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伯君
私信
13
扎克伯格重金押宝的“增强现实”,到底能有几成胜算?
大公司 课堂
在未来几年里,科技巨头们将忙于改进基于智能手机的AR核心技术。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3月13日报道 (编译:群保姆)

2014年1月,马克·扎克伯格第一次体验了虚拟现实设备界先驱Oculus Rift。站在Facebook某间装有百叶窗的办公室里,脸上戴着像块砖头的的设备,他被突然“传送”到了中世纪城堡的废墟中,厚厚的雪片在他身旁落下,魔界使者的鹰钩嘴里溢出岩浆。眼花缭乱的虚拟奇境让他突然意识到,VR终有一天会成为主流的计算平台。两个月后,在他的支持下,Facebook以20亿美元的价格将Oculus收入囊中。

但是,扎克伯格却留下了另一个演示产品,较少获得关注却一度超越VR的技术——增强现实(AR):通过一个简单的智能手机,将关联信息的数字呈现或者特效嵌入到现实世界的画面中。扎克伯格让工程师们同时开发AR和VR技术,两条战线同时推进。因为,这两种媒介共享很多相同的底层技术,从硬件组件到复杂的计算显示软件。

“在那个时间节点,马克(扎克伯格)是唯一催促我们投资AR领域的,”Facebook CTO迈克·斯科洛普夫(Mike Schroepfer)回忆道。AR与VR被列为Facebook最优先的三项技术之一,另外两项是连接技术和人工智能。在Facebook有数百位工程师参与底层技术,比如计算机图形,让手机能实时跟踪脸部动作、识别物品、推荐与场景有关的图像特效。人工智能对于驱动AR起着根本性的作用,以至于Facebook工程师们经常把他们的APP内嵌相机功能称为“AI相机”。全体的努力还涉及“大量的资金投入”,斯科洛普夫说。

如今,在为AR开发者提供平台方面,Facebook正在与同行技术公司苹果、Google、某种程度上也与Snap,进行孤注一掷的竞争。尽管还处于起步阶段,AR技术已经引爆流行趋势,验证了扎克伯格最近的一个直觉,当VR还停留在只能为死忠游戏玩家服务的尴尬境地,AR却有望冲向大众市场。AR的核心优势在于,不需要用到将用户的视觉隔离开的笨重的头戴设备,而是仅仅靠手机就能做到。

“奇妙之处在于你可以用手机实现AR,有13亿人在手机上使用Facebook,” Facebook的应用机器学习主管Joaquin Candela说,该部门为AR开发构建AI架构。“携带手机的人数比戴着VR头显的人数多出一百倍,AR的前景更有意思,应该将重点放在这里。”

还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早先的迹象表明,AR有着吸引消费者的魅力,甚至有望将人们与手机的互动方式彻底变革。且看新潮的AR应用,比如Snapchat的狗狗面具功能和在虚拟世界里寻宝的Pokémon Go,都清楚地展示了AR,而不是VR,是我们混合虚拟与现实世界的下一个主要潮流。驱动AR的智能手机互动功能,给人带上面具变身成摇滚明星,或者用手机导航来抓出一个“皮卡丘”,这些都已经成为广为接受的社交行为。

但这家技术公司之所以为AR投入这么多,是因为这项技术的意义远远超过社交网络、游戏和呆萌的特效;AR可以带动导航、电子商务等领域的实际应用。虚拟试衣间可能刺激在线成衣销售,宜家推出的一款APP已经可以帮助购物者模拟在家里摆放家具,制药公司在尝试用AR显示药物的实时信息,现代公司用AR 应用引导消费者浏览几款车的参数。AR也可以与聊天机器人结合,为消费者提供培训。“基本上你会透过智能手机看世界,”Facebook相机团队的工程经理Tom Meyer这样评论。

在Facebook内部,工程师和高管们深知此举风险很大。如果无法将AR技术推向正确的方向,公司会遭遇App下载量的滑坡。Facebook与Snapchat争抢年轻一代用户的时候,社交应用的用户忠诚度转瞬即逝。用户会因为一些诱人的小工具而快速迁移到另外一个App,比如利用图片和视频将通讯变成互动性更强、不断换新花样的体验。

Facebook比Snapchat要晚几年推出AR特效。不过,幸亏自有的AI技术能支持更多高级特效的大规模应用,以及更强大的产品设计,Facebook扭转局面、后来居上。也是这些优势使得Facebook的功能与Snapchat相比毫不逊色,压制了竞争者的势头,免于跟Google一样由于产品(Goolge Plus)发布滞后而错失成为巨头的机会。

https---blogs-images.forbes.com-kathleenchaykowski-files-2018-03-x-3-1200x800

AR的成功可能给Facebook来带巨大的回报。广告业务的收入依赖于App的活跃度和使用时长,2016年Facebook的广告收入为269亿美元。AR特效拉动了用户在社交网络上停留的时长,刺激用户更频繁地发信息、花更多时间看帖和发帖。用户在Facebook、Instagram和Messenger上每天平均停留50分钟,为了保持产品线的竞争力,减少其它标题党和恶作剧的影响,Facebook还需要继续推出新的功能,抓住用户的眼球。

斯科洛普夫说:“从大局看,如果想要在将来10年或20年占有一席之地,Facebook必须在AR方面取得明显优势。”

 “过去相机”到“未来相机”

去年五月的一个早上,扎克伯格在社交网络上出现,他“戴着”缠了胶布的眼镜,数学公式在头顶旋转。这些宅男式饰品是扎克伯格发布Instagram Stories的第一批脸部滤镜小工具。

这些特效,包括五彩纸屑、冒气泡的水下世界、颤动的考拉鼻子和兔子耳朵。每个月有3亿人来尝鲜Instagram Stories丰富的AR特效,包括明星Reese Witherspoon、模特Karlie Kloss 和喜欢宅在家的青少年。在扎克伯格体验Oculus 演示的四年后,Facebook启动核心AI技术开发的六年后,Instagram Stories、WhatsApp和Facebook旗舰App共同发力,Facebook已成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社交AR生态。

数百位开发者在Facebook的AR相机平台上用“AR Studio”的软件开发App,这款软件在去年12月大规模推向市场。现在任何一个有Facebook账户的人都可以为社交网络制作AR特效,包括面具、动画和3D物体。

尽管Facebook正在社交AR领域取得卓越的成果,它也不是最早使这项技术流行的公司,竞争对手Snapchat是最早引领潮流的公司。

比Facebook早三年的时间,Snapchat首次尝试了另一个版本的“Stories”——AR特效的合集;而Facebook的版本在2016年才推出。一年多前,Snapchat的AR特效还远远超过Facebook。但是,Facebook故意花了几年时间打磨核心技术,因为扎克伯格直觉判断AR技术将在某日成为主流交互工具。

Snapchat第一个AR特效是给照片和视频添加满屏图层,然后在2014年推出基于地理位置的滤镜工具“geofilters”。2015年,其又推出吐出彩虹的面具滤镜。后来,到2016年其又定制了一系列名叫“Bitmojis”的头像。Snapchat的特效快速捕获了市场,赢得1.5亿日活用户。青少年,也许是最有价值也是最捉摸不透的人群,但他们将Snapchat看作每天聊天的必需品。现在,Facebook高管们在采访中避免提及这个更为年轻的竞争对手,但是在那个时候,他们焦虑而全神贯注地跟踪了Snapchat的成长。

当Facebook观察这个新出现的竞争对手的时候,他们也很清楚自己App内正在发生的潮流。在社交网络上的帖子越来越多趋向照片、动图、视频,文字越来越少。2016年四月发布的直播视频功能表现出色,包括扎克伯格在内的高管们,看到像曲棍球杆一样跃升的用户数量曲线震惊了。这传递了一个清晰的信息,人们希望在Facebook上通过图片和动画说话,而且是实时的。

增加基于图像分享方面的投资成为必然。当Facebook推出实时视频时,注意到了一款白俄罗斯自拍应用 Masquerade(MSQRD),于是Facebook的产品规划路线到达了一个重要拐点。这款App已经在东欧流行,并且进入美国市场,用户数到达1600万。它的面具滤镜工具看起来几乎跟Snapchat的滤镜一样好,这得益于MSQRD 联合创始人Eugen Zatepyakin 花了三年开发的3D渲染技术。Facebook设计副总裁Julie Zhou回忆起,当时看着Facebook高管们在加州门罗公园总部乱糟糟的办公室里试用这款App,他们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https---blogs-images.forbes.com-kathleenchaykowski-files-2018-03-12794761_232323770445469_3627079765417751233_o

“仿佛有一种想要让自己变身的冲动,你希望成为另外一个人,装扮起来,”Zhou说。“仿佛回到童年,想要快乐地玩耍,但又不仅仅是个玩具。”

Facebook在2016年3月收购了这家创业公司,没有披露价格。然后发疯似地开发产品,补救延误的时间。很快扎克伯格发布了他本人的视频,戴着MSQRD的钢铁侠面具,低调地在公司内启动了一个重大计划,快速开发核心技术,以支撑一个更为精妙的APP内嵌相机。

AI技术突破

Facebook从2015年开始就在开发AI技术,例如计算机拍摄后来成为AR的技术支撑。但是扎克伯格直到2016年夏天组织成立专门的“相机小组”才开始公开对AR进行投入。这个小组刚开始有几个应用机器学习小组的AI工程师和研究员,他们坐在20号楼的开放式工位,离扎克伯格的玻璃隔墙办公位不太远。

过了一年半,相机组规模扩大到超过100个人,包括从好莱坞和游戏公司招来的设计师。他们与Messenger和Instagram相机开发产品主管一起工作,协助他们更快地推出功能和迭代。这个小组忙着各种事情,优化底层虚拟身份,深度学习技术,以及招募焦点小组试用AR工具。

应用机器学习团队的产品设计主管Dantley Davis之前曾主导了Netflix手机的设计,他回忆起在相机团队的某一项研究中,访谈不同的人,了解他们对所爱的人祝贺“生日快乐”时的经历。这个团队给被研究对象一些工具,让他们发送特效和消息。在研究小组里的一位男士给妻子发送动物特效祝福生日的时候表现地如释重负,因为这比说出祝福或者编辑祝福消息要容易得多。

https---blogs-images.forbes.com-kathleenchaykowski-files-2018-03-14957890_1786782148250282_1625957228219465728_n

“他用我们提供的工具与妻子交流,创造了一种亲密而很有风度的体验,” Dantley说。“AR工具给他一个表达自己的速成法,他发现这很有用。这种工具让人们在卖萌式沟通情感时感到更为自信。”

相机组成立后不久,游戏开发公司Niantic出品的App大火刚好验证了AR可以在大众消费者中流行。2016年7月首次亮相的19天后,Niantic的游戏Pokemon Go获得了5千万的玩家,这些玩家可以在城市里(和健身房)步行数英里,使用智能手机去抓AR玩偶。扎克伯格本人就是这个游戏的粉丝,那个月当Facebook的季度报表公布出来的时候,他还在与其他人一样玩游戏。这个游戏坚定了Facebook高管们的信心,AR的用武之地远远超过像Snapchat这样的即时通信工具。

这时,Facebook的相机组工程师们埋头开发自有AI处理软件,他们希望能为将来的AR特效提供核心技术。而当时的竞争对手,像Snapchat,还在依赖于外包的服务器为AR功能提供计算,导致速度缓慢,不得牺牲功能的复杂度。Facebook寻求发明一套系统在手机上处理AI,这项技术后来被命名为Caffe2Go。Facebook不愿意过早发布AR特效,直到完成基础架构的建设,确保做的比Snapchat更好,无缝呈现渲染地更好的特效和脸部跟踪,以及更快的运行速度。

当Caffe2Go开始运行,Facebook的产品团队在MSQRD的协助下对AR工具进行实验。在2016年8月夏季奥运会开幕前,Facebook首次测试了旗舰App,其开屏就进入一个全屏幕的相机(Snapchat风格),同时提供了奥运会主题的相框、彩绘面具。那个月,Facebook为Instagram落地了第一版的“Stories” AR特效,模仿的是Snapchat的经典的帖子定时消失功能。

那年秋天,Facebook完成了Caffe2Go的开发,创造了第一个利用智能手机运行AI,实时抓取和分析像素的系统。在2016年秋天,Facebook利用“style transfer“(风格转换)功能对这项技术进行测试,风格转换可以将一张照片或一段视频转换成某位艺术家的作品,比如毕加索或梵高。

2016年12月,其在Messenger的测试证明Caffe2Go已经可以实现跨平台运算AR。很快,Messenger看起来很像Snapchat了,与“Stories”非常类似的“My Day”功能可以为照片和视频添加面具、滤镜和相框。3月,Facebook将AR特效扩展到旗舰App,在屏幕上划一下就可以打开全屏相机,屏幕中间的特效按钮调出面具、动画图层。

https---blogs-images.forbes.com-kathleenchaykowski-files-2018-03-facebook-stories2-1200x628.jpg?imageMogr2/thumbnail/400x/strip/interlace/1/quality/80/format/jpg

紧接着第二年的4月,Facebook每年一度的F8开发者大会上,扎克伯格的核心发布内容是揭幕第一个“相机平台”,让一些开发者为社交网络开发AR功能。在舞台上,穿着他标志性的灰色T恤衫和牛仔裤,作为宣布相机的引言,扎克伯格讲述了将来工作的思考。扎克伯格认为,技术最终将使人们解放出更多时间来社交,让人们更有创意,创作出更多艺术作品。

“在将来,我们中更多人将投身到文化和社会建设,这无法用传统的经济标尺GDP来衡量,”扎克伯格站在显示着公司10周年发展历程的大屏幕前说道。“我们很多人将要从事现在定义的艺术,这将会成为很多社区成立的基石。”

“这是为什么我会为增强现实技术感到如此激动,”扎克伯格继续说,并做出手势,“它将使我们能够将目前仅存在于数字世界的内容拉到现实世界,与它们进行互动、探索。”

这是第一次,扎克伯格将Facebook的嵌入式相机称为Facebook的沟通中心。将来AR眼镜和隐形眼镜很可能成为第一代可穿戴AR装置,扎克伯格预测道,现在人们开始在智能手机上享受AR的盛世。

自从Facebook在2016年下半年推出AR特效,Snapchat的增长就停滞不前。最流行的AR平台——Instagram Stories的崛起,直接导致了Snapchat用户增长趋势下滑。如今每天只有1.9亿人使用Snapchat,而Instagram的日活达到5亿。

一场全面开战的AR竞赛

尽管AR最大的消费级应用是在社交媒体上,但几乎每一个科技巨头都在竞相将AR功能植入他们自己的产品以及为开发者构建的生态系统中,尽管大多数开发者还不知道如何围绕AR来做开发。在Facebook推出AR摄像平台后的两个月,苹果推出了自己的用于iOS11的开发工具ARKit,帮助开发者和营销人员将AR轻松集成到他们已有的App中。据研究机构Forrester估计,目前已有4亿个设备能与苹果的ARKit兼容。苹果还为iMessage推出了“Animoji”,能利用iPhone X上的人脸识别功能,将面部表情定制为emoji表情包。

Google早在2013年就高调推出了智能眼镜(Google Glass)。该产品尽管推动了技术的发展,但由于终端消费者们对隐私的担忧和社会接受程度不足,最终高开低走,以失败告终。Google随后于2016推出了一个名为Tango的AR平台,该平台使用深度传感器绘制室内地图,但只被少数销量不多的设备所兼容。为了在不增加摄像头和传感器的情况下将Tango的能力植入更多的手机,Google在8月份推出了自己的ARKit版本,名为ARCore。开发工具包能够同时兼容已有的和未来的安卓设备,包括三星Galaxy 8。

和Facebook一样,Google也很自然地想到将AR应用到搜索功能。去年5月,Google发布了“Lens”,这是一种计算机视觉工具,能对Google Photos中的相册进行排序,现在Pixel和Pixel 2的用户只需将摄像头对准店面等实体,即可获取实时信息。苹果和Google不仅拥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开发者可在其之上开发大量AR应用,同时他们也成功开发过一系列的硬件产品,而Facebook迄今还没有能做到这一点。Facebook尚未能在硬件领域证明自己,这使得其在硬件领域的发展前景更值得期待。

https---blogs-images.forbes.com-kathleenchaykowski-files-2018-03-b-facebook-a-20170420-870x599

Forrester分析师Thomas Husson说:“随着时间的推移,Facebook的相机平台将使开发者和市场人员接触到更多的受众,但Facebook的局限在于它无法掌控硬件。真正提供一种完美的AR体验,需要软件和硬件的集成。”

在Facebook、Apple和Google都将注意力放在智能手机的时候,微软一直专注于企业用户的可穿戴设备。微软于2016年推出了一个名叫Hololens的价值3000美元的面罩式头戴设备。Hololens运行的操作系统叫做Windows Mixed Reality,该系统能被其他的VR和AR硬件制造商所使用。然而,打造一套定价能被大众所接受的AR设备,可能还需要数年。

Facebook可能从未拥有过自己的操作系统,或下一代AR设备(正在努力中),但它确实拥有独有的核心优势:首先,它触达的用户比其他任何社交应用加起来都要多,比如Snap、Kakao、Line和微信。(社交网络上的数据是优化AR效果的关键。)其次,Facebook拥有的计算机视觉团队是全球最大的团队之一,这将帮助它开发出比后入者更好的功能。即使Facebook开发不出一套成功的AR硬件,Facebook也很可能在数年内继续成为最大的AR内容生态系统之一。

广告界的下一波风口

去年热播剧《权利的游戏》第七季最后一集播出的那个周末,世界各地的剧迷们照例纷纷涌向社交媒体,对这部HBO有史以来最火剧集中人物命运安排进行评论或吐槽。但更引人注目的是,除了常规的状态更新,还有一种吸引眼球的帖子,产生了病毒式的传播:超过100万人在Facebook发布了小视频,将自己的头像幻变成恐怖的冰蓝色眼睛的夜王恶鬼,以头生异角、声如鬼嘶和背景中落下的雪为结尾。脸部识别的面具实时贴合在脸上,适应吼叫或唱歌等动作。这段视频在状态和即时消息中传播。

面具的变形功能并不是其唯一的妙处。该功能是由HBO开发,而不是Facebook(左上角带有“GOT”的标识)。它很快成为Facebook上最成功的AR营销活动之一,同时意味着高质量的AR效果足以成为人们愿意分享给朋友的广告。对许多商家来说,AR是一种诱人的形式,如“夜王的面具”,它提供了新的方式来占据智能手机用户更多的时间。Facebook把自己定位成默认的AR营销活动平台,吸引朋友们一起玩游戏或动漫自拍。

https---blogs-images.forbes.com-kathleenchaykowski-files-2018-03-Screen-Shot-2018-03-08-at-8.55.46-AM-1200x692.jpg?imageMogr2/thumbnail/400x/strip/interlace/1/quality/80/format/jpg

HBO数字媒体营销总监Emily Giannusa说:“《权力的游戏》的粉丝们每天都渴望着新的互动。Facebook的相机吸引了我们,因为它是一个简单而又人情合理、细腻的渠道,让粉丝们可以被传输到电视剧中的世界。他们需要的只是一部智能手机而已。“

目前估计只有5%的营销人员在使用AR技术。根据Forrester最近的一项研究统计,至少在未来三年,AR将比VR更适合用于营销活动。Forrester的Husson指出,尽管VR体验对于想要长时间吸引顾客的品牌植入来说更有意义,但更多的营销人员将从AR试验中获益。

一个“探索的阶段”

随着AR从智能手机延伸到可穿戴设备,这项技术几乎可以成为日常佩戴的人类感官增强器,也可以成为针对我们的位置、兴趣和社交网络的搜索栏中的常规替代工具。但是,消费者对AR的使用仍处于初级阶段。

在未来几年里,科技巨头们将忙于改进基于智能手机的AR核心技术,Facebook则专注于其强项、信息传递和个人表达。随着时间的推移,AR很可能会让Facebook和新闻推送看起来完全不同--更加沉浸式、视频占比更多、交互性更强,尽管细节看起来会有些模糊。

Facebook将需要不断改进其人工智能,使其变得更快、更精细,例如,识别视频中的对象,了解场景从不同角度观看时如何像素化,以及如何绘制场景中的对象之间的关系表。为了发展更多用户的长期目标,进入发展中国家市场,Facebook将需要使其AR功能与较弱的蜂窝网络和旧款手机更加兼容。

Facebook的Candela说:“我们仍处于基本探索阶段,,所以可以跟着我的个人偏好走。与此同时,作为储备,我们还将有一些疯狂的探索性项目。“

同时,据斯科洛普夫说,Facebook正在“重金投入”硬件,以支持AR,并建立更多的社交工具。除了保护Facebook的相关性之外,改进底层人工智能还有其他好处,比如用更好的视觉识别和语言理解工具帮助打击垃圾邮件和有争议的内容,以及推进游戏和机器人技术。

Candela说:“如果你认为‘这完全是为了制作太空猫面具’,那是大错特错。以我们的社交基础设施和正在推动的技术,很难想象将来的应用会是什么。但我确信,这会呈现一些我们今天想象不出的东西。有意义的AR体验将是非常社交化的,有了它,你做你自己就好了。”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评论(0)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
发表评论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