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非
私信
1
现金贷出海:坏账率比国内高三成,六个月后过半玩家退出
金融 转载
现金贷在印尼,这曾经是一个很火的故事。

猎云网注:虽然从业者和投资人均对整个东南亚市场表达了长期看好的观点,国内消费金融公司想要进入东南亚市场,还是需要谨慎。文章来源: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作者:石万佳、李梓楠。

“其实到现在,也还是有国内企业来印尼考察。”某印尼现金贷机构负责人Hunter说:“我们也发现有很多已经退回国了。这个市场现在处于一种很有意思的状态,有很多不了解的人觉得这个市场是新的,还在看,但有些行业里的人已经开始往外退出了。”

在他的印象中,从去年国庆开始,国内“友商”开始纷纷到印尼来考察,企业数量在后两个月进入高峰——那时国内现金贷整顿正式拉开帷幕,行业内哀鸿遍野,据媒体及业内人士统计,赴东南亚考察的企业大概有一两百家。今年1月,热度逐渐开始退却,到春节后恢复正常。

如今,热潮已过去半年。企业们有的生根发芽,有的破壳失败。期待与机遇已不再耀眼,扎根和生存才是最实在的。

赚钱?还未到来

晚上9点的雅加达,马路上的车开始变得稀少。在餐馆打工的27岁小伙Iman兴奋地跨上自己刚刚分期买到的人生第一辆摩托,开足马力驰骋。迎着风,他黝黑的脸上挂着兴奋的大笑,洁白的牙齿在黑夜中闪着光。

这是掌众集团今年5月的最新版企业宣传片中的一个片段。这家企业去年10月进入印尼市场,目前已经拥有超过100万注册用户,其中有10万人享受到其提供的金融服务,目前收入已经可以覆盖近200人的运营成本,基本实现盈利。

据前述印尼现金贷机构负责人Hunter介绍,目前在印尼展业的国内现金贷企业大概有四五十家,本土企业约20家,市场还远远没有饱和,但先发优势已经开始体现。“目前国内在印尼的企业主要有三类,一种是去得早、得到资本支持的创业公司,比如我们;另一种是在国内做得比较大的现金贷企业,比如掌众;还有一种比较特殊,是一些传统行业的老板,他们本来就和民间借贷有些关系,也想在现金贷赚点钱。”

但是,赚钱并不容易,据多位在印尼有业务的企业负责人介绍,目前还在印尼的国内企业,大部分还未实现盈利。

“之前上海一家头部现金贷企业,也在印尼做了一段时间,团队有一定规模,但春节之后就撤了,团队解散,都回国了。”Hunter说,“原因比较复杂吧,一个是现金贷整顿后,他们在国内的业务受伤很重,也没有精力去管外面;再就是国外确实比较难做,毕竟是异国他乡,有语言、文化、资源、资金等的障碍,赚钱没有国内那么快。”

另外,小犀财经还了解到,几位此前在国内比较知名的互金领域创业者,在印尼做现金贷的成绩也并不如意。

除前述门槛之外,员工问题也很让国内创业者们头痛,唐牛金融合伙人石杰将其称为自己“在印尼踩的第一个大坑”。究其原因,印尼人口90%信奉伊斯兰教,他们相信自己得到或失去的一切都是真主赐予、命中注定,词典中几乎没有“努力”二字。这让众多国内企业不敢大量招聘当地员工,基本都是将国内人才输出到当地。为此,唐牛金融甚至特地建立了自己的学院,从头开始培养。

然而Hunter的公司在印尼的70人团队却全部由当地人构成,主要是审批和催收两大部门,都是线上完成。虽然说不上勤奋,但印尼人的单纯善良让Hunter印象深刻,而国内员工的高效、刻苦也影响着印尼的同事们。

这也是Hunter的一个“小心机”。他的招人标准极其简单,除了211毕业、英文好、互联网金融背景这些相对常态化的条件外,还有一条“微信回复速度快”,这也是Hunter对同事们的规定。“我们有自己的一套招聘和培养员工的方法,人均产能比较,可能在业内排第一。”这也让公司实现了产品去年8月正式上线,3个月后就开始财务盈利的成绩。

“现在我们有个审批部门的同事,每天早上7点就到公司了。问她为什么来这么早,她说出门如果晚了的话,很容易迟到,所以尽量早点出门。她每天3点钟起床,先祷告,然后做饭、吃饭、带饭,然后去公司上班,每天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我想她有机会当选我们这次的季度之星。”Hunter感慨道。

牌照难得,放款更难

Iman的摩托车价格约合1万元人民币,但他的月薪只有2500元。如果靠自己攒,半年也买不上,而且他从小就没有储蓄的习惯。这与当地人的生活信条相关,他们追求的是“及时行乐”,是“不管有钱没钱回家睡觉。举例说,当地青年一般会发十三薪。拿到钱后,会有大量的人离职,去吃喝玩乐。当钱都花光开始考虑到房租的时候,才开始找工作。”石杰介绍道。

矛盾的是,当地的消费水平较高,与国内一线城市基本持平,但是,印尼人的思想更西化,他们提前消费的观念、意愿更强。

然而这些意愿却远远没有被满足。在印尼,商业银行在金融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但由于地理环境因素的限制,这个“千岛之国”银行覆盖率奇低,信用卡普及率更低,不到2%,且多为1000~2000元人民币,这给了现金贷行业巨大的机会。

另一个优势在于,据品钛集团CEO魏伟介绍,印尼在电信和互联网基础设施方面,基本与中国无异。这意味着,这些年轻人极易接触到互联网金融的服务。再加上国内的经验,企业从最开始就懂得防范欺诈、多头借贷等情况,

但同时,现金贷业务的开展,也有着不可小觑的困难和阻碍。

出海布局,国内现金贷企业首先要符合当地监管要求。印度尼西亚规定金融科技借贷公司放贷利率不能超过2周回购利率的7倍,另外要获取准入牌照,也需要满足一系列的条件,企业需要实缴5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资金,登记注册时需持有10亿印尼盾(约合人民币47.2万元),申请牌照时需持有25亿印尼盾;另据石杰透露,当地政府人员办公效率底下、流程复杂,时间成本需要1年左右,而目前申请到牌照的国内企业寥寥无几。

另外,征信和催收也是巨大的难题。据掌众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印尼的年轻人平均每个人都有2-3张身份证,名字都不一样,这使得在中国最基本的社会实名认证,在印尼都需要琐碎的步骤去完成;再加上岛屿众多、交通不便的特殊地理环境,线下催收在印尼几乎无法进行——这也是小米贷款相关负责人多次考察却迟迟不敢下手的原因。

“骗贷的也很多,虽然还没有那种‘黑产大军’,但也有PS身份证的、买个手机号注册完就打不通了的。所以我们只给有稳定工作的人放款,印尼那边每个工作的人都有工资条,我们还会让他们提供公司的电话,加上其它一些数据和风控模型通过后才给放款。”Hunter介绍道。

掌众集团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可以通过收集其它多维度信息进行交叉验证,来确定借款人的身份。“印尼有一个好处是,他们是单一化安卓市场,安卓系统占到99%以上,只要用户授权,信息收集就比较方便,比如谷歌搜索信息、电商购物信息、Facebook上的数据等。”

不过,电话催收较低的催回率只能用收益来覆盖。据印尼某现金贷企业内部人士透露,目前在印尼的现金贷产品日息基本在1%-3%之间,并且会收取月利息20%、30%的“砍头息”,坏账率大概是国内的1.2-1.3倍。

不过在创业者们眼中,印尼目前依然是一个比较健康的市场,因为进入门槛较高,不会变得像国内一般混乱、拥挤,而且依然拥有较长的增长周期。只是,后来者可能已经没有机会了,他们建议把眼光转向印度、越南、菲律宾,甚至巴西、中东等地。

下一站,越南?

越南的确是继印尼之外的另一个中国企业聚集地。目前,中国已经有不少消费金融企业在越南低调上线,也有企业在越南收购证券公司,河内和胡志明市都有不少中国团队。如国内知名的捷信集团、掌众集团、品钛集团等,一位在泰国展业的互金企业高层也坦言,有计划在越南拓展市场。

越南的情况与印尼类似,人口众多、消费能力强、互联网与手机普及率高;但银行卡、信用卡、移动支付等普及率并不高。根据尼尔森在2017年所做的一项调查,越南手机用户占总人口的95%,其中智能手机用户占78%;有79%的人会在手机/网站上进行购物,但91%是用现金来付款(货到付款等);上网人群呈现年轻化,16-24岁的人群接触网络最多,25-34岁的网民比率为91%,35-44岁人群中80%有上网习惯。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越南网民全年购买的最多的商品是电器类,而该类产品十分适合使用分期付款的形式消费。

但是,越南当地的政策风险相对较高,国内企业要去越南注册公司,不但需要越南人代持股份,也需要很深的当地关系。“越南各类机构都比较腐败,要在那边开展业务,关系非常重要,”一位在越南从事外贸行业的创业者透露,如果无法在越南开设公司,也可以先收购或者入股一些电商、证券公司。

业务遍及全球的捷信集团,2015年就已经登陆越南消费金融市场,主要为用户提供摩托车贷款、家用电器分期、现金贷、网购消费贷、抵押贷等服务,目前在越南拥有员工超过万人,服务覆盖676万人次。捷信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越南是继中国之后增长快速的市场,2017第三季度,捷信在中国和越南成交量分别增长127%和59%。

另据捷信2017年上半年财报,在越南,捷信日放款额已经达到500亿越南盾(约合人民币0.15亿元),上半年活跃用户数为182.9万人,净利润则达到3300万欧元(人民币约2.55亿元)。

掌众集团则是凭借母公司中新控股,在越南的布局得以深入。2016年12月,中信控股收购了两家越南金融科技公司,今年3月,其中一家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去年11月,掌众集团进入越南,今年3月产品上线。但具体业务情况,相关人士并未透露。

此外,发达程度最高的新加坡、与中国最像的印度等地都已经有国内企业入驻,如品钛集团与新加坡大华银行合资成立的华钛科技,以及凭借极高市场占有率带来的先天优势(品牌认知度)投资了“印度版分期乐”Krazybee的小米。

挑战还在路上

然而,在看起来一片光明的未来中,真正的挑战其实还在路上。首先是监管,由于互联网金融市场发展的滞后,东南亚各国对现金贷市场的相关法律也依然不健全,这始终是悬在企业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而短短半年的时间,金融业务内在的风险也未真正开始显现。

此外,汇率波动、对国内企业政策等风险亦不可小觑。虽然从业者和投资人均对整个东南亚市场表达了长期看好的观点,国内消费金融公司想要进入东南亚市场,还是需要谨慎。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评论(0)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
发表评论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