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云网 | 用心服务创业者
周效敬
私信
0
独家探访:董明珠的银隆危局
汽车 大公司
留给董明珠和银隆的时间不多了。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6月8日报道(文/探马蓝旗)

从邯郸东站出发,沿邯武快速路一路向西,驱车一小时即可抵达武安市。过了武安界,可见青山隐隐,远方淡灰色背景里,林立着大大小小的烟囱。

太行余脉点缀下的武安,自古就是我国冶炼重镇,其采矿冶铁历史始于战国、兴于西汉,绵延2000多年。靠地下资源发家的武安,数十年前就有当地的“小北京”之称,在钢铁等产业强大的吸力下,大量外地人蜂拥而至,一时风光无两。

然而,以钢铁为主导的县域特色经济,在给武安带来光环的同时,也给武安带来环境污染的烦恼,高污染曾是武安的另一个形象,谋求经济转型成为武安的当务之急。

地图.png

(银隆新能源产业园位于武安市东二环处,邯武快速路与309国道交叉口,这里寄托着武安冲刺新经济的希望)

2012年4月,武安银隆新能源产业园成立,这个占地2600亩、总投资高达300亿元人民币的厂区内,设有河北银隆新源有限公司、北方奥钛纳米技术有限公司、珠海广通汽车公司邯郸分公司等,可提供上万个就业岗位。作为银隆新能源创始人魏银仓回报给家乡的一份厚礼,产业园全部投产后年产值可达1200亿元,相当于再造一个武安。

“武安撤县建市30年了,现在地痞都走了,钢铁厂减产了,煤矿也关了,最有盼头儿的新能源也不行了......”。

出租车司机师傅与猎云网聊起武安往事,说到新能源,神情一下子黯淡起来。武安银隆新能源产业园,这个寄托着武安冲刺新经济所有希望的厂区,以及董明珠主导下的银隆,当下正深陷在停产的舆论漩涡中。

2018年6月1日,猎云网在对武安银隆新能源产业园的实地探访中发现,银隆停产的严重性超乎想象,影响面亦远超其自身范围。一个创业企业发生的变故,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整个行业急功冒进的投影。

客车库存触目惊心 停放太久落满灰尘

武安的银隆产业园内建有钛酸锂材料工厂、锂离子电池工厂、储能系统组装工厂和新能源纯电动车的组装工厂等,形成了一条业务上相互支撑的新能源产业链条。

现在,这个链条正发生着恶化的连锁反应。由于武安广通汽车厂区业务不景气,没有销售订单,造成车辆大量库存,整车车间的停产直接导致银隆电池生产车间跟着停摆,从而造成大量员工离职。

IMG_20180531_183825_副本.jpg

(银隆的电池生产车间与整车组装车间不在一处,图中厂区位于产业园西侧,主要生产电池。傍晚下班时分,偶有脱去工作服的员工在此等车,两三名穿着工作服在外吃完饭的员工走回厂区)

正在等车的赵佳告诉猎云网,她已经在银隆电池厂工作三年多,大概从半年前起,厂子里的订单开始减少,活儿就不多了。

“以前有订单的时候,上12小时,休12小时;现在活儿少了,上12小时,休24小时,三班倒”,赵佳坦言,“以前累点,有加班费,一个月能拿4000多,出来就是为了挣钱嘛,加点班没什么。现在挣得少多了,工资能拿2000多,女员工拿这么多还可以,男的挣这么少就说不过去,很多同事嫌工资低,经济上扛不住就辞职了......”

据赵佳介绍,作为银隆最大的电池厂,这边生产的钛酸锂电池供对面(猎云网注:指河北广通汽车生产厂区)和珠海总部那边用。由于电动客车的订单减少了,电池厂区也就没啥活儿了。

另一位员工则透露,现在只有3号车间正常生产,其他车间都停了。员工放假,只能听通知安排上班。
 安排上班 副本.png

(员工在微博上抱怨银隆放假)
IMG_20180531_183556_副本.jpg

(银隆电池厂区大门北侧,本来用于停放汽车和三轮车的场地,在员工大量减少后,二轮车“鸠占鹊巢”)
 微信图片_20180603174513_副本.jpg

(有三名员工将叉车从广通汽车厂区开往电池厂区)

在广通汽车厂区,林少华告诉猎云网,整车厂这边工资欠了几个月,保险都停半年了。

“为什么不向相关部门反映一下?”

“相关部门回复了,说保险的事一直在跟银隆沟通。”

IMG_20180601_135807_副本.jpg

(广通汽车旁的小饭馆用来卖凉菜的橱柜由于顾客太少已经闲置)

 IMG_20180601_133654_副本.jpg

(以前每天中午有100多人用餐的小饭馆,现在颇显落寞)

广通汽车厂区旁的田地里,有一家不起眼的小餐馆,吴大伯带着儿子、儿媳经营这家餐馆。

“我在银隆厂子旁边做生意,银隆建厂子的时候就已经过来了,在自家地里盖了这座房子,到现在有5年了”,吴大伯告诉猎云网,“一开始做菜苗育秧生意同时卖点其他东西,并不做饭,只是工人来得多了,吃饭的人多了,就改成了一个小饭馆”。

一谈及生意光景,吴大伯直摇头:“原来生意好的时候,一上午就有100多个人来吃饭,现在不行了,只有晚上有几个人在这吃烧烤、喝酒。”

知情人士向猎云网透露,都放假了,厂子三四个月没给开支(猎云网注:指没给员工发工资),有的不给开支(猎云网注:指工资),员工就离职了。银隆整车车间加上电池厂,原来9000多人,现在走得只剩1000多人。

这名人士还透露,根据银隆与相关合作方签署的协议,银隆可以获得三年资金补助(猎云网注:此补助并非指国家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现在已经补满三年,不再进行补贴。知情人表示,由于银隆造出来的车“不合格”(猎云网注:此处指续航里程短),卖不出去,就没有订单了。
 IMG_20180601_110358.jpg

(广通汽车装配车间外景,里面正在组装的客车清晰可见)

上午工作时间,偶尔可以看到有人在整车装配车间里走动,但整个车间一片寂静,间或听到扳手掉到地上传出的清脆声音。
 IMG_20180601_111305.jpg

(广通汽车装配车间前的停车场地)

猎云网发现,装配车间前面的停车场地,由于员工停放车辆较少,已经空出大片地块,野草开始疯长。

客车订单的减少,其中一个表现就是客车库存规模的增加。在银隆广通汽车厂区,大量客车因未能对外销售而积压在厂区周围空地上。这些未售出的客车,主要有绿、蓝和纯白三种颜色,厂区后方和右侧场地的车辆,目测共有500辆左右。
 IMG_20180601_121105.jpg

 (广通汽车厂区后方库存车辆)
 IMG_20180601_122333.jpg

(广通汽车厂区后方库存车辆)

 IMG_20180601_124855.jpg

(广通汽车厂区右侧场地库存车辆)

 IMG_20180601_141132_1.jpg

(工人在车顶做调整、维护)

 IMG_20180601_142459.jpg

(广通汽车厂区右侧场地库存车辆,上面落满灰尘)

 IMG_20180601_153919.jpg

(广通汽车厂区右侧场地库存车辆)

库存500辆客车库存是什么概念?2017年,银隆的电动客车实际销售中只卖出去3355辆,相比2016年5285辆的销量下降不少。

这3355辆客车分摊到每个已经投产的园区,每个园区生产的车辆并不多。因此,武安银隆产业园的500辆客车库存让人触目惊心,武安厂区的库存压力可以想象。

看到广通汽车如此惊人的库存,银隆电池厂的主动停产就不难理解。可以判断,那些落满灰尘的客车,停在场地上已有一段时间,它们要么是有问题未能售出的车辆,要么是正常的未能售出的车辆,无论哪种都是银隆的烦恼。

纯白色客车是最新生产的,可以看到不时有司机将其开进开出,在厂区环路上行驶。银隆员工告诉猎云网,这是在做新车路试。

对于武安银隆工厂的大面积停产,有人选择离开,也有人选择坚守,无论做什么样的选择都是为了生活。

员工感情复杂:有人选择离开,有人选择留下

在武安当地,当你问银隆厂子怎么走的时候,七十多岁的老人都能熟练地指给你最近的路途。在武安,说银隆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存在并不过分。

从武安镇步行,穿过西长远村高高的牌楼,在村中拐两个弯,前行不远即到银隆新能源产业园的后门。附近的人多在银隆上班,早上8:30左右,可以看到身着银隆绿色工作服的员工骑着电动车从村中穿过。
IMG_20180601_090537_副本.jpg

(上完夜班回家的银隆员工)

 IMG_20180601_084658_副本.jpg

(上完夜班回家的银隆员工)

一位村民告诉猎云网,有的家庭夫妻双方都在银隆上班,银隆是他们养家糊口的依靠,除了在银隆上班并无太多选择。    

对于为什么选择留下,赵佳告诉猎云网,现在武安抓环保比较严,钢铁厂都在减产,银隆的环境比钢铁厂等要好得多,有公交车通勤,有宿舍可住,这些给员工提供很大便利。

“要是厂子效益好的话就更好了,毕竟这边环境要好一些,活也不算累,钢铁厂太脏了,我们女工都不愿意去”,赵佳解释道。

在银隆产业园内,员工宿舍楼、餐厅楼、员工活动场所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园区以及车间内的环境,比武安当地的钢铁厂、水泥厂、化工厂等要好得多,因此对于武安当地的就业者来说,银隆工厂依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甚至是唯一的选择。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人被欠数月工资仍不愿离职。

此外,有员工透露,银隆离职的主要是一线生产员工,即“做电池的那些人”,而管质量控制的质控部门,有30多个人,离职员工要少一些。

对于离开的员工,有些人对银隆充满怨恨;对于留下的,有人极力维护银隆的正面形象,认为辞退员工是公司在做减员增效;也有在职员工透露真实想法,希望媒体做一些客观报道,既不偏袒,也不夸大,这样才能促使银隆重视员工的利益。

当然,更多的当地人希望银隆能够恢复元气,这不仅是出于找工作、养家糊口的私心,更是作为武安的一员,对武安经济转型的期望。

魏银仓式“黑洞”叠加董明珠式“大跃进”   

魏银仓,邯郸武安人,早年在武安创业获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2008年,魏银仓在珠海创立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进入新能源领域;2010年,珠海银隆耗资5750万美元(约4亿人民币)收购美国奥钛53.3%的股份,银隆掌握了钛酸锂电池生产技术;自2009年实施产业化投资以来,银隆围绕钛酸锂核心材料、电池、电机电控、充电设备、储能、纯电动车整车展开了全面布局。

2016年,将银隆看作黑马的董明珠在格力电器收购银隆失败之后,以个人身份联手王健林执掌的大连万达集团、刘强东麾下的宿迁涵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集集团以及神秘股东北京燕赵汇金国际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共同为珠海银隆增资30亿元。自此,董明珠进入银隆,铁娘子的强硬工作作风开始渗透到银隆的每一个角落。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比较熟悉,银隆管理层大洗牌,创始人魏银仓去职董事长职务,格力系高管进入核心管理层。

武安银隆新能源产业园的停摆并非孤例,银隆在全国各地投建的其他产业园也面临着相似的困境。

2017年,董明珠先后代表银隆新能源和格力电器,与洛阳市签下300亿元的项目合作协议,其中包括银隆投资150亿元在洛阳高新区打造新能源产业园项目,如今大半年过去,洛阳产业园仍是“一片荒野”。

银隆成都产业园的情况同样不妙。整车厂因没有订单处于半停工状态,二期工程即钛酸锂电池项目疑似处于建设停滞状态。

而作为银隆在华北区域重点园区,石家庄园区曾是银隆三大生产基地之一,现在部分车间也处于停工状态。

银隆一直都是新能源汽车企业中的“黑马”,从收购奥钛纳米到董明珠携一众明星企业家入股,银隆身上环绕的光环非一般企业所能比。银隆的大面积停产,其根本症结并非来自单一因素——既与银隆基因里的东西有关,也与银隆近年来疾风骤雨般的变革与大跃进脱不了干系。

董明珠入股银隆之后,为了在新能源政策收紧之前“跑马圈地”,便开启了大规模的产业园建设。目前,银隆已经在全国拥有至少11个产业园区布局,在董明珠入股银隆之后,银隆签下的新能源产业园项目总投资至少达800亿元。

那么,投资产业园的钱从哪里来?借。

2017年5月,中信银行对珠海银隆集团授信276亿元,它可用于及对新能源汽车补贴款进行质押融资,对成都银隆、天津银隆两基地提供合计80亿元的建设贷款等。除了中信银行,建设银行、平安银行等多家银行也对银隆进行了资金支持。

董明珠式“大跃进”只有战略上的卡位,并没有考虑太多后果。截至2017年12月31日,银隆的资产总额为315.12亿元,而负债总额却高达237.67亿元。

董明珠以自己的方式治理银隆。她为银隆“把脉”后毫不客气地表示,从文化层面看,银隆缺乏企业文化和工匠精神,它必须被彻底颠覆;从商业模式看,董明珠的“匕首”直刺银隆要害——“银隆过去靠银行融资生存,作为一家制造业企业,它应该靠市场来解决问题”。

细心的人会发现,自董明珠主导银隆之后,银隆官网已经做了大幅调整,银隆之前大力宣传的公交公司、新能源车企、地方政府、金融机构的“四方共赢”模式不见了。

根据银隆“零价供车、十年租赁、十年质保、整车替换、四方共赢”的商业模式,公交企业只需做好运营调度和管理,由车辆生产企业负责对车辆“三电”系统进行十年保修。公交以融资租赁方式支付租金,零首付,按十年期分期支付车款。

这种模式可以缓解地方财政的一次性支付压力,为银隆增加订单,但银隆难以从客车的销售中获得充足的资金来支持企业进一步发展。可以推断,董明珠已经否定了该模式。

而董明珠强调的“靠市场来解决问题”,银隆显然还没有做到。

银隆主打的钛酸锂电池产品,优点很多:可实现6分钟快充放,耐宽温(-50℃~+60℃),30年循环使用寿命,具有不起火不爆炸的高安全性,以及全生命周期成本低等。

然而钛酸锂电池的缺点也很明显:续航里程短,这对当下充满里程焦虑的消费者并不具有吸引力,其产品大多应用于公交车市场。城市的公交车市场规模增长毕竟有限,到一定程度就会面临瓶颈,现在武安银隆厂区的停产与此有直接关系。

银隆最近几年的经营数据并不理想。根据格力此前公告,银隆2016年营业收入为78.98亿元,净利润8.36亿元,而值得一提的是,银隆仅2016年申报的国家补贴金额高达21.35亿元。2017年,珠海银隆营业收入为87.52亿元,净利润为2.68亿元,净利下降了67.94%。

在回应当下停产事件时,银隆相关负责人表示,银隆创始人魏银仓留下了一些黑洞,目前银隆围绕产品质量、供应链管理、生产制造等进行内部整顿。由于银隆高管团队发生较大变动,新的管理理念和标准的实行,导致供应商体系重新洗牌,一些供应商因质量问题而未能拿到货款。据不完全统计,银隆逾期未支付的货款至少12亿元。

因此,银隆当下的困境由董明珠的“大跃进”式扩张和魏银仓留下的“黑洞”叠加导致,并非单纯某一因素造成。值得一提的是,银隆面临的经营困境已经影响了其IPO进程。

广东证监会截图.png

(中国证监会广东监管局披露的拟上市公司辅导工作进度表)

猎云网获悉,5月30日,中国证监会广东监管局网站披露了最新一期的广东辖区已报备拟上市公司辅导工作进度表。该表格显示,招商证券担任银隆新能源的上市辅导机构,备案日期为2017年5月17日,最新进度时间为2018年1月17日,珠海银隆新能源的辅导状态栏已显示为“辅导终止”。

招商证券进入辅导仅8个月后,珠海银隆的上市之路便戛然而止。

关于银隆内部整顿的最新进展,猎云网尝试采访银隆相关负责人,对方未回应。

前途未卜 留给银隆的时间已不多

银隆所采取的措施,可以从员工那里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面对武安工厂的停工情况,一开始,银隆采取的做法是将其中一些员工送到格力去工作,由格力进行消化。为此,格力还专门召开了针对银隆员工的“双选会”,并对银隆的这部分员工进行培训。部分员工对此还是比较满意的。

微信图片_20180603144930_副本.png 

(银隆武安工厂员工微博)

只是后来,不知是格力还是银隆改变了主意,“取消外调,开始放假”。

 微信图片_20180602103757_副本.png

(银隆武安工厂员工微博)

银隆和格力所尝试的人员安置方案是值得肯定的,但面对武安银隆数千人的大厂,遇到增长瓶颈的格力也无能为力。

董明珠治下的银隆,现在面临着复杂的局势。

据传,银隆将从客车产品转向乘用车产品,这就意味着一批新的产线和团队需要火速建立,并对乘用车进行研发。本来就已拥挤不堪的电动乘用车市场,还有银隆的容身之地吗?

此外,若开发乘用车,银隆的钛酸锂电池是万万不行的,银隆需要寻找新的电池技术,或采购其他企业生产的电池产品。银隆若要自己开发三元电池,除非已有长久的技术储备,否则时间和市场都会不答应。

或者,对其他有潜力的电池企业进行并购,实行曲线救国也是不错的选择,问题在于有无好的标的以及银隆是否有足够的资金支撑。

对于新能源汽车企业来说,眼下这三年极其关键,补贴政策的快速退坡,将使整车和零部件企业重新洗牌。

还有一个考验,一直进行资金投入,无法收割的股东会继续支持董明珠和银隆吗?

留给银隆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图片14_副本.jpg

(银隆内部打响了旺季生产攻坚战,银隆能否渡过此劫,充满未知。图片来源:银隆官网)

本文所有被采访人均为化名。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评论(0)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发表评论 取消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