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非
私信
0
乐行CEO周伟控诉前“投资人”骗取公司,敲诈6000万巨款
硬件 创业动态
我们模拟了28种创业失败的场景,但没想到——被前“投资人”敲诈巨款。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北京】6月13日报道

深圳乐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从事体感车研发、生产、销售一体化服务的科技公司,总部位于深圳。

乐行天下创始人兼CEO周伟近日于微博发布长文章,控诉其“前投资人”,称被敲诈巨款。

2009年,乐行成功研发出了平衡车,需要融资的周伟遇到了意欲投资的东莞商人吴某。吴某提出两个要求:一、他不想投资我们原有的公司,而希望我们将平衡车项目单独拿出来单独成立一个新的公司,他来投资500万,控股60%,任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 二、公司注册在东莞。我们没什么商业经验,很快就同意了,并于2010年1月与其签了框架协议。

事实上,吴某后续以各种理由拒不出资,周伟这才意识到吴某在“空手套白狼”。

2012年,在其他投资人的建议下,乐行回购一部分股权,让吴某不要再控股,吴某同意了。方案是,吴某一分钱不出拿走1500万,而且还可保留30%的股份。

数天后,吴某竟然反悔了,并迅速要求自已管理公司,很快物色了一批他的朋友作为公司CEO、CTO,用来替代周伟等主要创始人。

而后,周伟带领团队离开东莞赶赴深圳继续创业。

从2015年开始,吴某不断通过各种渠道以“侵犯知识产权,窃取商业秘密”为由,要求周伟团队给钱,“不然要找公安搞我们。”

2016年2月公安开始立案侦查,两年多过去了也并没有证据证明我们侵权。

面对吴某十几次的敲诈,周伟团队均予以拒绝。

值得注意的是,吴某曾再次将敲诈的额度大幅提升,“一路由500万提升至6000万。”

周伟还在文章中表示,“十年创业梦,初心犹在,纵使梦想只有1‰的可能,我依然愿奉上此生。”

同一时间,深圳乐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发出《严正声明》。

声明中表示,从2017年11月开始,东莞易步机器人有限责任公司(“易步公司”)董事长吴细龙在其个人加V认证的微博(微博账户“易步天空”)上陆续发表诋毁我司创始人周伟、郭盖华、闫学凯等文章。

该等文章的内容对我司和我司创始人周伟、郭盖华、闫学凯等人进行恶意诽谤和中伤,多出严重违背事实。更为恶劣和令人不齿的是,吴某还指使易步公司员工在行业内多个微信群里继续抹黑我司并对我司创始人周伟、郭盖华、闫学凯等使用“在逃通缉犯”等侮辱其人格和名誉的字眼,其目的是蓄意破坏我司的正常经营。

我司已就此事向相关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及刑事诉讼,相信司法机关经过审理会根据事实和证据依法公正裁决。后续事态进展我司也会及时向社会各界通报。

lexing.png

深圳乐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严正声明

以下为乐行天下CEO微博原文,猎云网未作删改:

我是一名大学生创业者,大学期间与五位志同道合的校友每人凑了四千元钱,开始创业。

十年以来,度过无数不眠之夜,历经各种辛酸苦辣,我们工作上取得了小小的成绩,但是我最自豪的事情是,时至今日我们六名创业伙伴还紧紧团结在一起,患难与共。十年前稚嫩青涩的理工男,如今都已成为圆乎乎的大叔;十年前朝气蓬勃的满头秀发,如今已经不见踪影渐漏颓顶;十年前通宵熬夜奋战第二天仍然可以满血复活,如今经常彻夜辗转反侧白天坐在凳子上歪着脑袋流着口水睡着了。时间是把杀猪刀,它改变了很多,但是却一直没有改变我们不向命运屈服,立志创造一番事业的决心。

创业之初,我们假想模拟了二十八种可能会导致我们失败的场景,并针对性地制定了应对预案,写进了我们的《创始人基本法》,但是我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十年后的今天,我们需要面对骗子“投资人”的巨额勒索,以及无休无止的污蔑与诋毁。我们一直告诫自己要克制冲动,不要与小人计较浪费时间,要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创造价值的事情上去;对我们骗子投资人的无理讹诈,我们于两年前启动了法律程序予以反击,一直在追求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但是今天我们不得不讲述一下真实的内幕。

一、武汉:开始逐梦

华中科技大学是我的母校,她给了我最好的教育资源和最宽松的创业环境。我们的创业小伙伴们,结识于2007年一个跨学科的为期一年的机器人比赛,由于在长期的协作中,大家已经养成一种非常默契的团队合作意识,所以当比赛结束后,我问大家是否愿意留下来一起创业时,很快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自2007年开始,我们陆续做了一些外包项目,其中包括管道清洗机器人,排险机器人,纱线张力控制器以及其它机器人控制器等。

2009年时我们研发出了平衡车,面对即将到来的生产销售环节,我们意识到必须尽快融资以支持项目的继续推进。

经介绍,我们结识到了东莞商人吴某, 他对我们的项目表达出浓厚的兴趣。认识之后他多次带我们出入高级饭店就餐,表现得非常阔绰大方;他还带我们去东莞参观其工厂,引荐其各路朋友,不断强调他关系很广资源很多;当时我们尚未走出校门,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一致认为他就是我们要找的“对的人”。

两个月之后,吴某提出两个要求:一、他不想投资我们原有的公司,而希望我们将平衡车项目单独拿出来单独成立一个新的公司,他来投资500万,控股60%,任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 二、公司注册在东莞。我们没什么商业经验,很快就同意了,并于2010年1月与其签了框架协议。

没想到,这就是噩梦的开始。

二、东莞:噩梦来临

签完协议后,公司迟迟无法完成注册,原因是吴某的资金“出现周转问题”,之后我们被迫无奈,接受了吴某引入新投资人的提议。

2010年9月新投资人投入125万注册成立公司,吴某及其引入投资人获得控股权,仍由吴某担任法人代表和董事长。吴某当时斩钉截铁地许诺三个月内完成所有出资,但三个月到期后,吴某却说钱存在银行没有意义,放在外面周转才有意义,并再次承诺一年内随时需要资金随时到账。

可是一年又过去了,吴某仍不断以各种理由不出资,即使在供应商堵门催款,经营难以为继的时候,吴某也没有履行其约定的出资义务。直到2012年末,吴某还在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我们不出资,令公司非常被动。

两年后我们才醒悟,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空手套白狼”,只是当时我们刚刚走出校门,相信人性都是善良的,没有防备心理,被他轻而易举地设计进入了圈套。

拿到股份却不出资,并不是吴某欺骗的全部,而只是其圈套之一。公司凭借新投资人少量资金艰难地起步之后,吴某以“举贤不避亲”为由,让其夫人掌管财务,其侄儿、侄女、外甥等担任其他关键岗位,令公司办公氛围乌烟瘴气;自其夫人管理财务后,吴某经常将公司账户里仅有的钱转账到其个人账户挪作它用,美名其曰“借出来周转一下就还回去”,数次导致员工工资无法发放。吴某还要求公司从其个人名下的工厂采购物料,而价格也高于市场价格。此外,吴某经常将公司售价一万多元的产品,赠送给其亲朋好友,被我们多次劝阻后很不高兴。与其对亲友的大方相比,他对公司员工则完全是另一回事。

虽然从项目伊始我就几乎全职担任公司CEO一职,但吴某告诉我公司刚起步,我还没有毕业(当时我还是研究生在读的学生),不应该发工资,所以在开始的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没有任何报酬,全靠我们其他几个已经拿到毕业证的小伙伴们发放工资后均摊给我一部分作为补助,我们内部叫“扶贫计划”。后来等我拿到毕业证了,吴某又以“你是股东,应当看长远”为由,给我开出了每月6000人民币的待遇,不交社保,直到2012年才略有上涨。

工作上,我们从来没有懈怠过,对公司倾注了所有心血,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想尽一切办法给它创造一个茁壮生长的健康环境,让它顺利长大成才;我反复告诫自己,要不拘小节,要有合作精神,不能计较个人得失,更不能轻言放弃。

2012年,东莞公司经营转好,但仍时时处于资金断裂的边缘,我们要求吴某必须完成出资,否则退出股份,吴某却要求去找外部投资人,但投资人均以公司管理混乱和治理结构不合理为由拒绝投资,后来一个投资人建议由他们回购一部分股权,让吴某不要再控股,吴某同意了。彼时,我们心中却是愤愤不平,一分钱未出拿走1500万,而且还保留30%的股份,但为了公司发展,这个都认了。可万万不曾想,数天后,吴某竟然反悔了,并迅速要求自已管理公司。

当时正值吴某参加完一期MBA企业管理培训班之际,回到东莞后他踌躇满志,认为与其MBA培训班的同学相比,我们这些学生创业团队过于稚嫩,严重缺乏商业运作头脑及经验,不合适长期负责公司的管理运营。很快,他命令员工装修出一间董事长办公室,购置了一套巨大红木办公台,沙发,茶具等,悬挂了“天道酬勤”的牌匾,强势入驻,并很快物色了一批他的朋友作为公司CEO、CTO,用来替代我们。

至此,梦碎东莞,我们被迫离开。

三、深圳:从头再来,阴魂不散

2012年到深圳之后,我们给创始人基本法增加了两条原则:一是融资找正规投资机构,二是不允许股东亲友在公司任职,至今我们仍在坚定地执行。

在深圳创业的5年,是我们发展最快的黄金时期;深圳为中小创业者提供的方方面面的扶持,让我们裨益良多;从办公场地,到重点科研项目扶持基金,到高新企业税收减免,到宽松透明的政府办理机制,到鼓励创新的包容心态,到诸多暖心政策,让年轻人很容易不为外界琐事干扰,集中精力聚焦在自身企业的发展上面,我们曾经一度非常满足,认为终于可以安下心来踏踏实实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东莞公司在吴某的带领下,并没有走上民族品牌的上升道路,反而由于经营策略激进无方,用人失察频频换将,企业由盈利状态迅速转变为巨亏;吴某在企业规模很小时便到处跑关系买地,在国内业务稍有起色后与人对赌成立销售公司最后赔偿对方巨款,在吴某与另一名小股东大打出手后负气给其写下了**万元欠条后将其驱逐,在销售淡季时乐观地屯了大量的生产物料,这对于一个初创公司,几乎个个都是不能承受之重;更重要的是吴某还在用尽心机掏空公司,甚至将其豪车(保时捷卡宴)高价卖给公司用以套现……看到我们深圳乐行公司的成绩,吴某内心非常不平衡,到处在公开场合谩骂我们及乐行公司,并自2015年开始了他的讹诈之路。

吴某讹诈的理由是我们侵犯其知识产权,窃取其商业秘密,而事实上到深圳以后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聘请了一位权威知识产权律师,做了非常详细的法律常识宣导,特别强调了知识产权的严肃性,完全舍弃了东莞期间开发的技术方案;凭借团队特有的原创能力,重新开发,历经十三个月的艰苦攻关,我们在平衡算法、传感器融合算法、姿态控制算法、运动控制算法等核心技术方面均做出了颠覆性技术方案,所以当我们2013年底推出第一代产品后,它迅速以技术新颖,功能强大,性价比高等明显优势,获得了大量媒体和用户的关注;此外,我们要求每位员工签署关于“严禁使用第三方知识产权”条款的协议文件,并多次组织大家自查电脑文件,严防不正当文件的出现和使用。

所以我们非常自信,不可能侵犯吴某任何知识产权,更不会侵犯其商业秘密,所以对于他的讹诈,我们拒绝了,开始一心一意做自己的事情。

然而吴某一刻都没有停,栽赃诬陷我们的脑洞也越来越大。首先诬陷说我们举报东莞公司偷税漏税,影响上市,后来诬陷说我们举报东莞公司环保不达标,之后又诬陷说我们破坏其电脑,影响其生产。。。殊不知,我们团队内部有不成文的共识:我们最大的敌人是自己,竞争获胜不靠给竞争对手使花招;另一方面,我们深圳乐行公司创建不久,没有精力,更不屑于去做这些事。

怀揣着各种扭曲的心态,吴某放弃了其最初的“创建世界500强公司成为知名企业家”的雄心壮志,开始了专职勒索我们的勾当,以期能够从我们身上大发横财,填补其头脑发热造成的巨额债务。

从2015年开始,吴某不断通过各种渠道要求我们给钱,不然要找公安搞我们。我们觉得甚是可笑,对其不予理会。后来吴某恶从胆边生,伪造了一系列证据,并通过非正常手段在公安给我们刑事立案。

2016年2月公安开始立案侦查,两年多过去了也并没有证据证明我们侵权。

而在此期间,吴某对我们进行了十几次的讹诈,企图从我们身上赚回一笔。我们全部回绝了,尤其是在今年5月初,吴某找了一个有官二代身份的中间人来找我们,说不给钱就让我们“进去”,最后的结果是不欢而散,凭什么?政府是他家开的?世界就没有黑白了?我们不信。

不曾想,两周后东莞公安来到深圳,要求我们配合调查。而吴某再次将敲诈的额度大幅提升,一路由500万提升至6000万。

iiiiiiiiii

这就是我们与骗子“投资人”之间的故事梗概,我们花了十年才明白,创业之初选择投资人伙伴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当初的失误,致使我们十年过去了,还兜兜转转没有走出其设计的各种圈套和陷阱。今天将整个事件真实的故事分享出来,希望大家以我们为鉴,少走弯路。

十年创业梦,初心犹在,纵使梦想只有1‰的可能,我依然愿奉上此生。

附:匿名内部员工讲述的东莞公司乱象--易步前世今生

近日,易步出台了一个降薪规定,总监级别的岗位均降薪30%。想必大家之前也听说了易步已经发不出工资,拖欠供应商近700万货款的事了,这里小编就跟大家谈谈易步这个公司的来由,读完后基本就知道为什么他从平衡车的领导者沦落成连工资都发不出来的境地。

2008 年的时候金融危机,吴细龙的开模公司“一中精密”面临困境,他还是有想法的,就想找找高科技项目来做。后来东搭西搭就看上了华中科技大学的双轮平衡车项 目,这个项目由周伟带头(你没看错,这个周伟就是现在乐行天下的CEO !),团队共有6个人,还有郭盖华、陈志发等等。

周伟团队之前在华科的校办企业若比特工作,还占有百分之几的股份。然后呢,易步机器人就诞生了,他的狗血股东结构是这样的:吴细龙百分之20几,松湖华科产 业园百分之10(提供松山湖办公室,典型的站茅坑不拉屎的),吴东华20(吴细龙朋友),若比特百分之10。我为什么说他是狗血架构呢?估计看到这里周伟 都笑了,因为除了周伟团队,其他人基本不管,你想想,不管的人还要占那么大股份,一旦赚钱了要分钱,那经营者岂不是咯屁了?这在资本市场你见过吗?

好了,游戏开始了,周伟他们是以若比特的身份进去的,他们本身才占若比特百分之几的股份,而若比特占易步百分之十几,这样平均下来他们在易步就没剩多少了, 那么这里他们自己挖的坑就为后面的叛变埋下了伏笔(当然了,当时可能他们只是一些小屁孩毕业生,不懂这些)。08年到12年,小双轮平衡车的市场基本空 白,周伟他们凭着专业的知识和不懈努力,拳头产品m1一炮打响,财源、订单滚滚而来,这期间呢,除了周伟团队六个人经营公司,其他股东是没有怎么管的,都 等着分钱,而吴细龙呢就是他们的代表(后面他也叛变了,股份一边独大)。吴细龙看到赚钱后,就不怎么管一中了,跑到易步搞了个董事长办公室,坐下来指点江 山。

这时候矛盾来了,吴总大人一个小学生跟一帮名校硕士生在较量。产品呢他要指指点点 (主要是外观,他觉得开模出身,就懂产品外观),经营的也要指点。而周伟他们觉得很委屈,一帮团队把产品、公司做起来了,自己才占百分零点几的股份,坑爹 呀!!!那怎么办?那时候到了12年夏天了,他们就跟董事会谈要多点股份呗,老吴做其他股东代表!谈来谈去都是钱谁肯放?发展方向、经营理念也对不上,周 伟他们要把钱继续投入做大做强,引入资本。吴总他们要分,不肯放股份,他自己倒是先拿了一百万买了辆保时捷卡宴,车牌是:粤SH040Y!然后呢跟周伟团 队说公司没钱了,工资拖着不发!各位想想,那时正是销售起始期,自己都买了100多万的车,怎么可能没钱呢?实际呢,吴总大人就是看到赚钱了,想把团队挤 走,然后自己调人进来捞钱!

这里说一下m1的销售渠道,国内呢主要是代理商(前期周伟他们在管理),国外呢是易步跟吴细龙一个朋友成立了一个深圳公司来销售,结果就是那位戴总做帐赚了钱,手上掌握了全部客户资料,他的员工提成很高,都在深圳买房买车了,这样吴细龙看到钱被赚走了也很不爽嘛。

好了,周伟团队打算叛变了,这里细节就不说了,换作各位看官,也会有这种想法。到了12年10月,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周伟团队正式“举司”搬迁到深圳,易 步生产也快停了,这样老吴就慌了,后面一边又是继续谈判,一边又是讲故事套人进来。到了后面就是老吴同意把股份分给周伟他们(实际上是缓兵之计,后面又被 老吴放鸽子了),周伟同意生产还回去,吴细龙呢又找到两个哈工大毕业的工程师李、刘两人主导研发,说给他们百分之几的股份,那两个上班的屌丝一听,丝毫没 详细了解情况,就马上过去了。当时听了吴细龙的哭诉还替他打抱不平,埋怨周伟他们,殊不知他们后面也傻眼了。

时间很快到了13年,周伟他们带着第二代半成品跑到深圳莲塘,找了个师兄搞了500万继续干,成立哈维公司。易步这边厢呢恢复生产,李刘招兵买马也搬到深圳继续搞第二代产品m2,戴总做了总经理管销售,那此时吴细龙在干嘛呢?我给卖个关子,大家肯定想不到,嘿嘿。

吴细龙先把姓王的厂长先干掉(这个厂长有2把刷子,外面招聘的,采购、生产管的都不错,库存又少,周伟走的期间全靠他管理出货),他又把以前被周伟团队赶出 来的杨总找回了公司,然后呢,自己想办法把钱捞走,把自己股份提高!那个杨总外面有自己公司,一上来就换了供应商,有的还必须走自己外面公司的渠道(大家 想想肯定有吴细龙的份了),工厂搬到了新地方(显得高大上),库存先压个100万的货。这个杨总可谓也是个极品,以前起家的时候跟老吴搭档过,据说出去 KTV 的时候杨总要带小姐睡觉,非要让老吴付钱,老吴没现金,就只好把司机支出去取钱。杨总自己先把产品生产出来以后,就拍桌子逼着那位戴总去卖。你们见过这么 奇葩的高层吗?工厂先做东西再逼着销售卖!工厂那边也被这个杨总搞的乌烟瘴气,民怨沸腾,戴总也被气的受不了了,请了一个礼拜的病假,不想面对这帮猪一样 的队友了!工厂那帮人也集体投诉,要求这个傻冒领导辞职(写控诉信,联名签字,呵呵)。老吴没想到后院起火,没办法就把杨总辞退了(二退宫,奇葩 吧?!)。

13年初的时候公司国内销售人员空空如也,吴细龙一开始找了个陈总来东莞做 国内销售,结果呢又发神经找深圳的林总成立了另外一个深圳易步智能做,把陈总安排过去(这老吴是什么样的奇葩总经理啊,自己几百万研发的产品,偷懒不去做 市场、销售,就想让人家搞,自己背后捞钱、捞股份,后面看人家赚钱了又把人家踢走!)。人家陈总也是多年销售出身,被你这当气球踢来踢去算个毛线啊!不过 人家觉得产品很好,平台也不错,就没计较太多。小编主要是觉得陈总对吴总了解不多,不清楚他的为人,不然打死也不会再跟着搞(后面陈总被拖回易步、辞退、 拖工资、各种闹、给钱、完事)。

这样2013年的格局就是深圳一个公司公司做外销,另 一个公司易步智能做国内,杨总捞钱,老吴也忙着捞钱捞股份,其他就不管了,市场啊,资金啊,风投啊都是浮云。也没办法,13年也没竞争对手,周伟那边还没 搞完产品。哦,对了,周伟他们的哈维没搞下去,可能是把师兄踢出去以后又搞了2000万成立了乐行天下(挺会忽悠的,公司搬到了西丽)。他们产品r1在 13年10月份左右上市,外观跟易步的m2类似,但是人家便宜,出厂6500,卖9980(就是要把易步搞死),易步的m1卖15000左右除了做的早, 其他一点优势都没有。乐行除了抢以前的客户,还很早布局了海外市场:北京呢,又出了个耐恩博,中轮车做的很炫,据说大卖(其实一开始也摔了不少人,这一行 当要交学费的),这样易步的市场就一步一步被蚕食。

13年有很多风险投资要投资易步, 这是周伟他们做梦都想做的事。这个吴细龙,请了个财务总监肖总帮他腾挪股份、转移资金(其他股东干瞪眼,也安插财务进来,结果一个小小的公司,财务部有5 个人!),这个肖总据说是从事务所过来的,跟老吴有点裙带关系,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做事非常刻板,小编觉得他绝对是个好员工,做领导嘛还差一大截。吴总 跟肖总两人觉得江山钱景一片大好,对风投的人全部拒绝,统一口径说“我们不差钱”(小编猜测是吴老板觉得自己股份还没搞够,形势判断乐观,暂时不要)!

再来说说研发的事情,李刘两人在东莞折腾半天,找不到合适的人,不得已就在13年3月份搬到深圳,所以实际上m2研发是从3月份开始的,其他时间都是在熟悉 做准备工作。因为有了m1的生产,所以后面的研发也基本走差不多的套路。这里又来说一下产品外观的事情,乐行的r1是在易步的时候就跟上海一个工业设计公 司一起做的,到了乐行的时候他们接着做,按理说外观权属于易步。管研发的李总就建议申请外观专利,老吴不同意(不知道哪根筋有问题?),还天真的认为乐行 会跟易步共享技术!然后呢,吴细龙又找了一个上海那边的上班族毛工做工业设计。毛工一个人搞造型,另一个同事建模,他俩都是上班族。老吴为什么会找他们 呢?因为他们画的图片好看。没错,就是画的一张图片好看,吴老板就认为可以去搞了,完全没有工业设计的一点知识(所有产品他都是这样认为,管他成本、难度 什么的,好看的就使劲做,不能实现的也做!)。M2的工业设计时间可长了,两边对接来对接去,毛工又是晚上、周末才能干活,足足花了大半年时间才开始陆陆 续续开模。这时候好了,乐行的r1也上市了,吴老板就有点着急了,催着结构赶紧出来。孰不知这新招的一帮人结构水平不够,第一次做这个平衡车有很多点没考 虑上,结果出来模具品后就有一大堆的问题,后面一直是改模改模再改模。而成本呢?由于工业设计原因,下面杆用上了异性碳纤维,外壳多了一堆小模具,充电器 也要定制,跟乐行的成本相比,那是毫无优势。

到了14年初,易步账上盈利大概1200万。这时候涅,吴细龙跟肖 总又演了一出好戏,说公司没钱了,这两个月连一台车都没卖出去,大家要齐心协力的干活。其实呢,是大概这么一回事儿。吴老板准备回收深圳易步(戴总掌权做 海外销售的)和深圳易步智能(林总掌权做国内销售的),条件没谈拢,这2个公司肯定不能下单啊,有单也是捂着啊,所以那几个月就“没怎么”卖出去了呗。那 各位看官就要问了,自己的产品为什么不自己建团队卖呢?既然给了别人卖那为什么还要收回来呢?收回来的时候自己做好交接准备了嘛?我告诉各位,这些吴老板 估计都没有考虑过,他唯一看到的,就是戴总和林总赚钱了,想拿回来自己挣!就这么简单的出发点,钱!用猪脑想想也知道虽然人家赚钱,但也有付出啊,也要做 市场做广告的呀,你以为人家坐着就把钱挣了啊?!签了合同就按合同办事啊!到了后面呢,深圳的2个公司陆续收回来了,代价是花了将近500万,而且是一次 付清哦!你们见过这样的老总吗?股东出局居然一次性付清!另外易步在湖南还是湖北圈了一块地,老吴自己注册了公司,通过“投资”的名义转移了大部分 剩下的资金,易步后面现金流就陆续出现紧巴巴的现象了。

14年是买单的一年,为毛这样说涅?因为13年没干事 啊,挣得钱又分光了啊,市面上竞争对手如雨后春笋般起来了啊,易步一个新品都出不来啊。虽然14年又引入了罗总、袁总、蔡总这些骨灰级玩家,但是老吴都是 瞎放那摆设,分工三天两头变,丝毫用不起来。14年赚的钱给了吴东华和工研院、若比特一部分,老吴把自己的股份从百分之二十几升到百分之五十几(绝对控股 啦,就是快破产了)。不过呢,这些股份变化的事情估计那个小股东粤科不知道,这个粤科可是纯投资的哦,当初见戴总的时候说给500万,见到肖总的时候就给 到250万了,各位知道这个肖总的杀伤力了吧?呵呵。来说下14年为毛易步出不了产品。14年本来就没规划,老吴心里只想到钱、股份,其他管理人员提的产 品意见他都说考虑考虑,实际上是不同意,也不知道为毛不同意。到了后面本来要做个独轮的,一开始研发那边工业设计找了浪尖,钱都付了80%了,后面老吴看 不顺眼把它卡擦掉,又找了毛工来搞。一开始搞的是毛工画的图片x战警造型,结果实际实现不了,又改成两边对称简单点的,结果毛工跟同事闹掰了,建模文件出 不来了!要知道易步跟毛工的合作可是纯口头的,连个合同都没有,都是老吴在聊。所以说吴细龙也是个全能儿,产品要把控,投资要引入,管理层要打理,销售要 插手,生产也要指点。大家看到1月份的时候易步终于发布了独轮U1,这个U1其实一个月就搞出来了,因为吴老板开会的时候发现确实没东西出来,销售又那么 烂,就听从了罗总建议要尽快搞个产品,免得代理商和消费者都审美疲劳,花3万块买了个工业设计方案,改活改活就拿来上市了。那些宣传页面写的那么牛逼,都 是吹牛的!

15年快过年啦,易步已经到了发不出工资的地步了,还欠供应商700多万的货款,每个月还出货近 300台双轮车,老吴就一个劲儿的说没钱没钱,要给管理层降薪30%。各位想想,欠供应商那么多钱,货都全部卖出去了,每个月还出保本的单,说没钱,鬼信 呢?我估摸着是这么一回事儿:这钱呢都拿去买股东的股份了,就粤科不知道。因为大家知道,股东要转让股份的话,那肯定是要拿钱买的嘛,大家去查一下就知道 吴东华、工研院、若比特、吴细龙股份都有变化,就是把钱都花那上面了,然后呢股东皆大欢喜,员工一片哀鸿。现在采购也很难搞,因为供应商都要你付了前几个 月的钱才能给做新货,结果就是:有单做不出来货,采购只能去忽悠新的供应商。但是核心部件忽悠不了,还是老老实实给钱、发货。所以我奉劝一下各位供应商: 见到“易步”两个字,“吴细龙”三个字,要三思后行啊!过年放假了,易步还没跟员工发1月份的工资,年终奖嘛那更是笑话了。再说一个逗比的事情,吴老板去 参加了清华大学那个臭名昭著的专门传授倒闭经的“总裁班”,年会的时候给了人家将近2万块的捐赠。而易步8、90号人的年终晚会,加起来开销也就1万出 头,哈哈,搞笑吧??所以大家看出来了,所谓引入风投、人才,那绝对是演戏,以吴老板这种对股份对钱如命的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也是为什么周伟时代谈 不拢的根本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易步从有到无的根本原因。大家就业、投资、做生意,都要认清楚“易步”和“吴细龙”这个牌子,三思而后行啊!最后附上2张吴老板的照片(来自官方微信):

yibu1.png

yibu2.png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评论(0)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
发表评论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