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楠
私信
31
95后张议云:宗教是最早ICO 不参与区块链是最大风险 | 猎云财经90后链咖访谈录(第5期)
转载 区块链
选择大于努力,运气大于选择

导读:“区块链给了90后一个掀桌子的机会。如果90后还在传统行业干是没有机会的,想要爬到金字塔顶端,且不说需要漫长的过程,你还要把其他人熬出去,甚至说洗出去,你才有机会。但区块链没有规则、没有逻辑,大家在同一起跑线。90后不参与区块链是最大的风险。”

猎云财经(id:lieyuncj) 文/谢兆星

一位95后的非典型创业历程,口袋兼职创始人、极豆资本创始合伙人,既操盘项目,也做项目投资。如他所说,“有些人一出生就注定要走一条不同于常人的路”。

13岁初次创业,主攻木马病毒、免杀技术(反杀毒技术),拿到人生第一个100万元。15岁二次创业,专注红客黑客教育培训,盈利近300万元。17岁三次创业,开发营销软件并在淘宝首创威客直销代理销售模式,日流水过万。19岁创立口袋兼职App,创业半年获得2500多万元融资。

从技术黑客到创业者再到区块链投资人,他就是张议云,不走寻常路的95后。

选择大于努力,运气大于选择

张议云说,大学生活开始,他发现学生兼职经常被骗,迫切需要一个安全可靠的兼职平台。2014年,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东拼西凑了200万元,一款连接企业和学生,帮助企业降低招聘成本、快速匹配人才的软件诞生,这就是口袋兼职。

可好景不长,由于前期大规模扩张,资金链很快就断了,张议云和朋友一下子陷入了低谷。不得已他们只好身兼数职,高校扫楼发传单也亲自上阵,往往每天睡眠只有三四个小时。筚路蓝缕的创业之路,让张议云至今记忆犹新。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在开展任何业务的时候,有一种很强的危机感。猎云财经对话张议云的过程中,不断听到“有选择”、“打破局限”这样的字眼。正如他所说:“口袋兼职的赛道专注于大学生,业务有一定的局限性。在这方面,无论我们花30分的精力或者花100分的精力,产出的效果可能只有60分。”

赛道的逼仄,一抬手就能摸到的天花板,公司的业务跟不上团队的认知增长,新业务、新领域在什么方向?又该如何去探索?这些问题从四面八方扑向张议云,张议云一步也没多想,跟着“挖矿的朋友”一脚踏进了区块链

事实上,他根本来不及想清楚再去做。正如他自己所说:“市场变化太快,容不得你想清楚了再去干。你只有在干的过程中,再去调整你的路线和策略。”

谈到这个话题时,张议云的笑容带有一丝苦涩。他对猎云财经说道:“创业其实跟能力关系并不大。每个人的智商、情商都差不多,我觉得是选择大于努力,运气大于选择。”

或许运气好,踏上了一条好赛道,会成为行业的佼佼者。但创业的路总是这么曲折,当你站在桥上远眺远方大道的时候,桥下的人正在四处找路。

问及他的挖矿朋友现状如何时,张议云说:“碰上熊市,资金跟不上,已经被洗出行业了。”

1

投资只认90后

2016年,极豆资本成立,张议云成为国内较早的一批以太坊矿工。

他回忆,“从人民币30元涨到60元,当时觉得这里面泡沫挺大的。因为最早接触的不是比特币而是以太坊,所以跟绝大多数人不一样。以太坊在去年的时候,一年时间翻了三百多倍,我们非常惊讶。”

去年,国内专注区块链投资的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崛地而起。

“我们能有今天的成绩,并不是说我们有多厉害。时势造英雄,加上运气比较好,踩中了这个赛道而已。”张议云告诉猎云财经,极豆资本投资的逻辑是以矿机、矿场、交易所三个最基础的赛道为主。

他坦言称,“区块链现在最大的应用,直白地说就是开会和炒币,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着币的生态在做应用,在落地。至于交易所,不需要落地,它唯一的落地方式就是让币去流通。因为大环境就是这样,公链最大的应用停留在发币阶段。”

“虽然有区块链钱包,但它存在的意义相当于这个行业的银行或者支付宝,只是一个底层的基础设施。”

或许,因为自己是90后,张议云更倾向于投资90后团队。他坦言,“区块链的现状,大家都看得到,市场能力和公关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有很多团队技术很厉害,包括博士团队我们也见过,但遗憾的是,他们不能把技术翻译成大众语言,想要拥抱区块链的人根本听不懂他们的话。”

国内加密货币投资者大约一千多万人,A股市场股民大约一亿多。从一千多万到一亿多,有很大的增长空间。而90后擅长新媒体渠道的运营,“90后能把区块链翻译成大众都能听懂的大白话。”这是张议云投资90后团队的重要原因。

区块链是21世纪的房地产

张议云跟猎云财经说:“区块链是21世纪的房地产,买币就是买房。”

2

他说,区块链的逻辑和楼市的逻辑是一模一样的。“你1000块1平米买房的人,后面肯定会有人来接,然后再10000块1平米卖出去,这样才能挣钱。”

“我们这些人挣的是,未来那些一亿多股民还没入场的入场费。或者说,他们需要交一些认知税才能够进入这个领域,我们挣的是这个钱。

深层次理解,全球很多国家的政府钞票印多了,就要宏观调控。历史证明,一旦调控,资金要么进了房地产,要么去了股票市场,或者去了互联网机构,只是现在进了区块链。”张议云说。

“当然,因为90后的管理能力比较差。我们的想法也比较单纯,就是投了钱后不用管了。所以我们会选择这三个基础赛道,这也符合我们的量化产出比。”

90后投资人在区块链的叱咤风云一直引人注目,而被视略显迟暮的古典互联网投资人对区块链里的90后嗤之以鼻。

张议云低头沉思几秒反问:“你们不觉得传统VC在这个领域比较被动吗?这个领域的老大其实是矿机、矿场、交易所。正因为如此,我们的投资思维跟传统VC是不会一样的。如果我们跟大部分传统VC一样,就和他们挤到一块了。”

VC是一个很窄的市场,也是一个高危行业。一笔资金投出去后,周期多长、什么时候回本,一切都是未知数。

“我们只能跟别人不一样,如果跟别人一样了,我们做的事情就非常平庸了。正因为如此,90后如果还在传统行业干是没有机会的。想要爬到金字塔顶端,且不说需要漫长的过程,你还要把其他人熬出去,甚至说洗出去,你才有机会。但区块链没有规则、没有逻辑,大家在同一起跑线。”

“对于90后,不参与区块链是最大的风险。”张议云说。

一个“性感”故事的魅力

区块链、数字货币,到底有没有逻辑?

创业者为了让自己的项目显得不平庸,华丽的外衣一披,变成了一个美轮美奂的故事。这时,故事的本质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故事的唯美、精彩才是大家所关心的。

张议云听到“故事”这两字,不由得笑了。他对猎云财经说,“20年前,马云也被人说成是骗子。比如阿里巴巴,我个人感觉是故事导向型或者说是营销导向型的公司。”

“直白地说就是先讲一个故事,然后再去融资。如果创始人有能力操盘一个项目,只要这个项目的愿景、使命、价值观都足够正能量,自然有很多资源、资金向这个项目倾斜,我认为这个项目绝对能做起来。这就是一个好故事。”

这个世界,故事远比我们想象的大,正因为如此,大家对未来才有了想象空间。

“比如说钻石,就是一个故事。它让一半的人相信就可以了,另外一半人你相不相信无所谓。女生相信钻石恒久远,男生去买单就完了。这个故事有没有泡沫,一点都不重要。”张议云说。

宗教是最早的ICO

张议云又用基督教举了一个例子。

“基督教,我认为它就是最早的ICO,它的白皮书就是圣经,它发的token就是赎罪券。人一辈子总会犯错,犯错之后心里会内疚,需要有一个神或者说一个故事的寄托来自我救赎。很多人非常愿意相信赎罪券这个故事,每周都去教堂做礼拜。做礼拜的人能够免费获得赎罪券。没有做礼拜的人,只能花钱去买赎罪券。

庞大的社区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就会产生利益和冲突,这个时候就会有分叉,分叉出了犹太教、伊斯兰教,有了不同的叫法。这和我们现在看到的比特币、以太坊分叉,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所以比特币的本质就是一个宗教游戏。信的人多了,就是真的。不信的话,就是个泡沫。”张议云对猎云财经说。

如何看待巴菲特说比特币的价值是空中楼阁?他用两者的市值对比来表达他的观点。“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市值4900多亿美金,一股是30万美金。比特币市值大约1400多亿美金,这样一对比,巴菲特肯定不相信比特币这个故事。但如果你有30万美金,你愿意买30枚比特币,还是愿意买一股哈撒韦股票?这个选择题摆在大家面前,我想绝大多数人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投资比特币。”

或许,这就是传统金融思维和去中心化思维之间的博弈。张议云称,“巴菲特、比尔盖茨不相信数字货币的故事,因为比特币是一个新的金融体系,这个新体系对原有的金融体系冲击比较大。任何人对自己看不懂的,或者有危机的东西,他是不会相信的。”

“作为一个投资人,我更愿意听性感的故事。”张议云微微一笑。

传统投资人和区块链投资人观念的不同,造就了对“生意”不同的理解。张议云说,“生意有两种,一种是赚钱的生意,另一种是值钱的生意。”

“从传统投资人的角度讲,更倾向赚钱的生意。但大部分赚钱的生意并不性感,因为已经没有想象空间了。故事自有的IP已经被榨干,未来的想象空间被迅速的榨取,当“故事”变现后就没有价值了。”

“所以我更喜欢叫它是一种游戏。但值钱的游戏就不一样了,值钱的游戏就是要不断去造一个新的、性感的事物,或者说是一个新的IP,新的名词。比如说去年是公链,今年是超级节点竞选、DAPP应用落地或者说去中心化交易所,但这些都没有落地,可大家对这些东西都有一个未来的憧憬。这就比较性感,有很多人愿意去尝试。”

“今年比较火的两个项目,一个EOS,一个是IPFS,参与的人比较多。但这两个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落地,可整个社区的氛围如火如荼,这就是一个好故事的魅力。”

区块链的优势是资产确权

张议云指着自己的手机说:“我自己一直有一个观点,区块链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资金避险的作用。”

3

“很多人参与区块链就是为了避险,因为区块链对个人来说资产是很容易确权的。个人的资金放在银行里面,它不属于个人资产,银行是有权把你的资产冻结掉的。

股票也是同样的道理,股票只有投资价值,股票也是受国家监管。你的股票资产不完全属于你个人,你没有完全的掌控权,你的数据和资产,银行都能够查到,而且有权去冻结。”

张议云认为,区块链的避险功能和私有财产的确权保障,是每一个进入这个圈子的人想要得到的东西。每一个人都想在私有财产方面,完全自己说了算。“你想换成美金,你就换。你想换人民币,你去换。区块链在这个年代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伟大的发明。”

伟大不伟大,或许还有争议。但是显而易见,这个时代的大潮确实极可能是区块链

附:访谈实录精选

猎云财经:您为什么曾经说要投区块链中小媒体?

张议云:投中小媒体是有一个前提的。我们去年投了一个项目是IPFS方向,我们参与了私募。我们其实是围绕区块链的项目去投它的上下游媒体,也就是社区。我们不会投泛泛类的媒体,因为这种机会不属于我们了。

说实话,区块链媒体现阶段不一定能赚钱,很多媒体盈利的方式都是办会。刚才也提到过,区块链最大的应用是炒币和开会,所以我们投一些中小媒体是为了扶持我们的主营业务,主要是这个目的。所有的投资都是围绕我们的主体业务进行的。

猎云财经:你怎么对项目的成长空间进行估值?

张议云:我们投项目都是在能力范围之内。举个例子,我投IPFS这个项目,为了让我的投资不亏,就投了矿机厂商。它的逻辑是这样,矿机越多,币的升值空间越大。我们投项目都是环环相扣,我投这个项目是为了辅助另外一个项目成长得更快,另外一个项目成长得更快会反过来让这个项目更上一个台阶。这是一种协同效应。

至于对项目进行估值,我们在这方面比较简单,就是大家谈到一个双方比较满意的价位,基本上只要不太贵,再看看成长空间,以及这个项目讲的是什么故事。如果是区块链,就看他讲的是公链的故事,还是DApp的故事。如果是公链,就看他这个项目能做多大。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本体ONT,现在的流通市值20亿美金左右,这个规模不是很大。现在公链的项目像EOS到现在还没落地,它的流通市值已经在100亿美金左右。而本体ONT已经开发了自己的公链,这类项目在我们看来,它未来的成长空间最少还有10倍左右。

现在有人问我们EOS还能不能参与?简单分析一下,以太坊市值位于全球第二,有600多亿美金,上面现在跑着各种各样包括EOS的一些链,而EOS只是以太坊上面的一条积分而已。EOS主网还没上线,落地应用也没有,100亿美金的市值有些虚高。

我们拿市场上一些比较好的链做一个横向对比,很容易就对比出来。比如说你投一些DAPP积分或者非公有链的私链,通过股权去看,项目的估值都是披露出来的。

其次,开发本体ONT的小蚁团队在全球来说已经跑得很前了。一个团队能够把名不见经传的项目带到前20 ,我觉得本体是非常有潜力的。因为这个团队有资金、有实力、有经验。

另外,我认为IPFS接下来可能是一个爆发力比较大的项目。这个项目,技术极客十分认可其理念。矿工原来去挖矿,挖了后立马卖掉,就变成矿工砸盘了。矿机上线非常容易造成砸盘现象。IPFS是POS机制和POW机制混在一起,POS机制类似于EOS抵押一定的币来获取利息,就相当于把大户给锁仓掉了。

IPFS的挖矿,光有矿机是挖不了的,还需要买币来做抵押,然后再买矿机混在一起,这个时候你才能够产生收益。所以你卖掉一些币对整个大盘的行情是没有什么影响的,矿工属于深度护盘者,会让这个底层的结构更加牢固。两种机制混在一起,我们比较看好。

再者,IPFS对于散户也有机会,是可以放在家里挖矿的。它对带宽和存储有要求,现在每个人家里大部分都是光纤,然后再买一些硬盘,就可以挖矿了。但是IPFS主网还没有上线,一切都是未知数。

当然,它最好的一点就是分布式存储的就近原则。比如说你的矿机放在家里,你隔壁的邻居可能就被系统分配在上面存储一些数据。所以,并不是硬件配置好就一定有优势。

猎云财经:您对巴菲特批判数字货币是空中楼阁怎么看?

张议云:其实就是大家信不信这个故事了。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说你有30万美金,你是愿意买30枚比特币,还是愿意投巴菲特的公司?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市值4900多亿美金,一股是30万美金。比特币市值大约1400多亿美金,这样一对比,巴菲特肯定不相信比特币这个故事。但如果你有30万美金,你愿意买30枚比特币,还是愿意买一股哈撒韦股票?这个选择题摆在大家面前,我想绝大多数人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投资比特币。

很多人认为的价值投资,其实只是他自己认为的价值。但区块链的价值观已经反过来了,传统投资人所谓的价值就是财报、数据、包括舆论,去支撑这个股票的市值。

有些股票本身也是一个虚构出来的故事,只不过参与的人多了,大家就形成了一个共识。觉得你这个公司盈利1000万,我就按PE这个方式去估值,只不过大家已经接受了这套理论,接受了这个故事,接受了这个体系,所以大家就认为这个是价值。

这只是已经赚到钱的人所认为的价值,还没挣到钱的人也想认同,但是他们没有实力认同,所以他会想自己造一个新的规则来蚕食掉这部分市场。

AD:6月15日,北京千禧大酒店!猎云网将与您相约“破界·颠覆——猎云网2018年度区块链产业峰会”,共同见证行业嘉宾的思想洞见与最新前沿趋势!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评论(0)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发表评论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