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云网
私信
6
研究周报 | 北上渝三地的自动驾驶路测法规有何差异?
2018-04-09 10:56
汽车 体育
相关测试细则越来越完善。

猎云注:公开道路自动驾驶测试项目炙手可热,北上渝三地先后发布自动驾驶路测法规,有何不同?本文来源:第一电动汽车网

2017年12月,北京率先发布了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管理实施细则(试行),国内智能网联汽车公开道路测试开始破冰。

2018年3月1日,上海市推出《上海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办法(试行)》,并表示上汽和蔚来汽车已经获取牌照,国内智能网联汽车开放道路测试相关研发、定型实验加速启动。

3月中旬,《重庆市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管理实施细则(试行)》出台,表明智能网联汽车试验需求越发明显,相关测试细则越来越完善。

一、基本现状

为推进自动驾驶汽车商业化尽快落地,英伟达、大陆等企业已向自动驾驶投入数十亿美元,德国、英国陆续开放了公开道路测试。美国加州已经为55家整车企业、科技企业、互联网企业发放牌照,Waymo更是购买批量克莱斯勒的车企在美国亚历桑那州进行商业模式的探索和示范。

随着自动驾驶汽车商用化探索应用进程的加快,国内主流企业长安、吉利、百度等也基本上都达到了PA(部分自动驾驶)水平,简单点来说,基本上达到L2或L2.5级水平。国内自动驾驶汽车公开道路测试试验已迫在眉睫。在此背景下,北京、上海、重庆陆续发布了《自动驾驶公开道路测试管理细》。

那么,三地的自动驾驶路测法规有何差异呢?

二、差异性分析及影响

结合国家工信部《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试行)》文件,北京、上海、重庆各直辖市的政策整体雷同,明确了测试管理机构、测试车辆、测试主体、测试路线等不同主体的功能,梳理并明确了自动驾驶车辆的功能检查,提出了自动驾驶测试场景的内容方向,自动驾驶汽车保险金额要求等。

自动驾驶公开道路开放测试偏向于公益性,更多是为了推动自动驾驶功能汽车上路测试研发、定型实验以及商业化应用。那么,均有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区基础的北京、上海、重庆直辖市,相继出台的管理办法差异性又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下面主要从测试车辆、测试监管、测试主体、测试路线和测试规程五大方面进行进行梳理分类和研究,重点对各直辖市公开道路测试路线情况进行对比分析。

1

1、测试车辆

目前而言,据智电君对产业的分析,上海完成了上汽、蔚来自动驾驶汽车的封闭测试,并且发放了牌照;北京已经测试完成的单位仅为百度,车企数量不多可能源于受限于5000公里封闭测试里程的要求;重庆暂时只是发布了管理细则,但测试的汽车企业可能会有长安、百度、东风、广汽等,毕竟重庆丰富的道路场景、稀缺的牌照或将是“诱饵”、第三方机构的行业影响力等。

2、测试监管机构

国家工信部管理办法仅是指明了第三方监管机构,相应地,北京、上海、重庆的监管单位均是指向第三方机构。北京的第三测试机构现在已经明确为北京智能车联产业创新中心有限公司,由北京千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牵头;上海委托上海市制造业创新中心作为第三方管理机构,由上海国际汽车城(集团)牵头管理,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协同。

重庆则提出了“国家级汽车质量监督检验机构可作为第三方机构”的说法,对于重庆具备资格的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和重庆车辆检测研究院而言,政府可能更多考虑“回归市场和技术竞争”,但是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的可能性比较大,毕竟是国家《基于宽带移动互联网的智能汽车与智慧交通应用示范项目》的承担单位,近期也是发布了“智能汽车指数”,行业影响力、软硬件实力更占优势。

2

综合上述,可以判断北京、上海的测试监管单位为一家,但是为“1+N”单位的管理模式,重庆的测试监管单位为两家,可能为“1+1”或者为“1+(1+N)”的模式。对于北京市而言,千方科技是专注于智能基础设施或智慧路网建设的企业,略为缺乏智能汽车领域的支撑;上海市的上海国际汽车城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实业投资、控股、参股、资产经营,资产管理等,更多倾向于产业招商引资等商业化运营;重庆市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则是更多着眼于智能汽车相关的研究,基础设施、通讯等需要关联企业协同。因此,在实际的推行监管中,北京、上海、重庆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3、测试主体

国家工信部、北京、上海均提出了“中国国内登记注册的独立法人单位”要求,唯独重庆没有做特别的要求,这可能是考虑到给国外车企于中国自动驾驶测试的潜在需求,某种程度上也是兼顾了国际车企品牌检测测试的需求。

就目前而言,国内外车企均发力推动自动驾驶车辆的产业化,高速道路的测试需求比较旺盛,但是对于自动驾驶汽车自身而言,一是作为新生事物,产品技术成熟度待提升,二是安全保障担忧,高速路上要么不出事故,要么就出大事故,交通管理部门压力山大。

3

由于工信部与重庆市推进部市合作战略,《重庆市推进基于宽带移动互联网的智能汽车与智慧交通应用示范项目实施方案(2016——2019年)》,覆盖两江新区的礼嘉社区环线、金渝大道―机场内环高速、绕城高速(礼嘉立交―北碚隧道―渝宜立交―黑石子互通―东环立交―人和立交―北环立交―礼嘉立交),详见下图。

4

那么,重庆市自动驾驶道路测试项目,是否会开放高速路或者内环快速路却是吊足了主机厂的胃口。

4、测试路线

关于测试路线,北京在3月份发布自动驾驶临时牌照的时候推出了系列公开测试道路的情况,测试道路全部布局在五环以外,原则上规定了前期测试道路的车辆通行数量少、居民住房密度低、人员通行数量少的要求,总计开放了33条道路约105公里。

上海本着高安全性、低风险性的原则,选择了5.6公里的道路作为开放的首条自动驾驶道路,同步在筹建具V2X功能的智能化道路;而重庆市道路普遍具复杂特征,首先开放的道路或将是礼嘉社区环线、毕竟V2X基础设施相对完善,人、车相对较少,还离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近。

5

综合上述,国外UBER事件多少还是会影响自动驾驶公开道路测试项目的推进,但是开放的测试道路原则上会优先选择人车均少的城市道路。为进一步提高公开测试道路的安全性和使用效率,应该考虑V2X路侧设备、车载终端的应用,以提升公开道路安全测试;另一方面,需要考虑测试路线场景的丰富性和可延展性,保证未来公开测试道路自动驾驶车辆的总容量和上路测试项目组合的灵活性。

5、测试规程

关于测试方法体系,北京出台了《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能力评估内容与方法试行》,上海则既不发布测试规程,也不将之提供给测试主体单位,这让测试规程蒙上了更多的神秘感。对于重庆而言,测试规程暂时尚未出来,但可能会是行业的亮点,毕竟重庆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场景丰富,路况相对典型和复杂,且是有两个本土的“国家级汽车质量监督检验机构”的竞争,预计测试规程不会太容易。

其它方面,国内已经亮相的区域自动驾驶公开道路测试管理细则,相对而言是越来越完善。自动驾驶汽车的驾驶员工作强度则是做了明显要求,上海和重庆均提出了每工作2小时休息半小时的弹性工作制度;对于不可预知的事故认定,北京确定了“测试驾驶员依法承担交通事故责任”的要求,上海和重庆“分情况而定”似乎更进一步。

总体而言,当前国内外高级自动驾驶产品技术尚不成熟,L3、L4产品更多处于测试验证阶段。而国内各区域发布自动驾驶公开道路细则的初衷和核心在于:确保公开测试安全;推动自动驾驶技术进步;开放姿态拥抱智能网联汽车。

但是,国内自动驾驶公开道路测试仍面临着技术、法规、法律等问题的困扰,需要不断迭代和完善。北京率先出台细则,无疑是区域放开自动驾驶公开道路测试的无形推手,对自动驾驶测试及产品技术更新升级的意义重大;上海和重庆进一步完善的管理细则,更多是强调了测试安全的理念,如参考《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相关强检项目的要求,又如测试驾驶员的培训和严格的工作时间限制的要求;重庆管理细则某种程度上还体现了宽容开放和脚踏实地的态度,如测试主体不限于国内外主机厂,又如拟定规划的测试道路基本上覆盖了V2X设备,自动驾驶车辆公开道路上路只差法规流程、测试主体进入等实质流程。

三、自动驾驶公开道路测试的展望

从自动驾驶技术层面来看,国内外技术水平差距不太大。但是从自动驾驶产业发展进程来看,我国仍然滞后于欧美日等国家,尤其体现在开放道路测试上。以英国为例,其2015年1月和7月陆续发布了《自动驾驶汽车发展道路:无人驾驶技术规则综述》和《无人驾驶汽车发展道路:道路测试指南》,鼓励自动驾驶技术在英国公共道路上测试,就测试工作的规范和安全提出了相关要求。

尽管英国同中国公开道路测试的准入政策条件不同,进展也不一样,但是安全规范相对一致,也意味着我国将针对自动驾驶测试驾驶员资质、道路测试安全、测试车辆安全技术提出严格要求。

1、道路测试安全始终保持在第一的位置,测试机构和监管机构须肩挑重担。在自动驾驶汽车公开道路测试时,遵守现行道路交通法规仍是前置条件,需要测试机构和监管机构联动采取系列措施对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安全风险降至最低。比如,测试机构应制定详细的测试工作流程,投保测试车辆和测试驾驶员等;测试监管机构明确并限定自动驾驶车辆的测试道路的交通条件、环境条件、时间要求,以及测试过程中对自动驾驶技术的应用情况进行监控、评估;甚至于明确测试过程突发的应急救援的处理机制。

2、自动驾驶测试的驾驶员需求要量质双增长。对于自动驾驶汽车的商业化落地,公开道路测试试验是绕不过的坎,相关的测试试验内容多,测试驾驶员在无人驾驶商业化来临前需求大;另一方面,测试驾驶员的资质要求也是极高,除了优秀的驾驶经验外,还需要在自动驾驶封闭道路和专用车道上拥有大量测试积累;更需要熟悉并理解自动驾驶系统的功能及其局限性;能够提前准确判断、或者预判人工接管车辆的时间;需时刻保证测试车辆在手动模式和自动驾驶模式下的安全运行。

3、测试车辆的安全技术要求大幅升级,封闭场地测试验证为基础,远程安全监控不可或缺。对于申请上公共道路测试的测试车辆应符合国家《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要求,并提前完成相应的封闭场地测试工作。在测试过程中,既要有自动驾驶系统发生故障或失灵时的安全解决方案,同时测试车辆自动驾驶系统须接受安全监控,以避免测试车辆不会对其它交通参与者带来危险或影响。

四、发展建议

目前,国内公开道路自动驾驶测试项目炙手可热,各区域或将加速效仿。为进一步规范自动驾驶测试的安全,推动自动驾驶技术进步,对智能汽车行业提出如下建议:

1、国家加快出台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规范和统一各地基础性测试规程和项目要求,同时推动各地发挥自身特色,力争优势互补;

2、国家有关部门加快开放自动驾驶高速公路测试的可行性研讨和专项立法。

3、结合国内各区域自动驾驶公开道路测试项目,有条件地推进自动驾驶数据共享,加速推进自动驾驶的技术创新和落地应用进程。

4、建议国内各地区推动公开道路测试准入的测试结果互认机制,以避免测试主体重复测试验证及减轻测试主体试验负担。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评论(0)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发表评论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