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钟
私信
29
合伙人邵亦波宣布淡出经纬中国:投入1亿美元自建基金 已深度参与多家公司
“基金的资本是我出的,没有对外部出资者的信托义务,因此可以在社会利益和投资回报之间自由做出选择。”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2月14日报道 

昨日晚间,风险投资基金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邵亦波宣布将创建一个慈善基金,并承诺先投入一亿美元,同时表示,他在经纬接下来的基金里不会投新的项目,但现有基金的所有已投项目(包括作为董事的项目)他还是照常参与。

该基金形式上类似于传统的风险投资,但本质上有以下这些区别:

1. 不以盈利作为第一目标,主要目标是实现社会利益的最大化,而不是投资回报最大化。

2. 基金的资本是我出的,没有对外部出资者的信托义务,因此可以在社会利益和投资回报之间自由做出选择。基金没有限期向出资者返还资本的压力,资本可以“长存”于项目中而不必寻求强制出售或者清偿“退出”。

3,“反跟风”:如果一家公司很抢手、受许多投资者追捧的话,除非感觉可以增添其他投资者所不能提供的价值,他会选择不参与。

4. 要求一个董事会席位。随着公司的成熟,他的参与度会下降。

邵亦波还表示,该基金已在深度参与多个公司。

创始人邵亦波宣布淡出经纬中国

邵亦波,1973年9月出生于上海。11岁时参加首届“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竞赛时位列全国前三;高一时拒绝上海交大跳级进入哈佛,为哈佛大学商学院1999届MBA 、哈佛大学物理与电子工程双学士;1999年,邵亦波拒绝了投行20万美元年薪的offer,带着50万美元归国创办易趣,一度成为市场占有率高达80%的电商巨头;2008年,与张颖等人创建经纬中国,相继投了安居客、暴风影音、博纳、猎聘网、饿了么、陌陌等企业。

  • 以下为附件原文:

向人类的苦难宣战

最近我决定创建一个慈善基金,并承诺先投入一亿美元。总部设在美国硅谷,但望眼全球,也将在中国投资。这个新的基金形式上类似于传统的风险投资,但有本质区别:它不以盈利作为第一目标,而着重于用科技满足人类深层次的需求,减少世界上的苦难。

这里我想聊聊这几个关键字背后的思考。

  • 关于世界上的苦难:

说起人类的苦难,我们马上联想到外在的苦难,比如饥荒和疾病。然而在很多发达国家,物质匮乏已渐渐不是问题,但另一种苦难——人们内心的空虚,孤独,迷茫,焦虑——并未随之消除。

相反,人们的心理状态每况愈下:统计数字显示,美国近百分之七的成年人在过去一年至少出现过一次重度抑郁;从2007年到2015年,美国青少年女孩的自杀率翻了一倍;中国有五千多万忧郁症患者,而焦虑症患者最近十年涨了四倍,也达到了五千多万。其中大多数人默默承受,不敢找医生,甚至不愿意让最亲的人知道。

这些数字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人未被确诊为精神障碍,但他们的内心并不快乐充实,活在焦虑当中,以为得到朋友圈的下一个点赞、下一次的升职机会、或财产再加一个零,就会快乐。许多“有幸”如愿的人却失望地发现:快乐只持续几天,甚至几小时,而焦虑却无止境,因为他们继续渴望被点赞、升职、发财,而且爬的越高,越怕跌回去,焦虑只增无减。

而且,外在物质上的苦难,也源于内心的障碍,并不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资金去解决外在问题。举例来说,让世界上饥饿的人全都填饱肚子需要300亿美元,这个数字看起来很庞大,但美国人一年花费在减肥计划和产品上的费用却超过600亿美元世界上。

现有的经济体系和商业模式有自己的“意愿”和惯性。

这个意愿显然不是减少人类的苦难。

从人心出发,重新审视我们的经济体系和商业模式,新的解决方案也许就会出现。这个慈善基金是我想做的一个尝试。

  • 关于人类深层次的需求:

人们想要吃糖,其实需要的是营养;想要性刺激,其实需要的是亲密无间的关系;忍不住埋首手机里,其实是渴望每分钟都能过的有意义;想要名利,其实需要的是爱;想要财务自由,其实需要的是心灵的自由和开放。

就像多吃糖不健康,只关注“想要”什么,不去了解自己和正视心底真正的“需要”,是人们焦虑、空虚、孤独和迷茫的根本。

创业满足人们的“想要”比较容易,但大多时候无法减少苦难,甚至恰好相反。很多科学研究指出,Facebook的使用和美国青少年忧郁症上升直接挂钩。一个赫赫有名的硅谷VC和我坦承,人类的七宗罪——虚荣、嫉妒、愤怒、怠惰、贪婪、过度及色欲,他投资的很多成功公司都依靠和助长其中至少一两条:Facebook是虚荣,Zygna是怠惰。

世界上的苦难和不幸,无法靠满足人们的“想要”解决。

洞察和满足人们真正的“需要”,需要超人的智慧和毅力,需要创业者的特种兵。他们首先需要修心,像王阳明说的格物致知,了解自己最深层次的需要。自己有所领悟,才能去体会和帮助他人。

对投资者来说,投资那些满足人类的“想要”,如占有,刺激或攀比等欲望的企业可能更容易赚钱,但我选择支持有理想的创业者做更加有挑战和更有意义的事。

  • 关于风险投资:

十年前,我、张颖和徐传陞共同创立了经纬中国。到今天,它管理着30亿美元,是中国最成功的风险投资基金之一。我半职半薪,只亲手进行了十多个早期投资,但其中的五个项目,像宝宝树,猎聘,找钢网,分期乐,已成长为拥有数千名员工,估值超过十亿美金的“独角兽”。

我亲眼见证了一群充满热情、有能力的人,凭借他们的远见、坚持和严谨,在不断学习、不断改进中创造出令人惊叹的成长和成就。如今这些公司的产品和服务触及数亿人的生活。

我深知这样的创业精神是完成一项事业的关键,同时我也相信有成千上万的创业者,有能力、有智慧、也和我有共同的愿景:想创造出减少、而不是增加人类苦难的产品和服务。我希望和这一群人合作。

风险投资是一种强大的武器。如果被正确的使用,它可以支持创业者创造产品、集合人才、建立流程,为更快、更长期的发展打下基础,从而吸引更多资本和人才,最终实现爆发性的增长。

我这个慈善基金和传统风险投资有几个重要的区别。

1. 不以盈利作为第一目标。我的慈善基金的主要目标是实现社会利益的最大化,而不是投资回报最大化。尽管两者兼顾是完全有可能的,但企业家往往不得不在两者之间作出战略和战术选择。我非常重视商业运作的严谨性和规范性,但是我将把“长期社会利益”作为核心目标,这也是我对创业者的期待。 “最大化股东价值”不应成为企业的核心目标。

2. 基金的资本是我出的,没有对外部出资者的信托义务,因此可以在社会利益和投资回报之间自由做出选择。基金没有限期向出资者返还资本的压力,资本可以“长存”于项目中而不必寻求强制出售或者清偿“退出”。

3,我希望能对创业者提供独特的帮助与价值。 我宁愿“反跟风”:如果一家公司很抢手、受许多投资者追捧的话,除非我感觉可以增添其他投资者所不能提供的价值,我会选择不参与。这不是因为要摆架子,而是希望我的资本能够发挥最大的功用。

4. 为了更方便贡献我的经验和人脉资源,我通常会要求一个董事会席位。随着公司的成熟,我的参与度会下降。如果创始人在未来想要让基金提前退出,我比传统的风险投资基金更容易协商——因为我的投资原则是如果不能再增添价值,即便留下能够带来更高的回报,我也乐于回收资本,将其用在其他更能发挥作用的地方。

5. 我相信, 只有我继续修心,格物致知,才能真正服务人类,否则做善事也会走偏,只想要得到更多喝彩。我也希望我投资的创业者不断修炼,了解自己,增长睿智, 同时带领和关怀员工,一同成长。

  • 这个基金已在深度参多个公司:

● Insight Timer。全球最大的禅修app。一百万的月活跃用户,一千五百个不同老师,平台涵盖佛教各个分支、禅、瑜伽、道等等。创始人是澳洲最大的票务网站tix.com.au的创始

人Christopher Plowman。

● Parent Lab。将于2018年初推出app(先英文版,后中文版)。基于美国斯坦福、哥伦比亚大学等顶尖专家的研究,把幼儿发展心理学(developmental psychology)、神经科学(neuroscience)和正念禅修(mindfulness)结合在一起,就育儿过程中碰到的实际问题,给家长提供系统并实际可行的建议和帮助。前阿里的资深产品和运营负责人李晶和我是联合创始人。

● Oji Life Lab。将于2018年推出面对中大型企业的全新团队培训课程,基于手机app互动,有机融入一对一和一对多视频,彻底推翻传统的演讲式培训。课程会注重员工内心成长。创始人是MSN第一任全球总经理Matt Kursh和耶鲁大学的Marc Brackett,EQ( Emotional Intelligence)的发明者。

随着人类步入物质充裕的时代,解除内心的苦痛,满足深层次的需要将成为新的核心问题。有胆识和远见的创业者会提前意识到这一点,并且为此做准备。 我很荣幸能够与这样的创业者并肩前进,为他们的事业助力、加速,向人类的苦难宣战。

邵亦波

2017年末

AD:8月30日,猎云网2018年度“智慧+新服务”企业服务峰会落地上海!携手众多行业先锋领袖,共同探讨企业服务行业新风向。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评论(0)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AI星球

发表评论 取消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