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云网 | 用心服务创业者
张鹏会
私信
0
圆桌论坛:北京VS福建,哪里才是创业者的天堂?
其它 活动
闽人自古爱闯荡,脚步遍及五大洲四大洋。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北京】9月19日报道(文/张鹏会)

9月14日,第二届闽籍互联网领袖峰会在北京四季酒店隆重举行。

在圆桌论坛环节,主持人为可爱学创始人陈远河,同步推创始人熊俊、形馆健身创始人钟景燕、鑫圣鑫体育创始人张湘祥、唱唱启蒙英语创始人王丹丹、流量源泉创始人陈鸿、羊驼先森创始人林玮煜、中康体检网创始人林其锋、高兴的小鸟创始人吴建斌受邀参与了圆桌对话,围绕《京闽两地创业环境的差异》的议题,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1熊俊880.png

同步推创始人熊俊

熊俊表示,如果创业者想做更大的事情,毋庸置疑应该选择一个更大的平台,因为脸盆是养不了大鱼的。同时,创业者绝对不可能既在福建,又在北京,应该静下心来,或在福建生根,或在北京踏踏实实。

2钟景燕880.png

形馆健身创始人钟景燕

钟景燕表示,在健身行业,厦门走在全国的前列,自己在厦门做健身行业从业十几年,发展的很好,现在想来北京,把形馆健身的梦想在北京发扬光大,让中国和国外更多的人知道形馆健身。在他看来,来北京做事情,如果东西足够好,即使成本高也没有关系,因为收益会很高。

3张祥翔880.png

鑫圣鑫体育创始人张湘祥

张湘祥表示,北京是一个很包容、有格局的城市,所有的信息量和尖端资讯都是最前沿的,在这里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创业初期不妨多来北京走走,可以获取更多信息,同时也要更多地融进老乡的团体平台,资源共享,这样才更有利于未来的发展。

4王丹丹880.png

唱唱启蒙英语创始人王丹丹

王丹丹表示,无论在哪里发展,本质是基于自己的长短板和核心竞争力。至于创业项目,在她看来,最终要看项目是否业回归商业本质去解决问题,商业模式能不能赚钱,能不能在资本寒冬环境里有更好的现金流。

5陈洪880.png

流量源泉创始人陈鸿

陈鸿的选择是,哪里利润率最高,就选择哪里,北京的利润率最高,所以他选择了北京。“我是做企业服务的,一直都在北京,北京这边的客户机会更多。”在寻找投资人方面,陈鸿表示,北京有很多好的投资公司,福建企业相对少一点。

6林位于.jpg

羊驼先森创始人林玮煜

林玮煜围绕三个点讲了北京和厦门的差异。一是融资,从机构分布来看,北京机构比福建和厦门多;从概率来看,在福建拿的是个人投资人的钱,但在北京,拿的是机构的钱。二是人才,在福建,获得人才比较难,北京的人才众多,工资是厦门的两倍甚至三倍。三是资源,北京的平台比较多,很容易找到微博红人、抖音红人,这些在福建是很难做起来的。

7林奇峰880.png

中康体检网创始人林其锋

林其锋发表了对京闽两地的创业环境的看法,他表示,福建的资源和人才比北京要差很多,但是要来北京的话,前提是创业方向要掌握好,同时也打算接下来在北京建立公司的运营总部。

8吴建斌880.png

高兴的小鸟创始人吴建斌

吴建斌表示,自己是在厦门创业的,没有来过北京,当初做高兴的鸟时,也有考虑是不是搬出来,但是依然选择了厦门。“作为一名CEO,想做大公司的话,厦门的格局会小一点,因为看的是一些省的事情。如果想做大,应该具备全国、全球的视野。”吴建斌表示,过去创业拼的是思维、电子和创意,现在创业拼的是格局和认知。

此次峰会由犀牛会、懂币帝主办,猎云网,起风了协办。来自全国各地的上百位闽籍互联网行业顶级专家、知名投资人和精英创业者到场,聚焦互联网领域的技术、资本、产业和生态等话题,共同交流国内风潮下的新变革与新变化,探索当下创业和投资的逻辑,新技术又将会如何重塑未来。峰会现场干货满满,座无虚席。

以下为圆桌论坛分享实录,猎云网整理删改:

闽人自古爱闯荡,脚步遍及五大洲四大洋。在北京也有不少优秀的闽籍创业者,接下来即将讨论的话题就是京闽两地创业环境的差异。

陈远河:感谢鱼头给我当主持人的机会, 鱼头给了我们一个不好讨论、得罪人的话题,叫京闽两地的创业项目。我们讲厦门好,在北京待着干嘛。所以这个话题比较沉重,我希望在座的每个人各抒已见,不要一定说北京好或者厦门好,首先认识一下今天的讨论嘉宾。

熊俊:大家好,我是过去十年一个过气网红。移动互联网已经十年了,大家可能觉得才开始,其实从2007年IPHONE发布到现在已经10年了,大家看昨天的发布会,觉得苹果已经快不行了。

陈远河:大家觉得苹果不行,但用的还是苹果。

熊俊:因为转换成本太高。

陈远河:我们以前用什么东西,都在91助手上面搜。中国很多人的记忆,从APG的记忆都是从91助手开始。

钟景燕:这次来到北京,我们是形馆健身,目前我们有16家店,帮助大家得到健康,以塑形为主。这次来北京,把厦门这种服务理念,一些积累的健身经验,开始在北京去拓展,感谢大家。

陈远河:钟景燕在厦门有一家健身连锁店非常出名,叫形馆,在厦门不能算第一,应该也是前一二了。我鼓励他来到北京创业,他刚刚拿到了将近2000万,实际数字没有这么吹牛,是一个接近2000万的天使投资,刚刚完成两个月。

张湘祥:大家好,我是二次创业。一次创业1995年来到北京,2008年收获了第一桶金,是在赛场上。退役以后自己创业继续为体育做服务,作为体育服务商,成立了经纪公司。我现在在北京体育大学的校友基金会工作,通过一个大的平台更多的资源嫁接,能够有一个匹配,谢谢。

王丹丹:我是做英语的,发现有很多福建人是做早教的,大家可以有比较多的交流。

陈鸿:我是流量源泉的创始人陈鸿,流量源泉就是给大家供给流量的。互联网每年会公布一个TOP100的名单,里面70%的公司曾经是我们的客户。在座的现场这么多人,我觉得每三个中国人,曾经有一个被我们的案例给算过。

陈远河:大家在朋友圈看过的某一年的建军节的军装照就是他们策划的,这一年他的体重变化,我觉得他的公司做得不错,这一点吃得不错,生意应该不错。

林玮煜:我是羊驼先森的创始人,是一家做新媒体内容和传播公司,旗下有在区块链领域比较火的《羊驼区块链》,以及新孵化的《羊驼财经》,我们在抖音、微博、公众号、小程序、今日头条等等平台上,目前拥有将近1000万的粉丝,希望大家多多指教。

陈远河:林玮煜是厦门一个知明的90后创业者,原来在厦门挺郁闷的,但是他听能折腾的,来北京几个月,在北京几个圈混得相当厉害。连我吃饭,都没有空,这几个月生意做得非常好,每个月赚六七十万,现在获得了两轮融资,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90后。在厦门是为数不多的90创业里面,最能够链接资源,最能够折腾的。

林其锋:我叫林其锋,中康体验网的创始人,我们是基于在线服务、解决用户体验遇到问题的平台。目前覆盖了全国50主要城市,有1000多家服务机构,主要是以三甲医院为主,也是跟我们的健康相关的企业。如果大家有需要,可以找我们服务。

吴建斌:我是高兴的小鸟创始人,我来自龙岩。高兴的小鸟是做教育的,我们做3至12岁高端的儿童俱乐部,解决儿童的教育问题和成长问题。如果在座有孩子,都可以到我们高兴的小鸟来。

陈远河:吴建斌也是90后创业者,现在做教育,也是非常不容易。下面就本次话题,各抒已见。这个问题,觉得有话说的,可以发言。

熊俊:我先问一下在座,有多少是在北京创业?在福建的举个手。我不知道来北京创业的同学,知道为什么来北京吗?是因为人才作,或者北京机会多?因为刚刚在台下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刚开始都觉得答案应该是特别明确的,因为福建它的劣势就是高校数量少,福大、福师大、厦大。高校数量少的结果,就是每年的毕业生少。毕业生少,能够支撑出来的企业必然是少的。但是大家来北京的时候,其实也要想清楚一点,在过去十传统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开始是在解决有没有问题。大家发现模式创业越来越难,是因为现在创业的深度,现在不是朝广度做,而是看谁解决得好不好。就是从有没有,到好不好的过程。到了好不好,你会发现创业最大的障碍已经不再是创始人够不够厉害,而是团队能不能快速把一件事情做出来,并且要做得足够深,解决得够好。

前段时间我们在厦门几家公司聚会的时候也聊了,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概念,三流的团队是做不了一流的事情。运气好,可能能做二流项目,但是做不了一流的事情。如果你不聚合起一个一流团队,接下来的创业会非常困难。所有的模式创业,现在都走多差不多了。在这种情形下,你必须快速找到一流团队到底在哪里。中观中国现状是北上广深,但是从研发人才来讲,北京、深圳会更好。其实跟你做的项目是高度相关的,就是你在做什么项目,你做的项目最高级的人才或者最顶尖的人才到底聚合在哪里,答案未必是北京或者福建,所以跟大家做的事情高度相关。

陈远河:我点名吧,林玮煜在厦门混了小半辈子,来北京五六个月,谈一下差异吧。

林玮煜:我之所以来北京,我特别感谢两个人。一个是今天的主办方鱼头哥,他多次在电话里、线下吃饭喝酒,非常频繁劝我来北京。他给我描绘了一个伯拉图式的北京,过来也确实发现两地有非常大的不一样。第二个感谢人就是三毛哥(音),2014年的11月左右来北京的吧,他走之前那个晚上,我还在三毛哥厦门公司一起吃了小龙虾,我印象很深刻,也见证了无论是三毛哥也好,鱼头哥也好,他们从厦门到北京以后,公司在一定程度都有快速发展,比之前更好。

我围绕三个点来讲北京和厦门的差异。

第一,融资。众所周知,一个企业为什么会死掉,最大的死亡原因就是公司没钱了。融资的话,从机构分布来看,北京机构肯定比福建和厦门非常多。从概率来看,你一年在厦门该人士的机构合伙人基本都认识了,他们也没办法给我投多少钱。所以很明显,在福建拿的是个人投资人钱,比如陈放益(音),但是到了北京以后,我们拿的全部都是机构的钱,包括区块链里面最大的交易所之一火币旗下的生态基金,像币圈比较有名的创世资本。从概率上面来说,在北京获取融资的概率会更大一些。如果项目很糟糕,不管在哪一个城市,都是没有用的。

第二,人才。关于是否来北京,我问过一些人,他们给了我很多建议。总体来讲,大家对北京的评价很高,无论是人才还是各方面,都是更适合创业。从人才角度来看,虽然北京的工资是厦门的两倍甚至三倍,但在北京可以获得的人才在福建比较难获得,特别我们做媒体传播。因为这边视野比较好,在福建没有那么多的优质内容诞生,所以有非常多的头部内容公司都是在北京。

第三,资源。北京的平台比较多,比如福建大家联想到了大公司,特别大的互联网公司,像美图,蔡文胜蔡总的一些公司。如果在北京的话,很容易找到微博的人、抖音的人,你想在平台上面做内容,想做自媒体这些领域的创业,在福建是很难做起来的。因为创始人主要是三件事,找钱、找人、找资源。

这三件事我目前认为,北京的环境和创业氛围,包括创始人的认知,要比厦门好。

厦门也有一些优势,如果创始人不是一个特别擅长社交的,可能是一个善于传播产品的创始人,他留在厦门相对没那么浮躁。

陈远河:我希望大家踊跃发言,因为这个话题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见解。每个人控制在3分钟以内,我发现午饭时间过了很久了。

林其锋:我发表一下我对京闽两地的创业环境看法。我是2006年想做健康管理,但不知道从哪个产品入手,当时做了一个平安健康网。在2012年我们健康管理基本上成熟,我做了的中康体验网,做到现在来讲,在全国也有一点自己的小地位。福建的资源和人才确实比北京要差很多,但是创业方向掌握好,可以来北京,因为在北京的资源确实比较多。我觉得健康的下一步也准备在北京建立运营总部,在节奏上这是没问题的。

吴建斌:我是在厦门创业的,我没有来过北京,我也不知道北京有多好。我说一下当初的想法,我当初做小鸟的时候,也有考虑是不是搬出来,但是还是没有,还是选择了厦门。像我们做线下服务的产品,在厦门去测试非常好。作为一名CEO想做大公司,厦门的格局会小一点,因为看的是一些省的事情。如果我们想做大,应该具备全国、全球的视野。过去的创业拼的是思维、电子和创意,现在创业拼的是格局和认知。我觉得如果准备好了,想做大,想来北京可能更适合一些。

如果只是刚开始有一些创业想法,所有东西还没有准备,可以做一些准备。可以来北京加入一些公司,或者在其他城市先尝试一下生意是什么感觉,再来北京。

陈鸿:我是做企业服务的,一直都在北京,我感觉北京这边的客户机会更多。就像我的第一个客户是经纬创投,在北京有很多投资公司像IDG都找我们做服务。但是像福建企业,好像少一点。包括曾经很久以前,我去过美柚,也没有合作成。北京企业合作的流程非常快,钱会马上到账,所以我喜欢北京。

王丹丹:我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分享。在我上海创业三年里面,鱼头无数次跟我说,你在上海不行,你要来北京。我特别同意熊总的观点,你在哪里其实本质是基于你对于自己项目的长短板和核心竞争力,需要CEO做的事情琢磨的。我们做在线教育类项目,大家会看在线教育的行业,北京跟上海还有一些项目可能在成都。如果是知识付费,是在广州和深圳。整体的分布情况,大家会去观察在线教育类项目,它的几个核心点在哪里。你的流量获取能力重不重要,队伍的能力建设重不重要。北京也好,上海也好,甚至厦门也好,本质上的区别是不高的。当你项目它投融资的时候,以它为起始点的时候,很多项目会发现,项目在广州,甚至在上海第一轮的估值会普遍低于北京的项目。因为我自己跟两个投资人有过交流,有一些项目在北京,好的工作背景或者好的团队,对它的起始估值有帮助。但是在现在大环境来看,整体会回归到商业本质上,就是项目如何更好优于竞争对手或者优于其他的商业模式,它的估值会更高。

归根到底,你的商业模式能不能赚钱,能不能在资本寒冬环境里有更好的现金流,可以跑得更远。所以这不仅仅是一个估值上的点,大家都会回归到本质上。如果你能在厦门活得更长远,我在福州工作的时候,我就认识中康网的林总了,一些项目过了一个平台模式创新期之后,我觉得互联网产业就是一个服务业。很大程度上,看你有没有回归商业本质去解决问题,为用户创造问题,而不再是模式创新,从有到没有的红利期行业了。所以在哪里,我觉得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想清楚为用户解决的是什么。

张湘祥:我在北京20多年,我是运动员出身。创立体育公司也是二次创业,相当于转型。运动员退役会面临很多问题,就业和转型有很大问题。目前国家的体育发展和国家战略发展,其实我们找到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呢?是人才。

现在国家布局战略都不觉得很好,但是唯一缺的就是人才。人才在哪里,应该去哪里?在北京我这么多年的生活,也看着北京20多年的变化,一直到2008年申办奥运会。申办奥运会以后的变化,之前2008年以前的交通和频繁度、压力没有那么大。在这之后,所有的房价、所有的成本、所有的交通,所有的人变得非常忙。那时候我在想,他们想什么。而且所有的成本很高,作为创业来讲,我的公司属于移动办公型,不需要有过多的人员去成本。这些退役运动员分布在全国,在北京是聚集高端和顶尖的平台。作为鱼头,创造这么一个互联网平台,把所有的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这是北京多种优势。还有北京商会,还有各个协会,还有青联,其实北京有很多机会。如果你想做得更大,到北京来,把你的品牌打开。北京是一个金字塔尖可以闪光的地方,当你的光闪开的时候,布局的点更多。如果你想走向全国,走向全世界,你可以来北京。但是一定要具备基础,如果不具备基础,可能在北京很快会把你消耗完,谢谢。

钟景燕:刚刚讲的非常对,我们在厦门做健身行业十几年,在厦门做得非常好。真正想来北京,想把我们的一些梦想在北京发扬光大,让中国更多的人知道我们,我们有好的模式,好的训练方式,甚至可以到国外。我们在厦门做了十几年,在福建很多认可我们。但是到了北京,真的没有人认识你。所以从我刚开始创立工作室的时候,当时全中国是没有什么工作室的,包括北京也是没有的。其实在健身行业,厦门还是走在健身行业比较顶尖的前面。当时2011年的时候,陈总带着我做工作室往互联网化走,我在厦门开了11家工作室,当时是全中国没有的。我们当时设计了7天瘦身,21天塑形的课程,当时北京去的人,每天的人满满的。北京的官员、高管去我们那儿健身,陈总鼓励我出来闯。当时我们的经验不足,就错过了那个机遇,现在行业工作室在全中国有两三万家,但是中国我们有11家店,2013年,北京才有工作室。我在这四五年沉淀当中,成功在去年通过11家工作室转型成11家俱乐部,俱乐部有一个体系,现在陈总说,要出来走一走。在我们2011年创办工作室经验的基础上,现在多了互联网的信息。我们以前用机器手表去监控,现在有智能设备,互联网线上可以预约课程,现在都非常成熟。现在我们来北京就很简单,在这些硬件、软件支持配合情况下,我们有成熟的系,起码有3000个案例。包括一年开20家,包括这些互联网在北京我们可以做得很好,甚至很快在全中国,把好的服务理念复制出去。不然全国各地乃至全体华南找我们选择,我们很用心,我们有很好的经验。来北京最大的感受,其实我是三天在厦门四天在北京。包括我后面的自由发挥,北京的人员成本是2倍,房租成本是3倍。在厦门买一家店两三百万,半年会回本了。在北京开店,从开始找到场地到开始开业,要一年的时间才能找到场地。在北京找到想要的场地基本上不可能,可能是天价。真正帮助的,还是比我们更早来北京的人,像陈总和鱼头。我们来的非常融洽,吃饭大家像兄弟一样,有什么事情讲一下,没场地的给我们介绍人,我们在北京通过在福建的老乡帮忙,很快找到了资源。

一个做线上的人做线下,不了解行情,这是我们的突破口。我们线上不错,因为背靠团队。所以来北京做事情,其实不用担心。如果东西足够好,北京成本高也没有关系,它的收益也很高。可能在北京做,比在厦门更好,赚的利润比厦门还要多,谢谢大家。

熊俊:大家的答案最后都是一面倒,大家相信越大越成功的公司,对这个话题不讨论。越大的公司,需要讨论公司在哪吗?其实最关心的状况,还是回到你做的事情。比如你做的是生意,你关心生意怎么做大就行了。如果你想做一个更大的事情,当然毋庸置疑应该选择一个更大的平台。因为脸盆是养不了大鱼的,还有一件事情要想清楚,你绝对不可能既在福建,又在北京,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所以今天做好决定,要么在福建生根,要么在北京踏踏实实,不要想两边都照顾好,做不到的。

陈远河:在阿诺分享使得时候,我想起几个事情,现在一个做得很大的软件,它软件最大的创意是我的。因为我做过一个软件跟一模一样。当时我在厦门做,我就跟天津的包子一狗不理,没人投。他在北京风声水起,到底是我能力差,还是北京跟福建的差异,我不懂。但是这是一个案例。

我分享第二个案例,以前我在厦门,在2014年、2015年年初之前,我在别的地方也认识很多大佬,天天陪他们吃饭,我一分钱没拿到。我在北京,吃一下饭交流充分很多老板就会想投你。这可能就是北京的差别,如果你善于捕捉人脉一定要来北京。因为你在很多地方认识人,顶多请你喝酒,不会和你产生链接。这是真实存在的案例,我到北京唯一的感受,我认识到很多大佬,而且成为他们比较好的朋友。

像钟景燕的融资,他人在厦门,我就已经帮他融完了。为什么呢?这是这几年跟这些大佬,他们对我们的信任,这是来北京不一样的地方。本来今天的主持人赵峰,也没有见过任何投资人的情况下,我已经帮他的融资做完了。他上来露了面,签的字,就把融资做完。包括形馆健身天使轮融资将近2000万,这在今天的时机下是非常小的。所以我觉得这是北京跟福建对人的格局,是不一样的,这是最重要的地方。如果你不善于折腾,你来北京也拿不到钱。会折腾的人,一定要有更大的平台。

陈远河:最后一个问题,希望大家用一句话来说,如果给我们重新一次选择机会,你会在哪里开始自己的创业。

吴建斌:我创业比较早,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来北京。

林其锋:如果再带一次机会,答案基本上差不多,会奔着北京。因为大家有目共睹了整个环境,确实是差异化的,所以我还是选择北京。

林玮煜:刚才三毛哥说我创业大半杯子,这有点夸张,因为我是90后。但是我确实在厦门很久了,在我大三的时候也创业了,在中间也有五年时间。这五年时间,如果在北京的话,我应该会比现在更牛一点,谢谢。

陈远河:你的大半辈子是创业生命的大半辈子,我两年前带一个1977的,他说,我不投比我老的。所以你的创业生命,已经过了大半辈子。

陈鸿:上海、北京、西安、广州我都做了同样的事情,但是北京的利润率是最高的,我的选择就是哪里利润率最高,我就选择哪里,我还是选择北京。

王丹丹:我会选上海,还是有家庭要照顾,这是要平衡的。第二件事情,我对自己有比较好的认知,我不是特别擅长社交的人。每个人都要认清楚自己的长短地方,如果我们特别善于社交,应该找到一个比较平和的环境,好好做自己的产品思考。

陈远河:其实我也不善于社交,我很少出现在各种场合。但是我觉得社交有一点,我讲过连接人脉的十大要素。其实抓住几个重点的人脉,你的事业会获得很大的发展。比如困惑的时候,有人给你点拨,这点要有。他可能几句话就是能把你的谜团揭开。或者你下沉的时候,有人帮你找钱。有个大佬说,人这一辈子要找十个最重要的人。这十个人,每一天要给他发信息,跟他交流一下。有些人可能认识一两千个人,基本上每个人只是把他当做普通朋友而已,我觉得这种连接是无效的。

张湘祥:我没得选,我在这儿生活了20多天,北京户口。如果想做得更大更远,这里是一个很包容的城市,而且也很有格局。而且所有的信息量和尖端资讯都是最前沿的,所以在这里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创业初期不妨多来北京走走,其实可以获取更多信息。还有老乡的团体平台,更多的融入进去,这样大家资源共享,我觉得这样更有助于大家未来行业的发展。

钟景燕:我是福清人,全世界都有我的亲戚。他们跟我说,你想去哪里,你说句话,去哪都有你的亲戚家人。福清人在外面适应能力很强,无论在哪里都没问题。在北京,资源很快就打开了,其实我英文非常差,我不懂英文。我当时一个人去了伦敦待了两个月,感觉伦敦混得很开。知道未来怎么走,因为过来的健身行业根本不存在健身逻辑,只是看到中国人很有钱。国外健身房其实很小、很节约的,所以我看了之后,知道回来应该怎么走。对于我们来说看我们内心,刚开始在厦门还是比较合适。我们的能力,在厦门是一个好的积累。我们找到一定程度,肯定还是要来北京,因为我们有很好的基础,再加上北京可以对接很多人脉,也有资金的支持。

熊俊:让我做跟原来一模一样的事情,我会选择去深圳。如果让我重新做一件新的事情,我会去硅谷或者去印度。

陈远河:今天的讨论是不会出结果的讨论,希望在这个过程当中,能够给每位带来一定的启发。也希望福建老乡,每一个创业者在接下来的寒冬里面能够挺过去。也希望今天鱼头的会,能够给大家一些温暖,谢谢大家。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评论(0)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发表评论 取消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