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云网 | 用心服务创业者
黄叶青
私信
0
杨宁败走区块链内幕:谁是黑庄?谁在收割?
人物 转载 区块链
曾多次被质疑空气币的“CDC消费链”伴随着火币的一纸公告再度来到生死边缘。

猎云网注:BAT没有颠覆成功,杨宁先被绊了一跤。面对媒体及诸多投资者的质疑,他喊着后悔进入币圈、决定退出币圈、回归传统投资,口口声声表示自己被黑庄割了。投资者们却认为杨宁是在贼喊捉贼,内幕究竟如何?文章来源:区块链Truth  作者:林默默

曾多次被质疑空气币的“CDC消费链”伴随着火币的一纸公告再度来到生死边缘。

11月6日,CDC的实际控制人杨宁公开承认团队解散,并表示自己被黑庄收割、“后悔进入币圈”。

但内幕或许没有这么简单。据区块链Truth了解,从今年9月开始,杨宁便不停地为手中的近60亿枚CDC虚拟币寻找买家。最终,他和CDC维权群的海浪(微信昵称)和小星星(微信昵称)达成了协议。

曾经一起维权的币友倒戈。海浪和小星星从杨宁手中以1厘的价格收购CDC,在二级市场砸盘三十多亿CDC获利后,再把钱还给杨宁。就这样,杨宁将手中的筹码全部释放,三人套现成功。

投资者们愤愤不平,却无能为力。他们的财产损失无人负责,投资的数字货币现在真的成了一排躺在了交易所钱包里的数字,这是因为唯一一个可以交易CDC的平台ZB.com也宣布暂停CDC的交易和充值。

他们又一次扛起维权大旗,但前路漫漫,结果未知。

豪言颠覆BAT的互联网老炮

火币的一纸公告让CDC消费链脱掉了最后一层底裤。

公告显示,“因项目方存在实际锁仓的代币数额与白皮书中承诺锁仓的数额严重不符等违反交易所规则的情形,火币全球站决定在11月5日17时30分暂停CDC在火币平台的所有交易及充值服务”。

CDC,即CDC消费链项目。白皮书显示,消费链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全球消费数据资产交易网络。针对每个城市,每条街道,每个门店,每一个人,CDC 提供一种便捷的消费“账单”获取和上传工具,让这些本来由于完成一次消费已经死亡的账单,重新焕发生命,重新变成数据的金矿。

CDC在杨宁眼中是一门颠覆BAT的生意。或许是因为杨宁昔日的光环,或许是因为CDC的暴富愿景,在白皮书中,有不少大佬加入担当顾问,比如曾经卖煎饼出名的黄太吉创始人赫畅、百度贴吧创始人李明远、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等等。

但诸多大佬加盟的生意却被多次质疑:

1、商业模式的局限性可能导致消费者画像不真实,对商家以及广告服务商的营销没有实际作用,市场空间较小,且开发难度大。

2、白皮书漏洞百出。错别字、语病较多,并没有详细说明token对用户的作用、是否能在平台上购买等等。

3、币价大幅度下跌。2018年2月初CDC币值达到最高点,超过0.4元,之后,虽有短时间小幅度的拉升,但整体趋势一直处于下跌状态,因此被投资人质疑为庄家血洗散户。

如今,伴随着质疑,CDC币价仿佛在做自由落体,从最高的0.43元跌到只有0.003元,市值从40多亿滑落至3000万,蒸发超过99%。

BAT没有颠覆成功,杨宁先被绊了一跤。面对媒体及诸多投资者的质疑,他喊着后悔进入币圈、决定退出币圈、回归传统投资,口口声声表示自己被黑庄割了。

投资者们却认为杨宁是在贼喊捉贼,内幕究竟如何?

公开卖币未成

“这CDC内幕都可以拍《华尔街3》了。”投资者在维权群里感叹。

投资者提供的一份截图显示,杨宁似乎早就有退出CDC的打算。今年9月,杨宁在CDC微信群里表示要卖掉锁仓币,并在群内公开寻找买家。这其中包括:55亿锁仓币,以及杨宁本人持有的3.6亿CDC。

一位微信名为“海浪”的“勇士”冲了出来,他跟杨宁谈起了收购。将近60亿CDC,杨报价600万元,“我的成本是1500万左右”。

但双方并没有谈妥。海浪称要以销毁55亿CDC为前提接手项目,要求杨宁发销毁公告,杨以“不为币做任何事”拒绝再为CDC站台。

投资人阿牛对区块链Truth表示,销毁55亿是当时维权者的集体意志,投资者们希望销毁55亿之后,他们把项目接手过来。

杨宁拒绝销毁,同时表示自己是站台的,被坑了。虽然CDC已经是一团垃圾,但自己是这摊垃圾里的原子弹,想要解除原子弹,就需要弥补自己的损失。

多番沟通之下,海浪遂以将在火币拉盘挑衅杨宁,杨扬言将砸55亿。

交割看似到此结束,但很快投资者们发现了异样。

维权群现内鬼

10月22日凌晨,CDC价格开始出现大幅度下跌。在10月27日之后,这样的情况又相继出现了好多次。

维权者们发现了异样。10月16日,在和维权者的交谈中,海浪退出了原本的维权群。随后,海浪却开始在币用上号召组建另一个CDC持仓用户群。

6天之后,币价大跌。“那时候海浪应该已经和杨宁谈妥了”,投资人阿大对区块链Truth(ID:chaintruth)表示,“不知道他们私下怎么谈的,杨宁把55亿锁仓币以1厘的成本给了海浪和小星星。”

642.jpg

投资者提供的图片

一次性交割55亿锁仓币,即便按照1厘的价格,也需要550万元。对于当时的海浪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额,“海浪曾经贷款买CDC呢”。

因此,他们采取了另外一种打法。“杨宁先把币给他俩,他俩卖了之后再把钱给杨宁。”投资人阿大表示,“后来砸到3厘,有时候还拉到5厘再砸”。

杨宁需要考验合作伙伴,据投资人给出的一份资料显示,他并非一次性将所有锁仓币转给海浪和小星星。第一批,杨宁通过锁仓币地址转出4.4亿到海浪账户,而后在10月28日开始分批次转给海浪和微信名为“小星星”的人,也就是在此时小星星加入了倒戈的阵营。

疯狂砸盘引起了投资人的不满, 投资者向杨宁反应,海浪、小星星拿锁仓币砸盘,结果杨宁坐视不管,继续转币给海浪和小星星。

就这样55亿锁仓币全部流出,杨宁因此套现。已经倒戈的小星星直接把自己群里维权的人都踢出去了,原本贷款买币的海浪此刻全身而退,留下一群曾经一起维权的、赔得一塌糊涂的币友。

谁是黑庄

锁仓币全部流出,显然违反了白皮书的约定。按照白皮书的约定,55亿锁仓币最早也要等到2020年2月1日或者CDC主链上线才会解锁,如今却悉数流出。

在11月5日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杨宁表示联系他的人就是CDC项目的黑庄,“在流通盘里拥有超过一大半的币,可以任意拉盘砸盘。”他透露,在35%的流通份额中,黑庄占有20%持币份额。这和最初白皮书说的流通份额只有10%明显不一致,多出来的25%从哪里来?

但杨宁似乎并不喜欢按照白皮书办事。在投资者给出的资料中,杨宁曾说出白皮书是狗屎、白皮书连合同都算不上等话。

640.jpg

CDC白皮书份额分配

为了不让对方绝对控盘,CDC大量释放了流动性。“100%流通量意味着黑庄无法再拉盘割韭菜,黑庄一拉自然有用户会跑砸他”,杨宁表示。

真的完全为了投资者着想么?显然不是。

对区块链失去信心的杨宁打算退出。他自称无意跟对方一起割韭菜,“如果他愿意割与我无关,我要完全退出。因为我在CDC项目里损失价值2000万人民币左右,他只需要补偿我几百万就可以,我完全退出。”

退出的途径就是把近乎60亿的锁仓币卖给了小星星和海浪,二人显然成了CDC第一持币大户。他们三个人各怀鬼胎,各取所需。“海浪图财,杨宁怕出事了,希望有人顶锅。而一旦出事就可以说项目卖给了海浪,海浪砸盘,他被骗了。”有投资人分析道。因此,三个人上演了一出闹剧。

海浪的做法或许有预谋。在和杨宁谈收购以前,他曾开玩笑的表示,把杨宁手上的币搞过来,直接用传销的模式运行,估计可以搞得很好。

前期,海浪确实搞得很好。据投资人表示,海浪和小星星两人共计砸盘三十多亿,砸盘之后把BTC提到自己的钱包套利。

但在昨天,他们遭遇了滑铁卢。11月6日晚7点,唯一一个还能交易CDC的平台ZB.com暂停了消费链CDC的交易和充值,给出的理由是“钱包维护”。

11月6日晚九点,CDC持仓排名第一(35.2%)的地址想要从火币转出剩余的CDC,投资人表示这个地址很有可能就是海浪和小星星的地址,但显然他们晚了一步。

他们似乎并没有放弃,在海浪自己组建的持仓群里,他还在销售数字货币。“还有接盘的么?我有100亿。”海浪说道。

三个人利用人性的黑暗面互相成全,在没有规则的游戏中,他们成为了暂时的赢家,但是投资者们的损失谁来负责呢?

谁来负责

币友们把矛头指向了杨宁。

今年4月,赫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际团队确实存在阶段性调整,有政策原因,也有杨宁本人从顾问到最高负责人的 all-in 准备过程。现在最新的调整是CDC基金会主席和项目负责人由杨宁负责。

杨宁却否认了自己的身份。他表示自己只是站台的,同样被坑了,维权无门,他一直在扮演可怜人。这样的说法显然是在打脸。站台的杨宁可以把将近60%的CDC出售?显然他掌握着CDC的实际控制权。

另一份流传出的截图表示,杨宁和赫畅已经分道扬镳。“赫畅找我们帮忙,试了试抛压,还行,就决定说做一波,然后莫名其妙出现了一堆币在砸盘,你说谁手上有这么多币,不到一分钟砸下去34%。坦白说,你们的钱,就是被这人(杨宁)收割了。”有知情人士表示。

其次是两家交易所。

“相当于在京东买手机,寄过来一个砖头。京东说不负责,本来就是在京东买的,凭什么京东不管。”有投资人表示,“我们很早就向火币和ZB反应过了,但客服一直说等官方公告,但是啥也问不出来。”

在他们看来,火币和ZB.com作为平台方,对于代币流通超出的监管不力,需要承担责任。“火币、ZB他们不知道CDC在恶意砸盘?我不相信。”有投资人愤愤而言。

但眼下,投资者的币没了去处。他们必须在2018年12月5日0分之前,将火币平台上的CDC提至个人数字钱包或者其他交易平台账户。

可惜的是,唯一可以交易CDC的平台ZB.com昨晚却发布公告称暂停了消费链CDC的交易和充值。投资者的路被堵死了,赚到钱的交易所、项目方、黑庄,无一为他们的损失买单。

失意的杨宁、无助的员工与投资

杨宁自认成了可怜虫。他站台被黑、团队出问题他被迫出来挑大梁、钱包被别人私下卖掉,如今还要被投资者们唾骂。

他因此得到了深刻的教训,“我脑子进水了,真的相信去中心化了,没有法律框架的区块链会把参与者的恶都释放出来,就好比我是想来踢足球,别人都是来踢人的。”

641.jpg

离开币圈的杨宁在朋友圈感叹

不过有人却质疑,就在不久前,杨宁刚刚在法国买了两个酒庄。钱从哪里来?杨宁表示是自己之前投资赚得。

当初在火星财经的专访中他曾坦言,“做的好的投资人普遍对区块链嗤之以鼻。也许在他们眼里,江湖秩序不会改变。在传统投资领域不得志的投资人几乎全部进入区块链了。”

不知道杨宁算不算不得志的那一类。在传统互联网领域,杨宁投出最火热的项目当属90后马佳佳创办的泡否了,其余便再无佳绩。有熟悉杨宁的人直接在朋友圈吐槽,“之前做投资人就没见投出来什么靠谱的项目,前段日子一直在鼓吹区块链,就越发如此了”。

如今,杨宁在众人的质疑中选择了退出,但CDC团队却一片混乱。在一份投资者提供的截图中,有员工表示如果找不到接盘的人,那么团队的工资很有可能拿不到手。

同时,杨宁的做法也遭受了不少质疑。陈伟星发微博表示:听说知名投资人杨宁悄悄的解散了团队,从此退出币圈。不知道留在市场上的币怎么处理?曾募集的钱几个月就花光了?剩余的资产比如吃剩的骨头还有吗?抱怨这个行业乱,为啥不把自己募集的资金使用方式公开下,给大家做个表率。这些质疑也恰好是投资者们的疑虑。

但眼下,当初喊着要用区块链挑战BAT的杨宁,此刻突然安静了。有趣的是,在海浪收购杨宁手中的CDC之前,在维权群里他也称呼杨宁为“杨狗”,或者他们本来就是彼此眼中的跳梁小丑,因为不同的利益互相利用。而当东窗事发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会站出来承担责任。

区块链,为何会成为一个如此没有规则的圈钱游戏?

AD:12月7-8日,北京望京凯悦酒店!猎云网邀您共赴创投盛宴“聚势谋远 创变未来—2018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 24大奖项 330榜单 3000+企业参选 奖项投票已开启 邀您参与!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评论(0)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发表评论 取消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