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淑英
私信
0
球场外的赌场:冰面下的千亿足彩
娱乐 体育 转载
获得最终胜利的,只有庄家

猎云注:世界杯期间,很多不懂足球、不玩竞猜的人也会买上几注自娱自乐,博彩公司和专业彩民们更是进入亢奋状态。为配合巨大的市场,甚至有不少公司趁机推出所谓人工智能产品,并公然宣称,“基于大量比赛数据的分析,最终设定模型的最佳参数来分析比赛,从而做出科学的预测,为彩民找到有价值投注的比赛。”文章来源:《中国企业家》记者:周夫荣

晚饭时分,老张的彩票店里排着长队。短短十分钟内,二十多个人买定离开。

“这些天来,全是来买足球彩票的,生意是平时的好几倍。”老张说,尤其当主管部门叫停网络售彩后,线下的彩票店更是生意火爆。

全世界有16亿足球迷,总产值也高达数千亿美元,被称为“世界第十七大经济体系”。与此沾边的足彩生意,也因此具有了放大效应。世界杯期间,很多不懂足球、不玩竞猜的人也会买上几注自娱自乐,博彩公司和专业彩民们更是进入亢奋状态。

为配合巨大的市场,甚至有不少公司趁机推出所谓人工智能产品,并公然宣称,“基于大量比赛数据的分析,最终设定模型的最佳参数来分析比赛,从而做出科学的预测,为彩民找到有价值投注的比赛。”

各路资本和各色人等纷纷登场。狂欢之下,暗流涌动。

为加强监管,6月4日,财政部联合民政部和体育总局表示,将对彩票行业进行检查,严查擅自利用互联网违规销售彩票,以及世界杯期间违规博彩等。互联网彩票业务的解禁再次遇冷。

“该买的还是会买,尤其是那部分玩赌球的。目前所谓玩竞猜的,95%以上买的都是外围。当然,赌输的居多。”足彩爱好者于林告诉《中国企业家》。

显然,政策并没有阻挡狂热的足彩爱好者,尤其是以足彩为名掩盖下的赌球生意。

禁令阴影

世界杯季,也是足彩的超级畅销季。中国体彩网披露的官方数据显示,足球类竞彩的销售额在未开赛前还是一周14亿,开赛第一周,就直接飙升到了73亿。而2014年,整个巴西世界杯期间竞彩足球的销售额也才123亿多元。

和往届对比,显然这个数据很有生命力,并且涨势可期。

和传统彩票不同,互联网彩票对娱乐性和互动性社交性更高,参与门槛低,话题性传播性强,也导致互联网彩票通过用户之间一传十、十带百迅速裂变式传开,众多小白用户入场。因为参与者众,一度,网上售彩非常活跃。2018年,很多足彩爱好者的购买均来自线上渠道,如“天天中彩票”、“人人中彩票”等。

《2014年互联网彩票市场分析报告》显示,2014年我国互联网彩票销售规模达历史性的850亿元,比2013年销售规模翻番,增长102.4%,渗透率达22.2%,远高于彩票整体市场的增长速度。

但正当今年的彩票市场一片乐观时,一纸禁令再次叫停了所有网络售彩。

6月4日,财政部联合民政部和体育总局表示,将对彩票行业进行检查,严查擅自利用互联网违规销售彩票,以及世界杯期间违规博彩等。

依照中国现行法规,互联网彩票销售行为早已是明令禁止的。今年,大众所期望的网络禁售解禁,并没有发生。

监管层的纠结可想而知。因为线上博彩难以监管,可能诱发未成年人购彩、金融犯罪等社会问题。监管层曾多次发布“禁令”,要严厉查处网络公司等单位和个人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

2015年1月15日,财政部、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发布《关于开展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自查自纠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各地彩票中心对擅自进行互联网销售彩票进行自查自纠,并对民政部、财政部汇报。

2016年4月,财政部、公安部、工商总局、民政局、体育总局再度发出通知,重申“禁令”要求,要严厉查处网络公司等单位和个人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

今年世界杯期间,苹果应用商店近期的下载排行榜中,多款彩票类的APP曾一度占据了前几名的位置。不过很快,这些APP不约而同地进行了“系统升级”,暂停售彩,又从榜单上掉了下来。

但所有问题并不是一禁了之那么简单。

于林说,网上买彩票方便许多。以前网上点点鼠标就可以购彩下注,还可以设置自动购彩,对那些习惯固定“守号”的彩民更是一种极大的便利,省时省力,而且价格一样,甚至不时还会有各种促销优惠。

尽管线上博彩被行政管制可能有利于网下实体店的销售,也更容易管理,但一刀切砍掉网上售彩渠道,也同样显著影响到了彩票的整体销售额。

让监管层始料未及的是,封掉了原有的网络售彩渠道,但巨大的需求仍在,反而变相刺激了非法彩票网络销售平台的发展。这些“彩票”网站不仅没有任何合法资质,而且根本没卖出一张真彩票。其运营模式看似和正规彩票同步,实际上却是收钱不出票,没中奖等于净赚,中奖了则自己掏钱付,彩票利差全部落入自己口袋,等于是开了又一家“彩票中心”,其非法所得可谓“暴利”。

另外,一旦使用非法网站为赌球充钱,很可能成为他人的囊中之物。甚至还有违法犯罪团伙直接制造假的网银支付页面,盗取网民银行卡账户密码,将赌球者的钱财全部转移。

有彩民上当受骗后才发现,自己网上购买的彩票,无论是彩票种类还是开奖时间,都和国家发行的彩票没有任何关系。为了吸引彩民,这些非法网站一般先让彩民尝点甜头,然后调节后台几率,让彩民大把输钱,彩民意欲离场时,又重新释放诱饵,周而复始。

虽然网上监管困难重重,但监管层也并未一棒打死互联网售彩。

天风证券分析师沈海兵说,监管层从未停止互联网售彩健康推进的探索,2018年有望有限、适时地推动互联网彩票试点,互联网彩票或将蜕变重生。

赌球内幕

短短一周内,于林已经输掉了两万块。他的身边,不乏和他一样运气不好的朋友。

于林告诉记者,世界杯的竞彩在全世界有不同的外围盘,这些盘各有特点。如缅甸盘,可能黑社会盘居多,欧洲盘有黑手党势力渗入等等。这些盘能接多大赌注,全看背后庄家财力。因为赌球,中国每年或有上万亿流入国外市场。

与此同时,国内也有很多地下赌球之局藏匿于水面之下。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赌球的影子几乎无孔不入,赌球的方式也层出不穷:胜负、比分、半场、进球数等都成为赌徒们押注的对象。

今年开赛以来,冷门不断,竞彩者也随着比赛结果群体情绪起伏。

“压谁谁爆冷,买谁谁翻车”,“足球反着买,别墅靠着海”,于林苦笑着说起朋友圈刷屏的段子。

他从2002年开始购买足彩,彩龄不小,期间大大小小的奖也中了不少,但总体还是亏的多。“特别是一开始不会看盘,就凭自己对球队的一些粗浅的了解去购彩,其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如果足球比赛都能照大多数人的预测打出来的话,那博彩公司估计早就破产了。”竞彩从业者何权鹏称。

何权鹏称,冷门不是凭空产生,特别当前资讯这么发达,冷门的前兆或多或少都有些端倪在赛前就会透露出来,“就看你是否能细心的感觉到”。此外,各大博彩公司在赛前开出的赔率盘口的数据也是分析冷门的一大利器。

何权鹏总结的武林秘籍是:“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一天到晚打肯定是亏的;积小胜为大胜,不要嫌弃奖金少,能盈利就是硬道理。想一夜暴富只会死得快。”

四年一届的世界杯不仅是一场球迷的狂欢盛宴,更是赌球人的饕餮大餐。狂欢下,千金散尽。

“亚洲第一前锋”郝海东曾直言:“2002年世界杯期间,国足有人参与赌球,故意不让我进球。”虽然事实不得而知,但赌球黑幕早已坊间皆知。

高晓松在此前的一期节目中详细“揭秘”了赌球黑幕。在他看来,足球比赛基本是被控制的,在盘口之下、比赛全部进程乃至绝杀,都是博彩公司和各大球队商量好演出的“天衣无缝的剧本”。

对此,也有人士表示,博彩公司虽然盈利丰厚,但他们的角色与股票经纪类似,他们接受竞彩者的金钱投注,在赛事结束后再向赢家派彩。作为服务回报,他们得到一笔费用,他们的目标是赚取利润抽水。

为了尽可能多的保障利润,在线博彩为此会专门聘用一批精算师,他们通常被称为操盘手或开盘专家。他们的工作基于统计学概率和公众观点来设定赔率,目标是近似呈现每种结果的机会,从而尽可能的保障博彩公司的利益。

阿邦是个老球迷,也是老竞彩者。对于足球博彩,他并不乐观。

“散户永远给庄家送人头。”阿邦说,“买的没有卖的精。博彩公司为了稳赚,看到买某国的彩民越来越多,一定会降低该国队胜的赔率,同时调高打平和对手胜的赔率。比如1.2、5、8的赔率,最后变成了1.1、6、9,等等。如果最后该国真的赢了,你确实赢得了奖金,但是你只是散户之一,总体而言,庄家并不会亏钱。”

无论赔率怎么调整,基于投注情况而实时变动的赔率一定能保证,最后的投注总金额,一定是“大于投入才能保证稳获投入的奖金”这个比例。这样就出现了投注金额与稳获奖金之间存在一定的差值,这个差值,就是所谓的“抽水”。这也正是博彩公司赚取高额利润的模式,无需操控球员。

“中间商层层分包,提成比例从百分之几到百分之十几,甚至更高,这个也看供需。”于林说。

关于赌球,阿邦总结了两个“铁律”:第一,从个体角度来说,确实存在某些彩民买中了意想不到的比赛结果,而赚得盆满钵满的情况,即所谓的“爆冷门”,但这种以小博大的冷门概率极小,他们赚走的钱完全对庄家没影响,所谓十赌九输。

第二,从整体角度来说,大型博彩公司的庄家一定是赚钱的,不管出现了什么比赛结果,即使是2014年世界杯德国7:1血洗巴西这样的爆冷比分。

这个有点类似“中间商赚差价”投注方式,就是所谓的“对冲”。但现实生活中,并没有那么容易实现“中间商赚差价”。由于各大博彩公司会依据其他公司的赔率和投注金额进行参考和调整,并且会对投注来源进行严格把控,散户可以操作的空间也极其有限。而这种小额盈利,对于无法进行大手笔购买的散户而言,几乎没有意义。

此外,欧洲博彩业非常发达,已经可以清楚分辨和把控异样投注,并且可根据这些情况进行适时调整、封盘。

阿邦说,对于重量级的比赛来说,尤其是世界杯比赛,根本不需要像高晓松所言,博彩公司对比赛结果进行控制,“因为彩民基数足够大,博彩公司只需要根据投注情况进行调整就可以了,至于比赛结果如何,博彩公司都是赚钱的。”

“小竞猜可以增加自己看球的乐趣,但是,真正想通过赌球赚钱的,一般都走上了不归路。”阿邦说,获得最终胜利的,只有庄家。

AD:8月3日,北京四季酒店!猎云网将与您相约“智变新金融——猎云网2018金融科技产业创新峰会”,共同探讨前沿技术,洞悉金融智变!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评论(0)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发表评论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