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云网 | 用心服务创业者
张鹏会
私信
0
圆桌论坛:资本寒冬下的投资趋势
投行
资本寒冬里有巨大的机会,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应该保持极强的敏锐度。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北京】9月14日报道(文/张鹏会)

9月14日,第二届闽籍互联网领袖峰会在北京四季酒店隆重举行。

在圆桌论坛环节,主持人为AA 加速器创始人吴玲伟,IDG资本董事总经理王辛、顺为资本合伙人赖晓凌、软银中国执行董事潘政荣、春光里资本合伙人卢常福、坚果资本合伙人邵元胜、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阳光保险集团首席AI科学家许振斌、无限自在传媒董事长朱玮杰受邀参与了圆桌对话,围绕《未来哪些产业互联网领域值得投资》的议题,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王辛880.png

IDG资本董事总经理王辛

王辛认为,资本寒冬里有巨大的机会,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应该保持极强的敏锐度。“越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创新性越强,就像当时互联网青黄不接,出现了移动互联网。”王辛坦言,寒冬时候愿意出来的创业者,他都会高看一眼。

赖880.png

顺为资本合伙人赖晓凌

赖晓凌表示,今年的资本并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寒,更像是一个调整期,因为过去几年市场上的钱太多了,现在冷静下来是行业的正常周期状态。对于未来,他认为目前移动互联网无处不在,互联网与各种行业的跨界将充满无限机会。

3潘.png

软银中国执行董事潘政荣

潘政荣认为,寒和不寒是相对的,在最寒冷时候能够拿到钱,更能够证明投资人的眼光。同时,他认为行业最终会向头部汇聚,不是一两家,而是小几十家的规模,剩下的没办法,死的死,活的活。对于未来,潘政荣表示会继续投科技驱动的项目。

4撸.png

春光里资本合伙人卢常福

卢常福认为今年是确认无疑的寒冬,甚至可以量化一下,零下85度。“对创业者来说,冬天毕竟不是末日,大家还得吃饭,还得干活。”卢长福建议创业者要更谨慎,储备更多过冬的粮食,做更谨慎、确定性的事情。同时他表示看好消费升级和环保、大数据领域。

邵6-880.png

坚果资本合伙人邵元胜

邵元胜认为,前几年的双创使得市场出现了大量的创业者,和各种各样的项目,这增加了投资投资判断的噪音。他认为资本寒冬背后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前段时间资金供给变多,资本收益率下降,导致资本的出资意愿降低;二是移动互联网的浪潮正在褪去,至今还没有看到新的浪花,机会并不多。

立论7-880.png

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

李论认为投资要有信仰,投资人在风险投资决策前应该想清楚,是否愿意把钱投入长达6年、9年才有回报,甚至拿不回钱的行业。“我们投资项目的标准有三条:是否有1亿用户、能否挣到20倍、能否挣到1亿美金。”李论表示,只要创业者符合这三条,就有进一步探讨的机会。

保险8-880.png

阳光保险集团首席AI科学家许振斌

许振斌表示未来看好保险科技金融科技,和智慧医疗。“中国保险普及率远远低于日本和美国,而且中国老龄化在加剧,因此保险科技是一个很宽很广的赛道”。同时他认为数字化转型是所有企业的一大痛点,从这个角度来讲,创业者和投资人的机会有很多。

无限传媒880-5.png

无限自在传媒董事长朱玮杰

朱玮杰认为,寒的结果,是让不受寒的人离开它,这个行业反而会得到一个净化,得到金字塔顶端的更多收益。“今年我们投的《前任3》、《后来的我们》、《反贪风暴3》取得了很好的结果。我们的目标是投这个行业的头部电影项目,今年完成了一半以上了。”

以下为圆桌论坛分享实录,猎云网整理删改:

吴玲伟:我好像发现过三年就有一次资本寒冬,今天的寒冬大家怎么看,是不是觉得是寒冬,如果是的话,觉得有多寒。

王辛:寒冬这个词,每年论坛大家都要提一次。我2008年入行,那时候非常寒。你说,寒不寒,我觉得寒透了。其实每一个时代里面有很多挑战,对于创业者来说是很平常的事。寒冬里面有巨大的机会,因为机会从来不会写,这是机会,投资人快来投。所以越是这个时代,寒冬时候愿意出来的创业者,我会高看一眼。今天还是暗流涌动,越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创新性很强。就像互联网那波青黄不接的时候,出现了移动互联网。像诺基亚天天研究竞争对手的变化,没有意识到三年以后手机业务被人超过了。这是难以想象的,创新就是两三年会发生。所以今天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应该保持极强的敏锐度。

我们非常有意愿支持创业者伟大的理想,这是我对寒冬的看法,谢谢。

赖晓凌:我觉得还好,没那么寒。像2002年、2003年,后来的2008年,我也是2007年入行,也是一入行就说寒冬来了。2013往后推,像2015年,但是当时也法觉得多寒,因为钱太多了。2015年到2018年,我觉得更多是一个调整,市场上的钱蛮多的。过去几年太疯狂了,做个调整就好了。

潘政荣:我觉得这是一个周期,我不觉得一定不好。这一波人民币少了很多,因为央妈管得比较紧,不是今天,而是半年前。现在逐步传递到投资行业里面来,但是美元这块没有太多的影响。在这个时间点上,对于投资人来讲好的地方,估值会下降很多。所以寒和不寒是相对的,我也非常同意王辛讲的,在最寒冷时候能够拿到钱,更能够证明你的眼光和支持。

卢常福:我认为这是确认无疑的寒冬,而且可以量化一下,零下85度。我看了一个数据,上半年VC、PE的父募资额比去年下降了85%。这还不是说的三到五年的小周期,或者七年的周期。寒冬不是比去年冷一点,它跟以往的冬天不一样,因为它冬天寒冬的程度不同。我觉得在宏观上,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大周期来看,导致现在募资难总体的原因,包括原来的经济结构出口,导致了外汇累计,累积了外汇超发,导致钱多。现在这种局面会完全逆流,所以这种事情,还是跟以往不同。因为大家没见过,所以不知道未来是怎样的走向。但是我认为从创业者来说,冬天毕竟不是末日。大家还得吃饭,还得干活。无非是大家要更谨慎,储备更多的过冬的粮食,做更谨慎、确定性的事情。所以冬天该干嘛,还是干嘛。

吴玲伟:在你看来,这是40年来最寒的一次吗?

卢常福:就是这个寒冷的性质不一样,不是量上的变化,是性质上的变化。

朱玮杰:因为寒肯定是很寒,因为我是做影视投资。这个寒在我们身上很明显,以前家里人打电话都是问一些最近项目怎么样,现在都是问一些八卦。这些八卦已经寒到家人都开始觉得特别神奇了。我认为目前的时间段,再寒,每个行业的领域里面还是有很多的投资机会的。像今年影视行业的寒冬出现以后,其实我们一路投资过来,包括今年投的《前任3》、《后来的我们》、《反贪风暴3》取得了很好的结果。其实寒的结果,让不受寒的人离开它,这个行业反而会得到一个净化,得到金字塔顶端的更多收益。所以目前的寒在我们身上体会不深,我们反而还享受每天新的票房成绩。目前的情况我们接受、应对。

吴玲伟:所以在当下的话,实际上是在挤压泡沫,去凸显品质和价值的一个环境,反而是件好事。

邵元胜:关于资本寒冬,我整体的观点,这是投资非常好的时机。向前几年的双创,大量的创业者冒出来,各种各样的项目,这样也会增加很多投资投资判断的噪音。我刚才也在想,资本寒冬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我想到两个。

第一,前面的嘉宾提到了走向。因为现在每隔两三年,大家会讲到资本寒冬。今年会特别寒一点。资本会变得更多,这样会导致资本收益率下降,资本会导致出资的意愿会降低。这是从资金供给方面讲的。

第二,因为坚果做中早期的移动互联网投资,移动互联网投资大的跑到,现在大的浪潮已经过了,现在大家都在捕捉大的浪潮。看还有没有新的浪花冒出来。但是小的浪花有一定的偶然性。也会造成机会变少,我觉得这也是造成资本寒冬的原因。回归到我刚才的第一句话,资本寒冬对于投资人来讲,是非常好的投资时间节点。

李论:我给自己争取两分钟的广告时间。我们熊猫资本的口号,是熊猫资本把你当宝。我们该怎么投就怎么投。如果你还在福建创业,我们会觉得你可以找别的投资人。如果特别希望走出福建,到北京、深圳,到更广阔的天地,我们更喜欢这样的创业。因为福建人的精神,是去实践。我们更喜欢跟这样的团队去合作。只要你胆大,我们胆不回比你小。

吴玲伟:熊猫投过哪个出名的企业项目?

李论:我们投的蛮多的,我们一般一年只投七八个,但是我们看准了一定是ALL IN。我在摩拜放了170万美金,我们就是弱爱变深爱,只要你够牛,别人不投你,我也坚持。一期基金22个项目,4个项目投了半个基金的钱。只要你够强,不管别人怎么看你。我们当年投摩拜,别人也不看好,我们就ALL IN。我们坚持独立判断,不像赖老板,他们很有钱,没有寒冬。我们还挺喜欢,我们甚至认为不叫寒冬,现在叫凉爽,之前叫过热。傻瓜都能得到钱,这是不对的,这种钱给了你,价值也很小。创业的过程不是帮投资人消耗掉2000万就是创业成功了,你也能够实现自我价值,也能帮投资人赚到钱。我们喜欢赚反共识的钱,如果这些都是共识了,基本赚不到钱了。我们这种小基金,我们大概管七八亿人民,1个亿美金。如果我们喜欢你,我们就支持你。一定是所有人都支持你的时候,我们还会选择支持。

许振斌:我从大企业的角度,从投资的角度说一下。有些创业公司的导师,原来有泡沫的时候,他们觉得做事情很容易,不能烧钱。最后确实碰到一些问题,我帮他们理顺一些商业模式。过去烧钱的模式,现在发现是不对的,要把商业模式理顺。从创业公司角度,我能够看到确实资本上会回归理性,也有一些泡沫。阳光保险不是每个人都熟悉,它是中国第七大保险公司,每年营业额千亿左右,资产几千亿。业务范围除了主营保险业务之外,车险、健康险之外,我们还有互联网金融,对标陆金所,我们还有医疗健康养老,我们有自己的医院。所以我们业务面非常广,还有资产管理,我们有几千亿资产要管理,还有海外投资

从我们的业务面来讲,我们是非常广的。在业务层次上,我们处于数字化转型阶段,我们非常喜欢有很好的创业公司。比如说保险科技的公司,或者是汁医疗的东西,来跟我们合作。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讲,我认为好的创业公司有很多机会。因为现在数字化转型是所有企业的一大痛点,特别是会激进一点,觉得企业要重新改造。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机会很多。

从第三个角度我讲一下,投资方这块,阳光保险有不同层次的投资。可以投资早期或者中期、晚期,举个例子,我们有一个阳光融惠(音)资本,有170多亿的资产。我们投的比较成功的像滴滴出行、360、旷世科技、商汤。我们一直在寻求比较高质量的创业公司,有的时候我看到很高质量的创业公司,反血痕难投进去。最近我给他们引进了一家公司,就是做保险科技非常热的科技公司。我是从业务方跟它做合作,与此同时我们希望从投资方做一些投资。我们跟它讨论以后,发现人家不缺钱,人家在美国投资人踏破了门槛。因为它这家公司科技很先进,数据量非常大,属于非常领先的阶段,没有人能够有它那么多车辆行驶数据。像这种优质创业企业,拿钱是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可以拿很多钱投。所以还是看你具体做的哪一个投资项目,哪一个创业项目。好的创业项目,我们一定会去投的。

吴玲伟:市场这么寒的时候,保险是最好的行业。今天还有一位嘉宾,是朱玮杰。

今年确实是寒冬,但是对于一些习惯于寒冬的人来说,任何时候都是一样的。我们也提出来,今年确实有一点不一样,今年的经济形势跟以往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还是要关注。其实刚刚这几位都是投资界的土豪,他们真的是没有寒冬。因为越寒冬,对于这些头部基金是越好的。今年有一个观点,真的把所有装的投资人打成了创业者,因为他们融资、募资很难。接下来的问题,不用一个个回答。今年你们是不是真的感兴趣到了募资很难呢?如果难的话,觉得在哪些地方比以往难,你们还会用什么方式去募资?如果今天有这么多的福建老板,你们想跟他们说的是什么。

李论:他们不募资,我看一下这里面可能募资的只有我。感谢王老师投了我们一点。如果给在座的老乡建议,不要投VC,VC不是商业模型,VC的钱不适合你,你的钱不适合投VC。要想明白,把你的钱投入很长期、连续支持一个团队六年以上、九年以上,甚至拿不回钱的行业吗?投VC要有愿景,就像我们有个愿景叫支持年轻人,用科技跟创新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这句话特别虚,但是我们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很多事情不符合,我是不投的,比如现金贷,我觉得这对年轻人不好。我觉得愿意投VC的LP应该有这样的愿景,就像对于宗教一样,很多教堂里面的钱,愿意把钱给教会一样。你已经想好了这个钱我并没有打算能够短期内形成多好的财务收益和回报,而是愿意把这个钱拿去支持这个社会,做一件更正确的事。如果是这样,你可以参与一下早期的LP,如果不是的话,你打算VC作为投资渠道,或者三方理财发一些理财产品。今年冷,第一,央妈收紧,政府不给钱。第二,银行的表外钱出不来了。但是我认为这个钱不应该进入到这个行业,这个钱被挤出去是对的。你看全世界什么钱进这个行业?都是养老基金,像波士顿消防队的养老金,就是这个钱是很长期的钱。

今天这样的场合,我们不说假话。如果你真的是个企业家,你的钱不容易,希望这个钱给你20%多的回报,而且当下马上就希望第二年就能给你回报,你的钱不要进入VC行业了。

吴玲伟:确实要投VC,要耐的住寂寞,要长期陪伴。

潘政荣:我们很少向个人去募资。我们的募资和IDG 类似,我们募资是向政府募资,它的逻辑方法是不一样的,我们比较少向个人去募资。我觉得VC机构募资,一开始不会特别容易,特别是中国的个人,这是不太容易的。前几年很多个人LP很活跃,是因为投向了好的明星项目,比如当年小米很火。像政府这块,因为央妈收紧以后,现在表外资产受限会少一些。但是我们个人LP,是不够成熟的。我非常同意李论说的,如果你对于VC没有信仰,个人投资是受不了很长时间的。从这点来说,过去和现在都差不多。

吴玲伟:追问一个问题,因为现在市场上更多的钱会聚集到头部,中小资本活得特别难。央行缩紧,LP紧张、政府不给钱,建议他们往哪去?

潘政荣:这是必然趋势,创业板起来以后,中国的VC一下起来,这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这个过程经过了六七年之后,很多没有第二期了,业绩没有办法继续下去,这是一个行业不起来下去的过程。这个行业一定会往头部去汇聚,这个头部不是一两家隆重,我认为是小几十家的规模,是这么一个量级。剩下的没办法,死的死,活的活。

吴玲伟:你们对小基金有什么建议,它跟创业者一样,慢慢的头部出来,更多的基金会去掉。

潘政荣:要有信仰。

王辛:你像熊猫资本那么早骑摩拜。

吴玲伟:所以小基金要敢于看准,投中了,就变成大基金了。

李论:我不太完全同意,这里面有系统方法论。我一直把做熊猫当创业一样,其实我们去IDG募资也是跟创业者融资一样。

吴玲伟:原来小基金可以向大基金融资。

李论:你讲清楚你的优势在哪,我们问另外一个跟IDG等量的基金谈的时候,我说,我保证在这个赛道比你走得更好,你给我钱吗?你找我这样的人去你的基金做合伙人,还要给我工资。你现在做我的LP,不用给我工资,我挣的钱80%你拿走,为什么不投我呢?我觉得很多时候融不到钱,你因为你自己没想清楚。VC在什么地方能存在?这是概率论的问题。为什么VC做大以后,只有中国、美国有机会,没准以后印度有机会。首先你要有体量,没有体量怎么出来。所以之前大量的VC脑子里琢磨里投的是生意,这不是VC项目。我们投项目标准很重要,就是三条。第一,现在中国有没有1亿用户。在中国没有1亿用户,我们不投。还有一个前提,这1亿用户的需求没有被满足过,比如单车为什么投,中国人短途交通一定有1亿需求,没有被满足过。

第二,如果挣不到20倍,我不投。我VC投得再好,也有项目死掉。

第三,这个项目挣不到1亿美金,我不投。不管我放多少钱,我放1000万美金也好,100万美金,我都希望这一枪打下去拿1亿美金。如果你觉得符合这三条,我们可以聊。不管你的项目多妖怪,只要符合这三条,我们都可以聊。

吴玲伟:我们应该给李论掌声一下。投资人跟创业者一样,必须狼性,做细分市场的专业人士。最后一个问题,我们还是投资人,特别想看看大家投什么项目。请每个人说一下你们看好当下环境里面看好的方向。

王辛:我们现在关注的是基础领域的创新。

赖晓凌:移动互联网无处不在,所以互联网跟各种行业的跨界。

潘政荣:我们会一直投科技驱动的项目。比如人工智能跟各行业的应用,从消费互联网往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这些领域都是我们一直以来坚持投的。

卢常福:我们投消费升级和环保、大数据这一块。

朱玮杰:我们主要投这个行业的头部电影项目,我们今年基本的投资目标就是环球50名票房,现在完成了一半以上。

邵元胜:我们投跨境出海,以及下沉市场,还有所谓的垂直人群和垂直行业。

李论:一句话,足够疯狂、能让世界变得更好。

许振斌:我们投资保险科技金融科技,还有智慧医疗。为什么我觉得保险科技是值得创业的呢?保险这个领域,现在每年全球保额在5万亿美金,中国保险普及率远远低于日本和美国。而且中国人的年龄在老龄化,我认为这方面,创业者是有一个很宽很广的赛道,可以在这里做一些创业。我认为保险科技最重要的是数据科学,大家知道人工智能,区块链在保险是真正有用的,比如再保产品。我觉得创业者可以在这里找到一个很宽很广的赛道,我们也愿意去投资

吴玲伟:今天最后一场圆桌论坛就到这儿了,我们AA加速基金都是在寻求该来未来的项目。所以你们是好的创业者,可以选择我们。这些土豪,可以对我们这些小基金多支持。

AD:12月7-8日,北京望京凯悦酒店!猎云网邀您共赴创投盛宴“聚势谋远 创变未来—2018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 24大奖项 330榜单 3000+企业参选 奖项投票已开启 邀您参与!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评论(0)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发表评论 取消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