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原生成长能力最重要,“豪门”和“干爹”未必是好事
张一鸣:原生成长能力最重要,“豪门”和“干爹”未必是好事
腾讯为50位青年发放1.5亿奖金,每人300万元
腾讯为50位青年发放1.5亿奖金,每人300万元
北京科创基金拟终止与君联资本、百度风投等四家基金的合作
北京科创基金拟终止与君联资本、百度风投等四家基金的合作
历时17个月,A股首个VIE上市公司来了,又是雷军系
历时17个月,A股首个VIE上市公司来了,又是雷军系
立即打开APP
赵心源
私信
18

峰瑞资本李丰:中国经济转型会有一两只黑天鹅的风险

2016-02-18
制造业的重新洗牌,可能会产生新的机会。

猎云注:李丰是原IDG资本合伙人,2015年8月和林中华一起成立峰瑞基金。近日,李丰接受了新京报的专访,他认为,经济遇到挑战,但并没有影响到互联网新经济的层面;而制造业的重新洗牌,可能会产生新的机会。本文转自寻找中国创客(微信号:xjbmaker),以下为文章原文:

在忍受了一个漫长极寒的冬天后,春天开始了。节后返城的创业者,纷纷发红包,庆祝开工大吉。

这是关键的一年。一位创业者在朋友圈说。

还有一位创业者,除夕夜还在工作,初一休息了一天,就迅速返回岗位。“假期一直在特训状态,只要醒着就不停地看资料,写文档。”

新年伊始,人们忙着制定自己的新年计划。创业者和投资人也一样,对新年有各种期待。

今天分享的是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的专访。他在2015年8月创立峰瑞资本,在寒冬到来前选择单打独斗。

过去一年以来,中国经济经历了过山车般的震荡。A股遭遇多次股灾,人民币汇率频繁波动,香港房价暴跌七成。

对于震荡中的经济转型,李丰称,“原来觉得可能会有一两只黑天鹅的风险,比如说房地产。”但解决这一轮危机,政府比老百姓的信心要多,能用到的的手段也有很多,比如国企改革。

关于经济转型对创业投资的影响,李丰认为,经济遇到挑战,但并没有影响到互联网新经济的层面;而制造业的重新洗牌,可能会产生新的机会。

粗放发展导致恶性竞争严重

新京报:过去一年创投界发生了很多事情,如果让你来总结,你会怎么总结?

李丰:最早从去年7月份开始,大家都讲这个是寒冬。从宏观经济的层面考虑,我觉得它只是一个正常的经济循环,是一个价值回归的过程,把之前的泡沫挤一挤。大部分人在去年年初和现在对实体经济有挑战的预期是一样的,对实体经济的预期并没有从很好调到很差,而只是在资本市场上出现了变化。

新京报:很多风投会说,经历了这一轮的波动后,他们都表示投资的时候要谨慎一些。你们呢?

李丰:我们愿意更激进一些。区别在于对宏观经济的判断不同。原来很多人都讲,地方政府的债务相对于GDP来说是一个过高的比例,政府过度负债。但是我觉得还好,基础设施的投资是一次性的,回收周期又非常长。除非是产业园这种无法盘活的资产,路桥、机场都是些长周期的资产,只要把期限换过来,把短周期的钱换成长周期的钱就可以,比如发行10--15年的理财产品,而不是用3年或5年的产品来解决这些资金问题。

新京报:价值回归的过程对投资人和创业者会产生什么影响?

李丰:回归永远是好的事情。之前属于粗放式增长,说白了就是大家一块往前跑,不管是不是真的能跑,这样就会导致恶性竞争严重。理论上,最能创造价值和效率的人获得最大的优势和资源。但是在粗放发展的过程中,无论是对的错的、真的假的,大家都能跑很长时间。所以,对的人就需要耗费很多时间、资源来处理竞争的问题。对于社会也是一样。价值的回归可以让对的事情更多,让错的事情很快显现。

新京报:那在这样的环境里面,你对创业者的建议是什么?是不是要更谨慎一些?

李丰:要想清楚,从长期来看,至少以五年的维度来看,你是不是应该做这件事,以及适不适合做。如果这些事都比较确定,我觉得在哪个节点上开始都可以。你可以在泡沫里开始,也可以在所谓低潮里开始。这个不重要。

未来直接融资占比会持续提升

新京报:去年以来,国家多次鼓励创新创业,原因是什么?

李丰:经济要转型,核心逻辑是要调动足够多的社会资金和社会资源去到新经济上,相比于间接融资,中国直接融资占社会融资的比例过低,不到4%,正常来讲是10%-30%,甚至更高。我们国家的金融配置原来都是银行负责,银行不是100%的市场化,所以银行的钱都是间接融资,但是在经济不好的情况下,银行会不愿意借钱给企业。这时候,直接融资的比例就会上升。

新京报:直接融资占比提高会对国家有什么影响?

李丰:直接融资解决了钱直接进入实体经济的问题。企业虽然出让了股权,但直接拿到了钱。在经济相对不好的时候,银行和保险公司虽然有钱,但是无法有效的进入创新的中小企业。而且企业的债务融资有很多中间成本,借贷成本很高。

新京报:按照中国的国情,直接融资比例从4%到30%甚至更高,你有什么建议吗?

李丰:不用去担心这件事,中国的经济如果能转型,直接融资的比例100%会提高,经济规律决定它必然会发生。国家层面鼓励众融众筹,就是要解决面向新经济的中小企业直接融资的问题。国家还会调动各种流动性进入这个领域,比如保监会发文允许保险公司参与设立私募股权投资,这种事会越来越多。

新京报:有人会担心,原先都是专业的人在做,现在很多外行挤进来,会造成系统性的风险。

李丰:如果现在刺激经济,流动性一充裕,就意味着固定收益类产品的回报会下降,钱就会寻找更高收益的产品,比如变动收益产品或者权益类产品。但是不用担心,这个占社会融资总额的比例是非常低的。

新京报:假设现在转的比较合理化,VC市场未来几年会是个什么样的状态?

李丰:中国经济转型成功的话,股权投资的市场规模会扩大很多,竞争的人也会变多,所以竞争机构会选取更专业化的方法来竞争。因为股权这类资产需要流动性,资本市场需要相对活跃。

新京报:很多人说未来VC有一些会死掉,按照你的说法,VC市场是另一种景象。

李丰:去年到今年的这种繁荣是有泡沫的,可能在挤泡沫的过程中有一部分VC会死掉,但从5年的时间维度来看,VC的整体规模会增大很多倍。这个市场有很多机会,但是发展过程可能是弯弯曲曲的,时涨时落的。

李丰

新京报记者吴江摄

房地产会是一只很大的黑天鹅

新京报:你觉得中国的经济转型有挑战吗?

李丰:我觉得可能会有一两只黑天鹅的风险,比如说房地产。房地产是一个过度借贷的行业,如果二线城市房地产销售不景气,房地产债可能集中在某一个时间段爆发。房地产破产会引起楼价下跌,进而引起资本市场的波动。那会是个很大的黑天鹅。但是央行发文,允许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并没有说买什么样的资产、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卖掉这些资产,就相当于把这些资产从地方银行的负债表里买出来。解决这一轮危机,政府比老百姓的信心要多一些,他能用到的的手段也有很多。

新京报:什么样的手段?

李丰:比如国企改革,包括央企和地方企业,假设从国有资产中拿出较小比例的资金做存量改革,刺激增量提升,能够带来较大的GDP的增长。国有企业体量足够大,我猜可以拿出100亿人民币以上,即20%的存量做市场化改革。假如能撬动20%—30%的效率提升,那就是撬动了5到10万亿的增量。以我们现在的GDP来讲,就带动了2%的GDP上涨。

新京报:GDP增速放缓,制造业转型面临挑战,这种背景对创投产业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李丰:中国经济遇到挑战的主要是传统产业,尤其是产能过剩的行业。这些行业,职业vc投资很少涉及。不管国家鼓励不鼓励,我们所关注的那一类公司和资产并没有出现什么不好的状况。除非国家的经济影响到所有人的消费心理和消费水平,那就会影响到每一层。

反过来说,因为这些生产制造行业遇到了巨大的挑战,所以我反而觉得应该去看一下这里面的机会。原来不会有vc去投这些生产、工业、工厂,投的主要是生产加工这些再往后的产品领域的东西。因为现在制造业面临一个重新洗牌的过程。所以我更愿意去关注,因为它有新的机会。

同题问答

新京报:过去一年,你觉得投资界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李丰:从一年的时间来看,投资界经历了一个快速的波折,或者叫泡沫和价值回归,资本市场出现了一个较好和较差的状态。但是这个状态,如果以五年为坐标来看,应该是一个很小的折线。

新京报:世界范围内,您最敬佩的投资人和创业者是谁?

李丰:投资人我喜欢Peter Thiel,他喜欢从最基础的方向上来考虑问题,然后再折回到具体事例上。我喜欢的创业者能把极端的理想主义和极端的商业化结合在一起,像谷歌和特斯拉的创始人。

新京报:目前,您最看重的前沿技术是什么?

李丰:我们目前在看一些深科技,就是各种交叉学科的前沿研究。比方说用计算机视觉研究海底的生态系统,或者把味觉变成一个芯片,这非常让人着迷。

新京报:你认为2016年的创投风口在哪儿?

李丰:我觉得这个很难讲。理论上说,应该是一些还不热的东西,深科技算是一个。

新京报:如果脱离你现在从事的工作,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李丰:最想做的事肯定还是工作,能满足好奇心,能满足想象力上的挑战。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