分是由于硅谷所创造的行业。

美国制造业的衰落已被广泛讨论。对于工作被自动化和科技取代的失业者,硅谷告诉他们应当去学习新技能。例如,他们可以去当Uber司机,或是通过Airbnb分享家里空置的房间。

与此同时,科技行业领袖已开始解释,为何下一轮由技术引发的失业实际上将创造更多就业岗位。Uber 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表示,无人驾驶汽车的兴起意味着我们将获得更多工作,因为维护这些车队,从事机器无法胜任的工作还需要更多人力。然而根据NPR的数据,2014年在美国的29个州,卡车司机是最常见的工作。因此,卡兰尼克的解释显得很苍白。

卡车货运行业受全球化的影响相对较小,因为这类工作岗位无法被美国以外的廉价劳动力所取代。然而,这项工作即将被自动化取代。自动驾驶汽车正在到来。类似于制造业的衰落,新一轮失业潮很可能将到来。

可以想象一下,硅谷希望征服的其他行业,例如教育和医疗。这些行业目前创造了数百万个工作岗位。科技公司正试图颠覆这些行业,从而降低成本,但与此同时,它们发明的技术也将对就业岗位产生严重的影响。

对于由技术引发的失业,科技行业提出的解决办法是普遍的基本收入保障,即政府应当向所有人发放工资,覆盖他们衣食住行的基本需求。然而,这种想法并没有意识到,工作能给劳动者带来满足感,而这样的工作也不仅是写代码、投放广告,以及帮助用户点外卖。这或许是最开始的权宜之计,但并不是科技行业期望中解决问题的创可贴。

特朗普惊醒梦中人

目前的变革动力有利于全球化和自动化。由于手机可以很好的工作,因此我们没有必要再去雇佣许多电话接线员。未来,长途货运司机和公交车司机也可能遭遇同样的命运。

然而,特朗普的当选向硅谷发出了信号,即硅谷应当走出泡沫。

软件已经吞噬世界,但软件也在吐出所吞掉的世界。

关于企业内多元化的探讨也适用于社会经济和政治的多元化。对特朗普当选的反应不应该是设想加州如何退出美国,制造一个更完美的泡沫。我们需要研究,普通人目前真正的困扰是什么,并试图解决更普遍的问题,而不是硅谷高收入的程序员和营销专家面对的问题。

作为硅谷唯一知名的特朗普支持者,彼得·蒂尔在《纽约时报》上进行了总结:“最终,在Twitter上花4年时间去攻击特朗普将无助于事。最初一两天这样做没有问题。但我希望,硅谷能以更具建设性的方式看待这件事。”(编译/陈桦)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