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云网 | 用心服务创业者
何弃疗
私信
0
“Airbnb黑手党”基金Wave Capital正式成立,首只基金以5500万美元收市
大公司 创业动态
我们希望每个合伙人每年都能完成一到两笔交易。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7月12日报道 (编译:张璐璐)

几周前,Airbnb宣布了公司上市前补偿员工方式的重大变化。

至少有两名前Airbnb员工和一名长期VC从业者会做好准备并为那些离开Airbnb的人提供资金。事实上,从去年夏天开始,他们就一直在等待这个时刻。当时,前Airbnb数据科学家Riley Newman从该公司离职,并开始在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工作,而且很快就得到了他多年的同事Sara Adler(Airbnb前企业发展主管)和前Madrona Venture Group首席执行官David Rosenthal的帮助。他们打算利用这只Wave Capital基金,来资助市场初创公司,尤其是由那些曾在这家住房巨头企业工作的职员所创立的初创公司。

这个想法引起了投资者的共鸣。Wave刚刚以5500万美元的资本承诺关闭了它的首只基金,稍多于这三人的预期目标。他们也已经使这只基金开始运作了。为了了解更多关于这些赌注的信息,以及这三人下一步的投资打算,我们向他们询问了更多的细节。我们详细的编辑了对话的信息。

TC:这家公司到底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DR:Riley真的是我们所有人的核心,他的妻子和我的妻子在马林一起长大,而且从小就一直是最好的朋友。随着Riley在Airbnb的发展,我也在VC逐渐越来越好,我们自然而然地在某个时间点谈到应该合作,一起做一些事情。

Rn:与此同时,Sara和我坐在一起,一起向Airbnb的首席技术官汇报,我们曾经同是多个工作组的成员。然后David和我开始讨论合作,我们很快就把Sara一起拉到了我们的行列。

TC:“市场”对风险基金来说既是一个巨大的,也是一个狭隘的使命。为什么要还追求市场呢?

DR:对我来说,当我在Madrona工作的时候,我们孵化了宠物狗服务公司Rover.com,从中我看到了市场的力量,以及帮助这些公司起步的重要性。多年来,Riley和我谈论了很多关于Greg McAdoo(以前属于红杉资本公司,现在属于风投公司Bolt旗下)早期与Airbnb的合作,以及真正的董事会领导成员的重要性。我们认为,利用我们的三人的集体经历,我们可以发挥这一作用。

SA:在此之前,作为Airbnb、Dropbox和Facebook公司开发团队的一员,我也能看到投资者的力量,即使是在公司发展的最后阶段也是如此。

TC:你们现在已经完全关闭了机构投资者的基金,包括母基金Cendana Capital。那么,你们希望有多少家公司会支持它?

DR:我们认为大约会有18到20家公司。我们打算领导每一轮融资来获得董事会席位。我们想扮演Greg McAdoo之于Airbnb那样的角色。

SA:我们希望每个合伙人每年都能完成一到两笔交易。

TC:你们过去从来没有一起投资同一个项目,而建立一个共同投资的历史对于投资风险基金的机构来说通常是非常重要的。对于这个问题,你是怎么说服他们的呢?

Rn:这绝对是合作过程的必经之路。(笑)我们不止一次的被告知这一问题。我们从来没有过合作投资的经历,对于那些非常关心这个问题的人来说,这确实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而且这也是一件不符合资格的事情。我们与投资咨询公司Cambridge Associates一起兢兢业业地完成了工程量浩大的投资可行性调查过程,谢天谢地,这使我们在机构投资者的购买名单上上榜。但在那之前,我们处理了所有对我们投资持反对意见的声音。我认为,让所有人改变看法的是我们三个人所拥有的能力,而且目前这些能力已经非常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SA:我认为我们的方法也吸引了投资者。无论是我们计划进行的投资规模,还是我们打算花在我们资助的公司身上的时间和精力,这些风格都有点像20年前的风险投资

TC:到目前为止,你们有过多少笔投资交易,你的交易流对Airbnb的依赖度有多大?就我目前所知,Airbnb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战略官Nate Blecharczyk是Wave的顾问。

Rn:Alma我们的第一笔投资。我们与联合创始人Dan Hill共事了几个月,他是Airbnb前产品和绩效营销总监,他的初创公司将潜在捐赠者与当地慈善机构密切联系。我们帮助他们巩固市场设计,并为他们设计了一个长期的战略,我们的交易是建立在我们为他们建立的金融模式上的,使他们成功从种子轮到A轮融资。我们必须跳出条框,在此基础上执行,但是这个过程才真正决定了他们需要什么。

我们在收市之前还有另外一笔投资

SA:Airbnb将成为我们投资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我们的第一只基金,因为我们通过与公司中的人员合作可以分辨出,并且确切地知道公司里哪一些人是优秀的。但在Airbnb、Dropbox和Facebook工作的那段时间里,我参与了30家公司的收购,在评估过程中,我还与数千家公司有所接触,因此,我们可以从一个巨大的创始人网络中汲取一定的经验。

TC:目前,有许多后期资本仍在流动。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这些资本会对你们公司早期阶段的工作产生怎样的影响?

DR:在很多情况下,确实是尾大不掉。但我不将这些资本定性为就一定是好的或坏的。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创始人以他们的资本为工具来实现他们的目标。然而,如果决策由资本驱动时,就会真正出现不可预见的情况。

TC:有没有让你们特别兴奋的行业?

DR:我们是行业不可知论者。我们相信商业模式,无论是消费者,B2B或医疗保健,以及即使是令我们有些畏惧的区块链技术,但我想这些也是市场。

AD:12月7-8日,北京望京凯悦酒店!猎云网邀您共赴创投盛宴“聚势谋远 创变未来—2018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 24大奖项 330榜单 3000+企业参选 奖项投票已开启 邀您参与!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评论(0)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发表评论 取消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